怜爱寄居者

barbed-wire-946523_960_720

因着耶稣基督牺牲的救恩,我们今天才成为成功迁入天国的“属天难民(移民)”。

 

文/基甸

 

过去这两年,我们所处的世界,被大批人口的跨国迁徙浪潮搅动。难民和移民的问题在欧洲、美国和加拿大,持续成为新闻和政治的热点。

 

接纳与排斥

 

在欧洲,过去这一年有超过百万的难民,从叙利亚等中东国家涌入。这些中东难民大多数是为了逃避自己国家的战乱而冒险,长途跋涉去欧洲申请庇护;也有一些是为了到欧洲寻求更好生活的“经济移民”。他们进入欧洲的方式通常是不合法的。偷渡通常会遭遇很多危险,成千上万的难民在途中丧生。对此,欧洲人不但感到巨大的移民压力,也深深地陷入人道主义危机之中。

 

一些西欧国家的领导人,如德国总理默克尔,呼吁欧洲国家持守欧盟自由、博爱的理念,一起来承担、接纳、收容这些难民和移民。很多欧洲人自愿打开家门、张开双臂,欢迎这些刚刚进入欧洲的难民和移民,为他们提供人道帮助。

 

但也有很多欧洲国家和欧洲人,对大量涌入的难民抱持怀疑、恐惧甚至排斥的态度。一些极右翼政客趁机以煽动反移民的情绪来推动他们的政治理念,借此博得一些民众的支持。在正值大选年度的美国,移民问题也更加突出地成为热点。经历了近年经济和国力衰退的美国选民,对“体制内”政客和“政治正确”日益厌倦,于是,靠出格言论出位的奇葩总统候选人应运而生。

 

当以“强人”自傲的总统候选人把美国“不再伟大”的原因,归结为对非法移民和穆斯林的过分接纳和纵容时,很多美国人(包括一些基督徒)都觉得,他说出了自己以前不敢说的心里话,反移民的情绪在美国被推到新的高度。

 

在中文网络上,这种具有种族主义和社会达尔文主义色彩的观点似乎也得到很多支持。不但有不少在海外的中国人认同“修筑高墙把墨西哥人挡在国境线外”和“禁止穆斯林入境”之类的提议,甚至很多身在国内的同胞也跨洋支持,成为大洋彼岸提出这类做法的政客的热情粉丝;而对移民持接纳态度者,则被很多人批判、嘲讽为“白左”甚至“圣母”。

 

建桥或筑墙

 

我们必须承认,难民和移民的议题在政治上是非常复杂的问题。任何国家对难民和移民的承受能力都不是无限的,如果没有限制地接受非法移民,肯定会给本国造成很多问题。

 

而且来自中东的难民当中,也可能混入恐怖主义分子,如果不加甄别地接收,也会给国家安全带来危害。国家领导人或政治家有责任保障本国的国土安全,维护国民的福祉。单单出于同情而不负责任地开放国门、接收难民和移民,在政治上确实不够成熟和理性。

 

但是,在有限与合理的范围内对移民持开放、接纳的态度,不但符合当今的普世价值观,更是欧美国家,尤其是美国、加拿大这样的移民国家的基本国策和核心价值。在历史上,美国曾接纳了很多来自世界各地的难民和申请庇护的外国人。

 

经济移民不只给这些国家带来负担和拖累,也带来了很多利益和祝福,包括蓝领移民做了很多本国人不愿做的工作,白领移民给国家社会带来很多科技、文化等方面的贡献。
而且,移民问题并非只能从实用主义和功利主义的角度来看。不是所有人都只从利己主义的角度看问题。历史上很多追求自由、平等、人权等价值的人(如当年在美国支持民权运动的白人),不是都把自身利益作为首要的考量。移民问题也是如此。欧美人善待移民的传统,还有超越物质和利益的原因。

 

我认为这其中的原因之一,就是基督教信仰和文化的影响。罗马天主教现任教宗圣方济各,在被问到如何看待在美墨边境筑墙的反移民言论时说:“一个只考虑建墙而不是建桥的人,不是基督徒。”虽然教宗不能代表所有基督徒,也无权因为一个人的政治立场判定他是不是基督徒,但用“建桥”而不是“筑墙”的态度来对待难民和移民,善待住在我们当中的“歪果仁”(外国人),确实跟基督教信仰在西方文化中的影响是有关系的。

 

怜爱寄居者

 

基督教文化里面有“怜爱寄居者”的理念,这源于圣经。在旧约圣经(摩西律法)中,上帝告诉以色列人说:“耶和华你上帝向你所要的是什么呢?只要你敬畏耶和华你的上帝,遵行他的道,爱他,尽心尽性侍奉他。”(参《申命记》10:12)“耶和华你们的神是……不以貌取人,也不受贿赂。他为孤儿寡妇伸冤,又怜爱寄居的,赐给他衣食。所以你们要怜爱寄居的,因为你们在埃及地也作过寄居的。”(参《申命记》10:17-19)

 

上帝之所以要以色列人“怜爱寄居的”,是因为以色列人自己也曾经在埃及作过寄居的外族(外国)人。上帝告诉以色列人说,既然我已经让你们被释放、得自由了,你们也应该怜悯、恩待住在你们当中的寄居者。所以,以色列人明白,既然他们已经蒙了上帝的恩典,被上帝释放,而且上帝还供给他们衣食,他们就不能冷漠甚至冷酷地对待他们中的外族人。

 

