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重男轻女,我还要爱她吗?

 

 

 

文 / 喜乐兔

 

 

 

我的父亲是工人,母亲是农民。他们结婚后,家里主要的经济来源是父亲每月三十几块钱的工资,以及父亲下班后蹬三轮车载客赚的钱,母亲说我们家那时候咸菜都要省着给父亲吃。

1987年2月,我作为家里的第一个孩子出生了,祖母高兴坏了,因为我是她唯一的孙女。当时计划生育已经开始实施,即使经济条件并不宽裕,弟弟还是在1988年6月出生了。从此,4口之家只靠父亲赚钱就更困难了。

后来父亲母亲做起了小买卖,家里生活条件才越来越好。

 

 

失落的我更孤独了

 

小时候,母亲总是告诉我,我是姐姐,凡事都要让着弟弟,也要帮着她做家务。有一次我问母亲,为什么弟弟不洗碗?她说:“他是男孩子呀,男孩子哪有洗碗的?”我还记得,每次买了水果,都是我洗干净后给父亲和弟弟先吃,父母会说我很懂事。母亲总说弟弟爱吃香蕉,也许她到现在都不知道,我也爱吃。那时我不明白为什么我这么懂事,父亲喜欢我,母亲却不喜欢我呢?于是我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比弟弟强,我要让母亲后悔。

上学以后,我努力学习,每次都考第一名,于是我变成了父母向朋友炫耀的资本。当有人问起母亲关于弟弟的学习情况时,母亲总说,弟弟比姐姐聪明,就是不用在学习上。

这么多年,我为了取悦父母,一直努力做好我能做的所有事情。上学之后,他们只知道我每次考第一,并不认识我的班主任,不知道我的教室在哪里,只知道有个可以跟人炫耀的女儿。

于是,带着对母亲的怨怼,我考上了大学,读了研究生,争取到了来美国读博士的机会。

来美国之前,一直喜欢我鼓励我的父亲去世了,我很痛苦,心想父亲走了,母亲也不喜欢我,离开家也不错。我就是不明白,我比弟弟优秀多了,别人经常因我的优秀恭维母亲,为什么母亲总是偏向弟弟,总不忘记给弟弟争取利益?父亲的去世和对母亲长期的怨恨,使我对家不再留恋,觉得他们都不爱我,只是一味地向我索取,借着我的名义炫耀,还向我要各样的礼物。

父亲走后,我开始疑惑,我为什么还活着?是为了取悦母亲吗?可我已经比弟弟优秀那么多,还是没能改变她重男轻女的思想,我还能做什么呢?

这样的失落,加上刚来美国时的孤独,让我变得喜欢炫耀,喜欢反驳别人,即使别人是对的,也要反驳,借以证明我比别人知识丰富,有更强的思辨能力。除了与人争论,我还经常抱怨各类人和事,在我看来,没有一个人靠得住,也不会有人真正爱我。

就这样,我浑浑噩噩地在美国度过了一年半。

 

 

我感觉找到了答案

 

因为想省点钱,我搬到学校的公寓住,于是和Jason成了邻居。Jason和他太太Joy经常邀请我去他们家吃饭。吃饭时,他们都会饭前祷告,我就开始了解基督教、圣经和教会。因为对周日的敬拜很好奇,Joy带我去了教会,还记得那天我们到的时候诗歌已经开始了。当我听到赞美诗的时候,我哭了。那一刻,我突然意识到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这样纯净的声音,还有未被谎言和贪婪污秽的地方。然后牧师证道的主题是关于如何爱仇敌,我心想:“我不去报仇就已经不错了,怎么还要爱他们?”我心不在焉地结束了第一次的“敬拜”。

但是从那时起,我开始对基督教有了浓厚的兴趣,经常跟Joy聊信仰。经过Jason的介绍,我认识了Jane,并请她跟我一起学圣经,也顺便练习一下英语口语,她非常爽快地答应了。

于是,每周二我们都会在图书馆查《路加福音》。那段时间,我对这件事的热情超出我的想象,一周参加4次小组查经,Jane也在教我怎样读经。通过学习,我了解到,耶稣因为爱我们这些罪人,甘愿忍受残酷的十字架的刑罚,并死在了十字架上,但第3天他复活了!耶稣这样做的目的是要救赎罪人,成为他的子民。我被这样的爱震撼到了,这似乎就是我一直在寻找的真正的爱,显然这份爱是不可能从人来的,可是我仍然对这份爱没有安全感。

时间到了2017年春季,圣经我已读了大半。有一次,Jane问我:“你觉得现在信主最大的障碍在哪里?”

