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啊,你的毒钩在哪里?

病毒,是肉体疾病的毒钩,而罪,则是属灵死亡的毒钩。

 

 

 

文/基甸

 

 

 

本文写作之时,COVID-19(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在中国似乎已经逐渐得到控制,而在其他国家却持续蔓延,在一些国家甚至已泛滥成灾。

自从新冠病毒在武汉爆发以来,关于该病毒的各种谣言和阴谋论甚嚣尘上;同时,世界各国科学家、科普工作者和卫生组织等,也对谣言和阴谋论进行了各种科学辟谣。

 

 

从生物学看病毒

 

关于病毒的科普密密麻麻,看多了,我们的生物学知识也见涨。今天的科学家对病毒的了解,已经可以达到分子水平。于是我们知道,病毒的结构比包含双链DNA的人类细胞要简单得多,它们只是一段单链RNA(遗传物质)外面包裹着一些蛋白质而已。

2019年新冠病毒(2019-nCoV)在电子显微镜下呈球形,表面有突起,看起来像一个皇冠。而在这个“皇冠”表面的几种蛋白质中,棘突蛋白(spike protein,又称S蛋白)扮演了最重要的角色——它是病毒侵入细胞膜进行复制的关键途径,它跟细胞膜上的ACE2受体蛋白质结合,才能够把病毒的遗传物质带入细胞中(人的肺部有很多细胞富含这种受体蛋白质,所以这个病毒会造成类似肺炎的疾病)。

棘突蛋白与冠状病毒的传染能力也相关。绝大多数的冠状病毒只能动物传动物,只有很少的几种能经由动物宿主传染给人,然后再人传人。病毒的跨宿主感染能力主要取决于棘突蛋白的变异及其与受体的相互作用。所以我们可以说,受体蛋白质是细胞的“锁”,而棘突蛋白就是冠状病毒侵入细胞的“钥匙”,或者说是病毒的“毒钩”。

针对各种冠状病毒是人为制造出来的“阴谋论”,很多科学家指出,尽管以今天的生物技术之先进,对病毒进行基因改造并不是什么难事,但新冠病毒并无人工改造的痕迹。今天的科学家已经能快速地对新的冠状病毒的基因进行测序,准确地了解其基因序列。

根据目前已经了解的基因序列,可以判断,2019年新冠病毒不可能是人造或人工基因改造的结果,而只可能是从自然界里原本已有的病毒经过基因突变演化而来。

但是科学家同时也承认,在科学的层面,我们对于冠状病毒还有很多未知。对于2019年新冠病毒的具体来源、突变过程、中间宿主及在人群中的传播途径等,科学家还没有完全清楚的共识。这种病毒有一些似乎很诡异的特点,比如可能无症状传染,这使它显得有些神秘莫测。

对于人类应该如何抵抗这个新型病毒,目前似乎还没有特别有效的办法。一种可能有效的方法是制造针对病毒的疫苗,给人接种进行防疫。近日马里兰州一家生物科技公司(Novavax)公布,他们研发的一种疫苗是利用从冠状病毒棘突蛋白中衍生出的抗体,通过纳米技术重组蛋白质产生。这种疫苗的抗体能将棘突蛋白的“毒钩”包裹、覆盖起来,达到免疫的作用。[1]

 

 

不过,这个病毒的疫苗研发、生产和临床实验都有很大的挑战性,需要较长时间。对感染病毒后造成的严重肺部疾病,目前似乎也没有什么特效药。至于被戏称为“人民的希望”的瑞德西韦(Remdesivir)的治疗有效性究竟如何,恐怕还需要更多的临床试验验证,而且药厂是否有能力大批生产,也还是问题。

因此,目前各国抗疫的主要手段,还是靠中世纪的隔离(quarantine)方法。

真没想到,一个小小的、构造简单的病毒,就能造成构造精密复杂、平时正常运作的人体生病甚至死亡,且影响全球人们的生活和经济,把全世界搅得不得安宁!

 

 

从圣经看疾病与苦难

 

冠状病毒肆虐全球,对基督徒的信仰可能也带来挑战。比如,许多人会问上帝为什么会允许病毒给这么多人带来灾害和苦难?如果冠状病毒不是人造,那按照基督教的“神创论”,它就是上帝所造,上帝为什么要创造这样的病毒危害人类社会?甚至有很多人问,冠状病毒是上帝对人类的惩罚吗?

在圣经中,瘟疫常常是人的罪的隐喻。旧约中有多处将瘟疫与以色列人的罪联系起来(参《民数记》16、25;《撒母耳记下》24)。在新约中,耶稣医治的一些疾病也与患病者的罪有关(如《马太福音》9:1-7的瘫子)。圣经确实把包括瘟疫、疾病在内的天灾人祸,跟人的罪相联系。罪指的是人背离上帝、偏行己路的一切思想和行为。

世界上为什么有苦难、邪恶、灾难、疾病?基督信仰的最终答案是“因为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上帝的荣耀”(《罗马书》3:23)。圣经告诉我们,人类自始祖犯罪背离上帝堕落以后,就陷入扭曲和悲惨中。因此,人与上帝之间的关系被破坏了,人与人、人与大自然之间的关系也被破坏了。人与人之间有嫉妒、斗争、战争、种族主义,等等;人跟大自然则有环境受污染、生态平衡被破坏、物种灭绝……

