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特区的圣经博物馆亲历体验

 

 

 

 

 

文/林鹿

 

 

 

 

 

2018年2月2日,从早上9点半到下午4点,我们在华盛顿特区的圣经博物馆参观展览。据说,如果你每天用8小时参观,共需要9天的时间才能全部看完。博物馆每层都由不同的设计公司设计,每层都有意想不到的惊喜。圣经博物馆内部设计耗费4200万美元,拥有各种高科技互动体验,我喜欢这种自由互动体验经历。

 

 

比如,一个桌面电脑屏幕邀请你写一个词,表达你对圣经的感受,不同国家的观众分别用自己的语言在写,我当然用中文写出“圣洁”,然后加上英文Holy, 大屏幕上会显示我刚写的字,赶快拍照留念。

 

 

 

德国人约翰尼斯·古藤堡(Johannes Gutenberg)1452年开始印刷圣经,他在1454年完成了第一版印刷,出版了185本圣经。在一个穿着黄色衣裙的非裔女子的指导下,我得以用15世纪像推磨般使大木头滚动着油印了一页圣经,等油墨晾干后,她把这页圣经送我作为纪念品。

 

 

突然惊喜地发现,自己置身在模拟以色列村庄拿撒勒村口。我和一位站在村口,筐里放着羊毛纺线的女子聊天,她用一种历史人物的口气跟我交谈。我观看了以耶稣所讲故事为主的影像制作,如“浪子回头”的故事,“十个童女的故事”,等等。石匠问我们建造房屋以什么石头为准,我回答“房角石”,其他游客很惊讶地看着我。

村里有简单的犹太人会堂,会堂里的拉比热情地接待我们。他激情演绎了圣经《路加福音》第4章的场景:耶稣进了会堂,就打开《以赛亚书》宣读:“主的灵在我身上,因为他用膏膏我,叫我传福音给贫穷的人;差遣我报告:被掳的得释放,瞎眼的得看见,叫那受压制的得自由,报告上帝悦纳人的禧年……”耶稣读完了以后,就说:“今天这经应验在你们耳中了。”(参《路加福音》4:16-21)

我们坐在石台阶上,听得很认真,拉比的讲解一点也不枯燥。结束时,他兴奋地对石匠击掌说:“我今天被圣灵膏抹了。”

我曾经画过5个智慧童女和油灯,注意到乡村的房屋和会堂各处都有油灯,油灯会放在灯台上。

 

 

 

《十个童女》的比喻中,5个智慧的童女油灯中有油,另外5个愚拙的童女的油灯里没有油。实物油灯所需的油其实并不多,你的灯里有油吗?我们的灯都需要油。

唯有一项体验需要提醒年纪稍大的朋友:不要像我们不加思索楞楞地当了一次空中飞人,要三思而行。带上特别的3D眼镜,站在一个特定位置上,束上安全带,飞翔于华盛顿各处,飞跃到华盛顿纪念碑的顶部,看上面铭刻着希腊文的“赞美上帝”,然后钻入国会山大厅内部,看某一处写有圣经字句。飞翔速度极快,我们在华盛顿特区的建筑群内外出入,请一定要特别注意你身体的适应能力,若有晕眩感,需要你及时举手,工作人员就马上停机,中断你的飞翔。

可叹我曾想过举手,还是坚持到了最后,惊心刺激。若你非要体验飞人,建议不要进馆后第一个就体验飞人,真会搅动你的胃七上八下的!

