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生中最浪漫的事

 

 

 

文/欢然

 

 

错位的婚姻观

 

曾经被《战争与和平》中那个天真活泼的女孩子娜塔莎深深吸引,尤其是在那个皓月当空的夜晚,安德烈无意中偷听到娜塔莎与女伴纯真的对话,于是他爱上娜塔莎。这个情节让我印象颇深,娜塔莎要是一直做这样一个少女该多好。可惜造化弄人,她经历了被欺哄、私奔、婚变的一系列波折,最后嫁给了皮埃尔,那个貌不惊人却善良正直的男人。婚后,娜塔莎性格大变,她忙于家务和教养子女。她抛弃了社会生活,身体长胖,变得不修边幅。

婚姻在我看来,曾是琐屑的,凡俗的,就像我妈妈,每天关心最多的就是我吃饱没,穿暖没。她每天洗衣做饭,照顾丈夫孩子,周而复始,完全失去自我。

而且我也听说,恋爱中的人,最多只能了解彼此的30%。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个人,在婚前无法彻底了解对方,就要一起走完一生,共享生命、情感、金钱,等等一切,不是很像赌博吗?你押宝押对了便罢,一旦押错真是不堪设想。

婚前,不少女孩子梦想的是找到一个家务全包,乖乖听话的上海男人;而男孩子则梦想能娶到一个俯首帖耳的日式妻子。在自我中心的罪本性的驱使中,大家都指望上帝能把对方改造成自己梦想中的另一半。

一个剩女说:我不会做家务,也许上帝正在对付我未来的另一半,让他学会做家务,上帝才会成全我们的婚姻。她只看到婚姻中可以享受对方的爱和服侍,却不想自己也要付出。

 

 

为何有婚姻? 

 

信耶稣后,我才了悟,婚姻是建立家庭的根基,只有在婚姻中,才能有稳定的家庭,在稳定的家庭中,一家人才能彼此照顾,搀扶着往前走。孩子需要父母养育,父母需要孩子赡养,丈夫需要妻子帮助,妻子需要丈夫爱的遮盖。人类的繁衍需要在家庭中完成。上帝的荣耀需要在家庭中彰显。

当一个女孩子在婚礼的殿堂上,被父亲亲手交给她的丈夫,她就真正成为了一个女人,从此可以名正言顺地开始尽妻子、母亲的天职,完成上帝赋予她的人生使命。

在家庭中,每一个家庭成员都有自己属天的使命。孩子在充满爱的家庭中,通过父母的教育和影响才能学会爱和分享,他们也要在父母的帮助下,掌握生活技能,继而学会建立家室,并在社会上安身立命。而心中有爱的孩子,对自己未来的家庭,甚至对社会都会有积极的贡献和影响。

上帝创造婚姻家庭何其智慧奇妙,他让每一个人透过家庭在世上享受爱。这爱是来自上帝的爱,它滋养了每一个生命,没有爱,生命无法延续,没有爱的生命充满痛苦,在生活中也会制造出许多难处和问题。

创造的源头是上帝,上帝的创造,无一不是充满爱、彰显爱。只是在魔鬼的干扰下才出现了缺憾,家庭不再完美,最浪漫的事被罪扭曲变味,比如婚前同居、离婚、试婚、婚外情等问题。只有在耶稣基督里,所有的一切才能得到恢复,包括家庭。而且,婚姻也预表了耶稣和教会的关系,圣经教导我们,“教会怎样顺服基督,妻子也要怎样凡事顺服丈夫。你们作丈夫的,要爱你们的妻子,正如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以弗所书》5:24-25)

 

 

从童话中了解婚姻

 

过去,我也只想要爱情的滋养,却不想要婚姻的责任;总想得婚姻的好处,却惧怕婚姻中的付出。我惧怕婚姻是爱情的坟墓。

我妈刚结婚时,不会做家务,她曾把当年凭票供应的一斤带鱼做成黑炭,而且因为身体不太好,事业心又太强,她对做家务也很厌烦。虽无言传却有身教,我从少女时代就抗拒做家务,我想做一个事业成功的女强人,到时候雇保姆做家务就好了。并且我一直在等一个最爱我的男孩子出现,我们要一起过没有洗衣做饭的神仙日子。

于是,我努力追求学业的成功,像夸父逐日般,也像童话里穿上红舞鞋不停跳舞的那个小姑娘,用不停地学习来填满我的每一天。尤其在高三时,我立誓要把每一分钟都变成金币,绝不浪费。我希望吸引一个同样逐日的男孩子,完成王子公主式的婚恋,当然一定要浪漫。

在安徒生童话里,那个为追求爱情历尽艰辛,变成人形,却在自己钟爱之人的新婚之夜化为泡沫的小美人鱼,她最后选择了善良与牺牲,这深深打动了我,我觉得海的女儿追求浪漫爱情的牺牲很值得,爱情就是这么值得牺牲。

