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永不“隔离”!

我们是被害怕笼罩着,还是被他的平安包围着?我们只想着自己的安危,还是也与哀哭的人同哭?

 

 

 

文 / 南瓜

 

 

 

数月前,新冠疫情在武汉大爆发。看到生命的无助,以及那些日夜奋战在一线的医护人员,笔者深感伤心之余,也被很多基督徒的爱心和勇气所感动。他们不顾生命安危,给独居老人买必需品,给无家可归的人分发口罩、食物……

那时,我问自己:如果此时我在武汉,我会选择只待在家里,还是会走出去,做力所能及的事,关心有需要的人?

我没有答案。

 

 

顾念他所顾念的

 

在最危险的时候,我顺利回到了工作所在的国家。当时我所在的城市尚无感染病例,街上戴口罩的人很少,生活似乎一切如常。但我却因没能与家乡父老共患难而感到愧疚,也因无法为他们做点什么而感到深深的无力。因此我陷入挣扎。我如何能身处世外“过正常生活”呢?

当我带着一颗贫穷无助的心,来到上帝面前祈求时,他用一句经文回应我,“你当依靠耶和华而行善,住在地上,以他的信实为粮。”(《诗篇》37:3

我突然意识到,是他带领我顺利通过层层关卡,是他呼召我回来的。他鼓励我要“以他的信实为粮”,因此我不要陷入无止境的悲伤,因为他仍在掌权。

如今,家乡的疫情已基本得到控制,人们的生活逐渐恢复正常。但我所在的国家疫情却开始爆发,几天之内当地政府出台各种管制措施,全国的学校和娱乐场所被关闭。政府鼓励所有人待在家中,无特殊情况不要外出,晚上还有宵禁(宵禁,指禁止夜间的活动,编注)。

于是有家庭的忙着在家教小孩;单身们忙着追剧打发时间。我是后者。追完一部剧,我感觉自己不能这样继续下去,但又真想不出可以做什么。我只好去问上帝:“我可以如何与你同工?”他依然用这句经文回应我:“你当依靠耶和华而行善”。问题是,大家都不出门,我要如何行善?

我想到可以包饺子出去送!上帝还感动我邀请几位单身朋友一起,我们包好多饺子,送给十几个认识的家庭。我原本担心邻居们会对我们送去的“礼物”感到尴尬,但他们都非常开心。之后,我陆陆续续收到了他们回赠的各种点心和水果。

还有一位朋友打电话来,说他院子里的菠萝蜜熟了,让我去砍下来和邻居们分享。我花了整整两个小时剥开了一个大大的菠萝蜜,借着这些菠萝蜜,我又认识了好几位新邻居。

 

 

 

帮助他愿意帮助的

 

我所在的城市生活水平远远没有国内三四线城市好,疫情的爆发使很多年轻人失去工作或收入减少,能在家工作的人少之又少。

我有一位当地的朋友——布,她是一所语言学校的老师,虽然她可以在家工作,收入也没减少,但日常开销却增加了。由于不方便外出吃饭,她要在租来的单间公寓里自己做饭,就要买厨具和冰箱,在家工作电费也涨了不少……她那微薄的薪水已经无力承担这些额外开销。为了省电,她开始洗冷水澡。

我问上帝,我要怎样帮助布?上帝感动我敞开自己的家接待她,我们一起吃饭、分享、玩游戏。布还不是基督徒,但爱的行动胜过万语千言。

也有很多朋友和家人担心我这样做会不安全,其实我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一来征得了对方同意,二来我们都没去过人群密集的地方。我也会尽量做好防护措施,出门戴口罩、回家勤洗手、不去人多的地方……

但我深知,保护我的并不是我所做的这些,上帝才是我的终极保护;我依靠的也不是口罩和洗手液,以及自我隔离,我依靠的是他。其实与在重灾区的那些志愿者相比,我真的没做什么。

也有人劝我,等疫情过去,有大把时间可以做这些事情,若是染了病,可能就再也没机会做了,何必这样得不偿失?

这话听起来挺有道理,但在当下最艰难的环境中,我们更应该活出信仰。我们所信靠的上帝,他不会因疫情而改变。而且,爱是需要付出代价的。耶稣爱我们,甚至付上生命的代价,我们被呼召来跟随他,怎能奢望不冒风险?

 

 

 

甘心为他使用

 

我害怕得病吗?两个月前,我非常害怕,甚至一天洗30次手,两三天可用掉一卷纸巾,一天量无数次体温,打个喷嚏都心慌。我在怕什么?也许我不想因为自己得病而感染他人?也许我还想继续在这里工作下去?

但渐渐的,我意识到如果我真的知道我所信靠的是谁,那么我也要确信我的生命在他手中,而不是在我自己或在病毒手中。

面对疫情,我们可以选择只待在家里,也可以选择走出去关心有需要的人,这不是重点。因为有些人就算待在家里,也能通过网络做很多事情,鼓励在困难中的人;但也有些人就算走出去,也只不过是为了自己的荣耀。重点是我们的心,我们是被害怕笼罩着,还是被他的平安包围着?我们只想着自己的安危,还是也与哀哭的人同哭?

我深深相信,上帝不会让任何一个患难和一场危机平白无故发生在我们的生命中。他使“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上帝的人得益处”(参《罗马书》8:28)。也许我们都可以来到他的面前,求问他:“你要我在这次危机中得到什么益处呢?”

只要我们有一颗渴求的心,他必定会让我们知道他的心意以及他要怎样使用我们。

有一位阿姨,她患有一种慢性病,在疫情严重的这段时间,她的病也更加严重,她不得不每天去医院治疗。她却说,她深信上帝允许她经历这些痛苦,不仅一定有美意,而且还是一个“特权”。因为当所有人都被迫待在家中,她却可以每天到医院,去跟医护人员、其他病人见面,并且和他们分享好消息,为他们祷告。

我们是否发现上帝给我们的特权呢?

 

 

 

(图片来自pixabay)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