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最遥远的距离是不被接纳——电影《那才是我的世界》

 

 

 

 

文/小路加

 

 

 

一个从小就深感不被接纳的人,可以跑进牢房威胁坐牢的爸爸一辈子不要出狱,可以称呼自己的妈妈为“大婶”,可以一怒之下砸烂弟弟心爱的钢琴……

这就是电影《那才是我的世界》里的哥哥赵夏(李秉宪饰演)。

 

 

不被接纳的人最孤独

 

在赵夏心中,他恨自己的爸爸妈妈。赵夏生活在一个破碎的家庭,小时候,妈妈常被爸爸殴打,爸爸把牢房当家,赵夏像孤儿一样长大。

赵夏上国中时,妈妈一气之下离开了家。赵夏恨妈妈当初离家时为何不带着他。他难过地对妈妈说:“读国中时,我一个人吃饭;爸爸喝酒回来的话,我就独自一人去漫画店睡觉;自己一个人运动,那时,我也还是孩子啊!……我无法原谅爸爸和你”。此时,躺在病床上的妈妈悔恨不已,妈妈说:“对不起!妈妈错了,不要原谅我们。赵夏,妈妈下辈子只照顾你,只跟你住,弥补我没做到的一切。”

赵夏所受的心灵伤害,是关系上的伤害。这种伤害是由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所带来的。父母在感情上的缺席,使得赵夏变得没有安全感。在这种情况下,赵夏无法培养健康感情的能力,更无法使他成为一个愿意去爱,愿意与别人建立关系和感情的人。

不被接纳的赵夏成了孤独的人,本应是最爱他的妈妈,却成了世界上最遥远的人。当妈妈因为误会,对赵夏说 “你是没有用的人”,愤怒之下的赵夏为了证明自己是有用的,立刻去了拳击馆,通过与人打比赛来证明自己是有用的。赵夏想从妈妈那里得到的肯定,其实在小时候就已经有了,只是这种需求没有被满足。

在读《母亲情结》这本书时,我发现孩子在小的时候,如果没有从母亲或是其他亲近的人那里找到安全感的话,他们成年后就会容易感觉自己不被爱和接纳。书中写道:“对孩子来说,安全感来自于一个有理可循、情绪稳定、没有危险性的人。有着这样特质的母亲,会为她抚养孩子的所有职责建立一个良好的基础。如果孩子没有一位这样的母亲,就会持续地活在恐慌与焦虑的状态中,不会爱人,也无法学习。母亲始终如一的、关怀的、温柔的、理解的关注,提供了孩子一个安全的避风港,把危险的世界转变成安全的地方。”

而电影中的母亲,把这种爱全部给了患有自闭症的小儿子镇泰,大儿子赵夏的需要被忽视了。

 

 

谁能按照我的本相接纳我?

 

和哥哥赵夏不一样的是,镇泰是重度自闭症患儿,沉默寡言,但善良单纯。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饿了就吃,累了就睡,很知足。在哥哥眼里,妈妈没有尽到做妈妈的责任,但是对于弟弟来说,妈妈却是好妈妈。从小到大,妈妈接纳弟弟的自闭症,接纳他的一切缺憾和软弱。而没有经历接纳的赵夏,想透过打拳击来证明自己是有用的人。可见,母亲的爱有时也会带着狭隘。

我们不禁要问,这世上有没有一种接纳的爱是适用于任何人呢?有。主耶稣正是这样,当他在世上的时候,他爱那些处于社会边缘的税吏、娼妓、穷人等,他没有因为他们的罪而排斥他们,反而以他毫无瑕疵的爱去爱他们。

福音的伟大之处在于,不是等到我们做得够好了才配得基督的爱,而是当我们最不好,深陷罪中的时候,基督仍按我们的本相爱我们,且甘愿为我们而死。这就是恩典为我们所开的出路。

从恩典的角度来看,活在被接纳中的孩子,不会担心自己是否足够聪明、学习成绩够不够好。在他心里有一个声音:我是被接纳的。身为不被接纳之人最有效的解药就是发现我们被上帝的恩典接纳。

作为家里的第一代基督徒,在我信主后,我就把这种接纳的恩典,放在我教养孩子的方式上。在传统的养育观念中,很多父母都是让孩子不断地去表现,似乎这样才能赢得别人的爱和称赞;但给孩子们更多接纳的恩典,他们就不会以成就感作为衡量自我价值的标准,而是看到自己是天父眼中独一无二的孩子。

 

 

残障人士是一份礼物

 

电影中,镇泰的演奏会吸引了准备远走他乡的哥哥,88个黑白键演绎的就是弟弟单纯、活像小孩子的世界。哥哥似乎明白了弟弟的世界,二人手牵手彼此和好。

整部电影让我思考最多的是,像镇泰这样的残障人士对那些正常的人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残障人士可以看为上帝赐给我们的一份礼物吗?

美国作家艾米朱莉娅·贝克尔(Amy Julia Becker)最近在《今日基督教》网站发表了一篇题为“The Ministry of the Disabled”的文章(关于残疾人事工,编注),作者在文章中谈到“残障人士是一份珍贵的礼物”。她的女儿佩妮(Penny)在出生时,被诊断患有唐氏综合症。她发现很多人会认为患有残障的人需要我们的同情帮助,但岂不知我们能够在残障人身上学到更多。

贝克尔说,当女儿佩妮听到她所爱的人有需要的时候,她就会本能地伸手去帮助。“在她四岁的时候,她得知我的祖父已经摔断了髋骨,她立即祷告,持续询问他的康复情况。现在她已经长大了,可以更直接地表达她对人们的关心。当我朋友的锁骨损伤,当邻居准备搬家,当她得知她最好的朋友得了流感时,佩妮就会立刻写一些表达爱意和关怀的纸条。”

佩妮还收到了教会牧师寄来的12岁生日贺卡。牧师写道:“当你告诉我上帝爱我时,你的话让我热泪盈眶。”佩妮妈妈感恩地说:“12年后,我更渴望得到佩妮给我的任何东西。她教会了我耐心和善良。但她给我的不仅仅是积极的人生经验。在她的坚忍中,在她对别人的爱中,在她愿意原谅的时候——佩妮是我的榜样。”

文章中,贝克尔还提到了一个患有自闭症孩子的例子。珍妮是安大略省金斯顿伯特利教会的一名信徒。她的儿子乔纳森如今15岁,虽患有自闭症,但她的儿子就是上帝赐给她特别的礼物。乔纳森每次看到他们教会里的人,他就会大声喊他们,这些人可能不是最受欢迎的,也可能被认为是有点古怪的人,但是乔纳森知道他们的名字,他给教会带来了很多欢乐。这让我想到,如果上帝创造每一个人都有他的目的,那么残障的肢体也能够在各地的教会奉献出他们爱的服侍。

事实上,耶稣早就告诉我们,残障人士也会被邀请在他所预备的宴席之中。包括那些贫穷的、残疾的、瞎眼的、瘸腿的(参《路加福音》14:21)。当我们看这些人是一份上帝所赐的珍贵的礼物时,我们才能明白接纳的真谛。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