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拉——马丁·路德的贤内助

路德一听,哈哈大笑道:“你说的没错,我表现得好像上帝死了一样!”

 

 

 

文/丁怡嘉、苏文峰

 

 

 

公元16世纪,马丁·路德领导了欧洲历史中最重要的宗教改革。当他面对来自天主教廷和德国皇帝的“压力山大”时,如果没有贤内助凯瑟琳·范·博拉(Katharine von Bora,1499-1552)在背后无怨无悔的全力支持,路德不可能成就这番伟大的事业。

博拉出生于德国东部的麦森(Meissen)。她出生不久,母亲就过世了,5岁时博拉被送到修道院,成为修女。几年后,博拉逐渐对一成不变的修道院生活感到乏味,并且对日渐兴起的改教运动产生了兴趣。1523年复活节前夕,路德得到一位商人的协助,让包括博拉在内的9名修女,连夜逃离了修道院。

接下来的两年内,除了博拉之外,路德还帮助其他修女找到了住处、工作或丈夫。1525年6月,路德和博拉结婚了,当时博拉26岁,路德已经42岁。他们婚恋的过程或许不浪漫,然而他们的婚姻却幸福美满,更是后世传道人家庭的理想楷模。

婚后,身为教会领袖路德的妻子,博拉承担了所有繁重的家务。她每天早晨4点起床,亲自打理家里、农场、鱼池、果园;除了自己的6个孩子之外,博拉还帮忙照料其他亲人的众多孩子。更有甚者,附近维滕堡大学的学生也常来她家搭伙,在路德家中,一大群人围着长桌子吃饭是常有的事。他们谈笑风生的内容,被出版成《桌谈》(Table Talk)

在灵性上,博拉也是路德的属灵好伙伴。他俩有一段最著名的轶事:有一次,路德似乎陷入了情绪低谷,好几天都提不起精神来。一天,他回到家,看到博拉穿着黑色衣服、带着黑色头巾,非常伤心地哭着。路德赶紧上前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博拉回答:“我亲爱的博士,上帝已经死了,我怎能不难过呢?”路德一听,哈哈大笑道:“你说的没错,我表现得好像上帝死了一样!”顿时路德的愁烦便烟消云散了。

路德多次公开表达对博拉的完全信任,家中大大小小的事全部交她管理,路德也总是不吝惜表达对博拉的爱慕欣赏。结婚一年后,路德曾在给友人的信里提到:“我的凯蒂(博拉的昵称)是如此负责且令我喜爱。就算你拿万贯家财跟我交换,我也绝不动摇。因为她是上帝赐给我的,她是个忠诚的配偶,也是孩子的好母亲。”有时,路德会说:“最好的生活就是与一位热心、爱主又顺服的妻子在一起。不仅有身体的结合,更必须有行为和心意上的合一。”

路德是他领导的宗教改革后第一批娶妻生子的修士。如果没有博拉的精心照料,路德很难无后顾之忧地去成就改教运动,也无法集中精力写作。《基督教历史上的伟大女性》一书的作者劳德(Townley Lord)提到:“博拉是历史上最伟大的家庭主妇之一,她的一生经历了……从离群索居的修道院走向丰富完全的家庭生活。”

博拉与路德的婚姻,在新教教会历史的发展中,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传道人妻子的职责与角色,更是因着博拉称职的表现,给后世基督徒家庭树立了典范。博拉代表了宗教改革提倡的“信徒皆祭司”精神,她将女性的服侍,从修道院转换到家庭领域,成为划时代的革新者。

 

编注:在教会历史中,许多杰出的女性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但她们大多隐藏在幕后,鲜为人知。海外校园机构的“橄榄社区”(http://ocochome.info/),从2019年起每个月播出《教会历史中杰出的女性》,介绍24位古今中外的贤妻良母和单身女教士中的典范。请聆听她们的言谈身教,请关注她们的慷慨委身;请观察那些做妻子的,如何在“成功”的男人身后,扮演相夫教子的角色;请看那些单身女杰,如何在大时代的风云中顶天立地。

3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