爱情一直是吸引我的,但直到大学里,我对婚姻恋爱的认知,还只停留在小说童话中,最多我只看过我父母写给彼此的情书。那时,我遇到喜欢的男孩子都不知该怎么办,我就冷处理,不与他们往来。

 

 

上帝介入我的婚恋观

 

信主后,看了许多有关婚姻的属灵书籍,听了不少有关婚姻的讲道,我才知道,我与不信的人是不同的。信主的人有圣经的教导:“你们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负一轭。”(参《哥林多后书》6:14)

我的大学是在病痛煎熬中勉强毕业的,最爱我的男孩子没有出现。在病痛中,我几乎失去了寻找另一半的信心,对婚姻不存指望。

但这时,他来了——那个造我、知我、最爱我的上帝!原来最爱我的是上帝!

刚信主时,我写过一篇散文,说的是我不能再像夸父那样逐日,我是个小女子,没有那样的能力,只能回归做安徒生童话里的拇指姑娘,她坐在一片树叶上,由一只蝴蝶拖着向前漂。她差点作了青蛙或鼹鼠的新娘,但最后她还是遇到了花中的王子。当我认识到自己的渺小,我知道自己不能主宰自己的人生,我只能让上帝来牵引我,我才能离开黑暗的鼹鼠洞穴,才能在鲜花丛中完成与花中王子的婚礼。

主知道当时我需要的是安息而非拼搏努力,籍着这篇文章我把命运完全交托给他,靠他的恩典而不是自己的努力。于是这一场等待花中王子的漂流历时25年。

2016年12月7日,我在父母家附近的新花中城酒店,接受了求婚。幸运的是他也是基督徒,感谢主保守我没有嫁给外邦人。

在此之前,我也有全新的改变:我完全甘心做家务了,因为上帝带领我说,要常常喜乐,所以我在洗碗时,也会唱着赞美诗;在父母挑剔我的碗没洗干净时,也能愉快地倾听并改善,不再发脾气。我开始参加教会的服侍,学习付出爱心,服侍主日学,主日中午有爱宴,我愿意去做饭。

我这才知道,就是在这些琐碎的俗事中,我被妈妈抚养长大,才渐渐有了今天的身量和情智。而我的丈夫在婚前也是被上帝陶造过,他做过老板、老师、厨师,被上帝训练完全降服于上帝。在与我恋爱时,他只是一个月薪1000元的学校厨师。当我看着他有条不紊地在厨房做饭,觉得他就像一个国王,在管理国家大事,专注而细致,大家都赞赏他的厨艺。

 

 

主内的婚姻踏实而唯美

 

对比婚前生活,我确实感受到了经上说的:“两个人总比一个人好”(《传道书》4:9)

婚前,每隔一个多月,我必须一个人去买菜,搬上6楼,与同伴一起为教会的弟兄姐妹做午饭;我必须一个人装修房子,搬运各种东西到新家;我必须一个人修理新居的电灯,或联系商家上门维修各种故障;我必须一个人联系办理水电费、残疾证等琐事。现在因着有了他,我的担子轻了。我学习顺服他——我的头,我的丈夫。这是甜蜜的顺服。因为他凡事冲在前面,虽然一开始我还是习惯性地出头,好像单身一样。

每当他夺过我手中的大小袋子,使我可以轻松地空手走路;每当他抢着洗碗,又催我去祷告;每当我们甜蜜地依偎,谈起有趣的话题;每当我们一起商量下一顿吃什么,今年要买什么;每当他早早起身祷告、读经,为我做早饭……我都觉得很享受,不由心中感恩:主真是最爱我的!最琐屑的事在他手里也变成传递爱的唯美一幕,只因为有爱。

过去的我一进厨房就灰头土脸,怨气冲天;现在的我觉得做饭就像小时候过家家一样好玩。更不同的是,我现在要学习怎样做出健康营养的美食,让自己所爱的人健康长寿,我乐在其中!而且,我们还一起有了新的合一的属灵目标:向着标杆直跑!完成上帝给我们的传福音的使命。

我也很有安全感,因为我们婚姻的基础是上帝见证的盟约,不管对方如何我们都对对方单方面守约,为对方付出爱,甘心服侍对方,因为我知道上帝是我的靠山。

上帝给的婚姻就是这么浪漫唯美。上帝创造婚姻,其实是要用这些凡俗琐事来打磨我们,磨去我们的自我中心、自私、骄傲、偏狭,以及一切不利于婚姻的性格、个性,让我们学习爱和分享以及服侍对方,也享受对方的爱和服侍。

我们在经历着上帝亲自的打磨,非常踏实,我失去的是虚荣和自私的自我中心,得到的是上帝自己,我确实能体会到几分上帝把我带入婚姻的苦心。与另一半一同侍奉上帝,见证上帝的爱,难道不是最浪漫的事么?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