从“弹簧腿”到坐上云端看斜阳 / 石楠

 

 

 

文 / 石楠

 

 

 

我的闺蜜失业了,很久也没找到合适的工作,有了坐吃山空的危机感。

我们在一起祷告。然而,要祷告什么呢?是求上帝尽快赐一份工作给她呢,还是无论有无工作,都让她的心能安息在主里,确信一切都在上帝的手中呢?

想起闺蜜的现状,我不禁回忆起自己曾经走过的职场浮沉……

 

 

找工作找到心灰暗

 

真是不敢想,我已经工作了28年,曾经也是为找工作四处奔波。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经熟人介绍,在一家粮食经销公司做出纳。公司总共四个人,一位总经理,一位副总经理,一位会计,另一位就是我。那时我高考落榜,完全没做过什么出纳。会计是一位特别好的师父,他手把手教我,很快我就胜任了工作,还考了一个会计证,只为谢师。

其实,我一点儿都不喜欢做财务。每天数着不属于自己的钱,还总弄错。虽然每次都被侦探般的师父查个水落石出,但我对这类工作已经开始神经过敏。还好,那家公司没两年就撤资了。

初生牛犊不怕虎,总想找个自己喜欢的营生。我开始在广告公司等需要文案的单位寻找适合自己的岗位,也积极上夜大(自学考试)充电拿文凭。此间,我离开了家乡,到了更广阔且陌生的江南。我开始给某广播电台写节目,在广告公司写文案。这期间,我认识了不少人,也学会了一些工作技能。

有一天,我接到某电视台的录用通知,真是喜出望外,很快通过了面试。那时候,我很年轻,以为就此踏上了星光大道,没想到,后来我并没能入职。那是一个冬日的雨天,我撑着一把雨伞,独自走在清冷的大运河边,如同一具无力行动的皮囊。平生第一次,我有了深深的无助感。

那喷发着的热情一下子被堵上的感觉,如同被绑缚了四肢,又困在井底,完全没了自由,甚至失去了希望。那一年,我并不懂工作的意义,也不能平衡得失。只单纯地知道,好工作能带给我价值感和荣誉感,高薪也会让我过上好日子。

 

 

惧怕里没有爱

 

很快我就明白了,某些领域是需要拥有另一些资源才能涉足的。而广告行业更加平易近人,甚至允许我行我素。只要够优秀,必会有成就,继而立稳脚跟。

于是我继续在广告公司发展,拼命工作,也放亮眼睛骑驴找马,物色更合适的职位。那时候的江南,广告行业位居全国前沿,在很多省台还只播放字幕广告的时候,我们已经在拍很专业的影视广告了。机会多,加上勤奋,不出几年,地头熟了,业务也精了,脑子里总能冒出灵感,刚好摸到客户的心。

我从普通文案,渐渐做到了文案总监,也遇到了不错的团队,跟4A广告公司PK案子也能完胜。那时结下的战斗友谊使我尝到了幸福的滋味。

而今时过境迁,日子守素安常,为何老友相聚,回忆往昔,那份幸福感却依然历久弥新,我们内心深处愿意纪念的到底是什么?

工作中,一定会遇到垃圾队友,有难堪、困扰、失败,这很正常。随着岁月流逝,不愉快总会过去,而那些彼此相顾的、雪中送炭的、齐心协力打赢战役的过往,却深深被记住了。我们里面有一个极大的需求,就是被认可、被爱,在狭窄处有惺惺相惜的情义。

而在这个世上,在没有基督信仰的群落中,对于人际关系无心恋战的人,最能或最先感受到的就是对环境的恐惧。我想,我很少被恶意冒犯的原因之一,恐怕就是因为工作换得勤,一闻到不祥和的味道,就迅速闪人。所以总也不能体验狭路相逢。我一点也不勇敢:害怕冲突,害怕被坑。

圣经里说“爱里没有惧怕”(参《约翰一书》4:18)。那时,我不懂爱,也不敢爱,自然也就不能没有惧怕了。

 

 

什么也抓不住

 

我不是没想过在一个公司做长久一些,但总是遇不到合适的。

粗略算了一下,在最前面的18年里,我至少换了12家单位,号称“弹簧腿”。解决危机立竿见影的办法就是跳槽,而跳槽带来的职位提升、薪金上涨也很让我心安。

现在看来,多是因为没有处理危机的能力,而且很多事情单靠自己的努力也无济于事。广告行业人员流动大,单从人的角度看,大约有两个原因,一是骄傲,另一个就是惧怕。其实都是因为没信心。对自己,对他人,对世界,都没有信心。

后来,我从广告公司过渡到做图书出版的文化公司,人生就像打开了另一扇门。

我搬到了中国最大的城市。再也不用面对挑剔的客户,整天挖空心思绞尽脑汁想广告文案,而是每天坐在时尚优雅的办公室里,听着音乐搬搬书,想想图书选题;再就是参加一线大咖选题评审会,约作者写书,约摄影师拍图;闲时看个电影,约朋友泡个下午茶;看着自己策划的书付梓了,堆进了新华书店……

我软软地陷入了属于自己的职场沙发。工作被认可,身份感、荣誉感俱佳。然而,为什么我还是在担忧呢?

