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Jul
耶稣是不是太霸道?

耶稣是不是太霸道?

上帝对你来说既然不存在,那你干嘛还要拼命地否定他?   文 /鲁仁   耶稣不客气地说他就是“道路、真理和生命”(参《约翰福音》14:6),这引起很多人的不满乃至反感,觉得耶稣太霸道,基督教太咄咄逼人。 其实,如果耶稣确实是道路、真理和生命,而他却说自己不是,那问题就更大了。所以,觉得他霸道的人,其实是先认定耶稣不可能是唯一的道路、真理和生命。 但问题是,他到底是不是呢? &n…

Read More
07 Jul
穿越科技社会的雾霾

穿越科技社会的雾霾

  人们本来是希望透过科技追求幸福,却反过来被科技塑造和影响我们所追求的事物。   文/董家骅   人类喜欢听故事,也喜欢讲故事。当代科幻小说教父级大师威廉·吉布森(William Gibson)曾说,他笔下的科幻小说其实不是在描写未来,而是在书写现在。一个好的故事不只描述当下,更是指向未来。 近年,北美有3部写年轻人故事的小说跃上电影大荧幕,票房都不错。我想它们之所…

Read More
30 Jun
基甸聊天:进入永生之门

基甸聊天:进入永生之门

基甸聊天:进入永生之门   基甸聊天2017/6/23 主持:基甸 文字记录:闲云和大树 音频链接:http://godoor.net/whjdt/yongsheng.mp3   两个月前,在四月、五月份,我有一次回国的旅行。在这次旅行的前后,很巧,在我离开美国之前和回到美国之后,差不多相隔一个月,我在两个教会参加了两位姐妹的追思礼拜。第一个是我回国之前,在美国的田纳西州的孟菲…

Read More
26 Jun
天堂航班:有没有我的地方?

天堂航班:有没有我的地方?

  登上天堂航班的原因,是逃命,是躲避那即将到来对世人罪恶的公义审判。   文/冯伟   2017年4月9日,美国联航快运3411号航班在起飞前发生暴力赶客事件。一位69岁美籍越南裔乘客杜成德医生在芝加哥机场登机就坐后,因拒绝将座位让给临时登机的联航员工,遭保安人员蛮力拖拽出飞机并受伤。 事件发生后,举世震惊,各种谴责、抗议、抵制此起彼伏。美联航的态度也从一开始的指责…

Read More
12 Jun
“依自”还是“依他”?

“依自”还是“依他”?

  英国作家路易斯说得好:上帝的儿子成为人,好能叫人成为上帝的儿子。     文/小约翰     不少国人对唯独依靠耶稣的救赎而得救,大不以为然。   1   这使我想起了托尔斯泰翁讲的一个人生寓言: 一个人被老虎追赶,掉下了悬崖,他情急之下抓住了一根青藤。老虎蹲在上头,他下临万丈深渊。恰在此时,他头顶不远处出现一只白老鼠和一只…

Read More
05 May
死亡是真的那么可怕吗?

死亡是真的那么可怕吗?

    文/陈小小     冷飕飕的寒冬夜,划破天际的救护车鸣声,不时惊醒入睡的我,担忧起公婆、爸妈四位老人,他们是否耐得住这一波波寒流?   母亲离我远去   这几个月,公公住院开刀数次,父亲血便送医两次,母亲与婆婆因为挂心老伴,皆罹患程度不一的忧郁症,四位长者通通挂病号。我们除了每天打电话关心,也不时开车从台南飙到高雄去探视陪诊,再赶…

Read More
09 Mar
圣经名词浅释

圣经名词浅释

圣经、哈利路亚、福音   圣经(the Bible) 圣经是基督徒信奉的神圣经典。圣经分为旧约与新约两部分, 旧约包括耶稣降生以前的有关犹太人的历史兴衰、律例典章、诗歌箴言以及先知的训诲、预言、盼望等等。新约则包括了耶稣降生后的有关记载、书信和预言等等。 基督徒认为“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于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 都是有益的。” (《提摩太后书》3∶16) “圣经上所有的预言没有…

Read More
08 Mar
我们为什么而出发?

我们为什么而出发?

“我们已经走得太远,以至于忘记了为什么而出发!”   文/赵奇云   宋代理学家朱熹写过两句寓意深刻的诗句:“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观书有感》)它让人想到,如果要找到问题的症结,理应追根溯源,搞清来龙去脉,这样才能得出正确的结论。   要先找到根本问题   我们每天都要作出各种价值判断,但每个人都有一套自己的价值判断体系,哲学家称之为“价值观…

Read More
06 Mar
从化蝶到复活

从化蝶到复活

梁祝为什么一定要死后变成蝴蝶而不是乌龟?乌龟岂不是活得更长?   文/齐宏伟   有一年元旦,我和妻子一起去听新年音乐会,最后一曲是小提琴协奏曲《梁山伯与祝英台》。   复活的憧憬   我原以为对这首曲子很熟,但那次现场聆听,却有一种从未有过的震撼。尤其是最后梁祝化蝶,乐曲忽然变得那么绚烂、宁静、美好,一下子把人的灵魂提升到某种出神入化、蒙受恩宠的天堂之境!…

Read More
06 Mar
“我已经服刑了!”——苦难漫笔

“我已经服刑了!”——苦难漫笔

耶和华是我的力量,是我的盾牌,我心里倚靠他,就得帮助。   文/范学德   一个全善又全能的上帝,怎么能够容许苦难发生?古往今来,唯有这个问题是真实的问题,但这个问题无解,理论上没有办法解释清楚明白。   别替上帝辩护   大作家路易斯写过一本很出名的书《痛苦的奥秘》,说了许多关于苦难的大道理,但那时他还单着。后来他结婚了,不久他爱的人要死了,他祈祷,他呼求…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