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May
一株糟糕盆栽的自省

一株糟糕盆栽的自省

我们俩就像一株盆栽,我是花,他是土,我在拼命榨干他的养分,幸好上帝是我们的园丁。好吧,我想我应该改变了。     文/宝藏   这或许是我在这间房子里住的最后一夜。 周一傍晚,我一个人背着包,到城门口的车站,管车票的阿姨说,原本没票了,不知怎么,高快司机偏巧晚出发了5分钟。于是,我就像最后一粒被捡到碗里的豆子,坐上了开往L城的高快。是那种很高的大巴,座位在司机头顶上方…

Read More
16 Mar
他是我的“照妖镜”

他是我的“照妖镜”

不过每次汗颜之际,我都惊惧,骨子里的那个老我,究竟什么时候才能死得干干净净? 文/舒舒   小妖之:合理避税   前些日子要从朋友那里买一辆二手车,想到去过户时要交的税,我那根深蒂固的歪脑筋小聪明又开始耍了起来。我问先生:“哎,你说,我们能不能算作是礼物赠送呢?这样子没有买卖交易,就能省税嘛。当然,结束后我们肯定、必然、一定会付钱的嘛。”他不带一丝犹豫,立即否定:“不行不行,那…

Read More
15 Mar
生死一瞬间

生死一瞬间

那一刻,我的大脑停止了运转,只有一个念头在飞旋——今天,我完了!   文/天之德泽   每早晨我高高兴兴上班,每晚上平平安安回家。妻子和孩子经常围在我身边,在欢声笑语中,时光匆匆流过。一转眼,到德国已满14年了。   解馋,聚聚餐   我做计算机软件开发工作,平时耗费脑力较多,身体疲倦,幸亏我的爱好广泛,可以在不同的事情上得到放松和休息。在我的公司,有好几位…

Read More
22 Feb
基甸聊天:歪瓜扭果也有春天

基甸聊天:歪瓜扭果也有春天

基甸聊天:歪瓜扭果也有春天   基甸聊天2017/2/22 主持:基甸 文字记录:基甸 音频链接:http://godoor.net/whjdt/uglyveg.mp3 今天是2017年2月22日。 前段时间收到我大儿子就读的马里兰大学的校刊,感觉设计得很漂亮,内容也很不错。其中有篇报道讲到这个学校的年轻校友、两年多前刚毕业的卢茨(Evan Lutz)创业的经历。 卢茨创建了一个叫“饥饿…

Read More
20 Dec
悲恸来临,我还愿跟随耶稣吗?

悲恸来临,我还愿跟随耶稣吗?

当他平静地讲完他的故事。我们觉得,我们的事,都不是事。   文/拉结   当我们向上帝祷告,求一个A,结果上帝没有给我们A,他给了我们B,甚至是一个负的A,你打算怎么办? 很多时候,对我们来说,这是一道假设题。信主4年,听多了各种神迹奇事,也不止一次听见传道人在讲台上鼓励我们每天写下自己祷告的内容,以及上帝如何成就,好叫我们能建立起对于他的信心。 然而,对另一些人来说,这个问题…

Read More
16 Dec
在众猫之中,你是我的猫

在众猫之中,你是我的猫

但我也知道,我再怎么喜欢它,也绝不会为它付上我的生命。   文/书拉密   在门口那群流浪猫中,黑藤不是最显眼最突出的。 那个时候,它瘦弱、胆小,耳朵后面少了一撮毛。在阳光里,能够看到那块红色的伤疤,伤口似乎一直未愈合。作为猫,它绝算不上漂亮,而且显然不是纯种猫,爪子和身上是全白的,尾巴和头顶、面部则是花黑的。唯一还算好看的,是它的眼睛,大而明亮。不过,很少有猫的眼睛太小。 先…

Read More
16 Dec
我要这样死去

我要这样死去

今年,我虚岁60了。从年初,我就时常思想一件事,我该怎样准备自己的死亡?   文/范学德   扫了一会儿落叶后,我突然想明白了,我要这样死去,像落叶一样,成为肥料,归于尘土,为大地增添一点养分。   思索上帝的时刻   下午一点多,我开始清理草坪上的落叶。上周末清理了一次,这几天,又落下了厚厚的一层。我先用大耙子,把它们搂成一个个堆,然后,装进一个大帆布筐子…

Read More
16 Dec
一个国际玩笑的始末

一个国际玩笑的始末

随之而来的是后悔和深深的自责,一种恨不得拿刀伤害自己的自责。   文/火锅狂人   艰辛美国梦   2014年9月,和好多人一样,怀揣着一个美国梦,我和女儿来到美国。在一个人带女儿的同时,我还申请学校,想要读我感兴趣的儿童教育,虽有波折,但也顺利申请到学校,为我签发了I20,然后我找了律师,准备齐所有材料,向美国移民局提交了转学生身份的申请。3个月后,老公辞掉国内的工…

Read More
23 Oct
谁来解“新离婚时代”的毒?

谁来解“新离婚时代”的毒?

文/齐宏伟   据称,中国目前已“进入高离婚率”时代。有的城市离婚率已达到四成,即10对夫妻竟有4对离婚。 一位美国朋友到中国后,被国人亢奋地大讲艳遇、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劲头吓坏了。他说:“中国男人怎么不陪着家人一起过周末?中国怎么一夜间就成了色情大国?” 这真的是当前最可怕的乱象之一,淫风邪气使家不像家。家庭是社会和国家的根基,根基不稳,别的一切能稳吗?   婚姻的乱象 &n…

Read More
20 Sep
当我老了

当我老了

文/海兰 思念让人心碎   寂静的我,独坐在寂静的夜里,凝望着母亲那张大大的彩色生活照,那是从丧礼搬回家的,安放桌上,旁边就是母亲生前每晚歇息的床。母亲总是对身边的人这样开怀地笑,我常常想学会她的笑,学了多次,却仍然学不会! 想念母亲,往日生活片段回放脑际……去年此时,为陪伴夜间无法入睡的她,我找来一部电视剧《嘿,老头》,黄磊扮演的主角是一个孝子,照顾失智的老父,十分感人。我尤其喜欢剧中…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