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Dec
谁是罪人?

谁是罪人?

圣经中所讲的罪远较世俗罪的含义深广。     文/编辑部     为什么称我是罪人?   谈到罪,很多人会理直气壮地问道:“我不偷不抢,没有杀人、放火,从未被判刑,何罪之有?!”从世俗的观点看,此话是有一定道理的。没有触犯社会刑律,或触犯了但未被他人发现,甚至虽然触犯了刑律而出庭受审,却因律师辩护有方而推翻起诉的,都算无罪。人们这里所讲的乃是刑事犯…

Read More
07 Dec
圣经名词浅释

圣经名词浅释

  圣诞节(Christmas)   圣诞节指的是世人以12月25日为耶稣诞辰而定的庆祝日。12月24日称为“圣诞夜”,有些人彻夜狂欢,举止与圣经的教训不合。圣诞节前后,西方国家的人往往延续一些活动,甚至将近一个月之久。 圣经中并没有记载基督降生的日期,也没有“圣诞节”这一语词。初期教会大受逼迫,圣经中从未见到庆祝圣诞的记载。历史上第一二世纪时,也未见到有关庆祝圣诞的活动。那时…

Read More
07 Dec
道路、真理、生命的融贯

道路、真理、生命的融贯

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              文/黄奕明     “我往哪里去,你们知道;那条路,你们也知道。”多马对他说:“主啊,我们不知道你往哪里去,怎么知道那条路呢?”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                                                      …

Read More
05 Dec
圣诞节,一个拥抱仇敌的日子

圣诞节,一个拥抱仇敌的日子

圣诞节,迎接和平之君的降临。     文/刘树鹏      敌我共庆圣诞节   上初中时,一个寒冷的冬日,我在杂志上读到一战时发生的一件传奇故事。1914年圣诞节,在没有接到任何停战指令的情况下,英德双方交战的军队不约而同地放下武器,走到一起,相互拥抱,共庆圣诞。 对一个还没有认识耶稣的少年来说,这是一个不可思议的故事。圣诞节——这个陌生的日子,在…

Read More
05 Dec
这爱,从未期待却感人至深

这爱,从未期待却感人至深

这个因爱而生的人,竟为了我舍弃一切。     文/雷鸣     不知不觉,又到了一年中的下半年,距离我的生日越来越近。每年过生日,妈妈一定会为我做一碗手擀面,配上汤卤,味道棒极了。或许,这就是爱的味道吧! 不过,与自己生日时体验的爱相比,在我的生命中,还有一份从未期待却感人至深的爱,让人一生回味……     人生的第一次圣诞  …

Read More
27 Nov
感恩节:给出去的幸福

感恩节:给出去的幸福

  文/何宣爱   1   星期六的晚上,气象预报说,明天会迎来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 已经过了晚饭时间,作为教会牧师的丈夫刚开完执事会回到家。简单用过晚餐后,他坐在沙发上休息,脸上爬满了疲惫。这时,电话响了起来。会是谁呢? “喔!嗨!”老公口中充满了惊讶。 “Tuwombe!” Tuwombe是我们新认识的一个20岁的刚果男孩,他们一家是两天前从乌干达来的刚果难民。他…

Read More
13 Nov
马丁·路德的挣扎与自由

马丁·路德的挣扎与自由

上帝之所以使我们称义,不是因为我们够好;上帝使我们称义,才能使我们变好。       文/郭颜       1   奥古斯丁隐士修道院(Convent of the Augustinian Hermits)建于1277年,是艾尔福特现存最大的一座修道院。修道院中的图书馆藏书6万册,是德国最重要的教堂图书藏馆之一。其中,古版书、宗…

Read More
06 Nov
山顶的瓦特堡——马丁·路德的逃城

山顶的瓦特堡——马丁·路德的逃城

      文/郭颜     情系瓦特堡   意大利的朋友Anna在朋友圈分享过马丁·路德被掳瓦特堡的事,我从那时开始关注瓦特堡(Wartburg),特别是那里的一间简朴的木头屋子。屋内陈设极其简单:一张老式朴拙的木桌,一把椅子,一本德文圣经,一个取暖用的壁炉,一个鲸鱼骨头、古旧剥落的墙壁上挂有肖像。 瓦特堡不是我德国之行的第一站,却是我…

Read More
16 Oct
十架路,带我回家

十架路,带我回家

    我们在优越的生活中,放纵享受着,那让我觉得恶心,我必须找到我的家。     文/郭为     家,是一个人一生的牵绊。小时候,爸妈把我丢在亲戚家。只要一晚不在家,第二天,我肯定跟亲戚们闹着要回家;高中时,我开始住校,一到放假就迫不及待地买好票,准备启程回家。 家,总有一股力量吸引着你。无论我们的年龄如何,家对人的吸引力总是很大。 …

Read More
07 Oct
经历苦难,有人成圣,有人成魔

经历苦难,有人成圣,有人成魔

  他向上帝祷告说:“主啊,求你给我一把枪,让我干掉这些混蛋们!”     文/王林   成圣?成魔?   朱元璋从小很苦,家贫只能放牛。16岁那年,淮北大旱,父母、兄姊先后去世,于是朱元璋入皇觉寺为僧。不满两月,因荒年无收,寺主遣散僧人,朱元璋至此变为无依无靠的游方僧,尝尽世间冷暖。有人说,他年轻时经历的苦难使他成为中国历史上最残暴的皇帝之一。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