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文章】一只“刺猬”的自白 / 子衿

我却把最好的脾气留给陌生人,在家人身上留下了密密麻麻的针眼和伤害。

 

 

 

文 | 子衿

录音 | 伊然

 

 

 

伪装的自己

 

我出生在边远地区的农村,父母虽不富裕,但竭尽所能让我过上相对优越的生活。我自幼是外人眼中文静的乖乖女,外表安静,成绩优秀,不太爱说话。但了解我的人,都觉得我性格孤僻、脾气暴躁。

从小,我就在心里为自己筑起一座坚固的城堡,从来没有人能够进入。这座城堡耸立在高高的独峰之上,像《狮子、女巫与魔衣橱》里那处从神秘衣橱可以去往的幽深秘境——看似洁白美丽的世界,实则被邪恶女巫控制,常年积雪,不见光明与希望。我的心里,也有一个那样的地方。雪上堆积着更多的雪;风暴接连,永无止境。

我自认为十分优秀,这种自我认知的骄傲却透露出极度的自卑。

小时候,无论走到哪里,我都以自己为中心,总认为世界应围绕着我运转;而我就像一个穿着雪白衣裙的公主,无论走到哪里,都渴望得到别人的关注。长大后,我认识到这世界很大,我不再认为自己是世界的中心,却把自我当作自己的中心,当作衡量一切的标准,并严严实实地守着这个标准,不允许别人有丝毫迁移和僭越。

我渴望别人满足我所有的要求,享受着别人的赞许和关注,把它堆积到我高高筑起的城堡里,使我成为一个全然自私的人。比方说,我可以把零花钱攒着给父母买生日礼物,也可以在父母不能如我心意时,丧着脸走完一整条街,却不跟父母说一句话。我的世界中,只有我自己,高高在上,不可撼动。

成长中,生气总是和我如影随形:所有不合我心意的事情,都足以让我生气一整天。很多时候,怒火会悄悄地在心中点燃,于是莫名地生气,还把一天的喜怒哀乐全然昭示在脸上。尽管,随着年龄的增长和教育经历的提升,我逐渐学会隐藏怒气。可是,我却把最好的脾气留给陌生人,在家人身上留下了密密麻麻的针眼和伤害。

记得那天,与妈妈争吵后,我哭泣着跑过一条条陌生又熟悉的街道,眼泪和愤怒使我辨不清方向。我扔下所有东西,愤然离家出走。我再也不想回到这个家里,觉得这个家伤透了我的心。我想起了电视剧和小说里那些离家出走的案例,头也不回地走了。直到那个寒冷的夜里,我被妈妈找到,与她紧紧拥抱在一起。我大声地哭着,我知道妈妈的心伤透了……

从小,我不太跟父亲亲近。父爱深沉内敛,爸爸以他的方式来爱我,但寡言的他也让我感觉成长中缺失了很多爱和教导。

那时我渴望得到别人的关注,渴望得到赞许和爱;同时也把自己深深地包裹起来,就像一只刺猬,有坚硬到可以伤人的刺和不许别人靠近的外壳。坚硬的铠甲成了我的保护色,我用全身的刺来保护自己,也扎伤了亲近的人。内心中的自卑也常常使我借用这一层层坚硬的铠甲掩饰我的不足、恐惧与软弱。

我把自己伪装成一个被人喜爱和关注、成绩优秀、孝顺礼貌、文静少言的女孩。在阳光下,我似乎得到了内心中所喜悦和羡慕的别人的称赞。可是,越是这样,我内心的铠甲越坚固。同时,我的心灵却又常常飘摇,像在海上失去方向的船,找不到可停靠的港湾,寻不到可以安息的方寸之地。 我越来越害怕去面对内心深处那个真实的自己,那个躲在角落里颤抖、被灰色阴郁笼罩着的女孩,那个害怕不被人接纳、不被人喜爱的女孩。我学会了掩盖,也逐渐习惯了那个伪装的自己。

 

 

逃离自我中心

 

我很早便知道“耶稣”这个名字。小时候的记忆中,这个名字是很神奇的存在,时常挂在大人们的祷告中。开始识字时,我跟着大人们去聚会,在妈妈的笔记本上练习写大大的“主”字。

