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林斯和“神导进化论”

u=691186720,1371774924&fm=23&gp=0

 

文/基甸

 

这两天在微信朋友圈里有很多基督徒在转一篇题为《无神论顶尖DNA科学家成为基督徒:相信上帝才是最合理的选择》的微信公共号文章(http://mp.weixin.qq.com/s/iSahbmaMTKRtR_h8MYki6A)。

文章中所讲述的科学家是美国著名生物学家、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主任柯林斯(Francis Collins)。柯林斯曾任美国人类基因组研究中心首席科学家,2007年在小布什任总统期间获总统自由勋章,2009年在奥巴马任期内获国家科学勋章,说他是“顶尖DNA科学家”并非过誉。他也确实是一名从来不避讳公开谈论自己的基督教信仰,甚至专门著书为上帝辩护的科学家。所以说他是从无神论者成为基督徒以及他认为“相信上帝才是最合理的选择”应该都没错。

但文章说柯林斯“表示达尔文的进化论漏洞百出”,这一点肯定是错的。柯林斯是一位不仅不反对而且全盘接受进化论的基督徒,这是一个广为人知的事实。这篇文章在介绍柯林斯的信仰和他对信仰与科学的关系的看法时不无可取之处,但文章在柯林斯对进化论的看法这一点上却有如此明显的“硬伤”,令人遗憾。

柯林斯从很多方面来讲都是一个特立独行、很有意思的人。他既是基督徒,又接受进化论。他是联邦政府官员,平时常常西装革履出镜,有时也会穿上白大褂拍照,显示科学家身份。但据说他在业余时间喜欢穿着皮夹克骑摩托车,而且还在教会弹吉他、参加诗班。2009年奥巴马提名他担任NIH主任,曾引发美国媒体和公众热议。一些无神论者质疑柯林斯的基督教信仰会不会影响他的科研工作。他们中有的人抱怨柯林斯太爱公开谈论自己的宗教信仰,有“传教”之嫌,也有人担心柯林斯的宗教信仰会影响他对干细胞研究等涉及生命伦理的问题的看法。后来柯林斯在这个位子上的作为证明这样的担心是想多了。另一方面,柯林斯提倡的“神导进化论”又遭到不少保守福音派基督教神学家和基督徒科学家的批评和反对。

所谓“神导进化论”,就是既接受进化论、承认进化论是正确的科学理论,又相信上帝创造了宇宙万物和人类,认为两者并不矛盾、可以彼此调和的一种理论。持这种观点的人认为绝对自由的上帝完全可以把进化作为创造的一种手段,他们“主张上帝按照他无比的慷慨和卓越的智慧,预先设定好我们的宇宙,按照他独具匠心的美意,自自然然地进化而来,直到有丰富多彩的生命诞生在地球上,及解读万物的人类出场”(引自新民《特殊创造论与神导进化论简介》,原载OC《海外校园》第58期)。柯林斯质问“上帝为什么不能用进化的机理来创造呢?”他建议基督徒接受进化这一事实。他认为进化是上帝安排好的进程,上帝创造了一切并用进化的方法来使物种繁多。

柯林斯和一些基督徒科学家、神学家创办的倡导“神导进化论”的机构和网站叫做“生命逻各斯”(或者“生命之道”,网址:http://biologos.org/)。“逻各斯”(Logos)也就是约翰福音里面所说的“太初有道”的“道”。这个词组语带双关,意在消除进化论对人们接受基督教信仰的障碍,调和进化论与基督教关于上帝创造的信仰之间的冲突,并用现代生命科学的发现(如DNA遗传密码的复杂性和信息特质)来为上帝的创造提供新的证据。

一些福音派基督徒,尤其是从事生命科学研究的基督徒科学工作者,认为“神导进化论”成功地消除了现代生命科学与基督教信仰之间的矛盾,因而欣然拥抱了这一理论。在美国有不少认同柯林斯的观点的基督徒科学家,美国科学家协会(American Scientific Affiliation)的成员里面就有不少持“神导进化论”的基督徒科学家。一些非基督徒科学家对“神导进化论”调和科学与宗教的努力也表示谨慎的欢迎,他们认为“柯林斯的例子说明基督徒也能够接受进化论。科普工作者可以在不改变基督徒基本信仰的前提下,说服他们承认进化论”。

但也有不少保守福音派神学家和基督徒科学工作者对“神导进化论”持保留、质疑甚至激烈反对的态度。他们对“神导进化论”的批评主要有两点。一是“神导进化论”对进化论过于盲目地接受,对达尔文主义进化论的种种科学上的缺陷没有足够的批判。二是“神导进化论”在神学上偏向自由派神学,有损“圣经无误”的基要立场。

