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隆猴:克隆人的前途是喜是忧?       

 

 

      

文/潘柏滔

 

 

 

2018年1月25日,上海中国科学院神经科学研究所召开记者会,展示克隆猴“中中”和“华华”。此项研究成果,发表在了国际著名的《细胞杂志》(Cell,2/8/2018)上。

中国官方媒体大力宣传:“这项由中国科学家独立完成的科研成果,被誉为‘世界生命科学领域里程碑式突破’。”

因为猴的生理和人非常接近,所以猴实验所应用的技术,很容易拿去应用在人的身上。比起克隆羊,克隆猴的成功,使克隆人更成为可能。

 

一、体细胞核移植技术

 

1996年7月,苏格兰成功克隆(即复制)出一只雌性绵羊,多莉(Dolly)。这是世界上第一只克隆成功的动物。

多莉是如何复制的呢?科学家将一只母羊的乳腺细胞,移植到被摘除细胞核的卵子细胞(来自另一只母羊)中,组成含有新遗传物质的卵细胞。此卵细胞在试管中不断分裂,形成胚胎,再植入代孕母羊(第三只羊)的子宫内发育,最终分娩。该技术成功率甚低,多莉是当时277个胚胎中唯一发育成功的。

多莉在2003年因肺病和关节炎而死亡,只活了不到7岁,而绵羊的正常寿命是12年左右。有科学家认为,克隆体的基因染色体会产生微小的缺陷,导致克隆体死亡。亦有科学家声称,没有证据显示多莉的癌症与克隆有关,很可能是多莉长期在实验室内圈养造成的。

2010年。美国俄勒冈灵长类研究中心成功移植了克隆猴胚胎,但最终以流产告终。

近年来,中国科学院神经科学研究所改进了体细胞核移植技术(SCNT, Somatic Cell Nuclear Transfer),使用了“表观遗传修饰”(epigenetic modification)。研究所进行了两组实验,一组使用猴胎儿的成纤维细胞(fibroblast),另外一组使用成年猴体的卵丘细胞(cumulus) ,均成功诞生了克隆猴。

不过,使用胎儿成纤维细胞产生的克隆猴是健康的,而使用成年卵丘细胞产生的克隆猴,只在出生后短暂存活即夭折。

整个克隆过程,效率非常低——用了127个卵子,最终才得到两只活的小猴子。

 

二、克隆猴的医学应用

 

猴的生理和人非常接近,同属灵长类动物。黑猩猩和猕猴的某些基因图案,与人类极其相似。1950年后,实验室中已普遍使用灵长类动物。人类脊髓灰质炎疫苗即因此得以研制成功。

使用灵长类动物有助于包括下列的研究:

1,生理学研究:猕猴可以用来研究人类脑功能、血液循环、呼吸生理、内分泌、生殖生理和老年学。

2,传染性疾病研究:猕猴可以感染人类所特有的传染病,可以作为病症与疗程的模型。

3,药理学和毒理学研究:虽然不同的灵长类动物,对药物反应有些差异,但总体而言,在猴子身上诊断症状比较明显,而且易于观察。因此,猴子已成为新药(例如新镇痛剂)进入临床试用前必须的试验物。

4,复制人类疾病模型:因为猴与人的情况很近似,其正常血脂、动脉粥样硬化病变的性质和部位、临床症状以及各种药品的疗效关系等,都与人体非常相似。

5,寄生虫学的研究:灵长动物感染寄生虫发病过程与对药物的反应性,和人近似。可用于筛选有效的药物。

6,研究人类器官移植:人类器官移植的最大障碍,是免疫基因相异,引致移植排斥。猕猴的免疫基因位点排列,同人类有相关性,故此成为研究移植排斥的重要动物模型。

现今科学家更可以选用基因编辑过的猴胎儿的成纤维细胞,规避“难以辨识靶标”这类的问题,制造具有统一的遗传背景的克隆猴。这对开发具有确定的遗传缺陷的人类疾病的猴模型,尤为重要。该模型可用于研究疾病机制和检测潜在的治疗方法。

 

三、伦理挑战

 

中国一直走在生物工程科技的最前沿。2015年4月18日,广州中山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发表了第一篇改造人类胚胎基因的论文,引起舆论的普遍注意。2017年11月和12月,中国又成功地制造了克隆猴。

中科院院士、中科院神经科学研究所所长蒲慕明介绍,体细胞克隆猴技术的突破,已经去除了克隆人的技术障碍。克隆猴的目的是为了建立动物模式,帮助科学家了解人的大脑,治疗人的各种疾病,为人类的健康和医疗做贡献。

蒲所长认为,没有必要进行克隆人的研究,而且社会伦理道德也不允许这方面的发展。他还说:“伦理问题不是科研工作者能够解决的问题。全社会必须探索正确的选择。”

那么,究竟什么是克隆人的伦理标准?

