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美国,9年的努力竟化为泡影……

 

 

 

文 / 廖启宏

 

 

 

“很抱歉,廖先生,在口试委员讨论后,我们没有办法让你通过口试。”

2009年8月,在盛夏蝉鸣的北卡,当这句话从我博士班指导教授的口中说出时,四周气氛顿时凝霜,会议室中悄然无声。我因为不解和怀疑,呆坐在位子上有半晌说不出话来。仅仅的几分钟,感觉仿佛半个世纪之久。5位口试委员的眼神有些闪烁,似乎希望赶紧离开这沉默尴尬的场面。

时钟的滴答声催促着我回应,当我回过神来,询问他们原因,他们却都无法给我一个明确的解释。他们所给的原因,没有一个是论文本身的问题。而我从一开始的不解,到后来动之以情,请求他们再给我一次机会。但一切的请求都被置若罔闻,最后5位口试委员脸若冰霜,宣布了我博士生涯的结束。 我的心中,充满了恨意。

 

 

美国美梦

 

时间回到1998年我刚到美国时。

当时,24岁的我踌躇满志,怀着对未来无限的期待。幻想着在几年后拿到硕士、博士学位,找到满意的工作,拥有响亮的头衔,享受美好的生活,实现我的美国梦。初到美国时的新鲜感,也着实让当时的我每天都兴奋地探索着这个新世界。

在台湾的时候,我经常和当时的基督徒女友(现在的妻子)争吵基督教的“霸道”和“不讲理”。但初到美国时,我接触到了所属学校的教会。教会的牧师和师母是一对爱主的美国老夫妻。他们虽然不富裕,但每逢佳节就开放自己的家,招待国际学生。他们的林肯老爷车,也在学生需要的时候不吝出借。

新的环境,家人朋友都不在身边,他们这种无条件的爱和恩慈,让当时的我相当感动。也就是因为他们的爱和关怀,让我可以静下心来思考他们爱的来源,以及信仰和人生的意义。

隔年的复活节主日,我平静地举手决志信主,令女友大为惊讶。当牧师问我为什么愿意信主时,我内心并没有太清楚的答案,但是我知道,我渴望上帝所赐的平安喜乐,也就是牧师和师母生命中所展现的平静安稳。我也在当年暑假受洗归入主的名下。

信主后,上帝的恩典不断地加添在我和我女友的身上。我们收到同一间学校不同专业的博士班录取通知。在硕士班毕业之后,我们结婚并一同前往就读,2000年开始博士班的学习。我学的是经济,虽然大学和硕士班已经有一些基础,但是许多数学的要求仍让我吃足了苦头,半夜三四点睡觉,隔天五六点起床是家常便饭。

虽然辛苦,但跌跌撞撞也通过了博士班第一年的资格考,和第二年的专业资格考,然后开始撰写论文,朝着毕业一步步迈进。我心中想着,我的美国梦即将成为现实,也感谢主所赐的一切丰富。

 

 

靠己溃崩

 

但万万没想到,我直线的人生计划,绕了个大弯。

经济学博士论文题目,大多时候是学生自己想出题目、设计方法、找资料,再和指导教授不断地讨论成形的,很少是教授提供题目或方向,因此完成论文所花的时间经常多出其他学科好几年之久。因为当中许多的摸索、碰壁、重写,很多时候所花的功夫经常是徒劳的。我经历了很多辛酸血泪。

在2009年,也就是我博士班生涯的第9年,我的论文提要已经写了3章共200多页,我的指导教授终于首肯让我答辩。当时我的心情相当激动,想到古人十年寒窗无人问,我念了9年也差不多了。但想到博士班终于有个盼头,就觉得一切是值得的。所以兴冲冲地安排了答辩的场地、时间,但没想到的是,最后竟然没有通过!

在5位口试委员步出教室后,我独自坐在空荡荡的会议室中,感到一片愁云惨雾,前途渺茫,也对教授、学校充满了怨恨。心想我从博士班开始,走到这一步,期间付出的时间、心血、体力、精神、金钱都白费了。而我的论文不知道经过多少次反复修改,总算经过指导老师的首肯,没想到最后却被盖上一个失败的印记,瞬间否定了我9年来全部的努力,这样的结果我无法接受!我又想到当年刚刚出国时意气风发,到现在一败涂地,什么都没有。

 

 

欲想报复

 

我心中负面情绪不断酝酿翻腾。我心想你们毁了我的梦想、我多年的努力、我刚起步的生涯,我要你们付上代价!

