浇灌最美的玫瑰——从“飘荡的人”到“微信大亨”的逆袭

 

浇灌最美的玫瑰

他开始不停折腾,向外寻求他的“玫瑰”,给妻子、自己、家庭带来伤害。

 

文/小七

 

多年前,在一次《海外校园》的特约作者培训中,我认识了余兄,他比我年长一些。当时的他,在《校长》杂志做记者。晚上,我和他天南地北地聊了很多,探讨信仰,也畅谈人生。

记得他是这样介绍自己的信仰历程:“在离开新教育研究中心后,我躲在厦门哥哥的房子里,躲在甘肃偏远山区半山腰上的阁楼里,躲在成都一个素不相识的家庭里,一个在死荫幽谷里的人,苦苦寻找生命的意义。‘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参《马太福音》7:8)感谢上帝公义的大爱,让我重获新生。2008年,我写《既无天空,亦无大地》;2009年,我就既有天空(信仰),又有了大地(家),不再是飘荡的半空人。”

其他聊的内容大多忘记了。不过,他留给我的印象,一个是比较喜欢“折腾”,有一股读书人身上少有的冲劲;第二个是他对信仰真实的追求。

 

生命不息,折腾不止

 

再后来,断断续续和他有些许联系,知道他结婚、换工作,成了“哈爸”,但还是“生命不息,折腾不止”。再后来,他突然成为2014年中国微店领域的标杆人物,其创办的“大V店”(专注于让妈妈轻松开店的平台),打动了俞敏洪等大佬以及洪泰基金的投资。他“改头换面”的出现,让我既吃惊,又觉得合乎情理。

哈爸大学毕业后,好长一段时间找不到适合自己的稳定工作,用他自己的话说是“在社会上混来混去”。在新教育研究中心干过,在课堂内外的《家教》杂志做过,在《校长》杂志做过编辑、记者……

在《校长》做记者期间,工作虽不怎么出色,却在无房、无车、工资不如对方高的情况下,赢得了湖南姑娘舒畅姊妹的芳心。

2010年,两人结婚不久,哈爸去成都采访。结果稿子还没出来,就突然离职,跑去东北读神学啦。穷折腾了几个月之后,又突然回到《校长》杂志,继续做他的编辑。

2013年3月,哈爸的微信公众号做得有声有色。

2013年秋,《校长》杂志出现经营变化,哈爸和妻子同时离职。过了一段时间,他在网上开始推荐和销售儿童经典绘本。

2014年7月,他的新书《日进3万3:微店这样开才赚钱》出版。10月,相关媒体报道哈爸获得俞敏洪和盛希泰的投资,大张旗鼓地搞起了大V店。

到2016年,大V店已获得了四轮融资,有300个同事,40万会员妈妈。

 

 母子激发的灵感

 

哈爸开始在微信朋友圈里分享一些优秀的绘本童书,是2012年12月儿子小小哈出生以后。那时,他还在《校长》杂志做编辑。

因为他大学毕业后,在新教育研究中心工作过一段时间,当时有一个“蝴蝶与毛虫——儿童阶梯阅读”项目,他因此读了很多国外的优秀绘本童书。他说:“我喜欢读书写作,很长一段时间想成为一名作家,但是,每当我想虚构一个故事时,就恨不得敲自己的脑袋,我是那么缺乏想象力。我想,如果我小时候读过这些优美的绘本,就不至于如此了!”

其次,让他深受触动的是妻子。孩子出生后,哼妈在给小小哈喂奶时,喜欢用平板电脑看动画、电影和娱乐节目。他觉得没有什么营养,就把很多绘本童书介绍给她。她很喜欢,每天都给小小哈讲故事。

这样,他们在2013年3月开通了自己的微信公众平台“经典绘本”,开始做自媒体,粉丝增长很快。

 

 可惜前景不明朗

 

做自媒体既有成就感,还自由自在,谁不喜欢?但当时他面临的唯一问题就是:自媒体能否盈利?因为孩子才几个月大,又是房奴。每月没有六七千块钱收入,家里就揭不开锅。当时做自媒体大家都很担心。谁也不知道如何去做,也不知道自媒体究竟能走多远。

在阿信对哈爸的采访中,有这么一段很有意思的对话:

阿信:你妻子舒畅姊妹担心吗?

哈爸:舒畅也很担心。

阿信:但是她顺服你

哈爸:对,她顺服我。当然我们之间也会有很多沟通。

阿信:你向她做说服工作?

哈爸:我们就是沟通,不是说服。因为我自己也不知道这个事情到底能不能成功!我就和她一起沟通、讨论,来论证这件事是否可行。

 

低头四处觅“玫瑰”

 

对话虽简单,但生活却是实实在在的,他们一起牵手,走过每个晴朗的日子和每个有雨的时节,当然也会有眼泪。

离开新教育研究中心的干国祥老师后,哈爸有两个心结:一个是深怕有辱师名,另一个是汲汲寻求他的“玫瑰”——最值得付出的人生目标。

哈爸在日记中这样写道:“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我会去浇灌世上的哪朵玫瑰呢?!在《小王子》一书中,在千万朵玫瑰花里,小王子不断给一朵玫瑰浇灌,使它终成为他的玫瑰。”

在婚礼上,牧师为他们证婚时说:“愿你们的家庭,让还没有结婚的人,看到你们就愿意结婚;还没有信主的家庭,看到你们就想信主”。

那时他就心生感动,并暗暗下决心:不仅要好好地经营自己的家庭,还要借着自己的小家,影响更多人、更多家庭。然而,当时的决心转身即忘,他开始不停折腾,向外寻求他的“玫瑰”,给妻子、自己、家庭带来伤害。

