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难得几回秋——年过50再塑自我价值/ 傲洁

因为找回自己,我享受在服务家人的乐趣里,时常愉悦满足,不再被怨言占据。

 

 

 

文 / 傲洁

 

 

 

中国山水画之美,不在丰繁鲜艳间,而在“不着一墨”之得尽风流。国画的留白处,无色胜有色,令观者悠然神往;观画省己,我的人生之秋是否也有此意境,足够冲淡、宽阔?

移居异国他乡,走过养儿育女、夫妻磨合,到儿女长成、离家求学,原本热闹的巢空了一半,忽地就寂静清闲了许多,叫我不由得审慎思考:该如何充实空置的心田,把握生命仅余的下半场?

 

 

遇上“中年维特”

 

遥想年轻时的我,是位多愁善感的少女,仿佛歌德笔下的少年维特。我患过抑郁症,严重失眠,必须服安眠药。直到认识先生。他爱上我,天天恒心为我的睡眠祷告。

一晚就寝时,他按手在我额上,祈祷良久,直到我沉沉熟睡才离开。隔天告诉我:“昨晚你没有吃药就睡着了。”这情景重复了好几次,直到我习惯自然入睡,从此挥别安眠药。

不曾想,婚后廿多年,早已逝去的“少年维特”居然起死回生,又跑回来,成了我的枕边人。

人到中年的先生则变得躁郁易怒,抱怨家庭害他壮志未酬;素来节俭的他忽然花大笔钱买了一部红色奔驰房车,扬言要离家去自我放逐;更无缘无故地起了轻生的念头。完全判若两人,令全家好陌生!

先生是家里的巨柱,我一直依赖他,他一不在家,我就深感不安。这巨柱竟毫无预警地突然倒塌,压在我身上,怎么办?!

幸而梁启超先生“为母则强”(《新民说》)一言适时给了我当头一棒,推我站起来,充当大柱,为儿女撑起这摇摇欲坠的家。我广传代祷讯息给各地的基督徒朋友,恳请他们为我家祷告。我也花更多时间祷告、上网听讲道信息,又和儿女围在一起读圣经、分享心得,渐渐地稳定孩子们的心。

4年下来,经过中年危机的袭击,先生好不容易风平浪静了。如今,一家人正走在关系修复的路上,我祈求耶稣随时赐下医治的爱,疗愈各人的心灵。

 

 

乐在“无我之境”

 

回想婚后,我选择做全职主妇,压根儿满是委屈与积怨,觉得自己牺牲太多。经常向家人宣泄负面情绪。直到先生陷入心理困局,儿女霎时失去安全感,有股力量自深处升起牢牢稳住我,催逼我鞭策自己早睡早起,用与天父亲近的晨跪时光展开每一天。同时,勤读圣经,养成规律的日常写作习惯。

当我写的信仰篇章陆续发表在基督教刊物上的时候,我也在书写中一步一步地找回自己。

“中年维特”风暴暂息,巨柱却未重新站稳;我这根柱子仍要继续挑大梁,成为家人互动的润滑剂。

抗疫禁足多月,大伙宅在家,不能上班上课,儿女透过我跟父亲说话,先生也透过我表达对孩子的关爱;我仿佛置身“无我之境”,为他们传情达意,费尽心思摆设丰盛菜肴,搜寻好电影召集阖家观赏。

因为找回自己,我享受在服务家人的乐趣里,时常愉悦满足,不再被怨言占据,心也腾出辽阔的空地,使我更加井然有序地规划料理家事与阅读书写的生活。

 

 

“空”得很“丰实”

 

两个孩子都搬到大学宿舍了,家里闲置出不少空间。

抗疫封城下,阳光普照的日子依然不能出门,我将好心情用来整理居家环境,在网上拍卖有价值的书本,将孩子幼时的玩具、衣物赠予教会家庭,一些原封未动过的精品就当作礼物送给朋友,同时也清理丢掉许多破旧无用的东西。收拾下来,家里变得空灵清爽,倍觉心旷神怡。

空间得来不易,着实下了一番功夫。有时,环顾四周,呆呆凝视每个腾空的角落,感受室内散发出的质朴无华之美,我禁不住感激天父,说:“谢谢您,给了我满满的空间,使我不再空虚。”

年过50,儿女离巢,我的人生却空得更加丰实,仿佛升华到更高远的境界,过滤了世俗的思虑,灵魂苏醒,与造物主深深相连,圣灵在我里头游刃有余,可以随时动工,牵我手写下合乎上帝心意的文字。

