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一家

dad-1716160__480

 

感恩节前夕,我感慨万千,终于决定写下自己一家在信仰之路上的故事。

 

文/陈伟平

 

太太

 

我太太一直受父母的影响信法轮功。我起初对法轮功的劝人为善、“不要执着”还有一点好感。但深入暸解后发现,法轮功实在是结合了佛教、道教、中国民间文化和科学幻想小说等等的一种宗教。

创始人李洪志宣称法轮功是“宇宙间最博大精深的科学”。他说,他有无数的法身保护他的信徒,信徒只要练法轮功,他就把信徒身上的病全部去掉。他暗示信徒,他是最高的神,是主佛,只有他能度人。他的信徒果然都“悟”到了这个“真理”。

他要求信徒做到“不二法门”,即不能学习和了解法轮功以外的信仰及数据(佛教的“不二”,意思原是“没有区别”,与李洪志说的全然不同)。

多年里,我靠自己的力量反对法轮功,陷入了无助的处境。后来,我终于信了主耶稣。

我信主之后,反对太太信法轮功变得更加困难。因为信主之前我尚能理直气壮地反对,但信主之后,太太说:“你自己也有信仰,希望你能以平等的心态对待我的信仰。”我想她说的也有道理,我只好压着自己,忍着。我多次在主面前祷告,把太太交在主的手中。

一年前,岳父母来美探亲,决定要留在美国,长期居住。因为岳父母对我太太的信仰有很大的影响力,我就坚决地反对此事。

因为我从心里不能接纳我的岳父母,所以每次岳父母来我们家里住的时候,我都觉得格外软弱,需要主。两个小孩子晚上睡觉前,我和他们一起祷告,求天父保守这个家:“天父,你是这个世界的创造者,求你做这个家里的主。”

我太太虽然不信主,但是愿意去教会,她说喜欢教会的人和教会的歌。每天睡觉前,孩子们和我一起祷告,她也不反对,后来还和我们坐在一起(但不祷告)。她甚至笑我每天祷告的内容都一样,逼着我尽快“长进”。

我不喜欢岳父母来我家里,虽然我不能明确反对,但还是反映在我对岳父母的态度上。因此我自己的心情也不好。我求神改变我对他们的态度。当太太责备我对她父母不好,我就对她说:“我愿意改正。现在我还做不好,请你原谅我的软弱。”

记得有好几个晚上,我独自一个人,搬一把椅子坐在窗前,面对黑暗的后院,向神祷告:“主啊,求你帮助我,我愿意照你的意愿行。”在教会里学到的圣经上的话,就在我脑海中现出,彷佛给我指路:“要孝敬父母,使你在耶和华你的神赐给你的地上得享长寿(《出埃及记》20:12,圣经新译本,下同)”,“你们作儿女的,要在主里听从父母,因为这是理所当然的。‘要孝敬父母,使你得福,在世长寿。’这是第一条带着应许的诫命”(《以弗所书》6:1-3)。

我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有几次我想向岳父母认错道歉,却没能说出口。

几个月后,岳母因为心脏病引起肺部积水,病危住院,抢救过来。这件事使我猛醒:如果岳母这次有了意外,我岂不是没有机会改正错误了吗?我就向岳父母认了错,得到了他们的谅解。

我太太原来相信,李洪志早已去掉了她妈妈的心脏病。岳母病危,她才意识到,李洪志所说的话没有兑现,李洪志不是神。她认识到,上帝是独一的真神,是造物主,是生命的主,唯有他能医治人,让死人复活。

她信主以后非常喜乐,说我们好似又回到了新婚的时候。受洗时拍的照片里,她的表情好像小孩一样单纯高兴,她说:“我没有担忧了,全都释放了。”

 

父母

 

我的父母亲来美国看我们,计划住半年。我为向他们传福音,做了一点准备,送给他们圣经,还讲了自己的经历。我不知道什么方法是最好的,但是我相信主会安排。

父母去教会,和大家一起看冯秉诚的见证布道《科学信仰与人生》DVD。他们开始时不太同意,后来觉得有道理。看了《普世罪人》这一集后,父亲说:“对,我们都是罪人。”母亲不同意,说:“我又没有做坏事,有什么罪?”父亲说:“有的。比如,夏天田里需要水,我们为了省时间,在晚上天黑别人看不见的时候,打开上一块田的口子,放水到自己的田里。这样的事,还是做过的。”母亲没有做声。

后来他们还知道了耶稣基督道成肉身,成为罪人唯一的拯救之路。这些都是他们从来没有听到过的。

八月的一个星期五,我没有上班,全家人去River Bend Nature Park玩。快要回家的时候,母亲说她想尽快回国,因为在美国她睡不好,每天睡眠不足二个小时。我再次对她讲起耶稣的救恩,她说: “信耶稣好啊,我也信!”我非常惊奇,又去问爸爸:“爸爸,您信吗?”父亲回答说:“我也信!”

