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甸聊天第130期:基督徒爱讲科学与信仰,是不是抱科学的大腿?

基督徒爱讲科学与信仰,是不是抱科学的大腿?

基甸聊天2020/07/06

 

 

主持 | 基甸

文字记录 | 闲云和大树

音频链接 | http://godoor.net/whjdt/kxhj.mp3

 

 

马里兰州Patapsco州立公园 / 基甸 摄

上周带领网络查经,讲到《罗马书》第1章里面说:“自从造天地以来,上帝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藉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1:20)。我讲了一些关于科学与信仰的事情,也是我这些年常常讲的:现代科学的发现,诸如宇宙微调、时空有始、DNA编码的精致,等等,佐证了宇宙和生命背后有一位创造者、设计者的有神论信仰。

讲完有人提问,说基督徒老喜欢把科学与信仰扯到一起,感觉科学研究出来一个什么东西,基督徒就会把它跟圣经联系起来,特别牵强。而且基督徒是很片面地挑选证据,单挑基督教显得科学的地方,基督教跟科学有冲突的地方就不提了。

例如日心说之前基督徒都是相信地心说的,但当科学发现了日心说之后,基督徒就改口说,其实圣经里也说了日心说是对的。又例如《创世记》头两章的记载,跟科学发现的化石记录给出的年代和物种出现的顺序不一致,基督徒就不提了。所以他觉得圣经作为宗教典籍,学一学就行了,不要当真,不需要跟科学硬扯到一起。

这期“聊天”我来试着回应一下他的问题。

首先我觉得他的质疑对基督徒传福音可以有很好的提醒。基督教信仰不仅仅包括跟科学相关的问题。我信主前也有很多科学与信仰方面的问题,但我信主不是因为我的这类问题都一一被解答了,而是有很多方面的原因,包括我对罪的认识,对基督徒的正面的印象,对上帝的爱通过基督徒的爱心表现出来的体验,各种不同的感动,等等。

所以,我想没有人仅仅是因为他关于科学跟信仰的关系的看法被基督徒翻转了,或者被修正了,就信主了。基督信仰不是单单关于科学和信仰的关系的。我们不应该把这一块当成基督信仰的全部或者核心。

但是我认为基督徒把科学与信仰联系到一起并不牵强。为什么呢?因为正如《罗马书》所说,上帝在大自然里面把他自己启示给人,这是普遍启示的一部分。圣经确实讲到人的堕落和上帝的救恩,这些是在科学的范畴之外。但圣经确实也讲到了宇宙万物和人的被造,这部分跟科学是必须相关的,因为科学是研究物质、研究受造界的。上帝给人理性,科学有它正面的意义,所以基督徒不能反科学。

当基督徒说科学的发现佐证了上帝的创造的时候,他们是在表示自己是尊重科学的。像《创世记》的记载跟化石年代和顺序之间(表面的)冲突,基督徒并不是简单粗暴地说反正科学跟信仰冲突的时候都是科学的错,而是有很多基督徒努力地去解释、调和两者。这也是一种尊重人的理性、尊重科学的做法。

科学和信仰会不会冲突呢?当然会的。但那要么是因为人的科学错了,要么是因为人的神学错了。因为如果科学本身就是人在上帝的自然启示里,去认识大自然的话,真科学和真神学是不会冲突的。

加尔文说,真理就是真理,真理不管在什么地方显现,我们都应该尊重,要不然我们就是亵渎圣灵了。科学的真理也是上帝的真理。这个没有办法分开。按照基督徒的信仰,并不存在科学的真理和宗教的真理可以分开,如康德所说或者所暗示的,一个(科学)是在脚踏实地、可以看得见摸得着、可以实证的“现象界”,另一个(宗教)是在形而上、也就是虚无缥缈的“本体界”,两者可以像这样切割。

推崇日心说的哥白尼/图片来自wikimdia共享

日心说和地心说的争执,如果我们去细察科学史,就知道那并不真正是宗教和科学的冲突。那主要是亚里士多德的哲学和新柏拉图主义的哲学在教会内部、在基督徒之间的争执的一个表现。在那个时代(欧洲的中世纪),科学是从属于神学的。

那些参与争论的科学家很多本身就是神职人员,做神学研究的。他们这些基督徒在那边争论的时候,也有很多个人恩怨、人品的问题,掺杂在其中(基督徒神学家兼科学家也是人啊)。但是很不幸的是,那时候的天主教会把亚里士多德的哲学当成正统,所以教会的官方立场支持地心说。这当然是教会的神学搞错了,跟真科学(日心说)矛盾了。基督徒必须求真,服膺真理,错了就改,不是应该的吗?难道要死扛不认错才好?

我在“知乎”答问也讲过宇宙微调、时空有始等。“知乎”是公共广场,不是基督徒在教会里关起门来彼此相爱、平安喜乐,所以知乎上的人不会客气。很多人就说基甸你这是典型的基督徒“抱科学的大腿”。但问题是“起初上帝创造天地”是在几千年前写在《创世记》里的,宇宙微调等科学发现,确实是在后面。既然真科学不会跟真神学——就是人对上帝的启示的正确领受——相矛盾,那么指出现代科学的一些发现,佐证了基于圣经启示的信仰,就是合理的、尊重真科学也尊重真神学的做法。并不是“抱大腿”的问题。

因为当基督徒这样做的时候,也并不是采取一种科学主义的态度。基督徒也很清醒地认识到,科学本身不是绝对真理,科学也有它的限制、盲点、误区,也需要不断修正、发展、自我更新的。

我讲科学与信仰,也举过一些科学理论当初被认为是与基督信仰矛盾的真科学,后来科学发展了,理论被新的证据推翻,新的理论却更与基督信仰相合的例子(如“宇宙稳态理论”被大爆炸理论推翻、“垃圾DNA”理论被新的蛋白质组研究推翻,等等)。

基督徒必须求真、顺服真理、拥抱真理,包括科学揭示的真理,也包括基督信仰中很多在科学范畴以外的真理。我常常说一个诺贝尔奖的顶级科学家,白天拿了诺贝尔奖,晚上回家就跟老婆吵架,科学无法在他跟老婆的关系上帮助他,因为那是人性的问题,是罪的问题,杰出的科学家也需要上帝的拯救。

基督徒对科学的态度,既不应该是一味的反科学,也不应该掉到科学主义的陷阱里面,要“合乎中道”

这位提问的朋友也提醒我们,基督徒在涉及科学的“护教”中,一方面不要不加批判地太过迎合当下这一刻的科学发现,但另一方面也不要太过“后现代”,把科学和信仰分别放在楼上和楼下,然后中间拿钢筋混凝土隔开,老死不相往来。

在上帝的真理里,普遍启示与特殊启示、自然与超自然的恩典,并不是这样割裂的。

 

 

(转载请注明“转自基甸聊天http://ocfuyin.org/category/jdlt ”)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