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力与安息共舞——我在读博、科研中经历上帝 / 杨坚

 

 

 

文 / 杨坚

 

 

 

近几年,有关工作的话题日益得到国人关注。例如“996”(从早9点到晚9点,一周工作6天)和“007”(从当天0点到次日0点24小时,一周7天,除了最基本的吃饭睡觉)等描述工作时间的网络用语。全球疫情的蔓延导致各国经济衰退,或许更加大了工作的压力。

但对于一些特定的人群,996其实就是个常态,007也未必是个完全的新概念。我作为这个人群中的一员,同时作为一名基督徒,以亲身经历分享我是如何走出读博及工作压力的焦灼。

 

 

首先从主日开始

 

上述的这个特定人群,最典型地包括在(尤其美国)研究型大学攻读博士学位的博士生,和之后刚刚在高校获得助理教授,并在为终身(副教授)教职奋斗的人。

以我个人为例,至今仍记忆犹新的是,我在1995年开始攻读博士学位,第1年时几乎没有在午夜12点半前就寝,每天早上7点多就要起来,一周常常只剩下两三个小时,能去超市买一次菜。每天除了吃饭睡觉,都在不断地学习工作,接近007状态。那一年我的眼睛因为过度疲劳,视网膜脱落。

1996年信主后,我坚持查经学习、主日敬拜和团契聚会,但很长时间并没有真正明白:当我们面临沉重的工作压力(或家庭事务等),如果我们愿意在主里安息,主真的就能给我们休息(参《马太福音》11:28),并在工作上也能够靠主得力。圣经上说得好:“主耶和华以色列的圣者曾如此说:‘你们得救在乎归回安息,你们得力在乎平静安稳。’”(参《以赛亚书》30:15)

这一切首先要从守主日开始。

1998年,同修一门博士生课程并分在同一作业小组的一位韩国弟兄,在这方面的敬虔最早刺激也鼓励了我。当我们讨论一起做小组作业时,他直接告诉我和其他同学,他要守主日,所以星期天不能安排其他事情。当时已经信主2年的我颇不以为然,觉得他有点矫情,故作虔诚,甚至有点“律法主义”。我心想我也是基督徒,信主后从未间断过参加主日敬拜和教会其他活动。客观地说,博士生的学习科研任务那么繁重,谁能那么奢侈,周日全天都不做自己别的工作?

一段时间后,我又转念想到,他说的实在符合“十诫”和圣经其他的教导。他跟我所处的环境大同小异,但他作为基督徒,能够看重并努力去遵守上帝的诫命,我是不是也应该努力这样做,讨上帝的喜悦呢?而且他能够做到,为什么上帝就不会帮助我也做到呢?

于是,我祷告求上帝让我主日之外的工作更加有效率,安排更加得当,在主日开始抑制做自己手头工作的冲动。慢慢地,我开始习惯主日在基督里的安息,和只做与上帝直接相关的事。比如更多的敬拜读经,或与弟兄姐妹参加团契、探访等慈惠的事情。

此后至今的20多年工作经历让我越来越感受到:守主日,在主里安息,使我蒙了多么大的福分!尽管后来科研教学之外还加上行政工作,靠上帝奇妙的引领和保守,我不仅主日敬拜上帝没困难,而且最近这几年,一般都能够多留出周六也做主工。同时,我也靠主竭力做好本职工作,荣耀上帝。

 

 

倚靠仰赖上帝

 

当面临工作压力,基督徒在主里安息不是止于形式上遵守安息日,而是本质上要倚靠仰赖上帝,相信在工作上“若不是耶和华建造房屋,建造的人就枉然劳力”。(参《诗篇》127:1)

一方面,基督徒工作的态度应该“无论作什么……像是给主作的,不是给人作的”(参《歌罗西书》3:23),因而“殷勤不可懒惰”(参《罗马书》12:11);另一方面,在合理的工作时间内“六日要劳碌作你一切的工”(参《申命记》5:13),尽自己的本分后,其余的工作压力应该交托给上帝,相信上帝的恩典与应许:“你们清晨早起,夜晚安歇,吃劳碌得来的饭,本是枉然;惟有耶和华所亲爱的,必叫他安然睡觉。”(《诗篇》127:2)

