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盟约之爱

 

 

文/欢然

 

 

我们进入了婚盟

 

与微峰认识不久,他就对我说,他想要的婚姻不是建基于爱情和感觉之上的,而是建基于盟约之上的。因为爱情和感觉会随着各种因素的变化而变化,盟约却更为牢固。

于是,在我等待婚姻多年之后,我和微峰相识仅一个月,我们就在祷告清楚后确定了关系。不久我们就进入了婚盟。

婚姻的盟约就像一条看不见的纽带,把我俩紧密连接在一起;又像保护我们的坚固城墙,为我们围出一个独立于这个凡俗世界之外的家。没想到,这婚姻的盟约给了我们如此安全的关系。

进入婚姻的第一件事,我们坦诚交流了各自的情史。他跟我讲他爱过的女孩子,因着无人指导,他约到了中意的她却不知说什么好;因着想赚钱、想成功,他忘记了在家乡苦苦等待他的一个姑娘,3年后人家终于嫁给了别人……我则将我暗恋过的男孩子讲给他听,讲我的两小无猜,讲我以学业为重,慧剑斩情丝……

我笑话他的“无情”,却又小心翼翼地问他,还爱那个她吗?他回答说:“信主后那一切都像上辈子的事了,上帝给我的是你!也许将来会有机会,我们一起把耶稣介绍给她。”这是个让我窃喜的答案!

婚前所接受的婚姻教导现在都用上了——我们每天有固定的祷告灵修时间,有所谓的“沙发时间”,以及上班离家前的拥抱时间,等等。有时候他跟我逗趣,当我要亲他的脸颊时,他就故意把头摇成拨浪鼓……

 

 

争执不破坏婚姻

 

我们曾约定绝不吵架,但没守住,第一年还是有过四次争执。

第一次,是我的前男友路过,我想见他一面,并想让微峰陪我同去,他不肯,有点吃醋。我认为他不理解我,不信任我,因而起了争执;

第二次,他的手机丢了(其实是落在了单位),我一听就焦虑起来,因为一下子要花几千块钱买新手机。我没能宽慰他,而是不停催他挂失,把支付宝上的钱转账,结果一下子全转到公共账户上,我们误以为是捡到手机的人把钱转走了。他抱怨我心里只牵挂钱,甚至超过了要维护我们的关系。虽然我解释说,我是一心想先把钱保住,但他有些伤心,不理会我的道歉,抱着那本盟约书看了老半天。其实我知道,他希望我说:“不要着急,丢了就丢了,人没事就好。”

第三次,我与教会一位姊妹有嫌隙,他劝说我时,过多站在那个姊妹一边,这让我很受不了。

第四次,也希望是最后一次,他为了工作要与我不喜欢的一个朋友合作,不听我劝阻,于是我生气说:“我不爱你了!”然后又说了一大段气话,还打电话给妈妈。我在气头上说的话是有些过分,说完我就担心他受不了,后悔自己没刹住车。

但他一声不吭,回头把盟约书拿给我看,对我说:“我们的婚姻不是因为爱情,你忘了?所以,你不爱我,也不要紧,我依然会按照我们的盟约爱你!”

等我平静下来,他又解释说:“告诉你一个秘密,将来我到了天上,主会因为我守住盟约爱你而给我奖赏,你却会因为违背盟约不爱我而受亏损。”

我嘴上不说,其实心里别提多高兴了,真是超过我所求所想的喜乐结局!

幸好,每次争执后,他和我从来都是努力恢复关系,不让争执破坏我们的婚姻。

 

获得诸多呵护

 

刚结婚时,我很不习惯自己的新身份。到他家时,一下子多了仨孩子叫我舅妈,他妹妹还说我是她家的新女主人,说她全家人给我打一千分。我才突然觉得自己太幼稚,不像女主人和舅妈的样子,愧对他们。

有时候我心里没信心,就想,微峰要是个坏人怎么办?他会偷走我的钱财,远走高飞么?那我可怎么办。我的婚姻能牢固地延续下去吗?于是就想要为自己留些后路。

微峰看出来了,问我说:“你还是对我们的婚姻没信心是吗?你要相信上帝啊……”

