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拾地球管家的呼召——从电影《全球风暴》说起

 

 

文/郭为

 

 

由华纳出品的灾难片《全球风暴》(Geostorm)是今年内地引进的唯一灾难题材的大片。《2012》《后天》等灾难片让人印象深刻,与这些展现单一灾害的影片相比,《全球风暴》展现的气象灾难的多样化,更令人触目惊心。

《全球风暴》设定在未来世界,以美国、中国为代表的全球领袖在两场史无前例的自然灾害袭击地球之后,决定携手创建一个强大的人造卫星网络,以此控制地球的气候,确保人类的安全。但卫星网络突然遭遇变故,守护者瞬间变为毁灭者,对地球发起全方位攻击,海啸、飓风、雷暴、极寒等各种灾害接连发生,灭世浩劫席卷全球,人类存续危在旦夕。

灾难电影起到警示人类的作用,这也正是《全球风暴》的看点之一。

 

 

大肆破坏自然界,事实上就是无神论的表现

 

由吴彦祖扮演的香港籍科学家首先发现了香港的异变:地面温度升高,地表裂开随后地面塌陷,火焰从地下喷薄而出,整个香港犹如地狱一般。另外,出现在东京的大冰雹、孟买的龙卷风、迪拜的海啸,这些似乎不可能出现的灾难,更像是一场预言,因为我们的地球已经伤痕累累。

影片中,科学家利用先进的卫星干预天气,以致“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其实,人类对于自然界的干预是不可逆的,不仅违反人性,更是冒犯了上帝。约翰·卫斯理在两百年前就说,现代人因狂妄的态度以及虚无主义的影响,大肆破坏自然界,事实上就是无神论的表现。

在《福音派对关顾受造世界的宣言》中,说到许多关心环境的人认为,环境问题并非是技术性问题,而是属灵问题。“人类因为罪的缘故成了堕落的管家,因此,大地虽有花园,也有废墟,并造成废弃物日益增加。‘因这地上无诚实、无良善、无人认识上帝……因此,这地悲哀,其上的居民、田野的兽、空中的鸟都衰微,海中的鱼也必消灭。’(参《何西阿书》4:1、3)。因为不当利用大地的结果,使现在或未来的人们,无法公平享有上帝所创造的富饶。”

我们喊了很多年环保口号,但若不采取实际行动,人类将自食其果。都说北极熊没有天敌,可是如今人类却成了它潜在的敌人。目前世界上的野生北极熊大约有2万只,由于生存环境受到破坏,到2050年,地球上的北极熊数量可能减少2/3,其中阿拉斯加的北极熊将会面临灭绝的可能。

 

 

原罪最基本的元素,就是想要变成上帝

 

影片中,科学家们试图把开发出来的“荷兰男孩”卫星系统假扮上帝的角色,来掌控全球的气候。而影片中最发人深省的一句话就是“科技假扮上帝”,这是当科学家们对整个局面失控的时候所做的反省。

所以,我们也需要做同样的反省:科技能够代替上帝吗?事实上,现代社会以科技控制自然界的思想并非源于基督教的神学传统,而是经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人文主义,以及英国哲学家培根的修正而成。当人野心勃勃地想要靠自己支配与创造自然界,就不再认为自己与动物同样是有限的受造物。在文艺复兴时期残存的梦想中,人是这世界的上帝,是全知全能的统治者,透过像上帝一般的创造力,按心中所想的设计,重新改造这个世界,以自然界作为原始材料,创造一个更适合人类、单单为人类而存在的世界,然而事实证明,人一旦成为“上帝”,世界万物都得遭殃。

文艺复兴所建构的一种想象,正是现代社会宰制自然界的原型。同时,培根则重新诠释《创世记》中管理的概念,使之转变成科学与科技事业的一套原则,希望透过科学掌握自然界的各种原理,使自然界成为人类的忠仆,更启迪并影响了21世纪以前的科学研究与科技创新。但是这套原则却蕴含了致命的缺陷,即认为自然界除了利用与实用目的之外,一文不值。

进入21世纪之后的现代主义,牛津大学威克里夫学院的院长麦葛福(Alister E.McGrath)说明现代人的想法,那就是:人类将科技进步视为一种工具,使人可以罔顾自然界的有限性,任意控制环境。

然而,他说:“按照福音派的定义,原罪最基本的元素就是想要变成上帝,并渴望脱离受造的有限性。人类借由工具技术的发展,脱离道德伦理或生理限制的规范,不顾一切地违背上帝对于人类在受造界之中的心意……唯有承认我们是有限的、是上帝所造的,或更具体承认我们有看顾与关顾上帝看为好的受造界之责任,才能重新获得约翰·弥尔顿所说的伊甸园之‘极大福分’。”

 

 

我们每一个人和教会都是上帝的管家

 

也就是说,我们若不想继续看到地球受伤害,我们就必须“换身份”,从压榨者变为管理者。圣经中讲到人类管理地球以及其他生物的经文(参《创世记》1:26-28),唯有人被赋予了管理地球的光荣使命。

17世纪的英国有许多人支持管家职分的主张,在这种背景之下,管理才逐渐被诠释为管家职分。

皇家学会于1660年创立时,管家职分取代了极端人类中心主义的培根哲学。主张自然界有其内在价值,不单是为了人类而存在,它们是上帝所造,也是为了荣耀上帝而存在,因此,人类对于自然界有其道德义务。管家的责任在于保存与保护自然界,而非改善自然界,不再强调人类应该介入或改变自然界。

电影最后一段独白说:“同一群人类,同一个地球,只要我们牢记同呼吸共命运,我们就能活下来。”

我们忘记管家的身份有多久,地球的威胁就有多大。我们需要重拾地球管家的呼召,这种呼召使我们要立志成为绿色基督徒,成为上帝所差派的“环保特使”。

加尔文·德威特(Calvin B.Dewitt)是威斯康辛大学麦德逊分校环境研究教授,他长久以来都是北美洲基督教环境主义的先驱和鼓励者。他说:“我们最终的目的,是希望基督徒能以管家的职分为重,荣耀创造的上帝,借此使基督徒在一切事上,面面俱到地照顾上帝所创造的园子,并以此为服侍彼此、社区与上帝所创造的世界时毋庸置疑的普遍价值,这是我们的目标……我们每一个人和教会都是上帝的管家,也是那创造、供应、使世界万物与其和好的上帝之身体,我们的生命不仅能够,也当成为救赎主与造物主活泼的见证。”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