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需甚少

所需甚少     文/晓宇

63941912nc6900947bfcc&690我曾经长年活在灵性的黑暗中而不知晓。上帝爱我,我降服了,於是,他改变了我的生命。

我出生在一个普通中国人家庭。9岁的时候,母亲因为事故伤残了。我因此有了特别的视角观察社会、体会人生。我感到社会缺乏“尊重生命”的价值观念,也少有“人文关怀”的传统。并且,中国人特别苦难,社会多有不公义┅┅这些都促使我,执著地寻求人生的答案。

我是学习科学和工程的,却因为上述原因,家庭经历和个人对社会的感受而开始喜欢读人文主义著作,喜欢托尔斯泰、爱因斯坦。我自己受鲁迅影响比较多,後来也读过一些胡适,林语堂的著作。因为喜欢音乐,贝多芬追求自由、平等和尊严的战斗人生,更是我所倾慕的。古希腊的哲学、美学、城邦政治、文艺复兴和各种思潮,我都好奇地阅读过。

我的眼光很自然地移到了西方,我向往北美的自由。1999年夏天,我移民到了加拿大,在多伦多登陆。在唐人街的一个阁楼里安顿下来後,我主动跑去敲教会的门。

从此,我坚持参加教会聚会。慢慢地,我体会到了神的爱,我的心灵开启了。

2001年,我在蒙特利尔宣道会受洗。一信主,我就有平安。我的生命也逐渐改变了∶

从前的我,忧愁,没有平安,骄傲自大,自私,容易埋怨他人(包括苛求),不负责,看不见自己的错误,不能真正地辨别善恶。我人生目的,是通过个人奋斗荣耀自己。

现在的我,喜乐,平安,比过去谦虚多了,不那麽自私了,对人更宽容,也能看见自己的错误并有勇气承认,而且靠著圣灵的能力,鉴别善恶。我的人生目的,是荣耀上帝。

前几年,中国有一位元电视女主持人,因为丈夫(也是著名节目主持人)有婚外恋,大闹电视台。她引用法国外交部长的话说∶“中国在能够输出价值观之前,不会成为一个大国┅┅”

然而,现在的中国社会,拥有什麽样的价值观呢?什麽样的价值观才是好的呢?我们如何才可以将好的思想价值观学来,并实践出来呢?在跟著感觉走的後现代社会,什麽是标准?我们又用什麽来抵挡世界里的各种诱惑,如何鉴别这世界里五花八门的各种学说呢?

耶稣对我们说∶“人活著,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的话。”(《马太福音》4:4);“我到世上来,乃是光,叫凡信我的,不住在黑暗里。”(《约翰福音》12:46);“所以凡听见我这话就去行的,好比一个聪明人,把房子建在磐石上。”(《马太福音》7:24)

我相信耶稣的话是大有能力的,要改变中国社会的价值观,首先要改变人心。要改变人心,唯有依靠上帝的道。“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约翰福音》1:1)上帝藉著中国的历史和现实,向中国人说话。我们看见了吗?听到了吗?

早在1892年,美国传教士就在《中国人的素质》一书中写到∶“中国所需甚少,真正需要的是人格和良心┅┅为了获得正义,必须了解上帝,对人有新的概念,要了解人与上帝的关系。中国的每一个人、每一个家庭以及社会,都需要一种新的生活。我们发现,中国的各种需要,归结起来就是一种需要。这种需要,只有基督教文明,才能永恒而又完整地给予满足。”

此言不虚!

作者来自中国四川,原从事物理研究。现居美国新泽西州,从事射频通讯产品研发。

海外校园 > 第一〇六期 (2011-04) > 所需甚少  (图片来源网络)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