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生的科学佐证

beyond-602060__480

 

神鼓励我们观察自然和宇宙,因为如此能帮助我们认识神的存在。

 

文╱杜邦宪

 

 

“人生七十古来稀”,生命的短暂和有限,使历世历代的有识之士,不断发出最动人心扉的咏叹。智者孔子,观看桥下奔流不息的河水,不禁对岁月无情的流逝慨叹:“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忧者陈子昂,登上幽州的楼台远望,怅然于“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三国演义》这类书中,更是低吟着“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这般对岁月无情的感慨。

对生命有限的感叹,并非中国人所独有。希伯来的智者,有名的所罗门王,在他的不朽之作《传道书》中,也叹息:“虚空的虚空,虚空的虚空,凡事都是虚空!”人一生劳碌所积聚的财富、智慧、名声、权力等,全属虚空。无论是智或愚、贵或贱、乐或苦,所有的人,都将被岁月的浪涛淘尽;人一切辛苦的所得,都将因生命的终了,无声无息,淹没在时间的长流中。

“已过的世代,无人纪念;将来的世代,后来的人也不纪念。”对照着历史的悠悠长河,检视不断循回上演着的人生戏码,我想多数人也都会如所罗门王一样,对人一生短暂的得失荣辱,兴起虚空捕风的喟叹吧。

笔者自青少年时,便对生命的短暂、苦多与乐少的现象,有深切的感受。对自己存在的虚实性,和生命是否有意义,心中也涌起了许多的疑问。正是这些疑问,推动了我探索人生的旅程。

回顾这段旅程,崎岖坎坷,并不容易。对生命的困惑与意义的迷失,不时在心里翻腾着。浮沈其间,数次萌生自杀的念头。因此,佛理中那空无本相的世界观,非常契合我心中空虚的感受。我亦很期待能由空无的观想,超脱心中的纷纷扰扰,臻至“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的清净。

然而,我似乎感到常有二股不同的思想力量,在心中纠结拉扯。其中一股力量尝试说服我,接受人生短暂无常的现实。另一种声音却不断地问着:若人生真是“本来无一物”,何以人心怅然哀叹、千古皆然?“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岁忧。”区区数十载之躯,为何为眼不能见的千年后代擘划忧劳?

是否,这一切的一切,表明了人的心不满于短暂而渴望永恒,不满于虚空而渴望意义?

 

 二

 

多年来,笔者寻求生命空虚之感的来源与解决之道,但未得其门。虽然有些事物(例如书法),可以暂时解除心中的苦闷,但在我的心底深处,仍不时有哀愁骚动。

何以对生命短暂与空虚的认知,如此牵动人心?信主多年后,我才渐渐对这个问题,有了一些体会。在此,我要简述我心灵所经历的奇妙转变。

有一天,我开车在一条小路上,突然发觉,信耶稣之后的这二、三年时间,我生命的空虚之感全然消失了,人也变得开朗起来,不再无故的多愁善感。例如节令的变换,不再如从前令我想到岁月无情的流逝,我反倒能开始欣赏四季美景,各擅胜场。

当时,我并不完全理解这转变的原因,只知欢喜领受。又经几年,再次读到《传道书》3章11节“神造万物,各按其时成为美好;又将永生安置在世人心里。然而神从始至终的作为,人不能参透。”心中才渐渐明白。

《传道书》不仅揭示了生命虚空的本相,更近一步说明,生命虚空的原因,乃在于生命有限的本质。上帝造人时,本是将永恒的生命赐予了人。然而当人犯罪,与神隔绝之后,人便开始经历衰残死亡。因为神将对永恒生命的渴望,放在了人心中。所以,肉身的短暂生命,无法满足人心中对永恒生命的渴望。于是,心灵便产生了深切的虚空之感。

依笔者的经历和观察,对短暂生命的空虚感和对永恒生命的渴望,无疑是一体的两面。它似乎是一种内建的思想或本能,无需旁人的提醒或教导,在适当的时机,便在人心中苏醒过来。这虚空之感像两刃的利剑,一方面,能帮助人看清生命短暂虚浮的本质,促使人放弃一己一时的名利,转而追求更高、更久的志业。另一方面,若这虚空之感未得适当的引导和解决,人心被迫以某些暂存易变的事物,换取短暂的满足,那么一旦这些短暂的依靠消失后,心中的挫折与虚空加剧,便可能产生毁灭性的后果。常闻许多人因一时的风浪,如情感的挫折或事业不顺,选择结束生命,多少与他们未能寻得真正的心灵依靠有关。

其实,神将永生的渴望放在人心中,叫人体会远离神后生命的虚空,是希望借着它来推动我们,寻找这位永恒生命的源头。当我们遇见了这位永恒的主,心得到了满足,生命的空虚之感,自然会全部消失。耶稣基督向世人说:“我就是生命的粮,到我这里来的,必定不饿;信我的,永远不渴。”(《约翰福音》6:35)因他知道人心的饥渴,唯有神才能真正满足。

