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阳

暖阳—-文/沐尔
暖阳

63941912gc1c724fbe4ce&690阳光越过窗帘,在宋阳的身上晕染出毛茸茸的光圈。此刻,他正专注地熬一锅香浓的鸡汤。浓酽的香气弥散开来,我在桌边翕动著鼻翼,停下了手中的笔。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我满足地叹了口气,那是一种无法用语言形容、文字亦难以描述的安详和愉悦——亲爱的,我们终於成为了一体,互为彼此的良人和佳偶,在上帝慈爱的目光注视下,向世人传达“两个人总比一个人好”的佳美资讯。我们在圣坛前立下了一生相知相守相爱的誓约,流淌出馨香的鲜活清泉。

宋阳是个好青年,是我一生的好榜样。因为他给我的爱,反射著主的形象。更重要的是,他让我懂得了什麽是爱,以及如何去爱┅┅

曾经,我渴望爱的温暖

没信主之前,我的生命之轮转动得急躁而失衡。我的童年是一场孤单的冒险。当同龄的孩子在跳皮筋、捉迷藏的时候,我被关在家里做永远也做不完的数学题。考试没达到95分,对我来讲是个灾难,无颜面对母亲那张充满期待的脸。到朋友家去玩,对我而言则是放在高处够不著的糖果。偶尔大人开恩,我才有机会出去溜达溜达。

谁也不知道,我是一个如此渴望爱的孩子。我希望妈妈能把我搂在怀里,摩挲著我的头,说我是她的骄傲,但她总是只看我有没有考到95分以上。分数是她脸色的晴雨表。

在这样的环境下,我慢慢变成一个过於在意别人的看法、极力想取悦他人的孩子。我依然乖顺,笑容甜美,内心深处却有著说不出的叹息。

长期的自我压抑造成了我的双重性格。白天,在别人眼里,我是个自信快乐、积极阳光的“小超人”;夜深人静的时候,褪去层层面具,一股深深的无力感紧紧地抓住我,仿佛在嘲笑我,告诉我,和别人相比我算不得什麽,我是个没有价值的人┅┅

直到有一天,读到“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以弗所书》6∶12)我才明白,那些消极的、负面的声音来自我们的仇敌,它们就像摄魂怪一样,夺走我们内心的喜乐,蒙蔽我们灵魂的眼睛,让我们看不见上帝的爱和上帝对我们一生的蓝图设计。

就这样,我结束了不快乐的童年,那一年我12岁。

那年,最疼爱我的外婆生病了。在病榻上,她重拾年轻时的信仰,再一次拿起圣经,吟唱赞美诗,重新成为一位虔诚的基督徒。我也耳濡目染地学会了几首圣诗,还会背好几段经文。外婆给我讲圣经里的故事,在我看来,它们和《一千零一夜》一样神奇有趣。晚上和外婆一起睡觉,会看见她跪在床上祷告,我也跟著哼哼,最喜欢在结尾响亮地加上一句∶“阿们!”

本来只觉得好玩,当外婆一本正经地让我接受耶稣作为自己的救主,也成为一名基督徒的时候,我却怎麽也不同意。好歹从小接受的是无神论教育——“从来就没有什麽救世主,一切全靠我们自己。”我去过一次教堂,里面几乎全是老头老太,活蹦乱跳的我在其中显得那麽不协调┅┅最终,看在外婆慈爱的面容上,我才“勉为其难”地跟著她做了决志祷告。那一天是2000年7月。

之後的岁月,虽然时有起伏,但在挣扎难过的时候,很奇妙,好像总有一双无形的手温柔而坚定地托著我,让我不至於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全然倒塌,让我在心灵的黑暗中能瞥见一丝光亮。换句话说,虽然我对天上的这位父亲并不亲近,可是既然承认了我是属於他的,他就会对我不离不弃——“我总不撇下你,也不丢弃你。”(参《约书亚记》1∶5)他一直在等待我回转归向他的那一天。

今日,顺服在爱的里面

我终归是会降服在他脚前的,因为我的灵魂深处还保有一粒火种,在他所定的日子,我终会被挑旺,并熊熊燃烧。

遇见宋阳,就是这个契机。

我是在青年团契认识他的。他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美男子,没有什麽剑眉星目,他只是有著两条浓黑的眉毛、一双小小的丹凤眼,薄唇白牙,如果顶著一个发髻,活脱脱是一位古代苦读的腼腆书生。只不过他不善於书面表达,对乐器倒有几分天赋,弹起琴来如行云流水般流畅。他还擅长烹饪,做的菜连公认嘴刁的人都赞不绝口。他特别喜欢小孩子,主日学的几个孩子,从大到小,都和他关系友好,他们一起奶声奶气地称他为“小宋哥哥”。

我们的相恋,并没有像歌中唱的那麽波澜壮阔、激动人心。我只是在他烧菜的时候帮忙打打下手;他只是在夜色已晚时特别提出送我一段;我只是当他在台上宣讲上帝的话语时,坐在台下颔首、微笑回应;他只是在小组讨论中,常以组长的身份故意把我安排在最後一个发言,他称之为——“压轴”。

他的内在生命是如此的丰盛与茁壮,富有深深的感染力,以至於让我的灵修在不知不觉中像我的饮食起居一样形成了规律。每天的读经和祷告也不再是例行公事了,而是认真地投入我的心力。圣经中的一字一句仿佛明媚的火光,照亮我灵魂的每一个角落;也如喃喃低语,一点一滴地向我述说上帝的大能和上帝的爱。

我终於明白,施比受更为有福;我终於晓得,爱是甜蜜的牺牲;我终於明了,投靠上帝的人有福了;我终於承认,我爱上了宋阳┅┅但不要惊动我亲爱的,直到他自己情愿。

我把这件事放在祷告中,就像把自己放在了祭坛上。我像刚学会走路的稚儿,紧紧地抓住神的臂膀不放∶“我不管,你既然掌管我终身的事,你就要管到底。我‘赖’上你了!”

上帝的法则其实很简单,只要你活在他的里面,遵守他的诫命,把所求的告诉他,他必成全。

事情就这麽成了。

在上帝的祝福和亲朋好友的见证下,我们立下了一生的盟约,相亲相爱,不离不弃。

婚後的日子,细水长流,平淡而温暖。

见我的眼神又开始“漂移”,宋阳默默地端上熬好的鸡汤,双臂从身後环绕著我∶“想什麽呢?”

“我好幸福!”

“我也是!”

“感谢上帝,他填满了我内心深处的空洞,驱散了我对人生、对未来、对自己的恐惧。他还为我带来了你。”

“傻丫头,吃饭吧。”他怜爱地拍了拍我的脸颊。

在冬日的暖阳中,我想父神一定在注视著我们,然後欣慰地笑了。

作者保留版权,不得转载。

作者现居中国福建省泉州市,幼儿教师。

本文选自《海外校园》114期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