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计划突变的旅行

 

 

文/晨牧

 

爱做计划,担心变化的现代人,常常在无法预料的世事面前变得仓皇失措。于我,计划大都是一厢情愿的,接下来要做的则是交托。

“交托”这个词对基督徒而言,就是将己意交付给上帝,然后全心地听凭他的安排。这有点像开船出海,有目标和方向,也计划了航程时间,然后你却是将自己和这条船托付给了海和风,交给了管理海和风的上帝。

今年初夏,我从沙漠飞去海边的一座城,去那里和一群从未谋面的作者们相聚。在诸多变化之下,我努力调整眼光,去感受上帝的计划,去解读在一切变化之下他那笃定不变的爱。

很感恩,他叫我看见了。

 

穿透雨水的祷告

 

雨下了一整夜,直到中午我们约定见面的时间,那雨好像才决定停了。听安排会务的弟兄抱歉地说原计划取消,一阵失落爬上我的心头。雨水重又下起来,我们把自己和行李一起塞进出租车里。

海边的咖啡屋的确很大,一群天南地北的写作者,虽然读过彼此的文章,却依然带着些许拘谨和羞涩。我们盘踞门口一角,旁若无人地谈起来。

离开咖啡屋,雨下得更加张狂,我那只骇人的黑色行李箱,巨大而沉重。一位弟兄和我交换了箱子,他的那只,出奇的轻。看着他拎着我的大箱子爬天桥,我一面感激,一面表示歉意,因为他的脚正被骨刺折磨。另一个小弟兄,竟然连伞也没打,像颗蘑菇痛快地站在雨幕里。

那晚临睡前,听着雨声,我躺在床上,虽然那份因计划取消的失落还在,可一想到刚刚见过的这些可爱的面孔,就有些释然了。

同室的小渔姐妹提议一起祷告,我们的祷告里没有埋怨和忧虑,只有感恩和盼望。我们被裹在神的眼光里渐渐睡去。

 

爱,其实很透明

 

第二天,我们去山上,山路的人行道狭窄,萍走在我身边,笑盈盈的,像个小妹妹般,没了昨天的拘谨,我们俩之间多了些姐妹间的敞开。

山上到处是惹眼的三角梅,它们相拥着盛开,灿烂的水红色,像一团团燃烧的火焰。我们拾级而上,走得很慢,突然一树红花拦路站定,热情相迎,让人心里暖暖的。

Q走去与花树合影,花蹭在他的头上和肩旁,圆圆的脸,圆圆的眼睛,还有微扬的嘴角。那一刻的他,直立在天地间,面朝阳光,背靠花树,可爱又俊逸的模样,改变了我对长老的刻板印象。

负责会务的伙伴预备了水果,我们坐在凉亭里,边聊边吃,陌生感渐渐被艳阳天暖开。在凉亭长凳上,大家相隔两三米对谈,游人在我们中间游走,孩童在身边踢球玩耍,还有些游客在不远处凭栏闲聊。

这些游客与我们是路人,是陌生人。他们哪里知道,这一刻,我们正聊着如何让我们的文字带着真爱的温度和广度,去温暖他们的心,好让他们看见上帝的光。

我们也曾是路人,是相隔千万里的陌生人,此时却称彼此为“家人”,为弟兄姐妹,皆因认识到一位爱我们胜过他眼中瞳仁的主。

这是一份不得不分享的爱,一份其实很透明的爱。

当C站起来解说到“举目望天,举目望田”的异象,一抹笑意浮上嘴角。

还有比这更真切的会场吗?还有比这更深切的计划吗?我们谈论上帝的爱不仅在四堵墙内,也在天空之下,因为这爱比阳光更透明。

头上有青天,四面尽是待收获的禾场,我们这些爬格子的人,何来的这份殊荣,能和上帝同工,奔赴禾场。

下山时,我开始对这次无计划的相聚充满了期待,对自己,对他们,更是对上帝。我相信:信靠他的人,永不会失望。

 

爱的告白

 

山脚下聚餐的地方,是一处清静之地,庭院里有一株白玉兰,散发着幽香。

午饭时,我坐在萍和一个小男生中间,这个四岁的小男生嚷着要和我换座位,他仰着头对萍说:“我喜欢你,我要坐在你旁边,因为你漂亮。”

我羡慕他的率直和热情,能自然而豪爽地去表达,去赞美。他一定获得了足够的赞美,才会那么有底气,才会不设限,不羞惭,不自怜,信心满满。

我想到圣经上一段记载,小孩想要挤到耶稣面前,门徒嫌他们吵闹,耶稣却说,“让小孩子到我这里来……在神国的,正是这样的人。”(参《马可福音》10:14)那个经上记载的孩子,也许也像眼前的小男生一样,是从大人堆里挤出个脑袋来,大咧咧地对耶稣说,“我喜欢你,就是喜欢你!”这样的孩子,看着叫人心疼。耶稣不就把那个小孩抱在了膝上吗?然后还给他祝福呢!