在玛哪餐厅午餐后,第6层震撼视角,阳光明媚,蓝天白云,我们透过大玻璃窗眺望着隔街相望的国会大厦。

 

 

直到这时,我们才发现位于5楼的特别画展“活着的死人:透过艺术默想《传道书》”,我推敲着中文该怎样表达为好,虽然活着其实是死人?行尸走肉?按照肉体是活着,按照灵魂却是死人?总之说的是灵性层面的死人。

 

 

出其不意的选题,深邃的寓意,令我耳目一新。

展厅深蓝绿的墙面上,衬出了1650年、1660年、1730年意大利画家的油画。主题用简单醒目的白字写在墙上,撞击着你的思想。你不是在被动地看画,面对这些主题,你不得不迎面与你平常会回避的视觉形象碰撞在一起,与你不太愿意思考的主题打个照面。你的眼睛就被钉在了这一幅幅画面上,画面上的形象也会盯着你,那平常的静物在这样的主题中突然寓意深远了。

 

 

一半美女一半骷髅的画,灵魂透视效果很震撼,我避之不及。

迎面墙上是有翼的骷髅陶塑,不大,却引人注意!虽然我并不愿盯着骷髅看,又不得不多看几眼。

 

 

骷髅加上翅膀,就不仅仅为死亡的象征符号。在中世纪,灵魂重生,需要通过死亡,死亡是达到更高境界的门户,骷髅不会引起恐怖。骷髅和十字骨符号是作为重生的象征。骷髅象征着死亡,翅膀连着复活,彼此循环,骷髅与翅膀,代表生命的短暂性和即将到来的死亡,有时还会有交叉的骨头(代表死亡和被钉十字架)。

 

 

这幅画的是希腊神话命运女神之一阿特罗波斯,这个名字的原意是:必然的,不可避免的。她的两个姐妹一个纺线,一个测量长度,她的职责是剪断生命之线。画面上是拿着三只纺线纺锤,有时会是拿着大剪刀的老妇人,因为在希腊神话中,阿特罗波斯会用她的剪刀切断人的生命线,结束凡人的生命。

弦乐、乐谱、地球仪、断弦、骷髅、书籍都是象征符号。画展主题单纯而尖锐,若人不死,这些与你无关,若人会死,就与你有关。“上帝赐人资财丰富,使他能以吃用,能取自己的份,在他劳碌中喜乐,这乃是上帝的恩赐。”(《传道书》5:19)

通常在大展览馆里,按照历史时期或画家来分类,不是按照主题来布展,很多画混合在一起,似乎没有主题关系地放在那里,缺乏对其意义的指向的引导和讲解,缺乏整体主题环境的渲染和烘托。而这里是主题引领的展览。

 

 

翻开的乐谱,边缘已经卷曲,蜡烛燃尽后只剩空空的烛台,谁曾经读过这厚厚的书籍?完全失去琴弦的琴架、停止的沙漏、墙壁上没油的油灯,与骷髅头堆放在一起后,让人感叹物是人非事事休,物还在,人呢?

 

 

 

《传道书》大约在公元前3世纪由所罗门王写成。这个展览的主题直指我作为中国人的两个禁忌。一是死亡。国人不会直接谈论死亡,即使面对临终病人,彼此仍然含糊其辞;另外一个是知识有限。读书再多也有穷尽,中国人把知识放在很高的位置,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比较少地涉及知识的局限性,其实信息时代,论书本上的知识积累,早就比不得机器人了,唯有灵魂觉醒使人生无论短长都有意义。

 

 

1627年创作的画取名《音乐会》,拉着大提琴的男士,杏黄色的歌者,肉体仍然光鲜,张开口唱歌,有年轻的女子在一旁翻阅着歌谱,背后竟有个妇人如同巫婆在奸笑着。

 

 

另外一幅画:饮酒、赌博、散落或堆砌的扑克牌、烟枪、罐子里的烟蒂、木桌上残留的虾壳、坚实的陶器酒罐,曾经及时行乐的场景,层层递进,强化这些享乐的短暂易逝。

 

 

地上的愉悦、健康和财富,都是上帝的恩典,不需要拒绝这些享受。只是要知道短暂的人生中,这些并不是真正的财富,真正的财宝在天上。

 

 

 

“我心里说:来吧!我以喜乐试试你,你好享福。谁知,这也是虚空。 我指嬉笑说:这是狂妄;论喜乐说:有何功效呢﹖”(《传道书》2:1-2)

Youth Surprised by Death(青年人被死神惊吓了)。如果去一趟墓地,就会看见墓碑上刻着的逝者的年龄不分老幼,但是,当人年轻时,的确不愿意想到死神敲门,白发人送黑发人总是人生的不幸。展览的广告只取了画的一半,就是青年人这一边,但他被惊吓的表情实在意味深长。

 

 

惟愿当今的知识分子或普罗大众,把自己放入永恒的坐标系中,正视人生的短暂,在上帝的智慧启示中,获得新的视角,接受基督为我们预备的永恒。。

 

附:

我采访了圣经博物馆美术馆馆长和策展人Corinna Ricasoli博士。

 

 

问:作为策展人,您选择策划这个主题的初衷是什么?是什么触发了灵感?

