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最好的教育

我们的矛盾,在第3天达到了顶峰。

 

 

 

文/火锅狂人  

 

 

 

公婆来美探望我们,为我带来了一本相册。夜深人静的时候,我翻开相册,8个孩子的笑脸,一一印入我的眼帘,把我的思绪带回到一年前……

 

 

毛遂自荐

 

一年前,我们一家三人,提着几只大皮箱,风尘仆仆地抵达了云南的这座小镇。我们想让孩子就读当地一所非传统教育的私立学校,和校长交流后,校长问:“看你挺适合当老师的,能否考虑来我们学校任教?”因为我的女儿将在这里读书,也因为对儿童教育感兴趣,我同意了。就这样,我作为志愿者老师,进入了这所学校。

开学前一天,我参加了教师准备会议。会议中的一个议题就是有关二年级主班老师的人选问题。过去的老师辞职了,新的老师还未有着落,二年级班面临解散。在这样的困境中,我不知从哪来的勇气,当场毛遂自荐,愿意尝试。教师会议讨论后,同意由我来做代理主班老师。

第二天,我来到学校,一位老师笑着问我:“经过一个晚上,你后悔了吗?”我也笑着回答:“只要你们没后悔,我就不后悔。”虽然,我对这种新教育知之甚少,做这个主班老师,难度相当大。从小接受应试教育的我,很多条件都不具备,我不会吹竖笛,不会弹尤克里里,天生五音不全,不会跳舞,不会画版画……可是,我还是愿意挑战一下,因为,我觉得这一切都是上帝的旨意。

我要通过的第一关,就是来自家长的质疑。确实,我没有参加过任何相关培训,啥都不会,如何能让他们放心把孩子交给我呢?家长会散后,我对校长说:“要在过去,我是断然不敢接的,因为我害怕失败。而今天,我敢接,我敢面对家长的质疑,即使最后学校觉得我确实不胜任,我也能坦然接受。我知道,这并不代表我不够好,只是上帝觉得这项工作对我不合适,或者说他对我有另外的安排,这就是我的信仰带给我的内心的力量。”

第二天,家长们打电话通知我,他们开了会,最后同意服从学校的安排,由我做二年级的代理主班老师。

开学前一天晚上,我向上帝祷告:“上帝啊,如果这是你的旨意,就求你赐我谦卑的心,来倾听孩子们的心声;赐我宽广的胸怀,来接纳孩子们的不完美;赐我爱的能力,去爱每一个孩子。因为,你也是这样爱我的。”

 

 

困难重重

 

开学第一天,老师在上课,孩子们却随意地在教室里走动,我把一个孩子请回座位上,另一个孩子又跑了;课间玩了玩具,把教室搞得一片狼藉,我要求他们将玩具归位,他们拒绝收拾;中午在教室里玩得乒呤乓啷,让楼下幼儿园的孩子完全无法入睡,我要求他们保持安静,他们齐说:“我们不觉得吵!”去户外采集树叶,男孩子们立刻捡来长长的木棍,互相挥舞打闹,我告诉他们这样很危险,于是就有三个孩子跑开藏起来,不让我找到;放学我分配做卫生,一个孩子看着我,用不以为然的口气说:“凭什么啊?”

一天下来,我累得筋疲力尽。

一位老师问我:“是不是8个孩子,带着像16个那么累?”

我开玩笑地回答:“也不至于啦,基本等于24个。”

其实更严重的,是这个班级里的关系极度不平衡。

第一天,当我帮小颖处理一个小伤口的时候,她突然没任何征兆地泪如雨下,对我说:“老师,你不能让小勇再欺负我们了,他已经欺负我们一年半了。”在随后几天的观察中,我发现,小勇完全取代了老师的地位。上课,小勇说不想上,就有5个孩子罢课;做游戏,要由小勇定规则,他输了,就说没准备好,别人输了,就得立刻下场,班上竟没有一人敢提出质疑;同学们的文具,小勇完全不需要征求别人同意就可以随便拿走。

我们的矛盾,在第3天达到了顶峰。我要求他们将凌乱的教室收拾好,他们仍然拒绝,但我很坚持,我抱住了想要跑开的小勇。终于小勇崩溃了,他开始在地上乱滚,开始踢我,骂脏话,但我仍然非常坚定地说:“老师爱你,但你需要先把教室收拾好才能上课。”小勇对我吼:“谁要你爱啊!都是因为你来了,我们班才搞成这样。”其他几个男生跟着附和:“对,都是因为你!最好让校长把你开除掉!”