随着年龄增大,“耶稣”在我的记忆中变得越来越模糊,外面的世界让我逐步走向了信仰的对立面。我厌恶这个迷信般的存在,甚至经常对聚会回来的妈妈怀有敌意。青春期的悖逆与自我,使我对基督信仰更是厌恶到极点。那时,妈妈一旦跟我提起相关字眼,我便会瞬间燃起无名怒火。

上大学后,我开始为自己的脾气和对别人所造成的伤害懊悔,心里似乎平静柔和了许多。每想起对父母发的脾气和做的错事,心里非常后悔自责。大二结束后的暑假,我虽然心中十分不愿,却仍强迫自己以一颗孝顺父母和立志改变自己脾气的心,答应妈妈去参加教会的营会。

令我意想不到的是,上帝竟透过这场营会改变了我。

在一整天的营会中,我起初以不信和抵挡,几乎动用了一个文科生所有的“科学”知识去驳斥组长的观点。我自以为我赢了,可我却彻底输了。

我并非输在了哑口无言,而是我终于意识到我是一个罪人,无力自救。组长赢了,并不是因为他在这场口舌之争的辩论赛中胜出,而是他所信的上帝改变了我。

晚间,营会以诗歌敬拜开始。没有任何预兆,我竟在这场优美的听觉盛宴中哭得一塌糊涂,也输得一败涂地。

那天的诗歌敬拜,好像一场久旱后的大雨,冲刷着我饥渴干裂的灵魂,仿佛有一股暖流涌上心田。在美妙的诗歌中,我闭着眼睛,滚烫的泪水止不住地流,心也仿佛被刺透一般。脑子里如电影屏幕一般,开始回放种种过往镜头,包括我心中的愤怒、对家人的伤害、我一切的嫉妒与骄傲、心中的诡诈……曾经的场景一幕幕闪过。

原来,这一切就是罪,是我从没有意识到也是我所不认识的罪,几乎日日伴随我。

那天晚上,我仿佛卸下了这世界加在我肩上的沉重枷锁,卸下了我给自己穿上的一层又一层坚硬的防护铠甲。似乎迈出的每一步都变得轻盈,我体会到从未有过的轻松和喜乐。因为我知道真有一位上帝,他愿意赦免我,愿意背负我的重担,愿意怀抱那个脆弱、自卑、渺小的我。

仍记得那天晚上,在灯光下,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美好、自由和轻松。看着这一个个愿意用爱来包容我的小伙伴们,我感慨有上帝爱我真好,我真想立马投入到他慈爱的怀抱中。

 

 

能去爱别人

 

在读到圣经中“浪子回家”的故事时,我仿佛在小儿子身上看到了自己:我何尝不是那个离家出走的浪子、失而复得的小儿子呢?

当离家出走的小儿子重新归家时,他的父亲不仅没有责备和怨恨他,反而欢欢喜喜地预备和迎接这个失而复得的儿子。我心里深受感动。正如天父也早已为我预备好一切,为我这失而复得的浪子欢喜,他也曾像父亲盼望、等待悖逆离家出走的小儿子归家一样,切切地盼望着我转回归向他慈爱的怀抱。

原来上帝在我生命中的每一步,都是以恩典和慈爱在吸引我、带领我。

营会后的暑假,我跟着家乡教会的哥哥姐姐一起学习,一起过团契生活。这对我而言是多么奇妙啊!一群完全没有血缘关系的人竟然可以求同存异、合一包容、彼此关怀、彼此相爱。在这样的氛围中,我更加深了对上帝的爱的体验和认知。

读研的3年时光,上帝也在学校附近为我预备了帮助我成长的教会。在这一条充满上帝祝福的恩典之路上,当我愈认识到自己的自私、小信、软弱,就愈发认识到上帝爱的真实、奇妙、伟大。当我能看见别人的需要,并愿意走进对方的生命时,我的生命就不断地被上帝改变和塑造,逐渐成为一个能去爱别人的人。

感谢上帝,我原是贪婪自私的被爱者,如今靠着上帝有了爱人的能力。愿基督的生命故事也彰显在我的生命故事里,使我可以在主的爱里,成为美好、真实的自己。

 

0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