神对世人的爱,具体地彰显在耶稣基督为人舍命、赐人永生。所以耶稣基督向世人宣告:“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使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翰福音》3:16)。

 

 

人类自古就追求长生不老。秦始皇曾派遣术士东去,寻求长生不老之妙药──虽然他的陵墓,见证他一切努力的罔然。然而,对生命长生不老的渴望,始终萦绕在每一代人的心上。

近代人对不老的渴望,较古人有过之而无不及。充斥于媒体广告中的各式保养的方法、各类健身器材以及整容手术,清楚揭示了现代人对青春岁月的留恋,以及对掌握生命的乐观。然而,实际的情况是,长生不老仍停留在梦想的阶段,远非人类科技所能及。

圣经则清楚地宣告,神赐人最大的礼物,便是与神同享永远的生命。

 

永恒的生命,虽是人心之渴望,但要人的理智,接受神的这恩赐,并非易事。犹记得1992年,我刚信主时,对圣经《创世记》中记载着,人类早期的祖先,寿命都在八至九百岁之间,很难理解。心中几次问神:“这可能吗?”结果神使用一篇在1993年登在《自然科学》期刊上,Cynthia Kenyon的文章,回答了我。

那篇论文指出,动物的生命界限,并非是因为经年累月随机累积的基因突变,或有毒物质的堆积,而产生的被动现象,乃是借着一些基因,例如DAF─2和DAF─16,精密调控的结果。前一个基因的突变或是后一个基因的高度表现,都可使线虫(C. elegans)的寿命延长一倍。这个发现,举世嘱目,因它首次揭示了人类可借着改变基因,延长寿命极限的可能性。

很快地,类似的基因也在哺乳类动物(包括人类)身上发现了,分别称为IGF─1R(类胰岛素激素第一型接受体),以及FOXO(暂定名为“福寿”)。显示人类的寿命,也由类似的机制控制着。

接着,科学家发现这些基因,控制着生物体内多种重要功能,如能量的代谢、细胞的生死、自由基的消除、疾病的抵抗力等,并借着控制这些过程来调节生命的长短。不久之后,科学家又发现,另一个由生殖细胞所产生的(至今尚不清楚的)因子,也可调节生命的长短。

目前科学家已在实验室中,制造出可存活六倍长寿命的线虫。若类推到人类身上,相当于人类活到了720岁!已相当接近圣经所记载的数字。

Cynthia Kenyon的文章,对我认识神话语的正确性和权威性,产生了很大的帮助。从此,我不再视圣经中奥妙难解的话语为寓言或神话,而视之为正确的历史及教导;我不再以个人有限的眼界来解读圣经,而是严肃地将圣经看为神向人类启示心意的记录。

我亦从此领悟到,科学也为圣经的正确性,提供极为有力的证明,令我们对神赐予永恒生命的应许,增加信心。

 

 

笔者并不是要依靠科学证明圣经,而是希望借着科学的进展,佐证永生的可信。更希望借着对永生的思考,窥见神奇妙伟大的能力,与他慈爱公义的本性。

《创世记》中清楚地记载,永生的失落,起因于人的犯罪,神人隔绝。从此,神的生命气息不再源源不绝与人同在,人类开始尝到死亡的滋味。随着人的罪行一代一代的加深加重,人的寿命也不断地愈缩愈短。数千年前神所定人的年限120岁,成为人类至今难以跨越的生命极限。

从科学的发现,我们可以合理地推测,大洪水之后,全能的神改变了人的基因组成,使人类的寿命由几百岁,倏忽降至现今的120岁界限。神不愿有罪生命长存于世的心意,清楚明白(有罪之人若长久存活,绝非社会之福)。

所以,要延长人类的寿命,关键在要先解决人的罪性。耶稣降世,向世人显明血肉之躯依靠神的能力,可以战胜罪恶和死亡。耶稣更以无罪之身,为人所犯的罪付上了生命的代价,恢复了神和人的关系,从根本上解决了罪的问题。全能慈爱的神,让人借着相信耶稣基督,再次领受神所赐的永恒生命。其中的智能与意义,极其深远。

笔者从事生命科学的研究。信仰道路,一路走来,不断因着个人的和整个研究界的发现,愈来愈体会到,圣经和科学是毫不冲突的。我也深切地领悟,若圣经的话语难解,往往是因科学还未达到可以了解圣经那些奥秘的程度。

其实科学的进展,不但不会抵触圣经,反能帮助我们更深入地了解神的奇妙和圣经的准确。“自从造天地以来,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借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罗马书》1:20)

可能有人认为,基督信仰和科学是相悖的。然而上述的经文却点明了,神鼓励我们观察自然和宇宙,因为如此能帮助我们认识神的存在。科学本身便是借着观察和测量我们身处的宇宙,来了解我们身处的环境。我们愈深入地观察,就愈能体会圣经的正确和神的奥妙。

 

作者来自台湾,现住美国圣路易市,任华盛顿大学医师兼讲师。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