新约圣经同样包含善待外族寄居者的教导。在美国,在是否要接纳中东难民的辩论中,很多支持接纳难民的人都会引用耶稣讲的“好撒玛利亚人”的故事(参《路加福音》第10章),提醒那些反对接纳难民的人,同情、关爱受苦之外族人的,才是真正的好邻舍。人们会运用这样的圣经典故,也佐证这些理念的背后有基督教信仰的影响。耶稣和新约书卷的作者都教导基督徒——上帝是孤儿寡母的主。

 

爱上帝就要照顾贫穷的人(耶稣自己就特别怜悯穷人),遵守上帝的律法就要“爱邻舍如同(爱)自己”(参《路加福音》10:27);遵行上帝的旨意就要“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上帝同行”(参《弥迦书》6:8)
凯勒牧师说,圣经清楚表明,上帝的公义是“慷慨的正义”,而这跟基督福音的本质密切相连,并非是基督徒可做可不做的“闲事”。

 

爱人的义务

 

当然,在如今的欧美国家,社会、文化都已经世俗化,人们已经渐行渐远地离弃基督教传统,因此,很多时候,基督信仰的影响都只是隐含在普世价值(对基督徒来说是“普遍恩典”)当中。引用圣经说事的人,不一定是相信圣经或按圣经原则行事为人的基督徒,但这样的引经据典,仍然能反映出基督教信仰和基督教文化对社会、文化、政治长期影响所留下的痕迹,表明“怜爱寄居者”的思想已经深入到社会、文化的骨髓之中。

 

在美国,对接纳难民持保留或反对态度的,很多是政治倾向偏右、支持共和党的人。其中也有不少是福音派的基督徒。(皮尤中心的统计数字表明,在美国的新教基督徒中,有54%的人反对接纳中东难民。)但即使是右派、共和党的理念,也会包括关爱穷人等源自基督教传统的思想。
在卢比奥(Marco Rubio,天主教徒)参与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竞选期间,有一位无神论者选民问他如果当选总统,他的宗教信仰会不会影响他的治国理念。卢比奥回应说:“你不必担心我的信仰对我有影响。实际上,我认为你应该希望我的信仰会影响我。为什么呢?你知道我的信仰教导我什么吗?我的信仰教导我,我有义务要照顾不如我幸运的穷人。我的信仰教导我,我有义务要爱我的邻舍。我的信仰教导我,我有义务要帮助那些饥饿的人,设法让他们有吃的;帮助那些赤身露体的人,设法让他们有穿的。我的信仰教导我,要服侍那些在监狱里坐牢的人。我的信仰教导我,如果我想侍奉耶稣,我必须侍奉他人。我想你应该希望这会对我有影响。我知道这是能让我们国家更伟大的(信仰)。”

 

卢比奥所谈到的“义务”,实际上是转述耶稣的教导(参《马太福音》25:31-46)。这样的信仰对无神论者来说可能是陌生的。

 

切身的体会

 
我们从前曾经被教育“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便很自然地认为,那些没有理由和回报的爱,总是值得怀疑甚至肯定是虚伪的。

 

1992年,我刚到美国留学时,认识了一些基督徒,有华人也有美国人,他们非常有爱心,对我们有很多照顾和关怀。但我们这些从大陆来的留学生,对他们的动机颇多怀疑。一段时间后,对他们有了更多的了解,我们才知道,原来这些人真的没什么利己的动机,我们也不可能给他们任何回报。

 

后来我们才慢慢明白,他们的爱心源自他们的基督信仰,他们是因为被上帝的爱激励,才有这样的爱心。这样的爱对我们来说是非常有震撼力的。我后来信主,主要是因为被基督徒无私的爱所感动。

 

回到难民和移民的问题。对我们这些旅居美加的中国人来说,我认为我们应该对反移民的倾向有所警惕和反思。我们不应该忘记,我们并不比那些中东难民、穆斯林移民或墨西哥移民更高一等,我们自己也是托美国或加拿大的移民开放政策之福,才成为这个国家的公民永久居住者,我们没有理由过河拆桥并筑墙阻止后来者。

作为基督徒,我们更不应该因为现实的担忧、恐惧而全然不顾圣经“怜爱寄居者”的教导。我们可以,而且应该,为这些难民、移民祷告,愿上帝怜悯他们,就像上帝曾经怜悯我们。何况,中东难民中也包括一些受到伊斯兰极端主义者逼迫的基督徒。我们都是在这个世界上作客旅、寄居的人,我们也都曾经是天国境外的“外人”。

 

但是上帝怜爱我们这些寄居者,因着耶稣基督牺牲的救恩,我们今天才成为成功迁入天国的“属天难民(移民)”。这不是因为我们自己有任何可以夸口的优点,而完全是因为上帝的恩典、怜悯。所以,我们理应心存怜悯,接纳、关爱难民和移民,为他们祷告,传福音给他们。
但愿“怜爱寄居者”的上帝赐给我们这样的胸襟!

 

作者现居美国,OC同工。

 

18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

(2)条精彩评论:
  1. 華人同胞們:回到难民和移民的问题。对我们这些旅居美國和加拿大的中国人来说,我认为我们应该对北美地區的反移民的倾向有所警惕和反思。我们不应该忘记,我们并不比那些中东难民、穆斯林移民或墨西哥移民更高一等,我们自己也是托美国或加拿大的移民开放政策之福,才成为这个国家的公民或永久居住者,我们没有理由过河拆桥來支持美國新總統的這些違反移民法的意識形態。但是對於混入移民中的恐怖分子和组织那就另當別論了。切勿將不同的理念和意識形態攪拌在一起,不要忘記北美地區移民的多元文化是美加立國三本。畢竟這個地區只有200多年的移民歷史。
    Antony20051142017-01-30 09:37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