 

答:办展览是教育的好机会,博物馆用艺术品来吸引大众。我聚焦在新颖的主题,展览历史中尚未开发的处女地。如何使来宾看展览时会津津有味,我会避开学者们感兴趣的主题,因为通常学者感兴趣的,大众却觉得无趣和乏味。当圣经博物馆选择主题时,我首先想到这本绝妙的《传道书》。它是历代最重要的也是最有趣的书之一,自古以来以及我们当代都感受到《传道书》的影响力。

若是知道我们必须面对死亡之后,导致幸福生活的不成文规则是什么?有快乐的死亡吗?什么是人生真正重要的,什么是不重要的?《传道书》对西方文化的影响不可估量,在文学、哲学、音乐和视觉艺术中都可以找到它的影响,但完全致力于《传道书》主题的画展我尚未见过,使我对这主题画展的独特优势很有信心。

 

问:您用了多长时间来策展?从创意到最后布置展览,您们团队有多少人参与?

 

答:策展花了2年半时间。我负责展览理念和策展。我选择当前展出的作品,不是单靠我自己,策划展览靠的是一个团队的努力。我有一位杰出的研究助理和精彩的编辑同事,以及一位了不起的注册员。

 

问:请问这个过程您的策划思路如何?

 

答:先有主题,《传道书》主题先行,围绕着《传道书》主题,寻找可以重点突出主题的绘画。

 

问:这些标题都取得简洁但很有力量,能够让人过目不忘,是您取的这些标题吗?

 

答:展示中的所有内容,房间和部分的标题和面板都由我来编写。

 

问:中国文化中不敢直面死亡。中国文化注重书本知识的积累,把书本知识抬到非常高的地位。

 

答:即使在西方文化中,死亡也是一个禁忌。学者往往迷失在他们的研究中,研究非常具体的问题,很容易失去视角。但死亡将会临到每一个人。

当我们在一幅画中看到一些不同的元素(琴弦,乐谱,地球仪,断弦、骷髅、乐谱、书籍)时,会以一种崭新的方式来看待它们,它们所蕴含的象征意义令人着迷,它们涉及到人的脆弱性,人有着欲望世界的世俗乐趣,却不得不面对死亡来临的必然性。

最后我想告诉你,我们团队连睡觉时都在策展,思考策划有趣的新展览,邀请人们参与圣经对人们生活各个方面的深刻影响。今年夏天会有新展览,欢迎华人朋友们经常查看我们博物馆网页,关注我们的展览预告!

 

 

注:

圣经博物馆的特别展览:“活着的死人:通过艺术来默想《传道书》”,16至18世纪画作与《传道书》的主题相呼应。参展作品来自世界主要博物馆和收藏品,包括国家美术馆(华盛顿特区)、乌菲兹美术馆、国立博物馆和梵蒂冈使徒图书馆所藏的欧洲杰作。

展览时间为:2017年11月18日至2018年4月30日。

展览地址: 400 4th St SW, Washington, DC 20024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

(1)条精彩评论:
  1. 很有价值的報导及分享。但在介绍《传道书》的那一段有误:《传道书》由所罗门王写成,他的年代不是在公元前3世纪;而应该在公元前十世纪。从舊约《列王记》及一般历史文献都显示,他父亲大衛建立以色列王国,在位40年(1010-970BC);所罗门接续做王,也是40年(970 to 930BC)。若更正,这篇文就更美了!
    张纪德2018-04-24 00:2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