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辛苦工作,生命仍荒芜一片 / 安其

 

 

 

文 / 安其

 

 

 

每当我们从日间各样的忙碌和嘈杂中抽离,夜深人静时独坐灯下或辗转反侧的时候,眼前的压力和忧虑,总是不请自来地涌进脑海。焦虑、抑郁,成为许多现代人的职业病,往往随之而来的,是生理上不同程度的“亚健康”状态。

对许多人来说,摆脱焦虑的唯一出路,是实现“财富自由”,这也成了日复一日的生活动力。

 

 

自我意识的困境

 

虽然纽比金在《进入喜乐之旅》[1]中写道,人类社会历史在大部分的时间里,通常一个社会对生活的状态和值得追求的目标,都存有比较一致的标准。但如今我们身处的时代却不再如此,每个人都必须对生活的方向做出自己的选择。

茫茫宇宙中,渺小如我们,置身于瞬息万变的大千世界,仿佛一艘没有指南针的船在大海里航行,那么要如何调整或选择方向呢?对于未来,我们又凭什么去承担每一个选择所带来的结果呢?

20世纪90年代初,中国经济飞速发展。尚未跨出校园的我,面对人生道路的重大抉择:等待分配工作还是自主择业?去国家金融机构,还是新入中国市场的外企?

从那时起,我不自觉地体验到现代人的困境——自我意识的追求。这个强烈的“自我意识”,既是现代人超越前人的“高贵精神”,又是无法摆脱的“无形枷锁”。

自我意识,让我不顾系主任的恼怒,放弃了抢手的国家外汇管理机构的黄金工作,跃进外企职场频频应聘的初潮,终于加入只从所谓4大名校(北大、清华、复旦、交大)招生的国际顶级商业管理咨询公司。

在这个与世界大融合的工作环境里,自我意识又让我感受到国人在公司内部所处的不平等地位。于是我远渡美国,研读管理学博士,立志寻求未来外企在中国更有效的管理理念和模式。

没想到面对理想与现实之间的差距,人永远只能后知后觉。到了美国,我才搞懂了学术界和企业界的差别。自我意识又一次做出选择——我放弃学术尽快进入企业发展,加入跨国公司就业大军,开始攀登极具吸引力的“企业晋升阶梯”(Corporate ladder)。

一切似乎都有如天助,每一步都出乎意料的顺利:虽是外国人进入人才济济的大公司,却得到赏识进入培养领导的“快速通道”(fast track)。从此,我又踏入了现代人意识的另一个误区:我不知道对生命重要的事物,没有一样是可以速成的。

 

 

工作无法让生命满足

 

我不曾料想的是,经过努力和业绩接踵而来的机会,并没有给我带来满足,而是不断上升的压力和焦虑。强烈的自我意识不允许我停下来,不顾代价地推着自己要往职业发展的高处走。

那时,我一个30出头的新人,被上级指定在一个规模不大但极具策略性的项目上,领导一小群学历、资历深厚,已经在公司中层工作了二三十年的老美。人际关系的张力加上项目本身的压力,使我一直处于精神高度紧张的状态,越来越感觉身心疲惫。

我不得不问自己:我这样无休止地追求到底为了什么?真的能实现自我价值,让我对自己的人生感到满足吗?我没有答案。

虽然我一入职场就一直处于相对高薪的阶层,但是自从我做商业管理咨询,跟很多大公司打交道,我就看清楚了一个事实——单单为了钱去工作是不值得的。

每个企业里都有这样的员工:他们对自己的工作没有兴趣,却不得不为生活而加班加点,疲惫不堪。久而久之,这样的生活状态不是让人痛苦就是让人麻木,甚至会残忍地抹杀人在工作中应有的价值感和创造力。

然而,我想要的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对生命状态的满足感。而工作,好像永远也不能让我达到这个目标。

有意思的是,差不多500年前,加尔文在他撰写的巨著《基督教要义》[2]的首页上,就写下了一句对现代人深具意义的名言:

●“我们所能拥有的全部真实可靠的智慧有两个方面——对上帝的认识和对我们自己的认识。然而,因为这两者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于是我们很难判断,到底哪个方面的认识在先,哪个方面的认识在后。”

 

 

回归工作的本质

 

在美国学习、工作的过程中,我渐渐地从无神论者转变为一个不可知论者,只是我完全不认识加尔文说的这位上帝,也没有兴趣去了解美钞上赫然印着的“God”究竟是谁。

如今,回头看我才明白,那个时候生命中真正需要去面对的问题,不是工作,而是我自己——我是谁?我来到这个世界上究竟是为了什么?什么是我人生的价值、我的满足和我的荣耀?

