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活的盼望

复活的盼望文/方镇明

1165235439e68bb728l
有一次,我与一位年轻的基督徒谈话∶“究竟你相信什麽?”他说∶“我相信耶稣。”
我又问∶“你为何相信耶稣?为何不相信佛祖、轮回、慕罕默德,甚至复活节兔子┅┅?”

这些问题看似苛刻,但是我们需要这样挑战年轻的基督徒。我们的年轻人必须抓住一个要点∶基督信仰建基於一个历史事实,就是耶稣基督是一个死而复活的救主!正如使徒保罗所强调的,复活是基督教信仰的基础、福音的中心,是所有信徒生活的起始点和指南针。如果耶稣没有复活,我们所相信的便是徒然(《哥林多前书》15∶17)。

这就解释了,为什麽基督教有复活节,但是其它宗教没有。即使近些年来,佛教增加了许多新的活动,甚至出现了类似基督教的团契、唱诗、分享见证、查经活动,也宣扬佛陀爱世人等,这些活动与基督教日趋类同,但有一点仍是无法改变的∶基督教有复活节,佛教绝不可能有佛活节!回教也没有复活节。

一、早期教会见证耶稣复活

早期教会的基督徒,宣称耶稣死後3天复活(《哥林多前书》15∶4),他们是“耶稣复活的见证人”(《使徒行传》1∶22)。透过他们大有能力的宣讲和见证(《使徒行传》4∶33),耶稣钉死在十字架上5个星期後,即有一万多位犹太人跟随耶稣,承认他创立了一个新的宗教。

1.犹太人极度重视自己的身分

犹太人认为,他们是神的唯一选民,一向坚持犹太人的社会制度和文化,严格遵守摩西律法规定的礼仪、祭坛的献祭、安息日中的会堂聚会等。犹太人的孩子自少深受犹太文化影响,故而很难被外族同化。曾经统治过犹太的其他民族及邻国,例如亚述人、巴比伦人、耶布斯人、摩押人,都已经不存在了。因此,犹太人更加积极地透过犹太人的宗教礼仪和社会组织,确立自己独特的身分。

然而由於耶稣复活,早期教会开始拒绝所有形式的献祭,放弃犹太人的宗教礼仪。他们认为,耶稣的死亡和复活,说明了他是神的儿子。神的儿子耶稣一次献上,成就了永恒的救赎,为所有人(包括犹太人和外邦人)赎了罪(《约翰福音》19∶30;《希伯来书》10∶26-31)。因此,神拣选的不仅是犹太人,也包括其他族裔。真正的选民,是那些相信耶稣的人。

并且,耶稣是旧约圣经预言要来的弥赛亚。这位弥赛亚并不是政治和军事上的领袖,相反地,他必须先在世上为人的罪受死,才会进入荣耀当中(《路加福音》24∶25-27,44-48)。

早期教会对弥赛亚(救世主)的理解,违反了犹太人社会的传统习俗、律法和宗教文化。犹太教的领袖认为这新宗教危害了犹太民族自身存在的纯洁,因此想尽办法,打压这新兴的基督教,甚至鞭打、用石头砸基督徒。罗马政府也折磨基督徒,把基督徒丢进狮子坑,甚至钉在十字架上。

2. 门徒发生了巨大改变

早期教会的基督徒忍受压迫,至死不愿意放弃信仰。他们没有进行武力斗争,也没有以武力去传扬福音,反而学习耶稣的榜样,甘愿受罚,以性命去证明他们完全相信他们所传递的是真理。

这些都表示,他们确实相信耶稣从死里复活,因而愿意奔走各地,牺牲生命,全心全意传扬耶稣的复活。

为什麽他们愿意这样做呢?

他们不怕官长吗?

他们不怕丧失了犹太人的身分吗?

他们不怕死吗?

他们这样做,是否增加了个人的威望、财富或社会地位呢?并没有。耶稣的11个使徒,除了约翰以外,其他10位都以身殉道了,或被石头打死,或被钉了十字架,等等。

他们最初都离弃过耶稣,例如,耶稣在客西马尼园被捉拿时,“门徒都离开他逃走了。”(《马太福音》26∶56;参《马可福音》14∶50)当耶稣被审问时,使徒彼得偷偷地观看,然後3次否认认识耶稣(《约翰福音》18∶15-27)。耶稣钉十字架後,他的11位使徒吓得惊魂未定,把自己锁在楼房内,不敢外出(《约翰福音》20∶19)┅┅
这些事例说明,他们起初确实怀疑耶稣是否是弥赛亚。

即使其後听闻耶稣复活、发现耶稣的坟墓是空的,他们仍怀疑耶稣是否真的复活。耶稣的门徒多马甚至说,除非触摸到耶稣的伤口,否则他不会信。

除了11个使徒,其他门徒也怀疑耶稣复活。例如,在去以马忤斯的路上,有两个门徒与一个陌生人谈过话。他们正谈论著耶稣复活的传闻,却没有注意到,与他们谈话的陌生人,正是复活的耶稣。

那些跟随耶稣的人,起初都像懦夫般四散躲避,但是他们突然改变了,愿意为基督受苦,甚至牺牲。为什麽?究竟发生了什麽事情?

最合理的解释,是他们发现,耶稣真的复活了!

二、耶稣复活的历史证据

现代人嘲笑基督徒相信耶稣复活,因为复活违反日常生活的经验。每一个人都知道,人死後不会回来。

然而,耶稣复活,这完全不可能的事情,真的发生了。并且,耶稣应许,相信耶稣的人在末日也会复活。

耶稣复活对人类的将来是何等重要,但我们能证明耶稣复活了吗?我们有证据吗?

