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内心的法庭失控时……

 

文/林城安平

 

 

读书时,我是个“问题儿童”。

 

人际关系的复杂

 

当我与周围人关系平顺时,内心晴空万里,阳光灿烂如趴在窗前的猫,从里到外都暖融融的;可有时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得紧张和复杂,没有任何预警,冲突便降临。乌云卷着寒风,几秒内便占据我的天空——双眼泛红,眉头聚拢,嘴和面颊被加大了一倍的地心引力向下拉,全人进入战斗状态,砰地关上门窗,拒见任何人,战事警讯和高压气氛不知要持续多久……

我的内心,也常常开启审判的法庭,我自然是受害者,同时身兼法官、证人、辩护律师、陪审团。被告被远远关在外面,没有讲话的权力。辩护律师率先登场,罗列罪行,将事情的过程条分缕析,义正言辞,没有丝毫偏差遗漏;受害者除了委屈,伤痛,事件过程中的一点小错,也百分百由被告引起;在事实面前,陪审团一致判定罪行成立,法官公正裁决,被告应当接受惩罚,承担一切后果!多么悲惨的法庭,多么痛苦的原告,多么自义的法官,和扭曲事实的律师的辩护……

在成长过程中,我未能学到自己承担责任,也没有学会在与别人相处中,如何面对和处理冲突、原谅、和解。亲友并非有意宠我,反因我天性敏感,使自我中心非常严重,不懂得站在对方的角度思考;同时,成长过程中的积怨也没有很好被疏导,往往不当引发,反应过度。

现在明白了部分原因,可冲突发生时,旧程序仍会自动开启,老戏登台,演出继续……

 

唯物主义的固念

 

我参加实验室大师兄介绍的基督教团契之后,情况才有些转机。

一天,他邀请我和他的牧师见面。之前,对于基督教,我只在中国超市门口,散发福音单张的学生那里听到一丝半缕。

牧师耐心地为我讲解基督教的核心信仰,并且画图解释:人类的始祖亚当夏娃犯罪,人便与创造我们的上帝之间出现一道鸿沟;上帝的儿子耶稣降世为人,为人类的过犯被钉死在十字架上,赎去人类一切的罪愆,自己则成为桥梁,使人类与上帝重新和好,重建关系。

我很惊奇地听着他的讲解,这幅图现在还印在我脑子里。第一次完整清晰地接触基督教的信息,很新鲜神奇,但也觉得有些荒诞,不真实。那次他并没有说服我,根深蒂固的唯物主义教育在我身上发挥功效,我回应道:“从小到大所受的教育都讲世界是物质的,唯物主义是真理,我不太可能接受唯心主义的观点。”陪访的大师兄有点失望,但仍笑眯眯地表示理解,我自己倒有些歉疚。

这位有爱心的大师兄,不久便邀请我参加他们华人学生团契的活动。我很快便被那里亲切和睦的氛围所吸引。这是我有生以来遇到的,人际关系最单纯,冲突最少的一群人!团契里大家先唱赞美诗,再查经分享;诗歌简单易学,旋律优美,歌词贴近人心,或安慰,或劝勉,或赞美,或感恩,仿佛一股夏日的清泉流过我的心,蔓延的野火被扑灭……

 

他作法官和父亲

 

圣经中陌生的故事使我惊诧,圣经的教导富含哲理,不需要高深的知识,聪明的头脑,内心深处便晓得是智慧之言。如“回答柔和,使怒消退;言语暴戾,触动怒气。”(《箴言》15:1),“为什么看见你弟兄眼里有刺,却不想自己眼中有梁木呢?”(《马太福音》7:3)大多数人都明白这些道理,只是行出来困难。

奇怪的是,许多基督徒似乎有某种法宝,得以避开这些人际关系的魔障。同理心,对他们来说似乎也容易许多,仿佛有另一只眼睛在帮助他们,这只“天眼”锐利无比,能轻易看穿迷雾,看清事实,不至于像私家庭审,夸张扭曲事实,加重罪行。

