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瘦身而瘦身,无法成就完美的自己

 

 

 

 

文/晨牧

 

 

 

 

对于节食瘦身的人, “一胖毁所有,一瘦全都有”的观念像弥漫在空气里的迷幻药,让人毫无戒备地接进心里。

 

 

1

 

据统计,30%至60%的青春期少女在节食减肥,7%至12%是极端节食者,极容易发展成厌食症,而厌食症又将引发暴食症。

一些名人也有暴食症的经历,比如戴安娜王妃,在订婚时被查尔斯王子指太胖,就过度节食减肥,后来引发暴食症。她经历缺爱的童年和少年,以为查尔斯王子会如父亲般呵护她,没想到却遭到背叛和冷漠。她无法忍受孤独和愤怒,在夜里偷偷地去厨房暴食,有时候竟独自吞下八人份的牛肉派。

那是公主的真实故事,对我来说,节食和暴食这件事比较难以启齿。我一个推崇健康饮食和运动健身的人,还是一个信耶稣的基督徒,谁会相信我会有“暴食”的经历?

 

从小,大我两岁的姐姐各方面比我优秀。她纤细如柳,我看起来比较“健壮”。自那时起,我就觉得瘦才是美。

这样扭曲的结论,一旦种在一个孩子心里,就很难拔出。再加上,妈妈是个美人,她很在乎着装和自我形象,这让我对外在形象尤为关注。还记得,有次家里来客人,我觉得自己的衣服不漂亮,死赖在房间不出来。

此外,妈妈还是个烹饪高手,她喜欢别人爱吃她做的饭菜。年少的我发现,喜欢妈妈做的饭,而且吃得多,就能让她开心。我觉得吃饭时,能最深地感受妈妈的爱。

食物和身材,悄无声息地成为我的关注点。

 

 

2

 

大学时,女生们终日所谈无不与“美”相关。这个“美”里,最重要的就是瘦。

那时还没有“21天减肥”之类的“科学”瘦身法,我们说不吃就不吃,本来不胖的我们,却非得折磨自己,晚上忍着饥饿,躺在床上聊“等我瘦到90斤,就如何如何”的梦想。

我就是那时候初次尝试节食瘦身。不过,每次在学校减下去的,又因假期回家吃妈妈的饭而长回来。这些经历让我对食物产生既爱又恨的复杂情感。

大二时,我信了耶稣,这对我而言,就是调转人生方向。行路方向虽然变了,可身上还背着旧行囊,追求完美身材就是其中之一。

如果说少年时代树立了错误的自我形象认知,大学时代开启了追求外形的错误途径,那么工作后执着于“完美身材”便使自己一步步地走向“饮食失调”。

刚工作的夏天,我去南方出差,吃惯了北方的重口味,南方饭食对我来说索然无味;加上天气热,食欲不佳,几个月后,等我回到家乡,瘦了好几公斤!

这可是意外收获,认识我的人,对我的新形象赞叹不已,包括我认识的基督徒姐妹们。

妈妈反对我节食减肥,她那时住在姐姐家里,隔三差五地叫我过去吃饭。吃着吃着,原本瘦下来的体重,又悄无声息地长回来。

因为瘦过,所以对腰间多长出的一点肉就深恶痛绝。有人说节食瘦身的人大都有点完美主义,还有些偏执,这可能是对的。很多人以为暴食者都是胖子,其实不少暴食症者却很瘦。

我打算将瘦身进行到底,要在BMI(标准体重)以下5KG,相对我的身高,这个体重偏瘦了。

开始在意体重,便有意识地控制食量,害怕“复胖”让自己百般努力得来的身材毁于一旦。

 

 

3

 

控制食量俨然成为生活的一部分,即使稍微多吃点,第二顿必定少吃,或者不吃,还要配搭剧烈运动。

当周围姐妹们渐渐变胖,而我却保持着相当好的身材,每次收获别人的赞扬和羡慕,心里就乐开了花,为瘦身再多付出都值了!

自律和节制对一个基督徒来说,算是美德,我从来没觉得控制体重这件事需要和神交流。我不但控制食量,也热衷于健康饮食,拒绝吃垃圾食品。后来有一次,因为所住的城市发生了一次意外事件,到处散发着令人恐惧的气氛,突如其来的变故,打乱了工作和生活节奏,给独居的我带来毫无防备的压力和孤独。此时,我启用的应对机制,就是吃,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体验。

有天晚上,我不知不觉吃了很多。

吃过后,内疚、自责、后悔。这次暴食引发了一次极为苛刻的节食,瘦了许多。可那难耐的饥饿感,在两周后的一个晚上让我特别想念白米饭和面包,本来吃一片面包,结果吃掉了一条。

第二天是周日,那天我带领敬拜和青年主日学。早晨上完厕所,身体轻松了不少,心情却无比沉重,打开圣经,低头祷告,什么话也说不出,眼泪便簌簌地落下。“主啊,我怎么办?怎么办?”自责和羞愧向我袭来,让我无法想象这样糟糕的我怎能站在人前带领大家敬拜,“要是别人知道看似完美的自己其实背地里……唉……”我忍不住抽泣起来,只是一声声地叫着,“主啊,主啊!”

