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Apr
安安静静的尊贵

安安静静的尊贵

        文/微尘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价值观。或盼望拥有豪车、豪宅、高薪、高颜值;或希望自己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身段体态匀称高雅;亦或期望一生成就卓越,被人敬佩臣服,这些都是尊贵吗?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是他发现了“新大陆”   Mr.Brian Molle是茜茜的化学老师,他…

Read More
01 Apr
看见眼泪,也看见恩典

看见眼泪,也看见恩典

          文/沉静       日思夜想之地   离开生活了三年多的大学校园,我的孩子对那里日思夜想,因为那里有他太多美好的回忆。有一起奔跑成长的小伙伴,有开心踏浪挖沙的海边,有足球滚动、欢声笑语的体育场,有黑天鹅居住的芙蓉湖和老爷爷垂钓的水库…… 眼看我的产期将近,再不带他回去,恐怕就得等上一年半…

Read More
26 Mar
我的心啊,不可忘记他的恩惠

我的心啊,不可忘记他的恩惠

      文/Damiaan       那天早上,为了预备带领华人团契敬拜用的诗歌,我按动了唱机,聆听了一首来自《赞美之泉》的《我的心啊,你要称颂耶和华》,这是一首我心爱的诗歌。歌声柔和婉转,如同娓娓的倾诉:“我的心啊,你要称颂耶和华,不可忘记他的恩惠……”。     当生命陷入绝境   我的心被慢慢地牵…

Read More
19 Mar
我一生中最浪漫的事

我一生中最浪漫的事

      文/欢然     错位的婚姻观   曾经被《战争与和平》中那个天真活泼的女孩子娜塔莎深深吸引,尤其是在那个皓月当空的夜晚,安德烈无意中偷听到娜塔莎与女伴纯真的对话,于是他爱上娜塔莎。这个情节让我印象颇深,娜塔莎要是一直做这样一个少女该多好。可惜造化弄人,她经历了被欺哄、私奔、婚变的一系列波折,最后嫁给了皮埃尔,那个貌不惊人却善…

Read More
12 Mar
父母如冰,恩典却如冬日暖阳

父母如冰,恩典却如冬日暖阳

        文/子悦妈妈   无奈,母亲铁石心肠   大多数老人,巴不得孩子工作后常回家看看。而我的父母却把我和丈夫一把推开,既不愿我们回家住,也不来看我们。甚至我们有了可爱的宝宝,他们连视频电话都懒得接。亲戚见此状况,问他们难道不喜欢小宝宝吗?我父母说:“我们管得很多,怕来往密切了,忍不住什么都要管,不如不去。” 生完宝宝,我们有一年住在上海(我娘家就…

Read More
28 Feb
小女人的情怀

小女人的情怀

    文/王晓丹     也许是因为当初上帝造女人的时候,用的是男人身上的一根肋骨,所以女人总是像一枚骨质的雕饰那样细腻、灵慧;她因离不开男人的关怀爱护,因此常常生出无限幽情怨怼,仿佛那件骨制品,在受人冷落的静夜里,闪着幽幽的蓝光。然而这世上懂得如何关爱女人的男人实在太少,大概是因为上帝造男人的时候,用的是泥土,所以男人总是像一个土制的瓦钵那样粗犷、笨拙。…

Read More
27 Feb
基甸聊天第102期:原来我是个天生的种族主义者

基甸聊天第102期:原来我是个天生的种族主义者

原来我是个天生的种族主义者 基甸聊天第102期 2018/2/17 主持:基甸 文字记录:基甸 音频链接:http://godoor.net/whjdt/racism.mp3     凯勒牧师在《慷慨的正义》这本书里提到一件事情。他当年在神学院读书的时候,认识了一位姓艾里斯(Ellis)的黑人同学。有一次,他们在一起吃饭的时候,艾里斯对凯勒说:“你知道吗,你是个种族主义者。嗯,…

Read More
26 Feb
旅途中的方便面

旅途中的方便面

      文/蕊玉     节日期间的商场里,弥漫着浓浓的年味,各样美味的食品琳琅满目。方便面极不协调地摆放其中,揉搓着游子的渴望,将路和远方搭建成桥。 第一次离家是去省城读大学,那时的我还不了解方便面的危害,贪图便宜餐餐将泡面当主食。之后很多年,一闻到那刺鼻的面味就掩面避之。直到10年前,我再次将方便面纳入行囊,心灵也随之一起漂泊。 &nbsp…

Read More
12 Feb
我的盟约之爱

我的盟约之爱

    文/欢然     我们进入了婚盟   与微峰认识不久,他就对我说,他想要的婚姻不是建基于爱情和感觉之上的,而是建基于盟约之上的。因为爱情和感觉会随着各种因素的变化而变化,盟约却更为牢固。 于是,在我等待婚姻多年之后,我和微峰相识仅一个月,我们就在祷告清楚后确定了关系。不久我们就进入了婚盟。 婚姻的盟约就像一条看不见的纽带,把我俩紧密连接在一…

Read More
29 Jan
父亲的生日礼物

父亲的生日礼物

      文/蕊玉     窗外夜色渐浓。 臻臻坐在书桌前,见我两手空空地进来,闪亮的眼睛骤然失了光彩。一个天鹅吊坠的钥匙圈被书本挤到桌角,那是我送给她的生日礼物。 “明天我就11岁了!”伴随着无法掩饰的失落,臻臻幽幽地开了口。沉默半晌,又不甘心地冒出一句:“老爸的礼物,是指望不上了。” 我无言以对。她撇嘴辩解说:“我才不稀罕他的礼物呢,只是好奇…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