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我的“照妖镜”

frog-1499162_1280

不过每次汗颜之际,我都惊惧,骨子里的那个老我,究竟什么时候才能死得干干净净?

文/舒舒

 

小妖之:合理避税

 

前些日子要从朋友那里买一辆二手车,想到去过户时要交的税,我那根深蒂固的歪脑筋小聪明又开始耍了起来。我问先生:“哎,你说,我们能不能算作是礼物赠送呢?这样子没有买卖交易,就能省税嘛。当然,结束后我们肯定、必然、一定会付钱的嘛。”他不带一丝犹豫,立即否定:“不行不行,那就是撒谎。”
我觉得我是在聪明地合理避税,不依不饶,接着说:“譬如人家就是送的礼物,然后我们再把钱当礼物给他们!”他说:“这就是交易呀,不行。”

我步步紧逼:“那你干嘛非得把税交给美国政府啊,他们每年抽掉你那么多税,之前还罚过你那么多,你还乐意给他们奉献!”他说:“我虽然不喜欢他们,但应该交给他们的还是要交。”

他讲完这句话,我脑海里突然就现出那句圣经里的话:“凯撒的物当归给凯撒;上帝的物当归给上帝。”(参《马太福音》22:21)于是,我就收声了。先生看我不讲话了,大概怕太打击我,开始用缓兵之计,“那你让我再想一想,看看能不能想通,想好了我再告诉你。”他说完埋头工作,留我自己开始思想斗争。

我自己所谓的“当作礼物”能成立吗?“事后把钱当作礼物再给朋友”这不是明摆着欺哄3岁小孩子嘛!那些税是让人讨厌,可是圣经也是教导我们顺服掌权者呀……哎,没等他再跟我说什么,我蔫蔫地走到他面前说:“你不用再想了,我的提议是错误的,我收回,免得你费脑细胞。”他对我呵呵一笑,接着又继续工作了。

 

小妖之:不守承诺

 

再比如说,我们现在全家去的美国教会,每个礼拜天都有几千人聚会,停车场不够用,所以牧师就提倡本教会的成员尽量不要把车停在主楼,可以将车位让给新来的朋友。虽然我们当时也才去了几个月,先生问我可以吗,我说行吧,他就填了表格,表示愿意今后将车停在离主楼大概5分钟的青少年活动中心,然后再乘教会的巴士到主楼。这样一来,我们自己就麻烦了一些。

承诺过后,有两次下大雨,天又冷,我们的两个小外孙女(一个5岁,一个2岁半)也跟着我们去教会,一碰到那样的时候,我心里就会动摇起来:“哎呀,这么特殊的情况,我们是不是可以破例一下,就干脆一直开到主楼算了,走的时候也方便,就这一次不会有什么大影响吧。”每次先生都投反对票,理由很简单:“我们填过表了,那就表示我们再也不会停在主楼了。越是下雨,越是冷,就越应该把方便留给新来的朋友啊。”

我心里做咬牙切齿状,可是要做一个顺服的妻子呢,只好乖乖地听他的。关键是,我知道他总是对的,孩子们能学到他这样坚持承诺、舍己为人也是大好的事。只不过,我内心那只“体贴自己”的小妖,又被他照出来,揪出来,拍死了。

后来又有一次,凯凯和我两个人去教会,他竟然学我的狡猾,说今天Daddy不在,我们就停到主楼吧!我那只小妖竟然复活了!我顺着他的话,在主楼开了一圈,竟然一个车位也没有找到,只得再开去青少年中心,路上我说:“上帝告诉我们,刚才的主意是错的,以后不管Daddy在不在,下雨还是天晴,我们再也不停主楼了。”他连连点头。

 

坚决清除小妖

 

我已经习惯了我的“小机灵”“鬼点子”“擦边球”被他个个击破;他好似也习惯并且包容了我的狡猾。
不过每次汗颜之际,我都惊惧,骨子里的那个老我,究竟什么时候才能死得干干净净?我要被身边的这面“照妖镜”照多少次,才能把我里面形形色色的小妖怪全都揪出来,就地正法,永不得翻身?以前,我觉得自己虽然算不上大好人,好歹也不是那么坏,可是自从上帝将这个老实憨厚的美国人带进我的生命,我已经不知道羞愧过多少次了。

很多很多的小事,他先是让我觉得他很傻,不接地气,可接着就会让我看到自己很坏、很歪。虽然我心里愿意做上帝眼中看为正的事,可一遇到一些看起来好像无伤大雅、无关紧要的事,心里却还是没有明确的准绳;等看到身边有这么一个人的行为跟我不一样,我才惊觉自己曾经以为理所当然正确的,其实是错误成了习惯。

上帝希望我们“是就是,不是就不是”,而我好像在黑与白中间常常能找出一种灰,然后凭自己的小聪明,将这个灰与自己想要的黑或白无限接近。哎,我真是有罪了。

我真的感谢上帝,不但让我在读圣经的时候经常认识到自己的缺乏和不足,他还在我身边安放了丈夫这面活生生的“照妖镜”。

上帝多么爱我呀!祈愿我每日都能有进步,每日都朝着他的完美与圣洁迈进!

 

 

作者现居美国。

2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