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他一段 / 谈妮

 

 

文 / 谈妮

录制 / 天路客

 

 

孤独的弗兰多

 

美国的高中学生,可以按照自己的程度,在学校指定导师(counselor)的许可下,选读不同程度和时段的课,所以学生在不同科目的教室中,会遇到不同的同学。15岁的安丽因此认识了大她一岁的弗兰多。

弗兰多的个子很高,大约有185公分,微胖,一头弯曲如波浪的黑发长过肩,平日喜欢穿黑衣黑裤,手腕上还带着黑色皮圈。猛一看,这男孩有点吓人;但再仔细端详,他浓卷睫毛覆盖的棕色大眼,却充满单纯羞怯。

在校园中见多了,两个人就渐渐熟了起来。

安丽的高中生活过得相当紧凑,除了选较具挑战性的学科外,她还参加了学校合唱团,当球队队长,任年刊摄影,逐级通过钢琴和长笛的年度考核,寒暑假按兴趣学手语、绘画、声乐、吉他、跳水……又在快餐店打工、做酒店实习生、当救生员和游泳老师。此外,她还参与教会的儿童主日学、国外短宣和伴奏。

安丽朋友很多,交友没什么特别的标准,只要感觉对就好,而妈妈成了她的支持者。每天放学,妈妈那辆七人坐的小巴里,总是挤满了男孩女孩,有来家里做功课的、等着练球的、顺道送回家的…… 但弗兰多不在这些不同的朋友圈内。

 

 

有爱的安丽

 

弗兰多有墨西哥血统,安丽就跟他练习西班牙语,两人讲得挺高兴的。不久,安丽就邀他去教会。弗兰多住在一栋农庄式的大房子中。周日早上,安丽和妈妈去接他,主日崇拜和主日学后,再送他回家。有时爸妈参与教会服侍,有时有家庭活动,他们都会预留时间接送,或者夫妻俩开各自的车办事。

妈妈对安丽交朋友一向不太干涉,但总是尽量支持、陪伴。她察觉弗兰多的头发愈来愈长,黑色衣裤逐渐增加了银色的链子、扣环和钉子的装饰,而且还涂黑色指甲油。妈妈暗暗心惊,故作轻松地问了下安丽,安丽不置可否。逐渐地,妈妈发现弗兰多虽温和无害,但在3000多人的高中校园里,相对于其他人,他的人际关系却显得极为缺乏。或许,这是他打扮日趋怪异的原因?但在教会中,这样的外表也让安丽陪着弗兰多承受了冷漠的对待。

安丽从8岁起,就把妈妈教养孩子的书拿来当小说读。13岁那年,在初中回收300多份自己设计的问卷,做情商分析参加全州的科学竞试;她和做辅导的妈妈一样,喜欢人,愿意关怀和帮助有需要的人。

高二临到期末的时候,安丽在学校接到弗兰多的短信,说他在附近药店买了Tylenol(一种常用的镇热止痛药,一般500 mg剂量在24小时内不可服用超过6粒)打算自杀。安丽急得不得了,一边打电话向妈妈求救,一边请假赶到药店,制止已经吞下约一百颗药丸的弗兰多,并让妈妈来接他们回家。

 

 

有能的救主

 

在家里,妈妈一边祷告,一边温和地给弗兰多喝水。弗兰多此刻显得特别温顺,看起来有点茫然。得到弗兰多的同意,妈妈打电话通知弗兰多的母亲,并直接送他去医院。

弗兰多脱离险境之后,便住进特殊的精神病院。妈妈陪安丽每周带些吃的、玩的去看他。医院门禁森严,探病时间很短,探病者要填写个人资料,而且每次只准两人经过几道上锁的门,与病人们在一间大会客室内见面,令人联想到电影里的探监。安丽活泼、善讲笑话,总是令会面气氛愉快。而妈妈在接触弗兰多的家人后,发现他家庭正常,母亲没有外出工作,全心照顾他与弟弟。弗兰多的状态,令他母亲惊慌无措。

两个多月后,弗兰多出院、休学,在家继续治疗。这一年,安丽除了既有的课业和活动外,还要申请大学、预备毕业,参加各类舞会、餐会等。妈妈知道她将离家,还安排了两次全家外出旅游。但安丽仍一直保持与弗兰多的联络,这令弗兰多的母亲非常感激。

弗兰多的沮丧,是在面对成长的压力中,逐渐增加的。青春期是孩童在生理和心理上,过渡到成人的必经阶段,有人能调试得好,有人却深感挫折,无法顺畅地承担逐渐严苛的现实和责任。

时光荏苒,安丽大学毕业了。妈妈问她是否仍在继续关怀弗兰多?安丽有点烦恼地回答说:“他应该知道,不能再继续那样依赖我了!”

妈妈明白,就像妈妈陪伴安丽,是有限的,再强的爱心、能力和意愿,都无法取代那位真正有大能的“救主”!

 

选自《OC爱梦想》15期

 

0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