他说:“我虽健忘悖逆,上帝却从不打盹、失信。上帝借着牧师给我们的祝福,护佑着我的家庭,在他的带领下,在教会的教导下,在我妻子哼妈的帮助下,家庭带给我生命中最恬静的喜乐。蓦然回首,家是我的玫瑰,就在灯火阑珊处。从此,我把目光聚焦于家庭,我要浇灌她、守护她。”

不管怎么,家成了他的那朵带刺的玫瑰,囊括了哀愁和喜乐,也满了上帝所赐下的滴满路径的脂油。

 

帮助回家的妈妈们

 

从微信平台到引进天使投资,做大V店,“家庭”的理念仍然凸显在其中,这正是基于圣经的倡导。对已婚男人,上帝定下的样式是像基督爱教会一样,为妻子舍命;对已婚女人,上帝定下的样式是像教会顺服基督一样,以丈夫的荣耀为自己的荣耀,以丈夫的使命为全家的使命,并让妻子成为丈夫的帮助者。(参《以弗所书》5:22-24)

哈爸的微信公众号一直提倡0-3岁孩子的母亲能够回归家庭,做全职妈妈,这对孩子的成长益处无穷。但在中国做全职妈妈,不像在美国、日本那样受人尊重,反而会遭到亲朋好友的不解甚至责难。

哈爸说:“我发现很多全职妈妈,她们的丈夫在经济上不见得完全有能力支撑家庭;还有一些全职妈妈,担心慢慢地会和社会脱轨,生活变得枯燥和无聊,缺乏成就感。其实,她们也想一边带孩子,一边做点赚钱的事。她们告诉我:‘哈爸,我们来代理你店铺里面的商品。’她们因为爱丈夫、爱孩子、爱家庭,不得不忍受来自各方的批评指责。”

而在哈爸和哼妈这里,全职妈妈们得到了安慰和理解,更通过大V店得到了一些很实际的帮助。

 

终于做成大V店

 

“我觉得自己必须顺应她们的需求,把代理的事情给做起来。”他说。

但是,怎么做呢?

他一开始想到的是加盟!他和出版社、商家谈好,把商品放到微店里经销,愿意加盟的妈妈们每人也开一个微店。

不过问题很快就来了,以这种方式,一个媒体人是完全没有办法应付的。各种表格、不断的沟通,各种流程跟踪……哈爸说:“后来,没办法,我请了两个女孩子做助理。她们都受不了,累哭了。我意识到,长此以往,肯定不行。”

当人疲惫无力的时候,就需要向上帝祷告,寻求智慧。因为他才是一切智慧的源头。

他不是程序员,自然不会搭建平台,他也曾经寄希望于其他平台有这样的功能,但都不是为妈妈们量身定做的。他说:“那时我每天多累啊,但我想,为了这些妈妈粉丝,无论多累,我都要坚持下去。既然网上没有合适的平台,我就做一个平台出来吧。”这就是后来的大V店。

虽然其中的奋斗历程很曲折,但大V店真的做成了,这个源于基督信仰的实践活动终于落地生根了。

 

成为家庭守护者

 

外人眼中顺风顺水的创业和辉煌业绩,在哈爸看来,每走一步,若没有上帝的呼召和恩典地伴随,都无法想象,也无法前行。

2015年教师节,他在《我会去浇灌世上的哪朵玫瑰呢?》一文中写道:“主啊,我算什么,你竟差遣我?我和哼妈把上帝对家庭的眷顾、我们自己的一些学习和实践,借着公众号‘经典绘本’零零散散地分享出去。我未曾想到‘经典绘本’能得到这么多人,尤其是妈妈们的关注和喜爱;未曾想到会由此衍生出大V店;未曾想到又由大V店衍生出‘妈妈+’。随着卷入的人越来越多,一种责任感也在我心里越来越重。”

“其实,责任感首先是以愧疚感的面貌被我识别的:这么多妈妈,这么多家庭,这么多孩子,我算什么呢?我何德何能呢?我能给她们什么呢?……每每想到这些,我就退缩。我一退缩,就想到牧师在婚礼上给我们的祝福,就想到摩西。

上帝让做了40年牧羊人的摩西,带领以色列人出埃及,去流奶与蜜的迦南美地。摩西几次三番推迟,对上帝说:‘我是什么人,竟能去见法老,将以色列人从埃及领出来呢?’(参《出埃及记》3:11)摩西甚至对上帝说:‘主啊,你愿意打发谁,就打发谁去吧!’(参《出埃及记》4:13)反正他就是不领上帝给他的使命,以致上帝发怒。”

“主啊,如果守护家庭,就是你给我的使命,就求你赐我勇气承接,求你赐我一颗依靠你的心。因为,我算什么呢?但你说:‘不是倚靠势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灵方能成事。’(参《撒迦利亚书》4:6)主啊,愿你这话成为我脚前的灯路上的光,一直指引我。于是,我就说:‘主啊,我在这里,请差遣我!’”

 

幸福是什么,莫过于,阳光正好,恰闻花香。有了上帝,他完成了从一个飘荡的人到一位微信大亨的逆袭;有了上帝,家就成了那最美的玫瑰;有了上帝,工作就有了呼召;有了上帝,玫瑰才能绽放出最美丽的芬芳。

其实,我们这一生,最大的逆袭是上帝差了他的爱子为我们舍命,让我们出黑暗,入奇妙光明,也让我们与上帝有份,才能去爱,去守护。

 

 

作者为杂志编辑。

 

7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