这段因新冠疫情而像按下暂停键的日子,全球无数大城小镇、大街小巷都空荡荡地成了留白地带,商业活动遭受重创,却让活在当下的现代人省思何谓“只要有衣有食,就当知足”(《提摩太前书》6:8)。 原来,物质层面最基本的需求不过是生活必需品,非必需物只能增添不满足感,只会叫人走上无法填满的空虚之路。是故,我甚爱简朴自足的人生。陆续清理掉白占空间的多余之物后,居家与心境都显得清明如镜,我乐在其中,于烦琐的家务里培植出无限灵感,而且逐一成文。

 

 

乐做“垃圾筒”

 

寄居英国以来,我一直是被帮助的人。3个孩子中有2位患病,需要长期照顾;近几年先生又中年触礁、爆发情绪问题。教会会友们体恤我的处境,时常给予我精神支持及实际帮助。

当我重新写作、找回自己,在祷告、默想、阅读、书写间不断与耶稣深谈,灵命随之茁壮成长,多年悲观、封闭的性情也脱胎换骨,变得活泼开朗,充满正能量,甚至有能力帮助别人。

当英国因第二波疫情再度全面封城,不少原本健康的人出现了忧郁症状,却求医无门。我的好友嘉露莲,是一位年近六旬的英国基督徒,她伴我走过无数生命的幽谷;多月来,沉稳乐观的她突遭抑郁袭击,身心搏斗得很痛苦。我腾出时间陪她到户外散步聊天,用心聆听她的倾诉。

几年前,我在英国教会遇到了一对台湾博士生夫妻,好似故交,成了好朋友。

毕业后他们赴美工作,妻子不久怀孕,心情变得大起大落,最近发讯向我求救。我马上跟她视频通话,听她说出内心的恐惧与担忧,再以过来人的经验鼓励她持守稳定的灵修与耶稣亲近,因为帮助从他而来,主必使她尝到孕育新生命的喜乐及为母的光荣。

这位太太感激我做她的情绪垃圾筒,我回道:“请随时找我,我乐意当垃圾筒啦!” 犹记得年少荒唐时,我在教会四处找垃圾筒,跟师母、辅导及要好的女性朋友倒情绪垃圾。到了中年,我的情绪垃圾被上帝大刀阔斧地清理过,心间空旷,就有余位当别人的垃圾筒。每当有人向我倒完垃圾后重新振作,我内心的欢乐直涨到高潮呢!

 

 

代祷成为赏心乐事

 

多年早起,都忙着为孩子赶着去上学煮早餐、做便当,打乱了灵修。直到中年巢空,清晨全是我与耶稣约会的时光。我天天跟上帝说许多话,灵里深处也响起圣灵微小的声音,调教我顺服圣经真理,使我欢喜被主改变,渴望活出他的生命榜样。

晨跪间,我逐渐养成为家人及朋友代祷的习惯。女儿硕士毕业,有意继续攻读博士,我看重她走在上帝的计划里,祈求天父按他的旨意而非人的想法为她开路。申请了一段时间仍未有结果,女儿猜想不会有好消息,我劝她放心交托,要相信主必有最好的安排。过不久,她就获博士录取通知,指导教授也承诺给她经费。

另外,我逐一提名为娘家的每一位成员代祷。

几个月下来,守寡的家母身体更健壮,更热心地参与教会的老人关怀事工;妹妹一家移民美国,要处理的事也非常顺利,令她充满感恩;弟弟亦学会寻求上帝的智慧,去面对新工作的挑战。由于夫家只有先生信主,我就抓住“当信主耶稣,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参《使徒行传》16:31)的应许,为婆家全家得救恒切恳祈。

每当知悉朋友或弟兄姐妹有需要,我就立刻搁下手边的事,先为他们祷告。有时,夜里醒来想起某人,马上祈祷。这些日子,陆续有人感谢我的代祷,他们分别经历到家庭关系的改善、疾病的好转及经济的祝福;一位丧夫的好友也走出伤痛,逐渐站起来服侍上帝。

喜见天父垂听我为他人的恳求,激励我更忠心于代祷的服侍。从未尝过代祷的滋味如此甘甜,真懊悔过去太自我中心,总是求主为自己解决困难或成就些自私的渴望。幸好,迷途未远,来者可追。趁着中年空寂时,我要将心给出去,多多为人祷告。

 

10月出生的我,独钟秋季。每值秋风起兮天意凉,郊外红枫层叠,醉态迷人,连一树枯黄、翩翩落叶都令我神往。入秋年华,空出心中的一片开阔地,让上帝寄放无限恩典,借我赐福给他人,多么惬意。

 

4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