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恸来临,我还愿跟随耶稣吗?

苦难

当他平静地讲完他的故事。我们觉得,我们的事,都不是事。

 

文/拉结

 

当我们向上帝祷告,求一个A,结果上帝没有给我们A,他给了我们B,甚至是一个负的A,你打算怎么办?

很多时候,对我们来说,这是一道假设题。信主4年,听多了各种神迹奇事,也不止一次听见传道人在讲台上鼓励我们每天写下自己祷告的内容,以及上帝如何成就,好叫我们能建立起对于他的信心。

然而,对另一些人来说,这个问题不是假设题,而是残酷的现实。那么,剩下的问题是,当悲恸来临,我们还愿跟随耶稣吗?

 

1

 

我只见过国永弟兄两次。他来我们教会分享“要怎么样祷告”这个话题。起初,我很骄傲地想,我不需要你教导我一些老生常谈。然而,他一开口,我就震惊了。

国永弟兄的女儿乐义,几年前因为一场高空坠楼事故去世。是因为看管孩子的姐姐粗心大意导致的。他的妻子,已经忧心于孩子姑姑的不谨慎,在那天早上做了“上帝你保守我的孩子”这样的祷告。下午,孩子就出事了。

几年后的一个主日,国永坐在我们当中,安静地回忆当时他的家庭几乎被撕裂的景况。妻子的家人对他姐姐有很深的怨恨;乐义外婆之前已经开始去教会,但从此再也不愿相信耶稣了;乐义的妈妈很长时间不愿在教会里听见“感谢主、赞美主”这样的词汇。作为丈夫,他为了上帝的呼召,放弃了高薪稳定的工作,投身到主内出版工作室,薪水不高,每日安贫乐道、兢兢业业;为了增加一些收入,妻子也外出工作,但他们却失去了女儿,他当如何面对?

国永说:“若没有上帝,我无法离开那样的艰难。在女儿乐义出事前,我从来没认真想过天国和永生的事。我只以我在今生的事工为念。但那以后,我开始认真地思考。”

有一天,有一个孩子刚出生,就因为急性白血病离开了人世。她的父母不能承受。周围也没有人能安慰他们。国永就去辅导,告诉他们要如何冷静、理性地经历悲痛。他们大得安慰。问国永说,上帝让你经历这些,你明白了他的心意没有?国永回答说:“我一直在寻求,今天,在和你们说完以后,我又明白了一点。”

那天,我们各怀心事来到教会。然而,当他平静地讲完他的故事。我们觉得,我们的事,都不是事。

国永是我所见的基督徒里最像耶稣的一个。他是苦难的承受者,也是温柔的安慰者。他没有佳形美貌,却浑身流露出怜悯和理解。

他说:“祷告就是什么都能和上帝说。”

那一瞬间,我仿佛看见,当国永失去女儿,独自坐在黑暗里,他也许也曾怨恨过、质问过上帝。而我们的上帝,我们的主,也就垂着眼泪,默默陪伴在他身边。在失去乐义之后,国永比谁都更理解上帝的恒久忍耐,上帝的无言陪伴。

 

2

 

如今,国永弟兄已经不能说话了。他去美国出差时遭遇车祸离开了我们。他写给乐义的书信,在网上还能找到。他已经过去和她团聚。

当时我真的很震惊。我想上帝既然让他遭遇那么多苦难,一定也是要让他祝福更多人。可上帝就那么干脆利落地把他收走了,而且是有预兆的。工作室的同事们有一天读到了英国诗人赫伯特的一句诗叫“风暴让橡树扎根更深”。他们思索其中的意思。橡树工作室成立8年多,经历了不少艰难,但还谈不上什么风暴。没想到,第二天国永就出事了。对橡树工作室来说,不啻于折枝的噩耗。

之后,国永所在的教会,安静而团结地组织了所有的捐款、料理后事、安置家属的工作。没有惊动这个世界。

对于世界来说,上帝对国永好像很残酷。他如此敬虔、如此谦卑而温柔,为什么给他的苦难,比谁都多?

但,我却深知上帝的心,他是如此爱他,也是如此信任他。若非如此,他不会交托那么大的苦难在国永手里,正如他对约伯的信任。

很多次,我会问自己,若上帝定意使许多的苦难临到我,我还要跟随他吗?

老实说,软弱如我,当然不敢说出什么我在灾难面前一定不会跌倒的豪言壮语。虽然我知道,苦难于我有益,也知道自己在顺境里常常显出更多的恶,但我也不愿轻易说出“主你使用我、破碎我,照你的意思,不要照我的意思”。我实在怕疼。

但我确信有一天,我会在天国遇见国永还有乐义,以及奇妙的、不可测度但确实是最美好的那一位——我的挚友、我的主耶稣基督,不是因为我们足够得好,而是因为他极大的爱。

 

现居北京,编剧。

8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