最最让人难以置信的是,这位我无心过问的上帝,竟然了解我内心一切的挣扎!他更知道,我若不认识他,就永远无法真正认识自己——与生命之主撕裂后,无根无源的“自我意识”做不了人生的GPS,我就只能随波逐流。

无论自我怎样不惜代价地在世上奋斗,也不可能活出生命之主在我这个渺小却独一无二的受造物身上所定的美好旨意。上帝知道我的困境,于是他借着公司基督徒同事们慢慢地引导,让我遇见了耶稣基督。从我将自己的生命交在耶稣手中的那一刻起,这位智慧的上帝就开始向我开启人生问题的答案。

首先,怎样去面对一群不服我领导的资深下属?上帝说,不是靠着向他们证明我的能力,而是要在上帝面前谦卑自己,也要谦卑待人。

上帝的作为就是那么奇妙,当我听从上帝的话,靠着圣灵的引导渐渐学习谦卑,我发现那些原来因为不服气存心与我作对的下属,竟然慢慢开始愿意与我合作,最后成了得力助手。与此同时,上帝也赐下更多的智慧,让我看到怎样更好地让每个人在团队里发挥自己的长处,最终不仅带来项目的成功,更使所有参与者的生命和职场素养得到成长。

这就是生命之主在职场上向我开启的真理——上帝所看的永远不是人所看的(《撒母耳记上》16:7)。

人看重自己的利益、成就、名声,上帝却看重我们与他的关系,以及我们与别人的关系。人总想要讨人的喜欢,上帝却要我们单单讨他的喜悦。我们在上帝的引导下所做的一切,不是为了得到,而是为了给予,因为我们所有的都是从上帝而来,我们越愿意顺服他、按照他的旨意给出去,他给我们的也越多。

记得第一次在教会听到基督徒们为自己的工作感谢主的时候,我震惊了!

我向来觉得工作是靠自己的能力得来的。自从认识、跟随了耶稣,我才越来越清楚地看到,过去自己工作观的混乱,其实是生命本质混乱的结果——不认识自己是谁,不知道生命的意义,就不可能对工作做出明智的选择。

所以,当我与万物之主的关系正确了,工作的本质也就变得清晰。正如诗人大卫所说:“你是我的主,我的好处不在你以外。”(参《诗篇》16:2)

工作是上帝给人的恩典,我们应当“像是给主做的,不是给人做的”(参《歌罗西书》3:23);上帝也使我们在工作中,生命得到成长和历练。我们从工作中接受上帝各样的供应和引导,也实践上帝“爱人如己”“仆人领袖”的教导。

 

 

工作中常谨记的事实

 

保罗说万有都是靠着耶稣基督而造,也是为了耶稣基督而造;耶稣基督在万有以先,万有也靠他而立(参《歌罗西书》1:15-17)。上帝向我开启的另一个奥秘,就是如何与这位掌管万有的创造之主在一切的事上同工。

几年前,已故的基督徒哲学家魏乐德(Dallas Willard)[3]有一次被邀请带领一个基督教大学教授的退修会。营会一开始,他向在座的教授们提出一个重要问题:如果耶稣是营会的讲员,他会对你说什么?

教授们面面相觑,不知如何作答。

魏乐德告诉他们,耶稣会问一个非常简单的问题:“为什么你们在各自的专业领域里不敬重我——为什么你们没有尊我为研究和知识的主?”

那些基督徒教授完全摸不着头脑,反问魏乐德:“你是说真的吗?”他们从来没有想过,耶稣会是他们各自学术领域的主——数学、物理、经济学、商业管理、法国文学——其实这不仅仅是基督徒教授们,也是我们在工作中常常忘记的事实!

奥古斯丁曾对上帝说:“你为自己造了我,我的心在世上找不到安息,直到安息在你里面。”

你找到这份生命的安息了吗?

 

参考资料:

[1] Lesslie Newbigin, Journey into Joy, (Grand Rapids, MI: Eerdmans, 1972).

[2] John Calvin, Institutes of the Christian Religion, (Louisville, KY: WJK, 1960).

[3] Dallas Willard, The Great Omission: Reclaiming Jesus’s Essential Teachings on Discipleship,(New York: HarperOne, 2006).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