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Feb
有一种陪伴,接纳我们的一切残缺

有一种陪伴,接纳我们的一切残缺

在上帝面前,我们有谁不是残缺的呢? 文/孙基立 1 路上,我被一个场景吸引:一辆婴儿车停在路边,妈妈站在车边。我不经意地往车上看,惊奇地发现,里面坐着一个样子有十多岁的孩子,手里却拿着一个5岁孩子玩的拨浪鼓,正在专心致志地玩。妈妈不时地把鼓从她手里接过来,摇给她看。她专注地看,露出很美很天真的笑容,妈妈也开心地笑着,母女二人沉浸在彼此互动的欢乐中。 不一会儿,孩子的父亲提了一袋日用品从商店走出来,…

Read More
11 Feb
当灵魂在流浪使,爱无处安放

当灵魂在流浪使,爱无处安放

      文/洁雪       时光荏苒,转眼间,我成了快40岁还未出嫁的大龄单身女。 30岁出头时,回到家,亲戚们还会问,还会关心,帮我张罗;近两年,看到我的漠然,仿佛对一件无法改变的事情已经心存无奈。而我自己,从年少轻狂一路走来,后因着基督的信仰经历了破碎和成长,如今衣服变大,皮肤松弛,眼角也爬上了细纹,这一切都述说着一个生命的故事…

Read More
29 Jan
坚持为何那么难?

坚持为何那么难?

      文/沉静       有一首歌如此唱: 年纪小的时候 时间总是赶不上我 我等呀等呀等呀 它总在后面慢慢地跟 渐渐长大以后 时间开始对我认真 我拼呀拼呀拼呀 我们俩有时输赢不分 再过几年以后 时间跑到我的前头 我追呀追呀追呀 它却在前面头也不回 时间时间等等我 我有话要说 请你请你告诉我 人生应当怎么过   生完二宝后…

Read More
29 Jan
寒冬里的暖阳

寒冬里的暖阳

      文/末雁       养老院在傍晚5点30分已经完全安静下来,老人们躲进被窝,在黑暗里等待黎明的到来。 在这个晚上,一位92岁的老人摔了一跤,死了。护工们手脚麻利地给她换好衣服,用她盖的被子缝了一个大口袋,把她装了进去,运尸车把她抬出了养老院。一切都在安静中进行。 第二天清晨,老人的遗物被放在走廊里,几床被子,几件衣服,还有几…

Read More
07 Jan
碎片也能拼合出绚丽人生

碎片也能拼合出绚丽人生

伴随着伤心的哭喊,一缕晨曦轻柔地唤醒了我。 文/蕊玉 滴答,滴答。深夜里的水滴声,清晰又熟悉。我蓦然惊醒,是下铺的女儿又尿床了吗?不对啊,睡前明明是铺了两张成人尿不湿,就算是尿了也不会滴到地板上。还是大姐起夜,在用洗手间?她一贯手脚重,可此时分明声息全无。难道是她精神病又发作,恐惧得藏了起来,甚至偷逃出门? 我的生活碎裂一地 我像猫一样警觉,竖起全身的感观天线,爬到下铺,在女儿的身边反复摸了两遍,…

Read More
07 Jan
我的孩子可以依靠谁?——站在你的肩上看世界

我的孩子可以依靠谁?——站在你的肩上看世界

      文/微尘       1   “妈妈,看,我拿回来这么多金属块。”茜茜兴奋地对我说。 她早晨5点多折腾起来,6点出门。今天,她要先开车去马瑞莎家,接上她,再到学校,然后这些孩子们一起乘车去Madison参加奥林匹克科学竞赛。 茜茜今年读高四,是高中的最后一年,也是最后这一年的奥林匹克科学队的领队。其实她参加的很多活动…

Read More
24 Dec
邀请家人来参加圣诞节聚会后

邀请家人来参加圣诞节聚会后

        文/晨牧       1   小组聚会后,大家都在讨论圣诞节的活动安排,我却郁闷起来。“他们已经连续三次拒绝来参加圣诞节庆祝活动了,这次还邀请吗?”要是包括最早那次小心翼翼地暗示,就有四次了。 说实在的,邀请家人、同事或者朋友来庆祝圣诞节,对我来说,非但不是件快乐的事,还是一种压力。 同事对我的信仰,除…

Read More
17 Dec
一张小卡寄深情

一张小卡寄深情

      文/米雪儿       爱上圣诞卡   90年代,虽然圣诞节在中国已经方兴未艾,但过圣诞节的中国人大多数都不信奉基督教,只是图个新鲜,我也是。 在临近圣诞节的日子里,我最喜欢往外文书店跑,因为那里播放的赞美歌曲不知怎么就吸引着我,那些精美的圣诞卡更是让我爱不释手,我每年都买来一些,寄给喜爱的老师和要好的同学朋友。直到…

Read More
16 Dec
基甸聊天第112期:当全世界向塑料宣战

基甸聊天第112期:当全世界向塑料宣战

基甸聊天第112期:当全世界向塑料宣战 基甸聊天(2018/11/7录制) 主持:基甸 文字记录:闲云和大树 音频链接:http://godoor.net/whjdt/suliao.mp3     2018年,好像全世界都在向塑料说“不”,引起所谓的“限塑风暴”。今年7月,星巴克宣布将在未来两年以内淘汰一次性的塑料吸管,在2020年以前,星巴克在全球所有的分店都将禁用塑料吸管。…

Read More
11 Dec
我虽孤独,却不孤单

我虽孤独,却不孤单

我向神哭诉说,自己孤单又惧怕。 文/李渔岣 晚上弟弟跟我聊天,他说我像一片雪花,飘来飘去,寂寞孤独。我说,心中只渴望天上那永恒的国度,就不再漂泊不定。而我也渴望安定,期待享受安定带来的一切稳妥,享受爱情,想走进婚姻,建立家庭。也许我这单身漂泊的日子,本身就是故事,不断被打磨,为要日后被上帝用得更合手。 越长大,越孤独,这是真切的感受。从20多岁走出象牙塔,一个人面对社会,应对生活,我从未想过自己竟…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