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宗教的坏人

terrorist-attacks-1042968_960_720

鲁益师(C. S. Lewis)曾说:“在所有坏人里面,有宗教的坏人是最坏的。”

 

文/基甸

 

2015年11月13日,巴黎恐怖袭击后,很多人都在社交媒体上发了“为巴黎祈祷”的帖子或图片。接着很多人又转发了《查理周刊》的一幅漫画:“全世界的朋友们,谢谢你们为巴黎祈祷,但是我们不需要更多的宗教!我们信仰音乐、亲吻、生活、香槟和喜乐!”

显然,在这位漫画家看来,宗教很多时候为世界带来的不是祝福,而是灾难。恐怖主义分子在杀人时高喊“真主伟大!”就是印证。这位漫画家的看法引起很多人共鸣。巴黎恐袭后,许多中国知识分子也在网上对宗教带来的邪恶,有很多批判。

 

 

极端主义者的邪恶

 

恐怖主义者的暴行,确实邪恶。2015年是恐怖主义者制造了多起暴力血腥事件的黑暗之年。

1月,两名也门“基地”组织的极端主义者,持枪袭击了巴黎《查理周刊》的办公室,杀死12人。2月,“伊斯兰国”(ISIS)的“圣战”士,在互联网上公布了把一名约旦飞行员活活烧死的录像。

也是在2月,ISIS的人用砍头的野蛮方式,处死了两名日本人质,包括基督徒记者后藤健二。在非洲,极端伊斯兰教组织“博科圣地”(Boko Haram)在尼日利亚屠杀村民、绑架小学生、杀害基督徒、强制女孩子当性奴……

这些极端主义者的行为,极其野蛮残忍,屡屡突破人类道德底线,遭到全世界很多人谴责,可以说是人神共愤。

这些极端主义者认为,世界上的问题都是西方国家的罪恶造成的,他们的暴行部分是出于反西方的意识形态。但这些罪恶也是打着伊斯兰信仰的旗号,以安拉(上帝)的名义干出来的。有许多人指出,这些恐怖主义者并非真信伊斯兰教,他们平时的行为也很放荡,并没有真正按照伊斯兰教的教义去行事为人,所以只代表极端、扭曲的伊斯兰教。

相信世界上有很多温和的穆斯林也希望跟他们划清界限。但对许多人来说,这些人竟然愿意为了“上帝”去干出杀人害命、丧尽良心的事情,无疑证明宗教可以给人洗脑到一个地步,让人彻底丧失最起码的理性和良知,做出邪恶残暴的事情。

 

 

都是宗教惹的祸?

 

这其实是在日益世俗化的西方,很多人对宗教非常反感和排斥的主要原因之一。对这些人来说,宗教不但没有解决暴力冲突的问题,反而是产生这些问题的罪魁祸首。宗教没有给世界带来和平,反而带来深重的灾难。

巴黎恐袭后,有位音乐人在恐袭发生的音乐厅前,用移动式钢琴流泪演奏了一首曲子,令全世界许多网民深深感动。那首曲子名叫《想象》,是约翰·列侬(John Lennon)所写。《想象》的歌词非常著名。列侬说,我们想象一下吧,如果有一个世界,里面没有宗教,没有教派,没有天堂地狱,没有仇恨斗争,那将是多么美好的一个世界。这首歌代表了今天许多人对宗教的负面看法。

今天反对宗教的人,并不只是批判伊斯兰教。对他们来说,基督教也挺糟糕,曾给世界带来过很多灾难。关于基督教历史上的罪恶,他们会举出十字军东征、宗教裁判所、美国的女巫审判、黑奴制度,等等,作为例证。所以当他们批判宗教时,并不区分是伊斯兰教、基督教还是其他宗教。

 

 

反思宗教之恶

 

宗教是否给世界带来罪恶?有宗教信仰的人是不是也会干坏事?答案是肯定的。今天这些极端主义者的所为,当然是百分之百的邪恶、反人类。历史上的基督教(或者天主教)也确实犯下了一些罪恶,或者说欠下了一些孽债,是我们今天的基督徒无法否认,也不该为他们辩解的。

