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之跃

 

 

 

文/风间

 

 

 

在气候宜人的成都,气温飙升至35℃并不常见。为了避开郁蒸的暑天,人们纷纷躲进了水里。游泳池里人满为患,又适逢暑期,整个水池里只看见孩子们在扑腾打闹,原本平静的池水几乎可以冲浪了。

 

小妹教我学跳水

 

我水性还行,但最让我痛苦的是下水的时刻。被酷热天气晒得发烫的皮肤,突然进入冰凉凉的水里,从头到脚适应全新的温度,这个过程其实挺难受的。于是,我一如既往地坐在岸边,先在手臂、小腿上淋些水……

“不冷!不冷!一点都不冷!”

耳旁传来一个稚嫩的声音。我扭头一看,原来是一个穿着粉红色泳衣的小姑娘,她摆着手,略带急促地对我说。

“可我还是很怕冷啊。”我不禁莞尔,顺势将半个身体浸在水里。突兀的冰冷让我在大热天里都不禁有点儿哆嗦。

“不要紧,我来帮你!”小女孩说到做到,被她拍起的水花哗哗地向我扑来。看我仍哆哆嗦嗦的样子,她咯咯一笑,竟想出一个更有趣的方法。

“姐姐!姐姐!站到这边来!”小女孩指示我贴近水池的侧面,而她却灵巧地窜上了岸,“看!我要跳啰!”

话音刚落,她从岸边一跃而起,整个儿扑在水里。高高溅起的水花将我顽固地冒在水面上的半身浇了个遍,温暖的皮肤能清晰地感觉到水花的冰凉。

我不禁夸赞道:“小妹妹好勇敢!”我是不敢跳水的,幼年学游泳时就很害怕跳水。

小妹妹开始为我演示跳跃的动作,像一只在地面蹦跳、拍打翅膀想要飞起来的小鸟。她说:“我一开始也不敢跳,脚趾勾住池边,直到发酸了,还是不敢。但老师一直说‘没事的,没事的’,有一次,我就闭着眼睛一跳,后来就再也不怕啦!”

 

 

借自身之力跳跃

 

因为相信老师的话,小女孩勇敢地一跃,便学会了跳水。

在人生中,不也常有这样的时刻么?前路茫茫,我们得向着未知勇敢地跳跃。

也许,是在生活的选择中,我们需要勇敢而自信的一跃,跳向一个未曾见过,也估摸不透的未来;

也许,是在人生的低谷中,困境、磨难如影随形,屋漏偏逢连夜雨,我们需要这样的“一跃”,跳出遮盖在头上的浓浓黑暗;

也许,是在生活的某个方面遇到了瓶颈,我们需要“跃”过这座山峰,去争取一个新的碧海蓝天;

也许,是被各样的事物逼到没有后路,只有奋力一跃,才能生存或生活下去……

这样的时刻,太多人都是闭上眼,心一横,牙一咬,以赌一把的心态完成他们人生的跳跃。

正如在跳水时,脚趾需要勾住池边或跳板,以此作为“跃起”时的借力。很多人在进行自身的“人生之跃”时,借的力无非是用自我激励、自己对事情的分析评估,还有“只相信自己”这样无可选择、可悲又可叹的自我信仰。

可“一跃而出”时,才发现,身下的鸿沟是难以想象地深,人生是不可承受之重,而自己曾借力的池边或跳板,原来那么容易晃动,那么不稳定,甚至在一蹬之下,已经开始朽坏、粉碎。

所以,在“跃起”之时,我们需要的是坚固的高台做支撑,需要一个超越我们的力量来看顾、保护我们。而要实现这些,只能将“信仰”二字加上,只有上帝能做我们坚固的高台,做我们依靠时那不可动摇的磐石。

 

 

在网游中的一跃

 

跃,在象形字里为“躍”,足+翟(翟,意为鸟展羽翅),造字本义是比喻小鸟拍着翅膀,半飞半跳。我们何尝不是这羽翼未丰、只能跳一会儿飞一会儿的雏鸟呢?

我们的上帝“在雏鹰以上两翅搧展,接取雏鹰,背在两翼之上”(参《申命记32:11》),他以这样的慈爱,来保守我们人生中的每一次“跳跃”。而且,就像小女孩所信任的游泳老师一样,上帝也一直在我们耳边谆谆告诫我们。信仰之跃,不是一场赌博,而是靠着上帝,对未见之事有确凿的把握,对所望之事有实在的相信。

在风靡世界的某款网络游戏中,有一个动作名为“信仰之跃”:游戏里的角色从高处跳入草堆,跳下中途前翻270度,背朝下落入草堆中。因为此动作被设计得优美而华丽,大多发生在高耸壮观的场景下,获得很多青少年玩家的激赏。热情的粉丝试图尝试,能否在现实中实现这个帅气的“信仰之跃”,一时间,网上网下都在讨论实现这一跃的可能性。

为何游戏中的一个“信仰之跃”,能引发大家在现实中实现的想法呢?因为这个动作被人认为蕴含了勇气和信心——为了一个崇高的目标,鼓起勇气向未知跳跃,并相信自己一定能成功。

在虚拟世界里,勇气和信心也是虚拟的,甚至是被鼓吹和扭曲的,对自我的信心。世界把“勇气和信心”单独提炼出来,将人类自身当做勇气和信心的来源或对象,其实是将其偶像化了,而离开了上帝的勇气和信心必然是脆弱的。

 

凭着信仰而有的跳跃,有时就像夏日跳入水中,冰凉的水让肌肤醒来的一瞬间,灵魂也能在信心的激发下苏醒、更新。

愿我们在人生中的那一跃,都能跃入活水之泉。

 

 

作者现居成都,自由职业者。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