更重要的,这位具有“天眼”,隐身其后的大法官不太像一位法官,更像一位智慧的父亲,帮助他的儿女们调解争端,达成和解;没有原告被告,大家都平等地来到他面前,他不偏袒,也不假设任何一方的动机,裁决公正合理,调解充满恩典;法官父亲人人敬爱,他的儿女之间充满爱与理解,和睦与宽容。

当小组里有人分享到怎样在天父上帝的带领下,人际冲突被顺利化解,没有螺旋下降,反而逐渐提升,我内心的法官和律师听得入迷,惊讶不已,整日里开庭,在这费力不讨好的职位上工作过度,身心俱疲,也许让出自己的位置,试试由上帝作法官和严父,决断一切,可以轻省不少……

 

知易行难如何办

 

话虽如此,遇到事情时是否能行出却另当别论。偶尔几次,想起祷告,但上帝也即刻回应了我的祈求。对方的反应比以前好多了!

人心都是肉长的,上帝让我柔和,对方也柔和下来;上帝让我谦卑,对方也不再坚持;上帝让我先想想自己哪里做得不合适,需要就先道歉,对方反而被感动,也忙不迭地道歉;冲突悄无声息地化解。记得那时实验室的同学们感受到我的不同,眼神柔和一些,笑容多一些,讲话也中听些,他们的眼神也饱含惊讶与赞赏……

但冲突稍严重,受到一些冤屈时,自立的法官与律师即刻整装登台,在圣经里所学的忘得一干二净,重又精神百倍,声色俱厉地开始为自己战斗。懂得道理容易,行出来如同登天!

 

内心深处得安慰

 

每个人都在寻找一种可靠且永恒的东西,但世界变幻无常。没有什么靠得住,于是很多人转而信靠自己。我是靠自己大军中的一员,但同时也深深体验到自己的软弱和不可靠。

每个人生长的环境,一生的际遇,多少都有些伤害与痛苦。内心深处常带着血泪呼求爱、理解与接纳;可是我没方法,也没有解决的智慧;我看不清自己,看不清他人。人的独立与复杂,使得欲求与情感都如同一团剪不断理还乱的麻,对外清晰明确,我行我素,内里其实纷乱无头绪;内心无法愈合的创伤,无法弥补的关系,情感上的不满足与不接纳,随时曝开,渗出血来。

上帝所创造的人类,比任何其他受造物高贵、复杂百倍千倍,这是上帝的恩宠;但当人偏行己路,离弃上帝时,这又成了一切痛苦的根源。每个人根深蒂固的自我中心,没有人能超越。内心的法庭不断地扩张,绵延不绝;因而争执、仇恨、战争也同样不止息。

我的无助唯有超越一切的上帝可以帮助;我的努力只有在他的手中才有成功的可能。而拒绝他的帮助,试图自己跨越一切拦阻,彻底摒弃内心的法庭,永远徒劳无功!失败了便责备上帝的不公,他人的不义,孰不知这只是一个死循环,一个永远无解的死结。

作基督徒十几年,渐渐看到自己与从前不太一样。很长一段时间,很有些沾沾自喜,“哇!成为基督徒真好!自己比以前,比周围的不少人好多了!”内心深处,我仍是在靠自己。真正的谦卑,让自命的法官彻底退位,是一辈子的功课。

渐渐地,我看到自己对人对己的双重标准,在信仰的放大镜下,前10年看到的是他人的不义、不公、缺少爱;10年后的今天,看到自己没有不同,甚至更糟。祈祷在上帝的真理之下,用信仰的放大镜省察自己,燃尽内里的骄傲自义,去荣耀我的创造者。

 

自己不必做法官

 

我成为一位基督徒,借着上帝的帮助,超越本性的软弱、自我中心,学会以上帝的眼光看世界。他的智慧、爱、公义与恩典,可以让世界许多事情变得简单。

圣经教导我们,信靠上帝,将我们的信心建立在他那里,因他的爱永恒不变:“上帝就是爱,住在爱里面的,就是住在上帝里面,上帝也住在他里面。”(参《约翰一书》4:16)

我这匹脱缰的野马,四处碰壁,终于遇到了知我本相的创造主,他是我天上的父亲,最公正严明又有恩慈怜悯的“法官”。从此我自己不必再做法官,有他的爱与引领,我与世界的关系,我的内心,才有真正的和平。

2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