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Oct
爱家的男人死在半路上

爱家的男人死在半路上

  由于社会的急速变迁,男女的角色因受到巨大的冲击而改变,男人变得无所适从而茫然迷惘。       文/余宗泽       有位老师要班上每个学生画出自己的家,有一个小女孩就画了妈妈、姐姐、弟弟跟她自己。老师看了问她:“那爸爸呢?”小女孩回答:“爸爸很忙,不在家。” 男人在忙什么? 有一个爱家的农夫,常抱怨自己的农地太小,不能给…

Read More
31 Jul
真爱家园

真爱家园

真爱家园—文/火树 “荣神益人、布道互勉、彼此坚固、爱心助残”是真爱家园的宗旨。

Read More
11 Sep
从家庭的耻辱到上帝真理的捍卫者——缅怀护教家拉维·撒迦利亚 /    沈琅

从家庭的耻辱到上帝真理的捍卫者——缅怀护教家拉维·撒迦利亚 / 沈琅

那年,他17岁,并存的空虚感和羞耻感使他决定自杀。 文/沈琅 “主啊, 生或死并非我所在意, 爱你侍你乃我所渴慕。 寿命长久,我心快乐, 因我可以长久地顺服。 生命短暂,何须难过, 我将迎接无尽的永恒。” ——理查德·巴克斯特(Richard Baxter, 1615-1691) 这是2020年1月,拉维·撒迦利亚(Ravi Zacharias)背诵的赞美诗中的章节。两个月后,他被确诊为骨癌;5月…

Read More
27 Jun
瓦上霜——那些在疫情中让我讶异的邻舍 / 夏娃

瓦上霜——那些在疫情中让我讶异的邻舍 / 夏娃

照人的本能,只会让敌人为儿子死,不会让儿子为敌人死。 文 / 夏娃 自从公司应加州政府的“抗疫”要求暂时关门,我已经在家待了两个月了。 平时上班,生活过得非常匆忙,一眨眼一天过去了。现在时间宽裕,心情也放松,我们夫妻俩都是基督徒,遇事一般都抱着“听天由主”的态度,所以就当是在家放长假。一天遛4次狗,趁机在附近逛逛,好好看看附近的街道、房屋、花园。又在手机上添加了一个名叫“邻舍”(Next door…

Read More
22 Dec
真问真答:过年了,基督徒该如何与不信主的家人相处?

真问真答:过年了,基督徒该如何与不信主的家人相处?

      文/OC编辑部       答:春节假期,走亲访友机会较多,基督徒面对家人拒绝福音、甚至因为信仰起冲突的情况也屡见不鲜。我们究竟当如何面对?     家人说NO,更要以爱为旗   当我们传福音被最亲近的家人拒绝的时候,或许我们会看到“以自我为中心的爱”如何拙劣地演变成一场战斗。一道难以缝补的裂痕,…

Read More
12 Dec
折翼的小天使

折翼的小天使

  英杰、璋如是一对在德国读博士班的留学生,有一个八岁大的儿子以勒。去年九月,璋如刚考过博士学位,搬到柏林运河旁新租的家,正准备生产第二胎儿子(已取名以诺)。忽然,胎死腹中、璋如临产血崩、肺部积水……一连串的灾难竟临到这一对基督徒夫妇身上!他们是怎么渡过的?       文/宁子       以诺死了   英杰:生孩子…

Read More
06 Dec
耶稣与当代中国人座谈会记实

耶稣与当代中国人座谈会记实

不久前,本刊编辑部邀请了一些学者、作家和专业人员,畅谈“耶稣与当代中国人”。他们当中,有基督徒,也有非基督徒;有来自大陆的,也有来自台湾的;有文科的,也有理工的,还有艺术家,神学生。他们从不同的角度,各抒己见,饶有兴味,相信读者会有所启发。       文/蔡越整理       赖洪毅(来自广州,洛杉矶加州大学政治学博士生):我以为耶稣能…

Read More
05 Dec
父爱和弟兄姐妹们

父爱和弟兄姐妹们

      文/远志明       一、仇恨文化的因袭   人生而有爱,却无时无刻不在恨的阴影中。人类是这样,中国更是这样。 从孔子倡“仁爱”,墨子讲“兼爱”,到革命者的“同志之爱”,当代的“五讲四美三热爱”,上下三千年间,“爱”不曾离过中华民族的口。可鲁迅说,“我仔细看了半夜,终于从字缝中看出字来:吃人!”(《狂人日记》)这话…

Read More
16 Nov
一个“高级科学家”的痛苦

一个“高级科学家”的痛苦

      文/陆明       我是在中国南方一个小城市长大的。从小就是学习上的尖子。文化大革命打乱了正当的“学而优则仕”的道路。碰到了停课闹革命,参加了“红小兵战斗兵团”,目睹了校长被关进“牛棚”,班上的老师被抄家、游街,后来自杀身亡。接踵而来的形形色色的大字报、武斗、政治运动,使我从文革开始时激动的心情转为了对社会的强烈反感。就在那…

Read More
31 Oct
把自己送给孩子吧!

把自己送给孩子吧!

      文/郑期英       多年前《基督徒文摘》(Christian Reader)上刊登了一个小故事:有一个小男孩,他的朋友们整天在他面前炫耀他们的父亲何时要去参加市长的早餐会,何时又要去瑞士开一个企业家会议。这个小男孩感觉很自卑,因为他父亲只是一个木匠,从来不去什么特别的地方。 有一天,他叔叔来访。小男孩发现叔叔原先在东南亚当…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