我想起圣经上的话,“耶和华啊,你已经鉴察,认识我……你也深知我一切所行的……我往哪里去,躲避你的灵?我往哪里逃,躲避你的面?”(参《诗篇》139:1、3、7)

这首大卫的诗,在我心中回旋,让我真觉得神的膀臂在环绕着。荣耀光鲜的大卫王,也曾因种种软弱和罪性,想过躲避神的面,可对神全能创造的认识,让他高呼“上帝啊,求你鉴察我,知道我的心思;试炼我,知道我的意念,看在我里面有什么恶行没有,引导我走永生的道路。”(《诗篇》139:23)

擦去滴落在圣经封皮上的眼泪,深深地喘了一口气,心安静下来,便发声向主祷告。

 

 

4

 

许多暴食者最难突破的就是羞耻感,羞耻感使人把“见不得人”的一面深深地隐藏起来。克服羞耻感,需要知道自己值得被爱。

缺爱不仅是饮食失调障碍者的心结,更是自卑和自恋的现代人的症结——过度关注自己,却不知道自己是谁,而造成生命里的空洞。

名目繁多的各种“症”缠上现代人,其中包括基督徒,也包括我。每个人都希望找到即刻解除病症的方法,就像我,每次靠着祷告和信靠神越过暴食带来的困扰,可后来,又开始对正常体重不满意,羡慕更瘦的身形,便渐渐有意识地节食。这过程中,我对自己很失望,也对神有点失望。

可神却不断启示我,在这个问题之后的心结。对我来说,从幼年起错误的审美观,缺少关注,追求认可,自卑又很自恋,加之对食物赋予了安慰和陪伴的期望,这些都是问题所在。

既然引发暴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那么改变它也不是凭着一次祷告,瞬间就能治愈的事。

现在看来,信靠神胜过软弱,重建自己,即不是方法,也不是目标,而是一个过程。在这过程里,神不仅要帮我摆脱错谬的缠累,而是要给我注入新的生命力。

有一次参加培训,面对每天丰盛的食物,害怕多吃会长胖,就克制自己吃得很少。

几天下来,饿得头晕眼花,一天晚上,实在饿得难受,忍不住打开冰箱,拿出一条自己烘烤的全麦无糖面包。

本打算就吃两片,可忍不住又吃了几片,其实多吃几片也不会立刻长胖几斤,却因为沮丧和对自己的失望,把剩余的面包,一片片地吃完了。

“这可是够几天吃的,节食运动全白费啦!”懊悔又伤心时,就想也许试试催吐的方法?

 

 

5

 

绝大多数的饮食失调者,因为节食引发暴食,暴食后就立刻去催吐,这是一个致命的死循环,对身心带来巨大伤害。

可那天,当我走向卫生间,食指刚伸进喉咙,突然一阵干咳,没有吐出什么,却感到一种深切的无助和疲惫。我以为靠着自己的自控加上神的帮助,就能成就“完美”的自己,可那一刻,当我倚在卫生间的门框上,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那是一个一刻也不能骄傲,不能离开神的自己。

当对外在形象的追求逐渐坍塌,同它一起坠落的,还有自以为义和骄傲。

心理学理论说到暴食症,就说要学会爱上本来的自己,接纳和拥抱真实的自我。这样的理论暖心,却治标不治本,被“恶症”折磨的自己,哪有力量去爱残缺不全的自我?

现代人,生命越空洞,便越向外寻求,突出自我以求别人的肯定。可越是这样,又越不满足,甚至厌恶自己。

人要从扭曲中复原,必须放下骄傲,学习接受造物主的爱。

爱可以引发自我否定,也同时是最确定的自我肯定。就像圣经上所说,“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丧掉生命;凡为我丧掉生命的,必得着生命。”(参《马太福音》16:25)只有愿意放下自我的,才能领会生命的真相。当我摘下面具,放下自我,首先看清的是在上帝的全能里,软弱的我与他的爱子不断相遇,才有力量去面对真实的自我,渴望活出造物主眼里的我。

在认识神的真理里才看得清正路,靠着他的爱有选择走上去的自由和力量,比如那天晚上,在懊恼和痛悔中,我选择不催吐,而相信主必定帮我面对。

奇妙的是,就在那时,教会里的一位大姐打来电话,本来我不想将自己暴食的事告诉任何人,可那一刻,我有感动和勇气说出来。之后,还有位值得信任的姐妹,陪我一起祷告,一起查资料,了解饮食失调(Eating Disorder),走出暴食的困扰。

现在回头看那段难熬的日子,羞耻不在,痛苦也不在,只有感恩。

每一事物都有裂缝,那是光照进去的地方,就在暴食的黑夜里,我看见神奇妙的光有多强烈。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