我索性学了这孩子的爽快,拉起他的手,带他到院子里。他捡起地上的一朵玉兰花,送到我的鼻尖下,分外香甜!他又捡了一只蚯蚓,和一只折翅的蝴蝶。然后,他带我去看毛毛虫,去追蝴蝶,去鱼缸看鱼。我不停地夸赞他的发现,他也笑得越来越灿烂。我想办法约束自己成年人的身量,转回像个孩子,进入他的世界,和他一块去发现。

这点我是从耶稣那里学来的。据圣经讲述,耶稣不靠颜值吸粉,专靠他的舍身之爱。他本来是上帝,却将自己的能力约束了,其貌不扬,木匠出身,走入人群。人间没有一丝痛苦,他会不顾;没有一份挣扎,他不曾同行;他当然也在我们最深的欢喜里和赞美声里。这样的爱,也许不会让我们外表更强大,却使我们的内心更有力,更温暖。

当我把计划和愿望交给上帝,他怎能不把最好的放在我手里呢?但看清最好的东西需要忍耐,需要信心,那天下山,我不再失落,只求主赐下更多相信他的信心。

 

友谊,需要一点时间

 

第二天上午,我们去湿地公园看黑天鹅。一路上听小珊讲她的故事。小珊是会务组一位弟兄的妻子,她竟来自我的家乡,她总是笑眯了眼睛,如邻家妹妹那样熟稔和温和。她曾四处奔波,随妈妈搬家、上学、现在落脚,都住在不同的城市,而且她也不认为目前就是定居了。听到她幽幽地说“哪里都有心酸事”,我的心也觉得很痛。在经历病痛和异乡客的孤单后,小珊觉得唯有抛锚在上帝那里,才有定向,才得安慰。

小珊一袭黑衣,皮肤显得更白皙。我们走出公园,她扬起略显虚弱的神情,望向身边的丈夫,他牵起她的手,走进明晃晃的阳光里。他们在前面行,我在后头祝福他们。心想何止她想家,我们都是这世上的客旅,都盼望一个更美的家乡。

晚上去一个教会崇拜。还没坐定,我就掏出几个饼递给小姗,这是我从家乡带来的,想让这个远游的女孩,尝尝家乡的麦香味。她嚼着玫瑰花和核桃馅的饼,连声说:“好香啊!”

夜间唱赞美诗,有一种别样的力量,因为有歌声,长夜不再寂寥漫长;因为有家在天上,才有放下或深或浅的伤痛的勇气。

昨天上帝牵起那个四岁男孩的小手,把一份快乐放在我的手心里;今天他又领我听小珊的故事,陪她一起展开心头淡淡的忧伤。

聆听需要时间,友谊需要敞开,这些通通计划不来,唯有上帝在他的计划中叫一切恰到好处。

晚上吹着海风走回住处,我竟然有些兴奋:“主啊,你还有什么惊喜,尽管放在我手里吧!”

 

没有离愁的道别

 

离别的那天,我们坐在湖边的栈桥上做最后的分享,我们围了个圈,席地而坐,我们前面是湖,身后是山。湖里有大大小小的鱼在游,阳光不错,空气里泛着一点点鱼腥味,行人在我们中间穿梭。

小Q讲了一段经文,“你们看沧海奔逃,河水倒流,大山踊跃,小山跳舞,都因见了上帝的面,而有上帝之灵的人却麻木了,我们不但自己要醒过来,集中精力地回应他,也应该唤醒旁边的人,转向上帝。”(参《诗篇》114:3-7)

弟兄讲话时,阳光正好照在他头顶,他的眼睛如阳光一样透亮。我被这句经文感动,因为我们正坐在海边,不远处群山围绕,更有灵魂沉睡的人在我们周围;弟兄孩童般的眼光,令我欢喜,这是可以唤醒人心的眼光,是见过上帝之爱的眼光。

离别时,我并未有丁点愁绪,然而当飞机飞上天空,当我和阳光变得更加接近,我的眼睛竟湿了,想哭的感觉怎么也驱不走。

我们匆匆相遇,没有计划,却收获到无心插柳柳成荫的奇妙美好。我们一起踩过雨水,也爬过小山,嗅过花香,慢慢行走,悠悠畅谈,深情凝望。

我们没有在计划取消后无奈地抱怨,或者较真地扳回计划。我们有的只是盼望,盼望落在上帝的怀里,就像鱼儿跃进大海一般,不仅能喝到水,还能畅游在无限广阔里。

这是信仰耶稣的我,在这个纷繁变幻的世界找到的定力,放慢脚步,将一切计划交托给上帝,他必叫我看见:他的爱,就是一眼泉水,它自然而然,源源不断地汩汩流淌。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