鲁益师(C. S. Lewis)曾说,“在所有坏人里面,有宗教的坏人是最坏的。”圣经没有说我们可以靠着宗教得救。耶稣当年斥责最多的人,恰恰是那些假冒为善的宗教领袖。保罗在没有信主之前迫害基督徒,还自以为是为上帝发热心,是在“替天行道”。

基督徒对宗教中的恶,的确需要反省。很多基督徒都说我们并不“信教”,我们信的对象是基督,而不是宗教。

如果我们把世界上很多的问题,都归结为宗教的罪恶,也很肤浅。我们需要更深入地看问题。其实宗教的罪恶也印证了人性的黑暗,也就是基督教信仰里面所说的人的“罪性”。

我想列侬的想象其实有点偏颇,因为我们同样可以想象一个没有希特勒、斯大林、波尔布特、文革,等等的世界。

在斯大林时代,苏联曾经试图消灭宗教,摧毁教堂,杀害或流放神职人员,但那时的苏联并没有变成人间天国。文革期间,那些把老师打死的学生,不也同样是为了某种听起来很伟大、很美好的理想才那么做的吗?他们的动机虽然跟宗教无关,但其行为跟今天的宗教极端主义者一样恐怖,人罪性的幽暗也让人不寒而栗。

所以无神论或者其他听起来也许都很美好的意识形态,虽然不是宗教,但作为信仰,他们同样可能给这个世界带来灾难。

 

 

信仰的差异

 

在一般人的观念中,基督教也是一种宗教。但是否所有的宗教都是一样呢?一些人把所有的宗教信仰都看成跟恐怖主义者的信仰一样扭曲、邪恶,显然是不合理的。特雷莎修女到印度为最贫穷的人服务,我们能说是跟911的恐怖主义者劫持飞机撞大楼一样吗?那些原谅杀害自己女儿凶手的阿米绪(Amish)人,跟强奸“异教徒”女孩的极端主义者,有什么相同?那些“基督教和平工作团”(Christian Peacemaker Teams)的人(他们在伊拉克战争中到伊拉克去援助战火中的阿拉伯人,甚至因此被一些美国人视为不爱国),跟滥杀无辜的“圣战”恐怖主义者,又有什么相同?

阿米绪人和“基督教和平工作团”都属于基督教中一个叫“门诺派”的小教派。门诺派背景的基督徒是绝对的和平主义者,他们是绝对反战的。他们也很“极端”,他们按照耶稣教导的字面意思去实践和平主义,是很“原教旨主义”的。但这样的“原教旨”,跟那些恐怖主义者的“原教旨”,相差何止万里?

 

 

“道成肉身”的爱

 

在被ISIS性强暴的女性当中,有一位名叫凯拉·穆勒(Kayla Mueller)的美国女孩。她是美国的一名人道主义援助者,也是一名基督徒。她后来被炸死(有人认为是被ISIS杀死),死时只有26岁。

凯拉到中东是为了去土耳其帮助叙利亚难民。她曾经告诉她的父母说:“在这些受苦的叙利亚难民痛苦的眼神中,我看到上帝。”其实当她被ISIS关在禁闭的屋子里,曾有机会出逃,但她把出逃的机会让给了她所照顾、所保护的两个当地的女孩。凯拉曾说:“我在苦难中遇见上帝。我知道,我生命的工作就是让我的双手成为减轻痛苦的工具。”

凯拉的牺牲,当然也是源自她对耶稣基督的信仰,她的基督教信仰带给她的,不是自以为义、“替天行道”,而是悲悯苦难、服务他人、为他人舍命。因为这是她所信奉的主所做的。凯拉短暂的生命因着她的信仰,成为流露“道成肉身”的圣爱的器皿。

这个世界不缺愤世嫉俗的愤青,更不缺“替天行道”的变态狂徒。这个世界需要的是凯拉·穆勒那样的活出信仰之爱。耶稣在十字架上饶恕迫害他的人,为他们祷告。耶稣说上帝的国不是这世上的国,所以他要他的门徒收刀入鞘。他要我们成为和平之子,在仇恨之处播种宽恕,在绝望之处播种希望。

这样的信仰跟“替天行道”的“圣战”思想,没有任何共同之处;这样的爱,才是因着“有宗教的坏人”而受苦的世界的希望所在。

 

 

作者为[海外校园机构]福音部部长。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