我当时心中想到的是1991年的卢刚事件。1991年11月1日,就读于美国爱荷华大学的中国博士留学生卢刚,认为指导教授偏爱另一位中国学生,在校园中射杀数人。该事件在当时曾震惊中美两国以及华人留学界。想到卢刚当时的心境,或许应该就像我的心境一样。

溃败的我,打了电话给妻子,她听到后赶紧带着刚满一岁的儿子来到学校陪我,怕我一时糊涂做傻事。当时,信主正好满10年的我,忽然有一句话进入我的心中:“耶和华说:我知道我向你们所怀的意念,是赐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灾祸的意念,要叫你们末后有指望。”(《耶利米书》29:11)

这段经文,让我顿时平静下来。

上帝亲自用他的话语安慰我,他告诉我,他已经知道今天所发生的事,他也知道我将来要发生的事,他的意念是赐平安的意念。感谢主,在我心情平静下来之后,我的妻子、团契的弟兄姐妹一同帮助我,让我慢慢地接受了这个事实,也思索如何走下一步。

在《创世记》第32章24至30节中记载,一生骄傲、用计偷拐抢骗的雅各,在雅博渡口与上帝摔跤。最后上帝在他的大腿窝摸了一把,雅各的腿就瘸了。但因为这个经历,他学会了谦卑和放下自己。

在2009年发生的事,就像是上帝在我的大腿窝上摸了一把,我过去自恃的聪明、学历、骄傲,在上帝面前都显得可笑。我像个瘸了腿的人一样,一拐一拐地重新回到上帝面前,放下自己的骄傲,求上帝的旨意彰显。

对上帝而言,他引导我们的焦点,不是我们在世的成就如何、赚多少钱,因为世上的一切都将过去。他要我们经历他所允许的苦难,藉此我们能够更亲近他,知道他的心意是美善的。

 

 

靠主得胜

 

这件事情虽然对我影响甚巨,但我并没有花太多时间意志消沉。我的妻子在事情发生后,义无反顾地开始找工作,申请博士后研究的工作来负担养家的责任。她同时也鼓励我,不要因此丧志,也鼓励我把博士读完,以免成为我一生的遗憾。

在考虑祷告许久后,我决定重披战袍,从重考GRE开始,在另一个学校和一群小我10多岁的同学们,重新开始经济博士班的学习。感谢主,这一次只花了3年半就拿到了博士学位。

在我写博士论文致谢词时,心中充满了感慨和感恩。十多年前,这是我多么渴望的时刻,但是现今,我的内心似乎波澜不惊。因为我知道,学位、地位、财富都是上帝所赐的,他要怜悯谁就怜悯谁,要恩待谁就恩待谁(参《出埃及记》33:19)。作为基督徒就当尽本分、听上帝的话,跑当跑的路,守当守的道。

无论我们是什么身份,在任何地方,我们都要为主作见证,将上帝在我们一生所做的工展示给世人,让世人因此知道不是我们,乃是基督!因此,我在我论文的致谢词页,写下了“Soli Deo gloria”(荣耀归主)。因为连一拐一拐的我,都可以完成这看似不可能的学业,上帝的作为是何等浩大!

我在第2次读博士班期间,一直到现在,时常开放家庭举行团契查经班,我也经常有机会对学生述说过去的这段经历。圣经中说:“我们在一切患难中,他就安慰我们,叫我们能用上帝所赐的安慰去安慰那遭各样患难的人。我们既多受基督的苦楚,就靠基督多得安慰。”(《哥林多后书)1:4-5)

有许多同学听到我的分享,受到鼓励。基督在中间如何安慰我,都成了我的祝福,也成为众人的祝福。愿这篇文章,与同在学习中挣扎的同学们共勉,愿基督的平安喜乐和他的安慰,真实地进入你的内心,成为你的帮助。

 

 

(图片来自pixabay)

12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