笔者认为,我们应当重点考虑以下问题:

1.人权从受精卵开始

 

笔者认为,从卵子受精开始, 即当享有人权。有圣经经节为证,可作为现代社会伦理标准的参考:

“我在暗中受造,在地的深处被联络,那时,我的形体并不向你隐藏。我未成形的体质,你的眼早已看见了。”(《诗篇》139:15-16)

“耶和华的话临到我说:‘我未将你造在腹中,我已晓得你;你未出母胎,我已分别你为圣。”(参《耶利米书》1:4-5)

圣经强调,孩子是上帝所赐的产业(参《诗篇》127:3)。因此,用不孕夫妇的性细胞,体外受精后植入妻子的子宫,也可算是上帝赐的礼物。然而,克隆猴用了猴胎儿的“成纤维细胞”改造胚胎。这种大量引起受精卵死亡的技术(体细胞克隆胚胎的发育效率极低,绝大多数克隆胚胎都会死亡),若是应用在克隆人上,是对胎儿人权的侵犯!

2.保护弱势族群问题

 

改造性细胞或胚胎,虽然出自根治遗传病的良好动机,但采取的手段是以受精卵为实验工具,违反“本份”论的人权标准。2001年,梵蒂冈即对此发表宣言:“虽然从事人类胚胎克隆行业的人宣称,他们此等惊人的治疗方法,是基于人道意图,但是,平心静气地衡量这技术的道德涵义,使得我们对此做出毫不含糊的否定。那些人虽打着人类健康和福祉的旗号,却行歧视之实:人按着不同的发展阶段,有了不同的价值——胚胎次于胎儿,胎儿次于儿童,儿童次于成人。这是颠覆了我们的道德训令:就是给那些最软弱、不能保护自己的人,最多的照顾和尊敬,以保障人类本质上的尊严!”

确实,克隆人颠覆了人类的道德训令,就是给那些最软弱,不能保护自己的人,最多的照顾和尊敬,以保障人类本质上的尊严!

3.克隆人究竟算不算真正的人?

 

克隆人究竟算不算真正的人?克隆人的心理能否健康?

譬如,一女子的父亲意外死亡。她爱父心切,以自己的卵子接受父亲细胞中的基因,再植入自己的子宫,生育出一个克隆人,盼望以此技术克隆父亲。然而这样生出的人,究竟是她的父亲,还是她的儿子?这样的克隆人,心理又能否健康?

如果真的可以克隆人,还可能产生一个所谓的“优生社会”。执政者可藉着“改良”人种,淘汰“不适应”的人群。贪婪的企业家和有野心的政治家,可以藉着操纵基因,控制市场,改变政治……

美国前任总统小布什,在2005年推动联合国通过了一项声明:克隆人与“人的尊严和人权的保护不能兼容”。然而继任的美国总统奥巴马,却取消了布什政府对胚胎干细胞研究的禁令,并且要取消医护人员因“良知”而拒绝给人堕胎等自由。虽然现任总统特朗普仍未对此发表意见,但毋庸置疑,这仍是美国政坛上的敏感议题。

 

 

结语

 

克隆猴是一项医学创举,有助于改善人类健康。然而如果将这技术引入克隆人,却没有坚固的伦理基础和妥善处理的方案,后果可能不堪设想。对此,有识之士不可轻视。

 

 

 

参考资料:

  1. Zhen Liu, et al., “Cloning of Macaque Monkeys by Somatic Cell Nuclear Transfer”, Cell, Volume 172, Issue 4, p881–887. https://doi.org/10.1016/j.cell.2018.01.020
  2. VOA《克隆猴的喜与忧》。 https://www.voachinese.com/a/news-clone-monkeys-and-its-worries-20180129/4229753.html
  3. 潘柏滔《21世纪全球人类的挑战(之二) ——生物科技的挑战》。 http://behold.oc.org/?p=3964
  4. 潘柏滔《基因胚胎工程的最新发展与挑战》。http://behold.oc.org/?p=27167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