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甸聊天第136期:基督教是西方宗教?你Out了!

基督教是西方宗教?你Out了!

 

主持人:基甸

文字记录:基甸

音频网址:

      godoor.net/whjdt/globalsouth.mp3

 

一提起“基督教”(这里的“基督教”是广义,包括天主教、东正教和新教),很多人的脑海里都会自动跟“西方”、“欧美”甚至“白人”联系在一起。中国知识分子具有深厚的反基督教传统,而历史上我们反对基督教的最主要的理由之一,就是基督教是“洋教”,甚至是西方帝国主义对我们“进行文化侵略的工具”。

不过,近几十年,中国知识分子当中也有一些崇尚西方文明、甚至把美国视为世界“灯塔”的,他们则似乎“爱屋及乌”——因为崇尚西方文化对基督教产生好感,甚至成为了基督徒。一些基督徒在传福音的时候,也喜欢讲:“你看美国和欧洲这些基督教国家,都是富强的国家……”言下之意,把基督教跟欧美国家、把基督教信仰跟西方文化混同起来了。

这种混同在很多方面是有问题的。其中问题之一就是,事实上今天的基督徒人员组成已经不再是以西方人或欧美人为主。今天世界上基督徒人口增长最快、总人口在未来30年将居首位和第二位的地区,已经不是欧洲,更不是北美州,而是拉丁美洲和非洲。今天普世基督教的中心已经不在罗马、日内瓦、伦敦或纽约,而是在金沙萨(刚果民主共和国首都兼最大城,编注)、布宜诺斯艾利斯、亚的斯亚贝巴(埃塞俄比亚的首都和最大城市,编注)和马尼拉。

过去这一百年,基督教在欧美持续有所衰退,但在南半球的第三世界亚非拉国家却有极其惊人的快速增长。而在人口方面,欧洲国家生育率持续降低,人口增长最快的国家都是南半球国家。这些都促成了普世基督教的中心从西方转向南半球、亚非拉。

根据美国宾州大学宗教与历史杰出教授詹金斯(Philip Jenkins)在《下一个基督王国》(The Next Christendom,台湾出的中译本把书名译为《上帝一直在搬家》)中引用的数据,1950年代基督徒人口最多的国家里面包括英国、法国、西班牙和意大利这些欧洲国家;到2050年,这些欧洲国家都将从排行榜顶部被除名。

上个世纪基督徒人口增长最快的是非洲,从1900年的1千万暴增到2000年的3.6亿。2002年,全球基督徒人口约为20亿,占全球人口的31%,其中5.6亿住在欧洲,4.8亿住在拉丁美洲,3.6亿住在非洲,3.1亿住在亚洲,2.6亿住在北美洲,欧洲和北美洲的基督徒人口加起来约占全球的40%。

预计到2050年,全球基督徒人口将达到26亿,其中6.4亿在拉丁美洲,6.3亿在非洲,5.5亿在欧洲,4.6亿在亚洲,2.7亿在北美洲。到2050年,拉丁美洲和非洲的基督徒人口加起来将占全球的约50%,欧洲和北美州加起来只占32%。

各大洲基督徒人口变化(基甸根据《下一个基督王国》数据制图)

这也表明,一些西方学术界和宗教界对于基督教将在全球衰落、伊斯兰教将在全球兴起的预测是错的。2020年的今天,全世界的基督徒人数仍然多于穆斯林人数。根据预测,未来30年,因为基督教将继续在南半球快速增长,而在欧美缓慢减少或没有减少,再加上南半球人口将持续增长,基督教将继续在人口上领先伊斯兰教。到2050年,基督徒将占全球人口的约34%。实际上,到那时,世界上每有两个穆斯林,就会有三个左右的基督徒。

和基督教在中国的历史类似,过去一两百年基督教在非洲和拉丁美洲的增长,主要发源于19世纪西方教会向非洲和拉丁美洲差派宣教士、努力传福音的宣教运动。

很多西方宣教士不畏艰险、前赴后继,付上了极大的代价。他们当中有很多人,很年轻就死于丛林或山区的传染病,还有很多被虐杀殉道,甚至被食人族吃掉。宣教士确实是用鲜血和生命,才换来福音在一些未得之民当中扎根。此外,宣教士们努力把圣经翻译成很多未曾听闻福音的部落的语言文字,也更有助于基督福音在这些部落中的传播。

上个世纪下半叶,很多非洲和拉丁美洲国家逐渐从以前的西方殖民统治中独立出来,西方宣教士们逐渐退出,帮助当地教会实现“本土化”,改由本土的教会领袖领导。到今天,很多非洲和拉丁美洲国家的基督教都已经完成“本土化”,成为独立于西方教会的普世基督教大家庭的重要成员。

同时,由于非洲和拉丁美洲新兴的基督教,信徒更多是由穷人和弱势群体组成,因此,南半球的基督教比西方基督教更加草根化和平民化。

毋庸讳言,这在信仰上也带来很多很大的挑战。“吃饼得饱”的“面包教”永远有诱惑力,功利主义、成功神学、极端灵恩的危险也一直存在。有的西方基督徒还担心南半球基督教受本土宗教、迷信、传统巫术的影响,把信仰变成参杂异教之风的“混合主义”。

但是詹金斯对南半球基督教有更乐观的看法。他认为亚非拉的基督教反而更能抵抗像西方基督教那样受物质主义、资本主义、自由主义和存在主义的影响而产生的世俗化,而更追求回到真正基督信仰的本质。亚非拉的“下一个基督徒王国”更具有超自然主义特质,更注重末世论和属灵争战,更有传福音的热忱。

对于灵恩运动在南半球教会的兴旺,詹金斯也有比很多西方基督徒更正面的看法。他认为深受启蒙主义、理性主义影响的西方教会对南半球教会的这部分特质难以接纳,其实是西方教会应该反思的。

詹金斯的看法不一定都对。但无论如何,普世基督教重心已经移向南半球,移向亚非拉第三世界,这是不争的事实。

基督教两千年代发展史,从中东到欧洲,再到美洲和亚洲,普世基督教的重心确实“一直在搬家”。如果上帝的心意,是未来几十年基督教继续“南移”,你我华人/中国基督徒应该做的,是意识到圣灵的工作,反思我们的福音观和宣教观,纠正一些偏差的印象,更有全球与普世的天国眼光——不要再人云亦云把基督教跟西方等同了。

若上帝允许,说不定我们有生之年能看到南半球的教会差派宣教士,到已经世俗化的欧美国家宣教呢!

 

参考数据:

Philip Jenkins, The Next Christendom: The Coming of Global Christianity (3rd E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1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