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Oct
从复活节的蛋想起

从复活节的蛋想起

    文/老和   人类节日,常有某种来自信仰的根和源,有非科学能把握的意义。它们常常为纪念过去了的,或仅存于传说和记忆中、不能重演的事物。也许人类这种规模化的念旧,是因为潜意识中盼其能够重演。比如说春节,就多少有些希望春夏秋冬能够持续不断、年复一年的意味。 其实,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是不应该纪念什么的。因为“较真”地说,这世界没有任何事物会绝对重复,而且没有什么事物…

Read More
20 Oct
认识你,我的幸福才降临

认识你,我的幸福才降临

    文/小戴     认识上帝之前的日子,我几乎都是不快乐的,常常哀怨上苍对自己不公。 我对于自己的婚姻,尤其懊恼。 我和丈夫是大学同学,一年级我们就相恋了。毕业的时候,他被分配回到他父母所在的工厂,在一个大山沟里。而我,则留在了大学校园。在我们那时代,很多这样的恋情就无疾而终了。但我们不顾父母的反对,虽然相隔千里,还是结婚了。 接着,我们夫妻开始了长达…

Read More
20 Oct
生死之交

生死之交

    文/吴霭梨   从小到大,从事进出口生意的父母,提供我很优渥的生活环境。我上的是广东最好的学校。1987年,在那一个连出国念博士的人都很难拿到签证的年代,我的父母千方百计,让还在读大二的我,顺利拿到签证。 我只身来到了夏威夷,马上展开忙碌的大学生活。四年后,顺利拿到了硕士学位。接着考到美国注册会计师资格,被全球六大会计师公司之一聘请。1999年,我自己开业了。…

Read More
20 Oct
从“绊脚石”到“垫脚石”

从“绊脚石”到“垫脚石”

  就在这样的深夜,我听到了“良友广播电台”的歌声:“耶和华啊,我的心仰望你……”     文/周翔   上个世纪70年代中期,十来岁的我,偷偷地借来了《牛虻》、《安娜卡列尼娜》、《简爱》、《悲惨世界》等当时的禁书,然后在午夜的被子里,打着手电筒快速地阅读,再秘密地转递给下一个读者。 就在这样的深夜,我听到了“良友广播电台”的歌声:“…

Read More
20 Oct
39岁的故事

39岁的故事

  整夜的失眠,即使吃安眠药,我也只能睡两个小时。我开始对什么东西都不感兴趣……     文/硅谷农夫   我一向认为,39岁是人生的一个转折点,是从人生上半场进入下半场的转折点。我一直希望自己“四十而立”,进入人生下半场的时候功成名就,飞黄腾达。谁知道我到了39岁的时候,不但没有功成名就,反而倍受煎熬,生不如死。   我是专家   记得…

Read More
19 Oct
不同的伞

不同的伞

    文/朱青鸟   听说第一次跳伞的人都很害怕,虽然已经在跳伞塔上练习了很多次,毕竟那是有绳索牵引的,不像真的从天上往下跳,生死一线都靠伞面的那块大布,如果布不够结实,破了怎么办?如果开伞的开关失灵,伞打不开又怎么办呢? 我曾经听一位跳伞运动员讲,他第一次跳伞,因为心里害怕,扒着飞机的舱门不肯往下跳,被教练一脚踢下去,昏昏然还没来得及紧张,发现一切顺利,头上飘着大…

Read More
18 Oct
笑谈着沧海桑田

笑谈着沧海桑田

    文/但理   生活平静下来,像风浪过后平息的海面,像风雨过后安静的蓝天。 我是喜欢心中有风浪的人。因风浪过后平静时方知平静的可贵。如果只是一味的平静,没有情绪的波动变化,思想会僵化。 表面可以平静,思绪却要翻滚。   蝴蝶花   早晨,太阳还没有升起。站在窗前,看浅蓝色的天,淡灰色的海,探出海岸的码头,停靠的舰船。一切安静如画──除了偶尔在…

Read More
17 Oct
静水之涯

静水之涯

    文/可见光     领我 到静水之涯   枯竭的我 在时间的河流旁徜徉 望着水流叹息彷徨 倏忽间 你的手伸来 领我到静水之涯   从金杯中 我啜饮你的甘甜 是那永远不渴之水 我曾切切寻觅 走遍天涯海角 没有你,我无缘品尝。   只有你的手 领我到静水之涯   那里 你隐没了踪迹 我也消失了 谁的眼 看到水边静静…

Read More
13 Oct
编者的话(OC94)

编者的话(OC94)

  春,带来明亮的期盼和喜悦,我们在这万物复苏的季节里,纪念主耶稣复活的日子。英国女诗人的诗《在你的十架下》,彷佛在替每个人感叹自己的心硬如石。 耶稣经过死又胜过死的复活,是一切生命、文化,得到重生、复兴盼望之所依。本期我们刊登了一组文化大盘点的文章,从苦罪哲思、从生死价值、或大政治、或小女人,抛砖引玉地,从信仰的视角来看中国文化的方方面面,来审视、辨析我们的传统。欢迎大家一同探讨,本刊…

Read More
13 Oct
剥洋葱

剥洋葱

    文/黛妮   小时候,过年吃饺子是从初一吃到十五的。所以每到快过年,家里就开始预备饺子。大人和面、剁馅,我们小孩子就在旁边帮着剥洋葱。洋葱密密匝匝的,一层一层包得很结实。剥去外面的几层老黄叶,就会露出里面光洁干净的紫层来。 闻着洋葱的辛辣味,我们加快了手中的动作。剥了一层又一层,每剥一层,都以为就到核心了。可一层一层剥下去,总也不能结束,眼睛却已经呛得睁不开了…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