回家以后,我想给父母多讲一点福音,过程却不太顺利。我就在心里祷告:“主啊,万事都在你手里,求你掌管这一切。”

我先不勉强父母,说休息、听听音乐吧。于是我们一起听《我心旋律》CD。听到《耶和华是爱》、《阿爸父》等歌曲,他们很喜欢,认真看歌词,反复听。看到里面有索取单,还要我帮他们去索取这些CD。

那几天,父母每天反复听这CD上的歌曲。一次,父亲看到CD的背面有文字,就慢慢地念出来:“如果你听了这些歌以后有感动,请做如下祷告:‘在天上的父:我是一个罪人,谢谢你爱我,差遣你独一的儿子耶稣下来,为我的罪死在十字架上。我愿意接受耶稣基督做我的救主,并照你的教导生活。’”

父亲念完就对母亲说:“来,我们一起做这个祷告!”

我说:“爸爸,做了这个祷告,就是基督徒了。”父母都说:“好,我们就做基督徒。”就这样,父母亲同时信主!

我的父母都是受苦的人。他们十几岁之后经历了社会的大变动,如土地改革,镇压反革命,大饥荒,文化大革命。改革开放后,又见到了社会秩序、价值体系、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的大变动,甚至是正反颠倒。

我父母的“成分”不好。早在土地改革时,我曾祖父母被定为地主(实际上是亲手干农活和织布的农民),失去了千辛万苦购置的田地和房屋。承受不了这种打击,曾祖父母一起自杀了。

之后的土改复查运动,老实巴交的祖父(农民兼泥瓦匠)被抓到县里,面临死刑(那时审判草率,甚至没有审判)。12岁的父亲,手捧好心人代写的请愿书,到邻居逐户求签名,以证明祖父的清白,祖父才得释放,却终究死于几年后的大饥荒。

父亲常年在外做民工,母亲在每天忙农活的同时,里外操持。年老的祖母本可以看管孙辈,却常常被送进“地富反坏右”学习班 。母亲养育了五个子女,最小的孩子出生的时候,母亲因饥寒劳迫,产后得了重病,险些丧命。

家里有一阵子面临断粮,幸亏有好心人夜里扛着粮食送上门。父亲14岁时跟着祖父学做泥瓦匠,成为一把好手,在大的逆境中谋生不易,父亲为自己赢得自豪的同时,也累坏了身体,35岁患心脏病,多次跌在路旁。

何处是出路?何日能出头?母亲每年都要到南岳衡山上的庙里求平安。父亲为了治病,也问过“老爷”(即“有神灵附体”的人)。可惜他们虽有虔诚的心,东拜西拜,却不知道所拜的到底是什么神,有多大的本事,会不会帮助他们,为什么要帮助他们。

及至听到福音,他们终于知道,那造天地万物、自有永有、公义、圣洁、全能、独一的神,像父亲爱子女一样爱着每一个人。耶稣基督道成肉身,带来救赎和平安:“你们所有劳苦担重担的人哪,到我这里来吧!我必使你们得安息。”(《马太福音》11:28)“我是世界的光,跟从我的,必定不在黑暗里走,却要得着生命的光。”(《约翰福音》8:12)

现在,父母有了永生的盼望,知道“我们外面的人虽然渐渐朽坏,但里面的人却日日更新。”回到老家以后,他们用急切的心情,向周围的人传这大好的福音。

 

儿子

 

我太太在信主前夕,问我们大儿子东东:“你是要妈妈信法轮功,还是要妈妈信主?”东东回答说:“信主!”我们才知道,孩子比我们做父母的还先信了主。原来,儿子他第一次去教会的时候,老师给他做祷告,他就信主了。

“耶和华是我的牧人,我必不会缺乏。”(《诗篇》23:1)

“耶和华要保护你脱离一切灾祸,他要保护你的性命。你出你入,耶和华要保护你,从现在直到永远。”(《诗篇》121:7-8)

我们全家一起诵读着这有力的诗句,心中充满了笃定和喜乐!

 

 

作者来自湖南,现住密歇根,为计算机软体工程师。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