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Aug
一次计划突变的旅行

一次计划突变的旅行

    文/晨牧   爱做计划,担心变化的现代人,常常在无法预料的世事面前变得仓皇失措。于我,计划大都是一厢情愿的,接下来要做的则是交托。 “交托”这个词对基督徒而言,就是将己意交付给上帝,然后全心地听凭他的安排。这有点像开船出海,有目标和方向,也计划了航程时间,然后你却是将自己和这条船托付给了海和风,交给了管理海和风的上帝。 今年初夏,我从沙漠飞去海边的一座城,去那…

Read More
14 Aug
书桌上的生命

书桌上的生命

其实在《创世记》中,上帝是委派人类去管理植物和动物。但是今日,我们可能要让植物教导我们。     文/孙基立     我买了一盆花,紫色的,放在书桌上。 以前我常在桌上摆一个花瓶,里面插一些色彩很鲜艳,可以开放很久的花朵,它们让我在书桌旁的生活变得很有色彩,写作间隙,看看眼前的插花,就心旷神怡。 但是插花和盆花却有很大不同,插花只能看着花儿凋谢,盆花却能欣赏…

Read More
07 Aug
恩曲不休

恩曲不休

  他允许我们有失败,我们亦坦然承认自身有不完全,这些并不能阻止感恩的心,因为今生是上帝给的;无论路径滴脂油,还是遇沙漠,都要感谢,藉着感谢,信心与喜乐发芽生长,生机勃勃,生出花来。     文/蜗牛小姐   依依惜别   今天是美好的一天,小礼拜的时候,一首赞美诗《感谢神》,打动了我的心,眼泪都要流下来。歌这样唱:“感谢神赐温暖春天,感谢神凄凉秋…

Read More
02 Aug
葱姜彼得鱼

葱姜彼得鱼

    文/王学青   加利利海,位于以色列的东北部,东西约有八哩宽,南北约有十四哩长,呈梨形,是以色列最大的淡水湖。在圣经中,加利利海是耶稣行奇迹、显神力的地方。《马太福音》就记载,耶稣在海面上走,也叫彼得从船上下去,到水面上走。可是彼得信心不够,几遭灭顶,于是耶稣伸手把他从水里捞出来。 年前外子有幸参加国际质量管理协会在耶路撒冷召开的会议。在严肃的专题讨论外,大会…

Read More
01 Aug
我和我的宝贝婆婆

我和我的宝贝婆婆

我常常望着弯成一个问号的婆婆,臆测她已经走过的长长的人生路,那该有多顽强。有一天,我陪她晒太阳,望着天边的浮云,她竟潸然泪下……     文/宝藏   那天,我问4岁的儿子:“等妈妈像奶奶一样老的时候,你还要妈妈么?” 儿子睁着圆圆的眼睛,又坚定,又诧异。他说:“要!”好像在质疑,你怎么会问这样愚蠢的问题。 我也在问我自己,等我老了,会不会像我婆婆一样,让儿媳妇头疼。…

Read More
17 Jul
死亡之门

死亡之门

当我再一次试图以平静的心情去怀念外婆,还有那位去中国的女传教士卡丽安德森时,我再一次看见,她们的生命宛如玉石的光辉,温润、柔和、沉静。     文/孙基立   死亡并不可怕   这个地区的原名叫“死亡之门”(Door of Death)。 我第一次来这座岛,是在外婆去世不久后,来的时候并不知道它的名字,但外婆逝去的悲哀像云雾一样笼罩着我。我知道,多说这些只会…

Read More
12 Jul
妈妈,今天你不用陪我做早操

妈妈,今天你不用陪我做早操

    文/沉静   怨言遭亏损,顺服就蒙福   将近半年,我和儿子一直在两城之间来回跑,我始终没有意识到为迎接某国际会议全城外墙粉刷的旷日持久。居住于绿纱布笼罩的楼里,我们需要不时忍受刺鼻的油漆味,震耳欲聋的敲打声,无处不在的粉尘,从密密麻麻的脚手架下穿过,不留神就会崴脚。 有一次,我们在外面躲了一阵子,以为前一波的粉刷结束了,就返回了住处,结果粉刷带来的…

Read More
07 Jul
从胡萝卜花说起

从胡萝卜花说起

  篡夺了主人身份的人,他只看到了自然的使用价值。   文/范学德   这花令我惊讶   我自认为对环绕我的自然还是蛮有感觉的,它们激起了我的喜悦,丰富了我的心灵。但直到前年深秋,我才不那么自信了。那天黄昏,我走进了我家后面的一片大草地,它是镇里的自然保护地,中间有几条沙土路。 沿着一条沙土路,我走进了小树林。路边开满了许多拳头大小的白花,后来请教了别人才知…

Read More
07 Jul
还好没打掉

还好没打掉

  我意外地发现自己怀上了第三胎。   文/Bella   那天,我收到了A姐妹在微信上给我的留言,她说:“我们家的宝宝出生了,这是上帝给我们的礼物,感谢主!” 望着照片上可爱的小宝贝,我思绪万千,往事浮现。   一个“还好没打掉”的故事   十几年前,团契中一位刚信主的弟兄新婚不久,太太就意外怀孕了。这位年轻的妻子一心想在美国打天下,二话不说就开…

Read More
07 Jul
像阿米什人那样活着,可能吗?

像阿米什人那样活着,可能吗?

  在我们生活的世界,需要这样一批人来提醒我们……   文/孙基立   阿米什团体是欧洲宗教改革时代,即1730年,为逃避宗教迫害逃到美国的清教徒。他们遵守严格的清教习俗,直到今日还穿着16世纪的长裙,戴白色的帽子,不和外界接触,定时举行宗教聚会,以农业和木制家具工艺品为生,不开车,不看电视新闻,出门用中世纪的马车,他们的孩子在成年以后,可以出村过一段外部世界的日子,…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