事实上,我们基督徒信仰成长的最大障碍之一,就是在工作和生活中并没有实实在在地对上帝有信心,在选择和行动上信从上帝在圣经上对基督徒明确的应许。因此我们没有也不能有安息,也无法真实经历感受到上帝的奇妙和恩典。圣经告诉我们:“疲乏的,他赐能力;软弱的,他加力量。就是少年人也要疲乏困倦,强壮的也必全然跌倒;但那等候耶和华的,必重新得力。他们必如鹰展翅上腾,他们奔跑却不困倦,行走却不疲乏。”(《以赛亚书》40:29-31)

自2000年工作以来,上帝让我在先天能力严重缺乏的教学上和需要屡败屡战的科研上,都看到上帝奇妙的应许没有落空。

博士毕业后,我开始在一个教学型的大学工作,教学任务较重。在那里的前3年,每学期几乎都是新课。我本身还是半转专业从事金融教学科研工作,很多教学内容不得不匆匆忙忙地“现炒现卖”。但因为单纯地相信上帝的应许——“要先求他的国和他的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参《马太福音》6:33),我从来没有因为繁重的备课和科研去耽误做基督徒份内的事,包括那时带领每周查经班的服事。

因此,每每要在查经或团契聚会结束后,我要为第2天的备课加班到半夜。我也知道自己的教学能力不足,我切切为每一次上课的效果祷告。每学期都看到上帝的信实和保守,学生评价较好,对于口才不佳的我,这实在是上帝的作为。

 

 

国际年会的挑战

 

2017年发生的事,又让我再一次更深刻地领会到巨大的工作压力,理应交托给大能慈爱的上帝。

在大学工作十几年后,我的教学科研都比较得心应手。但那一年秋刚刚接手的新工作极具挑战性(而且凑巧那一段家里事情还很多)。

当时美国最大的金融机构和其他一些大公司共同资助我们学校建立了一个研究中心,在某个领域是全美独此一家,各方寄予厚望。领导中心研究工作的讲席教授兼研究主任的职位经过近4年全球招聘多次变化后,居然要落在我头上。

我多方权衡斟酌再三,担心能力和人脉等方面不能胜任,可能最后黯然收场。这个职位的压力极大,因为没人知道工作的具体目标是什么,只知道要在学术界和业界都要打出名气。原先负责的两位同事是印度人和美国犹太人,相当有能力,人脉也广,但努力后也不怎么成功。我在为此事长时间祷告后,心中有平安,于是我相信这一切的发生是出于上帝,就毅然接受了。

上帝果然是信实的!担任这个工作后,我继续通过不断祷告,经历了上帝一步步的奇妙引领。从2017年9月上任到2018年10月约一年内,在彭博社、福布斯、中国日报等多个国家的几十个媒体有近60篇的新闻报道。我之前与这些媒体(除了一两个)几乎没有联系。这在我们学院甚至整个大学都是前所未有的,超过学院媒体团队合在一起的工作成绩。

作为一个参照对比,同一期间我也参与了由学院和学校媒体团队共同牵头的当地媒体,努力了几个月,最终由于种种原因都没有成功。这期间我还完成我的本职科研教学和其他行政工作,一切荣耀归给上帝。

举办的2018年国际年会,是我这份新工作的重头戏。那也是我第一次在美国单独组织一个国际会议。我从一开始感受到一些人对华人牵头做这种露脸的事若隐若现地有所保留。我不断祷告,居然请到前美国总统首席经济顾问、哈佛大学的一位著名讲席教授,另一位是耶鲁大学讲席教授兼副院长。

一切安排好后,回到国内探亲两个月回来后,我发现专门负责推广年会的有关人员根本不怎么努力宣传,参会人数远没有达到预期,其他人也是一副顺其自然看热闹的态度。在开会前两周多,我每天迫切与家人祷告,参会人数每天增加,10天之内总共增加约80%。

年会结束后的反馈之好大大超出我的预期,包括一位美国金融学会前会长和美国金融监管机构的前首席经济学家甚至认为,这次年会是这个领域最好的国际会议。

 

 

尾 声

 

工作是基督徒生命和生活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上帝造人之时就明确要让人工作(参《创世记》1:26)。耶稣是基督徒的救主也是生命的主,我们生活如何也真实反映了属灵生命的力量如何(参《申命记》33:25)。

上帝的旨意要每个基督徒在主里有安息。他能够引领基督徒在日益有挑战性的工作环境中,像乔治·慕勒那样在几万件事上都凭着信心的祷告,经历并明白上帝今天仍然是又真又活的上帝,并且“他未尝留下一样好处不给那些行动正直的人” 。(参《诗篇》84:11)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