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Jul
真爱家园

真爱家园

真爱家园—文/火树 “荣神益人、布道互勉、彼此坚固、爱心助残”是真爱家园的宗旨。

Read More
11 Aug
守望相助

守望相助

后现代的社会不再有绝对的道德标准。基本上,是“零道德标准”。人们是以自己的感觉来评定道德规范,只要自己觉得这样做是有理由的,那么就不是不道德。       文/心渔       零道德标准   朋友打电话来,没开口就放声大哭。她一向个性开朗,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等她抽泣声渐渐降低,她结结巴巴地告诉我,刚与丈夫大吵一架,因为…

Read More
15 May
定海神针──新好男人爱妻密诀

定海神针──新好男人爱妻密诀

  编者:男人在家中的“领袖”地位,包括了当“头”以及为“仆”。这领导地位的基石是爱,领导的目的是爱,领导的过程也必须是充满爱。但这“爱”何其难啊!一个为人夫、为人父的男人,如何能在家中既不做个专横跋扈的“大丈夫”,也不做个唯唯诺诺的“小男人”,而是按照圣经的原则,做好家中的头,爱是关键。 编辑部采访了几位不同职业、不同性格,在他们妻子口中、旁人眼中都可称为“好丈夫”的新好男人,他们坦诚…

Read More
15 Mar
小环

小环

      文/滕胜毅     小妹小环今年29岁,是我家乡一所区中学的数学老师兼班主任。五年前因父亲的病故,和丧事中所出现的异象,她不再到各大小庙宇中寻找平安和保佑,开始倾向基督教。但由于环境的影响、生活琐事的阻拦,以及缺乏对真理的正确认识,她几年来一直还在徘徊。 三个月前,我突然接到二姐电话,说小妹病重,需要转省城大医院。次日小妹在电话中告诉我…

Read More
26 Feb
真问真答 | 基督徒过年该如何与不信主的家人相处?

真问真答 | 基督徒过年该如何与不信主的家人相处?

    问:基督徒过年该如何与不信主的家人相处?     答:春节假期,走亲访友机会较多,基督徒面对家人拒绝福音、甚至因为信仰起冲突的情况也屡见不鲜。我们究竟当如何面对?     家人说NO,更要以爱为旗   当我们传福音被最亲近的家人拒绝的时候,或许我们会看到“以自我为中心的爱”如何拙劣地演变成一场战斗。一道难以缝补的裂痕,似…

Read More
12 Jul
当金庸的逃离遇到神圣的委身

当金庸的逃离遇到神圣的委身

  中国人心里都有三个形象或者三个理想:皇帝、强盗、和尚。     文/郭暮云     世间一切故事,或具体来说,一切文艺作品,内涵和外延越靠近圣经,就越具有震撼力,越具有高水准。圣经故事的叙事目的和叙事风格成了人类文学无法突破的天花板。 所以,若以这个标准来看,试图塑造完美偶像要人膜拜的文艺是最糟糕的,而能够指出人性幽暗,进而使人知道救赎之必要的…

Read More
06 Jul
问世间,情是何物?

问世间,情是何物?

  我的爱情扩展到一个更宽广的领域……大海一般波澜壮阔的爱。   文/马利   “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金庸武侠小说用了元好问《雁邱词》中的这一问,实在问得好!人世间的爱情或令人生死相许,或令人肝肠寸断。既有可歌可泣,也有不可避免的污秽混杂其中。而人生中大多数平凡人的爱情悲剧,更多的恐怕还是,各人在沉默之中独自承担、独自忍受吧?无语问苍天,问世间,情是何物…

Read More
13 Jun
璀璨的新生命

璀璨的新生命

  拥有这种新人生观、新价值观,和新使命感的基督徒,他的人生,必然是越来越趋向丰盛、积极、充满活力。   文/庄祖鲲   每个人都会自问:我的人生目标是什么?我的人生意义是什么?这是古往今来许多人都在探索的问题。对中国古圣先贤来说,人生最重要的可能是寻求一个“安身立命”的心灵归宿;古希腊哲学家则认为,“认识自我”是最高的智慧。那么基督徒的人生观呢? 使徒保罗在《哥林多…

Read More
23 Oct
浇灌最美的玫瑰——从“飘荡的人”到“微信大亨”的逆袭

浇灌最美的玫瑰——从“飘荡的人”到“微信大亨”的逆袭

  他开始不停折腾,向外寻求他的“玫瑰”,给妻子、自己、家庭带来伤害。     文/小七     多年前,在一次《海外校园》的特约作者培训中,我认识了余兄,他比我年长一些。当时的他,在《校长》杂志做记者。晚上,我和他天南地北地聊了很多,探讨信仰,也畅谈人生。 记得他是这样介绍自己的信仰历程:“在离开新教育研究中心后,我躲在厦门哥哥的房子里,躲在甘肃…

Read More
25 Aug
“大叔控”的逃生记

“大叔控”的逃生记

我和爸爸的亲密关系太微弱,这让我特别在意成熟的男性……     文/小鹿     我从小就缺乏安全感,这让我深深地渴望拥有永恒的爱和归属感。     多余的孩子   我来自山东。家里有3个孩子,大姐、我和弟弟。为了躲避计划生育罚款,1987年春天,我出生后便被带到姥姥家。最终,我的家庭还是为我和弟弟缴纳了巨额罚款,爸爸也被开除了…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