于是我就很惭愧,但心里暖暖的,觉得自己是上帝的保护中,我是安全的。

有一次做梦,梦中突然遇到逼迫来临,微峰和我被迫分开,我半夜哭起来,微峰被吵醒,之后他就常常怕我夜里一个人醒来,他叫我可以随时弄醒他,他要陪我一同面对黑夜。

微峰对我的照顾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他不让我洗碗,怕我手上的皮肤变粗糙;在教会里轮到我俩做饭,他也是做得比我多;以前出门买菜,我要一个人拎几十斤菜上6楼,现在有了他,我轻松多了;我做饭总是怕太慢来不及,免不了手忙脚乱,他却很淡定,像个国王一样把厨房变成自己的王国,一切有条不紊。每周两次教会祷告查经,我会提早去开门,他每次都做好晚饭,带来给我吃。

有一天晚上,我们正在街上走着,他突然紧张起来,拥着我向另一个方向走去,我不知何故,扭头一看,原来有个男人在街边灌木丛里撒野尿,微峰怕我受惊。

我们小区里种着枇杷、桃子、柚子、橙子、芦柑,到了收获季节,微峰拿着淘宝买来的摘果器,去摘果子,还带给教会弟兄姊妹吃。甚至从我家窗口也可以用摘果器摘到果子,妈妈说我们是在过伊甸园的生活。

这些都是上帝给我们婚姻预备的美好花絮。

 

胜过经济危机

 

结婚8个月,微峰失业了,我们约定,凡超过一百元的支出要两人都同意才行。我在认识他之前,就在华尔街英语学校注册学英语,每月要一千多的开销,微峰反复叮咛我不要再续学,反正我过七八年就退休了。英语学校派了四五个课程顾问轮番约我面谈,连校长也出面了,就为劝说我续学。我说我个人没有动用家庭存款的权力。那个最早接收我进校的课程顾问对我说:“你怎么一结婚就像变了一个人?婚前你用钱多爽快呀,你不是家里的女王吗?”另外的几个女顾问则教我如何在丈夫面前撒娇,用女权主义那一套劝我在丈夫面前要自主独立。

我自然是可以从账上支取钱的,因为银行卡在我手里,结婚时还剩了一笔钱,续学不仅完全够,还有余。我多想续学完,可以流利地与外国人自由对话,所以他们的话还是有诱惑力的,但是我必须遵守与微峰的约定,于是我就说我没有独自动用家庭资金的权力,这也是事实,我们家里没有女王,只有上帝做王,而且妻子要顺服丈夫,丈夫要顺服上帝的教导爱妻子。

他们当然不可能明白这些。我也权当这是传福音的机会,把我从信仰角度出发所遵循的原则解释给他们听。很快,课程顾问们都知道我是有信仰的人,为了家庭宁可放弃优惠打折的续学机会。有个课程顾问对我说,他从我身上得到很多启发,我的信仰对他有很好的影响。我便借机邀请他信主。

爸爸见我们的生活陷入了窘境,要给我们钱补贴我们,微峰拒绝了。但当爸爸生病的时候,他却特意做了很多包子,给爸爸送去;教会有肢体需要帮补,微峰就实践“施比受更为有福”的准则。这也是我感恩之处。

 

上帝给的总是祝福

 

我这么晚结婚,在我们公司一下子引起不少人关注,特别关注的是我的身形,好像大家盼着我快快有喜似的。常有人问我何时要孩子,还教我调养身体,我都烦了。我解释说,要看上帝的带领,说到后来,他们也听不明白,就说顺其自然,他们才懂了。

微峰是独子,他家自然想要早些抱孙子,我却是多病之身,年纪也大了,除非上帝格外开恩,否则我们的生育注定是奢望。我们将这个大事交托给上帝,请他做主带领。而我是小信的,有时担心自己不能生育。我就跪在上帝面前祷告,有时跪下时还伤心,起来却满心欢喜地,不知怎么我就是觉得结局很好,于是就交托出去了。微峰说:“上帝赐孩子是祝福,上帝不赐孩子也是祝福。”

婚前属世的教育是一定要爱情第一,才能有幸福的婚姻。现在,结婚一年了,我对盟约之中的婚姻越来越有信心,我们在婚姻中学习上帝的美德“信实守约”,便越来越有安全感。我很感恩,因为上帝一直都在,他与我们立了永约,他是守约施慈爱的主,他和我们的盟约不会改变!我纵使对自己没信心,对微峰没信心,但对上帝,我绝对有信心。

 

 

2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