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Mar
做上帝产业的职业经理人

做上帝产业的职业经理人

相信孩子是耶和华所赐的产业,就意味着相信他才是主宰我们和孩子一生的那一位——我们不过是打理他产业的职业经理人罢了。 文 / 苏雪菲 糟心的老二 我有个干儿子,正在读二年级,是个学霸。用他爸爸的话说,这孩子“并不觉得写作业和玩乐高有什么区别”,在他看来“这些都是一样有意思的事情”。 这孩子有个妹妹,跟他在同一所学校,读学前班。 这天,我看到这两个孩子的妈妈发了这样一条朋友圈: “停课不停学之后,爸爸…

Read More
18 Mar
抗疫时期,如何带孩子在家自学?

抗疫时期,如何带孩子在家自学?

文 / 王敏俐 从年初开始,新冠病毒的风暴肆意蔓延,而今成了每个人生活的一部分,也让众人看到面对病毒来袭,各种不同的国情与应变态度。有的人泰然自若、淡然处之,有的人如觉醒的先知一般,迫切地分享各种抗疫信息。 对于进入养儿育女阶段的为人父母者而言,如何在户外活动受限的同时,继续照顾到不同年龄与性格的孩子的身体、心灵与认知上的需要,是一个具有挑战的话题。 许多海外朋友圈里的讨论,由一开始对国内疫情的担…

Read More
15 Mar
看见需要,冲出利己的樊笼

看见需要,冲出利己的樊笼

文/沉静 我看见 窗外,万籁寂静。望着孩子们熟睡的脸,心中有感恩,也有叹息。 手机不时传来求助的信息,一位新手妈妈一连几日彻夜未眠、心力交瘁,面对日夜颠倒、夜夜啼哭的婴孩,初为人母的她手足无措。一位屡遭患难的单身姐妹,突然失联,发给她的信息都石沉大海,我不免担心起来。 夜已深,辗转反侧,我不禁思索:全能全知全在的上帝,岂不知这世间的疾苦冷暖么?朦胧中,我仿佛乘着风的翅膀,越过万家灯火。 我看见:桥…

Read More
03 Mar
苦难世界里有平安

苦难世界里有平安

我们的幸福是病痛和灾难夺不走的,我们拥有终极的幸福。 文/舒舒 2016年1月5日,美国时间下午5点15分,一直亲切地叫我舒姐的小弟乐乐,结束了他在世32年的短暂生命。我和刘姐赶到病房的时候,他的额头、他的手还都留有余温,他对我的声声呼唤犹在耳边,幕幕往事浮现眼前…… 从暗夜到黎明 2012年10月,我与刘姐一起在休斯顿布什机场接到乐乐和他的妈妈。戴着一副眼镜的他,清秀斯文、玉树临风,怎么也看不出…

Read More
29 Feb
疫情期,爸爸在家如何带娃?

疫情期,爸爸在家如何带娃?

文 / 阿浅 小宅女与纸片猪 我是一个两岁女孩的爸爸。因为公司离家较远,孩子一出生,我就申请在家工作了。免去通勤的辛劳,却免不了带娃的一地鸡毛。虽然宝妈是主力,但我作为队友,两年下来也积攒了一点经验。 在我看来,爸爸在家一边工作一边帮忙带娃,要闯过“三重门”。 第一重,是时间问题。刚在家办工,整个人像野马脱了缰。说来不奇怪:以前在学校被老师管着,后来工作被制度管着,我几乎没有机会操练自律。结果限制…

Read More
23 Feb
二孩时代,老公这样当爸爸……

二孩时代,老公这样当爸爸……

文/沉静 一 冬日暖阳,云淡风轻,陪两娃在小区里玩耍,突然先生来电,通话结束时我一如既往地道了声:“谢谢,拜拜!”旁边一起带娃的妈妈们惊讶地七嘴八舌: “和老公讲话这么客气?” “我从不说谢谢,不破口大骂就算好的了!在家他从不帮我带娃,我没有一顿饭能好好吃,娃在旁边吵闹,都不肯帮我,他自顾玩游戏。” “我们家的也是,回家就躺沙发。” 不曾想到,自己一通再正常不过的电话,却激起千层浪,一群妈妈开始吐…

Read More
22 Feb
饶恕吧,不要为别人的错误买单!

饶恕吧,不要为别人的错误买单!

文/许言 我曾患过十几年的抑郁症,后来都是通过一步步地饶恕,才得释放,被医治。即使不是抑郁症患者,饶恕也可以修复我们和上帝、和人的关系,让我们能有平安、喜乐的生活。 我们经历的很多伤害是因为不饶恕带来的。一些世俗的办法,像自我宣告、想象疗法等,都不能解决根本问题。圣经上说:“你们饶恕人的过犯,你们的天父也必饶恕你们的过犯;你们不饶恕人的过犯,你们的天父也必不饶恕你们的过犯。”(《马太福音》6:14…

Read More
10 Feb
期待那一天,与老父面对面

期待那一天,与老父面对面

我大声哭喊:“爸爸,求您,不要再骂了,我爱您,无论怎样我都爱您!” 文/寸草心 在肿瘤科大厅等候验血报告时,白发苍苍的他津津有味地捧着手机,若无其事地埋头刷屏。陪在一旁的我,却思绪纷飞。而这位80岁老翁,竟能随着一波一波E讯息不停地冲浪,且享受其中。 活在E世代的便捷和快速中,我和他本来就内敛的相处更倾向于相对无言。许多时候,宁愿滑一下手机屏幕,送张贴图,转篇贴文,却懒得在电话里说上几句。对没把握…

Read More
08 Feb
我被墨西哥裔同事爆粗口之后……

我被墨西哥裔同事爆粗口之后……

文 / 夏娃 周五早上,我刚到公司,行政部的墨西哥裔女同事劳拉,怒气冲冲地闯进我的办公室,开口就飙脏话:“你X妈的混蛋,竟敢向老板告我状,谁给你的狗胆?你X妈的神经搭错了!”与此同时,我手忙脚乱地打开手机录音:“麻烦你对着录音机继续讲,也好留个证据。” 此时,隔壁办公室的同事都跑来看发生了什么事,劳拉只好骂骂咧咧地走了。 冲突的起源 其实,冲突只是起源于一件小事。我们是个位于洛杉矶的私人小公司,总…

Read More
20 Jan
我的孩子很普通

我的孩子很普通

文/石楠 我的儿子很普通。个头不高,不算太聪明,也没有特别突出的才华。他今年刚满7岁,读小学一年级。自从认识到自己的孩子如此平凡之后,我的内心才开始有了平安。 在恩典中出生 怀孕的时候,我曾一直祷告,求上帝赐给我一个平静安稳的孩子。我没求智慧,没求财富,也没求相貌,只希望这个孩子能平静安稳。 或许是因为自己的经历过于漂泊,所以我希望我的孩子能成为一个个性温柔、懂得退让的人,希望他的人生不要有大起大…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