我回答说:“我不清楚信了耶稣以后生命会有什么不同。”Jane笑着说:“你会知道的。”

在一个草长莺飞的季节,我参加了福音营,经过与牧师和短宣队的交流,我感觉找到了答案——信靠耶稣不能保证我飞黄腾达,身体安康,家庭和睦,跟随主耶稣却可以让我不再为取悦某人而活,不再向人渴望爱的回报,不再缺乏安全感,不再惧怕失去,不再因过去而骄傲,更不再因未来而担忧。因为“惧怕人的,陷入网罗,唯有依靠耶和华的,必得安稳。”(《箴言》29:25

福音营的最后一天,我决志信主了。

 

 

我开始理解母亲

 

与此同时,虽然我每周都会给母亲打电话报平安,可是我不愿意跟她分享我的生活,我认为我学历比她高,一定比她有智慧处理任何事情,而且她那么偏向弟弟,也不会真的关心我。

就这样,我用骄傲掩饰自卑,也将这种不健康的心态归咎于母亲。虽然耶稣说:“当孝敬父母,又当爱人如己。”(《马太福音》19:19)我总会以“我是不完美的”为由,拒绝遵守耶稣的教导,也不愿意原谅母亲。

2017年11月19日,我受洗了!我想我永远都不会忘记受洗那天的喜悦,那天应该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一天,因为我被释放了,我不再为了取悦母亲或亲戚朋友而活,不再担心如果我做不好,他们会不爱我;我接受自己的不完美,承认自己的软弱,这并不影响主耶稣爱我,我不用害怕失去他的爱和陪伴,因圣经中说:“他既然爱世间属自己的人,就爱他们到底。” (参《约翰福音》13:1)。耶稣能带给我的平静、喜乐和满足,是世上任何人或事都不能给予的。

受洗以后,我开始参与教会的服侍,也保持每天读经祷告的习惯,渐渐地,我开始理解母亲。她从小接受的观念,就是养儿防老,女儿迟早要嫁人,要离开家,所以她更偏爱弟弟。我开始试着站在她的角度去理解她处理事情的方式,开始跟她聊天,其实多数时候是听她唠叨,因为她儿子很少听她唠叨;我才意识到父亲走后,她其实也很孤单。我越来越能体会她的心情,也越来越能理解她的立场,即便她还是那样偏心弟弟。我知道这是上帝对我的怜悯,他不愿意看见我与母亲不和,他引导我,坚立我,为要我与母亲和好。

我开始寻思着如何给母亲传福音。

 

 

他对我最美好的计划

 

我希望母亲能来美国一趟,于是跟她说想让她来参加我的博士毕业典礼。她以家里忙,孙子孙女没人照顾为由拒绝了。然后我委屈地哭着跟她说:“小学、中学、大学、研究生的毕业典礼你不参加,博士你也不来?别人的父母都会来看看自己孩子,你就这么放心我,看都不看吗?”

可能她觉得亏欠了我,就答应了。当时我好开心呀!我开始计划如何给母亲传福音,借鉴弟兄姐妹的经验后,我决定用“自己身传+别人言传”的方式,因为我自己性子急躁,经常在家发脾气,不想这样耽误母亲信主。

母亲来了以后,我发现“身传”真的是不容易,因为我们很多年没在一起生活,习惯上的差异在所难免,加上母亲个性也很强,生活上总会有摩擦,我因此每天都求上帝帮助我,使我至少不要跟母亲起争执;另一方面,我拜托弟兄姐妹给母亲传福音。

在福音营的时候,弟兄姐妹问母亲我的变化时,她说我脾气变好了,不跟她吵架了。我得知以后,真是由衷地感谢上帝。虽然母亲离开美国的时候还没有信主,我也并没有焦躁不安,而是继续跟上帝祷告,等候上帝美好的祝福。

上帝的道路高于我的道路,上帝的意念高于我的意念(参《以赛亚书》55:9)。来到美国,遇见耶稣,是上帝对我最美好的计划。认识上帝以后,我放下骄傲,承认自己的软弱,也放下对母亲多年的怨怼,盼望着终有一天,能和母亲一起领受与上帝同行的美好和祝福。

 

 

(图片来自pixabay)


2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