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车追尾”之後访康宁医院

“动车追尾”之後访康宁医院–文/吴迦勒

2011080108272629882011年7月23日晚上,温州的双岙村,发生了震惊全国的“动车追尾事件”(中国高速铁路重大伤亡事故。编注)。当晚许多温州市民自发投入救援行动,搬运伤员,开车送人上医院。接下来的几天里,更有许多人自发到医院献血,或作志愿者,服务伤员及家属。温州成了一座“温情之城”。

在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面前,温州的基督徒是不是踊跃参与了呢?平心而论,温州教会在这次救援中,整体作用不大,与2008年四川地震时中国教会大规模投入救灾,根本无法相比。

好在离事发地最近的医院——温州康宁医院,一个基督徒办的医院,在这次突发性事件中,发挥了很大的救死扶伤的作用,得到了社会的好评。

7月29日晚上,我采访了院长王莲月姐妹。

没有钱,我们也会救

问∶王院长,这次中央电视台现场直播你们医院救死扶伤的事迹,你可是给基督徒争了光啊!

答∶感谢神,这是神自己做的工作。当CCTV(中央电视台)记者采访我∶“你们康宁医院是民营医院,抢救这麽多伤员,费用怎麽办?你们是怎麽想的?”我说∶“费用不是问题,抢救生命才是最重要的。救死扶伤是我们的天职,没有钱我们也都会救伤员的。”

记者听了很感动。中央台一播出,我们医院就全国闻名了。许多人发短信给我,说我们医院做得好。其实也没什麽,这本来就是我们应该做的。

问∶我看了温州各报纸上的统计数据,你们医院收治伤员是最多的。你能说说当时情景吗?

答∶事件发生後,很多伤员送到我们医院急诊室。我们医院立刻启动急救预案,并向员工发出紧急通知。半个小时内,近200名医务人员都迅速到位了。

当天晚上收了54个伤员,加上後来的,总共收了60多人。开始来的伤员,伤势都比较重,甚至有3名伤员送到医院就死了,场面非常紧张。

我们的医护人员全部上阵,抬担架、拍片、检查,每个人都全力以赴。我们把伤员按轻重缓急分类,急的马上做手术,争分夺秒地抢救伤员。

基督徒能做些什麽?

问∶王院长,我们基督徒比起未信的人,是不是缺乏一种抢险救灾意识?这次事故发生後,基督徒参与度不高。这当然和事件发生的时间有关,23日是周六,大部分基督徒青年都在聚会,所以没法从网上得知这一消息。次日则是主日,大部分基督徒都做礼拜,也没有怎麽参与这事。

其实时间不是主要因素,总体来说,我感到我们基督徒行动还是有些迟缓,而且做的事也少。这和我们平时缺乏这方面的教导有关。作为专业人士,你觉得教会应该做些什麽?比如,教会是不是应该有一个应急援助预案,并进行演习,以便随时可以拉出一支队伍,有效地投入这种救灾援助中去?

答∶主耶稣再来前,地上各种灾难会越来越多,教会确实应该做好应对的准备。但是医疗救助这部分,一般人是难以参与的。就连基督徒医生,也难以在这种情况下以个人身份发挥作用,最多只能在现场做一些简单的包扎而已。医疗救助部分只能由事故附近的医院,或政府指定的医疗救援团队来做。

我们大多数人可以在稍後的援助上发挥作用,在生活方面提供帮助。比如有个慈善团体,24日早上就派人到我们医院,给伤员和医务人员送早餐。他们比我们更早想到这一点。

从事心理专业的基督徒,则能给予心理援助。可以进行即时的心理安抚,可以给伤员以心理上的支持,给予肌肤上的接触。这种无声的支持,对伤员来说是非常重要的,能让他们安静下来。24小时後,则可以给予心理危机干预(即针对处於心理危机状态的人,给予心理援助。编注)。

基督徒还可以帮助联系死伤者家属,或给救援人员做後勤工作,如送“伏茶”(有清凉祛璁作用的茶水。编注)、矿泉水。就如温州汽车协会的人,在车上贴上“爱心专车”标识,免费接送献血的人,这也是一种参与方式。

我们基督教会应该有一个机构,统一指挥,让大家知道届时如何各尽其能。

我们要成为爱的管道

问∶作为一个基督徒,你要在医院中打造什麽样的企业文化?

答;我要在医院里打造爱的文化,让病人感受到这里有爱。我们基督徒要彰显神的爱、传递神的爱、与人分享神的爱,让病人感受到真的有神。

我觉得,一个人如果没有得到神的爱,也就不可能爱别人。所以,人先要认识神的爱,活在神的爱里,才能活出神的爱。我们要成为爱的管道,让未信的人看见基督徒确实不一样,让员工和病人都被这爱所吸引,也会愿意去得到这种爱。

这就是我们医院的异象和使命。

在行政办公楼的楼梯口,以及我的办公室中,都有一块匾,写著圣经的话“施比受更有福”。这次我们抢救伤员,也体现著这种从圣经来的理念。我们相信,付出就一定会得到回报——即使在世上没有得到,在上帝那里也会得到。

温州市第二届慈善奖

问∶你们除了这次救援外,还做过哪些救援工作?

答∶我们医院是温州市危机干预中心的挂靠单位。每年大台风後,我们医院心理专家队伍,会在第一时间到达受灾地区,参与心理救援,且每次都是无偿服务。四川地震後,我们医院就派了医疗人员去灾区。

问∶听说你们医院慈善工作做得很好,你们都做了些什麽?

答∶我们医院在2008年,设立了温州市慈善总会康宁精神疾病慈善基金。我们首年捐款500万元,其後每年80万。去年基金不够使用,又追加捐款200万。这个基金是为了医疗、救助经济困难的精神病人。因为很多精神病人是因病致贫、因病返贫。他们的病难以根治,反复发作,丧失了劳动能力。而且一人生病,全家受累,家庭越来越穷。有的人没钱住院治疗,只能用锁链锁住,关在家里,过著非人的生活。曾有一个病人,被链条长期扣锁,链条都嵌入肉里,我们只得动手术把链条取下来。

我们的捐款,就是给这些因家庭困难看不起病、住不起院的病人治疗用的。2011年,我们医院获得温州市第二届慈善奖。

不拿回扣,脾气变好

问∶你们医院有多少基督徒?他们发挥的作用明显吗?

答∶我们的基督徒员工,占全部员工的百分之十几。

虽然不是每个基督徒都能在员工中发光作盐,但是有些基督徒确确实实发挥了很明显的影响力。比如,现在的医生都拿药品回扣,我们医院以前也不例外。但柳巧金姐妹坚决不拿,人人都很佩服她。

又如妇产科主任张金霞,未信主前,因技术好,很骄傲,脾气也不好。信主後变化很大。妇产科在她的带领下做得很出色。

神也为我们预备了牧养人,对基督徒员工进行栽培,帮助他们生命成长,可以在工作上更好地荣耀神的名。

结语∶祝愿

采访结束时,我衷心祝愿康宁医院,在这个医德日下的世代里,像当年的教会医院白累德医院(西方传教士在温州开办最早的教会医院。编注)一样,成为医疗界的良心,成为爱心的管道,成为施予的见证。

我也盼望我们温州教会、全中国教会,在每一次的灾难面前,都迅速行动起来,彰显神爱世人的大爱。

作者现住温州,基督教文字工作者

海外校园 > 第一一〇期(2011-12) > “动车追尾”之後访康宁医院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