历史事件的真伪,不能用科学实验证明,只能透过不完全的记录、追忆和仍然存留的历史遗物去说明。因此,我们必须审慎地探视耶稣复活的真实性和可靠性。

让我们看看以下的证据∶

1.耶稣确实死了

首先,耶稣真的死在了十字架上,不是晕倒或在昏睡,後来又恢复了知觉。彼拉多曾派士兵检查耶稣是否死了,士兵用枪刺在耶稣肋旁,确定耶稣真的死了。

耶稣死在十字架上,当时还成为犹太人和希腊人蔑视耶稣的理由。犹太人的宗教领袖说,钉死在木头上的耶稣,绝对不是神的儿子,也不可能是救世主(弥赛亚),反而是羞耻的和被咒诅的(《使徒行传》2)。 希腊人则认为,死在十字架上的罪犯,是被看低和被咒诅的人。

2.空坟墓,复活的物证

耶稣死亡和埋葬後第3天,他的坟墓戏剧性地打开,他的身体不再在里面。这空坟墓的事实,是犹太人、罗马政府和基督徒共同承认的。但原因为何,却有不同的说法。

有些人认为,耶稣并没有复活,是门徒偷了他的身体,藏起来了。但了解罗马法律的人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因为罗马官长一早就知道∶如果耶稣身体不见了,会有严重的後果,因而派了一小队兵去看守坟墓。按当时的习惯,一小队兵可能有16人,按4班兵丁看守,每班4个人。如果有士兵打瞌睡,耶稣的尸体因此失窃,所有的士兵都要赔上性命。这是严厉的罗马律法所规定的。因此,这队士兵必会好好看守耶稣,绝不会让任何人偷走尸体,也不会愿意收受贿络。 即使门徒能够偷偷潜行到墓地,他们怎样能够使用工具推开墓前的大石头,而又不发出声音打扰兵丁的睡眠呢!。

还有人认为,可能是罗马官府拿走了耶稣的身体。不过,如果真的是官府拿走了耶稣的身体,他们後来必然会拿出来,说明耶稣已死,藉此阻止“复活的谣言”。但是,他们根本找不到耶稣的身体。所以,不可能是官府拿的。

同理可以证明,仇视耶稣的犹太人大祭司,也没有拿走耶稣的尸体。

官方一直找不到耶稣的尸体,这说明,耶稣尸体不见了,因为耶稣已经复活。

3.复活的人证

很多人亲眼目睹复活後的耶稣。首先,有3个妇女,抹大拉的马利亚,雅各的母亲马利亚,及撒罗米,在天亮之前探望耶稣的坟墓。《马可福音》记载,她们带香料去膏抹耶稣,到了坟墓前,发现墓前门口的大石头已被打开,墓内有一年轻人(天使),穿著白色的衣服坐著,告诉她们耶稣已经复活了,并叫她们告知使徒,要他们在加利利等待耶稣(《马可福音》16∶1-7)。

接著,复活的耶稣在使徒所住的地方,向10位使徒显现(包括彼得、耶稣的亲弟弟雅各和约翰),使他们由疑惑到确信。

耶稣复活的当天,多马不在场。因此,多马不接受10位使徒的见证,说∶“我非看见他手上的钉痕,用指头探入那钉痕,又用手探入他的肋旁,我总不信。”(《约翰福音》20∶25)过了8日,耶稣再次向使徒显现,让多马把手指探进他的肋旁┅┅多马因此彻底地降服了,他虔诚地呼叫∶“我的主!我的神!”(《约翰福音》20∶28)。

保罗在大马色路上遇见复活的耶稣,以致生命全然改变。保罗在书信中指出,有多过500位的弟兄,见过复活的耶稣∶“就是基督┅┅又照圣经所说,第三天复活了;并且显给矶法看;然後显给十二使徒看;後来一时显给五百多弟兄看,其中一大半到如今还在,却也有已经睡了的;以後显给雅各看;再显给众使徒看;”(《哥林多前书》15∶3-7)
凡接触过复活的耶稣的人,生命都明显改变。他们放胆讲道,甘愿牺牲,也要向民众讲述耶稣已经复活(《马太福音》26∶34)。早期教会因此在敌意重重的环境中,仍然快速增长。

4. 门徒不为谎言而死

保罗·李特(Paul Little)指出∶“一个人会为他相信的事情而死(虽然这事情可能是假的),但是,不会为明知的谎言而死。”(注1)

退一步说,即使真的是门徒偷走了耶稣的尸体,然後制造谎言,宣称耶稣已经复活,他们也不会因坚持这谎言而赔上自己的性命,因为他们知道耶稣复活是假的。门徒异口同声地宣讲耶稣复活,并甘愿受人蔑视,即使被鞭打、关入监牢,也心里喜乐,最後更成为烈士┅┅最合理的答案是,他们亲眼看见了复活的耶稣,知道耶稣确实复活了(注2)。

韦斯特(Gilbert West,1703ˉ1756),年轻时相信圣经是骗人的书,决心揭发其虚假之处。他多年竭力找寻证据,想推翻“耶稣复活”。终於,他在1747年,发表了论文《由历史及考证资料看耶稣基督之复活》(牛津大学因该论文,给了他法学博士学位,注3)。

书中,他却出人意料地表示∶相信耶稣复活,比相信门徒说谎更合理。他引用一句古语,说明他的立场∶“未曾下工夫研究的人,实不宜信口随意批评。”

注∶

Paul Little,Know Why You Believe (Wheaton,IL∶Scripture Press, 1967),173.

麦道卫(Josh McDowell),《新铁证待判》(美国∶更新传道会,2007年)。
Gilber West, “Observations on the history and evidence of the resurrection of Jesus Christ,” (Google eBook).

作者为恩泉谷宣道会主任牧师,曾任海外神学院系统神学及伦理学教授。

图片来自网络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