因为我不知道,明天这个公司还会存在吗?明天我还能被需要吗?我完全是被动的,完全没把握。我想抓住一些什么,但其实,什么也抓不住。

圣经里说,“若不是耶和华建造房屋,建造的人就枉然劳力;若不是耶和华看守城池,看守的人就枉然警醒。你们清晨早起,夜晚安歇,吃劳碌得来的饭,本是枉然;惟有耶和华所亲爱的,必叫他安然睡觉。”(《诗篇》127:1-2)

在那些日子里,我能看到的,就只是:我不能,我能;我不能,我能……如此循环往复,无法逃出生天。而人心总喜欢长长久久,平平安安。这成了当时的我内心深处无法调和的矛盾。

 

 

长路的尽头有心安

 

我曾经走过一次长路,全程徒步200多公里,用了12天,途中翻越了两座海拔5000米左右的山,其中有一天走了12个小时。通过这次徒步,我确信:只要方向正确,不放弃,总能走到终点。

在迈出第一步的时候,我并不知道前方有什么在等着我。因为有朋友讲述成功经验,我被鼓励到,便启程了。勇敢是基于信任,对自己,也是对朋友。但人生的路,很多时候,我们无法勇敢迈步。太难选择。需要有好向导。

12年前,我信了上帝,接受耶稣为我生命的主。起初的几年,内心挺分裂的。手上明明有事做,心却在闲荡。不到10个人,做了上千万的流水,却并不开心。一切都被颠覆了,新的价值观却尚未建成。

我不再想凭借自己的能力去拼、去漂,太累,也太徒然。虽然当时我还搞不懂上帝究竟有多大,多宽广,到底有多万能,或者多爱我。我只是跟他说:“若恩赐是你给了,就求你使用吧,别在旷野放养我。”

8年前,上帝赏赐了一份安稳的工作给我,我一直做到现在。

在这份工作里,我尝到了长长久久的滋味。因为身体力行了“顺服就蒙福”的圣经真理,此言不虚。在遇到挑战的时候,师母曾教导说,“不求与能力相等的工作,但求与工作相等的能力”,这是我在做逃兵的路上不能遇到的祝福。

是上帝拓宽了我的疆界和认知,也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人其实不需要一定做自己擅长或能施展所谓才华的工作,有时候人对自己的认识也未必正确。在上帝眼里,人做什么,并不重要,更遑说成就,他不看这些;重要的是,在工作中能真实地遇见他,与他同行。

所以,无论我做什么工作,都是天父最美善的计划,因为只有他知道我最需要什么,哪些方面需要长进,而他,从不离开我半步。

 

 

坐上云端看斜阳

 

如今全球经济不景气,不少人失业,难免陷入焦虑恐慌中。表面上看,是因为丢了工作,没了饭碗。从深层次想,人到底为什么需要一份工作呢?

圣经上记载,上帝在伊甸立了一座丰盛的园子,将亚当安置其中,修理看守。(参《创世记》2:8、15)那时,因人敬畏上帝,有智慧,工作并不难做;因为没有罪,所以人与上帝之间,沟通无障碍,上帝是人的父亲、导师、老板、同工、好朋友,人活在上帝的爱里,毫无惧怕。所以,最起初,人需要工作,或许只是因为好奇,好玩儿,能释放能量,能享受人生,享受与上帝的同在。

人堕落犯罪以后,便与上帝的爱隔绝,失去了安全感。“你必终身劳苦,才能从地里得吃的。”(参《创世记》3:17)人就此失去了上帝的庇护与供应,为了谋生,不得不靠己力辛苦劳作,以获得平安。所以,究其根本,人需要工作是需要上帝的爱和保障,需要从上帝那里获得安全感。

特别感恩,因着信心里的坚持,我能重新回到上帝的爱里。以往在工作中所有的焦虑恐惧,都找到了原因,也都得到了释放。

上帝的全能与莫测给了我无限的可能,只要我在他的手中,哪怕只是一呼一吸,都在与主同工,都在被他使用。这便是我的希望,我无限的保障。所以,无论做什么,不做什么,而今都能让我有了坐上云端看斜阳的自在。

至于我个人,或许我永远都抓不住什么,但那有什么关系呢?只要有主的手牢牢抓住我,那就足够了。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