圣经说,由于人的罪性,连累“受造之物服在虚空之下”,跟人类“一同叹息、劳苦”,“指望脱离败坏的辖制”,“切望等候”上帝的救赎(参《罗马书》8:19-22)。

很多时候,“天灾”跟“人祸”也难以分开。比如,如果人类注意保护自然环境,全球气候变化就不会那么极端,自然灾害就不会那么频繁;如果人不去食用某些可能是病毒宿主的野生动物,新冠病毒流行病也许就不会爆发……

所以,瘟疫与疾病是人堕落的副产品。

在万物被造之初,人类堕落以前,上帝所造的一切都是美好的,那时候在伊甸园中不存在病毒问题。但因着人类始祖亚当的悖逆,罪就“从一人入了世界”,“于是死就临到众人”且在世界“作了王”(参《罗马书》5:12-14,6:23)。

死亡,既是属灵的死——与上帝隔绝,也是肉体的死。病毒因此带来瘟疫与疾病,像罪一样感染和传染普世的人,在人心中引发恐慌、抑郁和绝望。病毒,是肉体疾病的毒钩,而罪,则是属灵死亡的毒钩(参《哥林多前书》15:56)。

基督福音的核心,是耶稣基督的救赎。基督在十字架上为罪人死,之后的复活就是十字架胜过罪的毒钩、吞灭死的权势(参《哥林多前书》15:54-58)的明证。在基督里,我们被赐予永生(参《罗马书》6:23)。

冠状病毒可能夺去人肉体的生命,但不能杀死已经蒙恩得救、属基督的人的灵魂,不能夺去上帝儿女的永生。基督在十字架上牺牲的爱,是上帝赦免我们的罪、消灭死的毒钩、医治属灵瘟疫的大能,也是人类终极的盼望所在。在十字架上,基督“代替我们的软弱,担当我们的疾病”(参《马太福音》8:17)。

基督福音才是真正的“人民的希望”。

 

 

在苦难中见证信仰

 

疫情在全世界蔓延之时,很多基督徒为受灾的人们祷告。可惜,最近一些基督徒在社交媒体上,遭信仰不同的网友强烈批评。批评者最反感的是基督徒用居高临下和道德主义的态度借瘟疫来定罪、指责他人,甚至宣扬“天谴论”,把瘟疫带来的疾病和死亡直接归因于患病者是得罪上帝、招致上帝的惩罚。

肤浅粗暴的“天谴论”并不符合基于圣经的基督信仰。“天谴论”的问题是把人所遭受的灾难或苦难,用罪行受上帝的审判来解读,以“现世报”直接联系起来(比如,“湖北人爱吃野味,所以湖北人遭受冠状病毒的报应”)。但是罪性带来灾难,往往是通过他人或者通过败坏了的自然临到受害者(比如,被感染冠状病毒肺炎的人,很多是不吃野味的人,甚至是救死扶伤的医护人员)。

圣经明确地否认人遭受苦难一定是受害者自己罪恶的报应或上帝的惩罚。例如:《约伯记》说约伯是一个“义人”,他的苦难并不是因为他犯罪;在《约翰福音》第9章,耶稣明确地告诉门徒,那个人生来瞎眼,并不是因为他或者他的父母犯了什么罪;《路加福音》第13章,则记载了耶稣教训门徒不要自以为受害的人比自己更有罪!

既然基督徒得救完全是出于上帝的恩典,我们对瘟疫和苦难的态度就不应该是自以为义,而应该是悲天悯人,效法基督怜悯人的心肠,给患病、受苦的人带来安慰和鼓励。如保罗在宣扬了耶稣基督胜过死的毒钩之后,说:“所以,我亲爱的弟兄们,你们务要坚固,不可摇动,常常竭力多作主工。”(参《哥林多前书》15:58)

在瘟疫带来的苦难中,基督徒应该与哀哭的人一同哀哭,与受苦的人一同受苦(参《罗马书》12:15);警戒、谦卑、忍耐、有爱众人的心;勉励灰心的人,扶助软弱的人,竭力追求良善(参《帖撒罗尼迦前书》5:14-15) 。

这次冠状病毒爆发期间,武汉的基督徒走上街头,发放抗疫物资、传福音;在逃出疫区的湖北人漂流他乡不被人接纳、走投无路时,一些基督徒家庭打开家门接待他们;很多海外的基督徒也积极为国内受灾的同胞募捐、募集物资,想尽办法用各种渠道把钱和物资送到灾区……这些善行正是基督福音中“多做主工”的美好见证。

疫情蔓延之时,基督徒可以、也应该提醒不信主的朋友生命脆弱,人生无常,应该早点信主,为灵魂找到归宿;另一方面,苦难可以也应该更多地激发出悲悯、有恩典、爱人如己的爱心。

苦难是奥秘,常常难以言说。但如果在疫情的苦难中,我们的见证能彰显基督福音得胜死亡毒钩的大能,以及赐人安慰与平安的恩典,我们就没有白白受苦,苦难才不会毫无意义。

 

 

注:[1] “Novavax Advances Development of Novel COVID-19 Vaccine”, Novavax, http://ir.novavax.com/news-releases/news-release-details/novavax-advances-development-novel-covid-19-vaccine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