尤其是当“神导进化论”者全盘接受进化论时,他们相信人类必须是逐渐从猿类进化而来。因此,在任何时间点上,这些人必定是成群存在的,人和猿的界线是模糊的 ,也因此在历史上没有作为人类唯一一对始祖的亚当和夏娃。“神导进化论”对创世记第二章的解经于是否认亚当夏娃作为人类始祖的历史真实性。“神导进化论”者会从寓言的角度解释亚当是被上帝特别拣选的“神的儿子”,而并不是实际的人类第一人。

这样的解释是不符合圣经的。旧约和新约都认为亚当夏娃是历史真实的,耶稣基督自己也认为亚当夏娃是人类实际的一对始祖。保罗书信多处(哥林多前书15章、罗马书9章、提摩太前书2章)讲到耶稣是“第二个亚当”。如果亚当不是历史真实的,这样的教义就是建立在错误之上了。这是涉及基督教信仰最核心的教义的基要真理,“神导进化论”的自由派解经在这方面存在很严重的问题。

尽管如此,柯林斯既是杰出的科学家有同时又是福音派基督徒的双重身份仍然提醒人们科学与基督教信仰并非必然会有冲突,柯林斯关于科学与基督教信仰的很多论述仍然有很深刻的洞见和很可贵的价值。

柯林斯当年信主跟进化论或“神导进化论”没有多少关系。他在二十多岁时从病房中见到基督徒面对死亡的坦然无惧,同时他阅读了鲁益师(C. S. Lewis)的书《返璞归真》(Mere Christianity)。经过了数年痛苦的心路历程,也因着一位循道会基督教牧师的帮助,年轻的柯林斯归信了基督。

2006年柯林斯曾应《时代》杂志之邀与无神论“布道家”、剑桥大学生物学教授道金斯(Richard Dawkins)展开关于上帝是否存在的激辩。柯林斯指出很多属灵的事情超出了科学的范围,并认为宇宙和人类生命的奇妙“微调”等现代科学的发现是上帝存在的证据。

2006年,柯林斯出版了《上帝的语言》(Language of God)一书,副标题是“一个科学家陈述信仰的证据”。在书中柯林斯讲述了他作为一名杰出生物学家的信主见证。他在书中鼓励被科学与宗教的问题所困惑的基督徒:

“不要怕,还有大量关于上帝的秘密。许多考量过科学与属灵证据的人依然明察上帝创造与引导的手在运作。至于我,在关乎生命本质的发现里没有丝毫的失望与幻灭!相反,生命原来是如此的美仑美奂!DNA数码雅致得令人心旷神怡!生物的组成部分是何等的美感悦目,真是一种高贵的艺术享受,举凡翻译核酸成为蛋白质的核糖体,毛毛虫到花蝴蝶的蜕变,吸引配偶的孔雀开屏!……对信仰上帝的人,现在有理由不是更少、乃是更多地叹为观止。”

达尔文写《物种起源》是在150多年以前,那时候还没有分子生物学或现代遗传学,那时的科学家们并不知道如今的生命科学揭示的生命微观结构的精妙和遗传基因包含的巨大的信息。今天研究生命科学的科学家确实对生命显示出的设计特质有更多、更深刻和细致的认识,现代生命科学也更佐证上帝对生命的创造、引导和护理。

柯林斯曾说:“每当人类基因组有新发现时,我体会一种敬畏的感受,觉悟到人类如今明白了从前只有上帝知道的事。这是一种感人至深的情怀,它帮助我欣赏生命的属灵层面,也使得从事科学收益更丰。好多科学家不去发掘他们属灵的感受,他们真不知所失为何。”他显然不认为身为一名杰出的科学家而相信上帝的存在和创造有什么矛盾之处。正如现代科学的奠基者们大多是基督徒,他们的宗教热忱曾经激励他们去探索科学,在大自然中发现上帝的荣美并以此荣耀上帝,今天的科学家仍然可以在科学研究中体悟上帝创造的属灵含义。科学研究揭示上帝创造的奇妙,因此科学研究本身其实也可以成为一种敬拜。

柯林斯的这些见解是对的。尽管我并不认同“神导进化论”背后的神学,对柯林斯的这些论述我要说“阿门!”。

4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

(1)条精彩评论:
  1. Francis Collins 在美国有很高的地位,有科学家的情懷;但他和BioLogos 同道们对进化論的認知错误。DNA 和遗传学並没有证明进化論,而更显明生物进化不可能!他们把进化論框架套进神学,來解《圣经》,就误导大家偏离真道。基本上,BioLogos 有许多推测和猜想,“神导进化論”不合科学事实、不合真理,是新派神学。请参阅【當科學與信仰交集時-進化論是科學嗎?】(《使者》杂誌60/2期 03.04.17)或上網 (https://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查看。
    纪德2017-05-31 01:33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