那一刻,我在心里祷告:“上帝啊,真的是我做错了吗?我还应该坚持吗?我为什么要让自己这么累,让孩子们这样骂我?”但仅仅一秒钟,我听到上帝的回答:“我现在是要得人的心呢,还是要得上帝的心呢?我岂是讨人的喜欢吗?”(参《加拉太书》1:10)想到这里,我短暂的退缩念头瞬间消失。我看着小勇的眼睛,温和而坚定地对他说:“你不要我爱你没有关系,我仍然爱你。但是,你还是需要把教室收拾整齐。”

 

 

小勇蒙爱

 

到第5天,快要上课的时候,我走进教室,看到了让我感动的一幕,孩子们正在收拾教室,而且还分了工,配合着,不再需要我的提醒,我看到了温和而坚定的爱的力量。感谢上帝,没有你给我的力量,我真的是走不下去。

小勇从小父母离异,他跟着妈妈生活。我看到小勇的第一眼,居然心里一痛,他个头小小的,却总是微皱眉头,和他的年龄极不相符。虽然只有9岁,但他的心上却有一层坚硬的外壳,不轻易向人敞开。他常对人,尤其是成人,带有敌意。对我爱的表达很不习惯,他很躁动,不容易安静。

从表面来看,他很强势,他要做主,来安排一切,仿佛内心很强大,但实际上,他的内心比很多人都脆弱,因为从小受到很多伤害,很缺乏爱和安全感,而且有自卑感,所以他是用攻击的方式来掩饰内心的脆弱,用先伤害别人的方式企图来避免别人对他的伤害。

对于这样的孩子,我知道,他比任何人都需要爱,但这个爱不是溺爱,不是纵容,我仍然需要他和别人一样遵守规则。他打人了,我会要求他去道歉,哪怕是向班上最弱的孩子道歉。让每一个孩子看到,在我们班级里,不是小勇说了算,而是规则说了算,在规则面前,人人平等。

但在生活中,我常常向小勇表达爱,只要他有了一点进步,我都会立刻鼓励他,告诉他:“你今天很棒!”我常常在要求他向别人道歉后,跟过去,在他耳朵边轻轻说一句:“老师爱你。”在他和别人发生冲突后,我会陪着他,告诉他:“老师爱你,你想哭就哭吧,老师会陪着你。”

有时候我会偷偷塞点好吃的给他。有一次,我们午饭喝鸡汤。同学们都在排队,小勇端着碗,直接跑过来,拿起筷子就去锅里夹,正在分汤的我赶紧把他的手按住,请他到后面排队。小勇直勾勾地看着锅里,说:“我想吃那个鸡翅膀。”我说:“我给你留着,但还是请你先去后面排队。”小勇没办法,只能排到最后。轮到他的时候,我把藏在下面的鸡翅膀舀给他,他的眼里透过一丝惊喜,说:“你还真给我留啊。”

就这样过了一个月。有一天,小勇问我:“你会吹竖笛吗?”我说:“不会,但我正在学。”他说:“你连竖笛都不会,还敢来当老师啊?”我笑着说:“那你觉得我能当老师吗?”他沉默了一下说:“能当,因为你很爱我们。”

那一刻,我真的很感动,感谢上帝,虽然我严格要求小勇,但他还是感受到了我的爱。

 

 

家长交心

 

我深深知道,孩子无非是成人的一面镜子,要改变孩子,必须先改变家长。小勇所有的表现,都来自家庭。我开始约小勇的妈妈谈话。我很清楚,一个人又带孩子又上班的艰辛。可是她和小勇是如此的像,坚毅的眼神后面有许多的疲惫和无奈。她和小勇一样,太需要爱了。

我希望家长能给孩子无条件的爱,可是,我们如何给孩子我们没有的东西?我向上帝祷告:“上帝啊,就求你赐我力量,借我的口让小勇的妈妈来认识你,来寻求你,因为只有你才能给她爱,才能医治她这么多年来所受的伤。”

感谢上帝,听我的祷告,在我们第一次沟通后,她主动提出,想要参加我们每周五的查经班。

就这样,我开始邀请家长们参加我们的查经班。

我的先生,听到上帝的呼召,已经决定将自己完全地献给上帝,立志全职服侍,所以他并没有继续回到自己曾经高薪的工作岗位,而是在这座小镇,建立了查经班。他做探访,来我们学校和我搭配,做志愿者老师,每天晚上,我们都一起为这个班级祷告,求上帝派天使来保守孩子们,让爱来充满整个班级。

每周五放学后,孩子还有家长,大家一起聚餐,伴着灯火,我们成人一起学习圣经。

感谢上帝的带领,查经班从最初我和丈夫两个人增加到现在十几个人。二年级班8个家庭中有6个家庭来到我们的查经班。在我们离开的前两天,一位家长在先生的带领下,做了决志祷告。那一刻,天使为之欢呼!

 

 

爱的约定

 

半年后,先生考上了神学院,我们即将举家前往美国。最后一次见小勇,我说:“你如果来美国看我,我就请你吃好吃的。”他说:“可能我来的时候,你都很老了。”同车的朋友说:“不会的,你只要存够1万块钱,就可以买机票去美国看老师了。”于是,在下车前,小勇和我这样约定:“老师,我们5年后见。”说完他就跑开了。朋友很诧异,我想或许是他在心里默默盘算过,他需要用5年来攒够那1万块钱吧。亲爱的宝贝,我等你!

在临别前的一次查经聚会中,一位家长说:“谢谢你们,这半年来,不光带给我们的孩子,也给我们带来了不一样的东西——爱!”

我想说,应该感谢上帝,是他的奇妙带领,让我们来到这座小镇,又来到这所学校,再来到这个班级。我们会离开,但圣灵会留下继续工作。撒种有时,收割有时。我们播下爱的种子,唯有上帝让它生长。

求上帝祝福每一个孩子,祝福每一个家庭,惟愿爱能永远常存于心,一如上帝对我们的爱。

 

 

(图片来自pixabay)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