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下抑郁的“黑丧服”

lonely-273629_960_720

突然,我脑袋里萌生出一个念头:试试从8楼跳下去吧?

 

 

文/尚利

 

 

2013年初到2013年8月,整整8个月的时间,我在抑郁中度过。现在回想起来,心里既感慨又温暖,充满对上帝的感恩,也深知自己的生命是脆弱不堪的。若不是得蒙上帝的保守,真不知道自己现在何处……

 

 

抱怨如火山喷发

 

2010年8月,结婚后,我随丈夫从深圳赴意大利米兰。两年多在异国他乡的生活,基本上一帆风顺,觉得上帝实在爱我。

曾有不少留学生告诉我,她们到米兰后有诸多不适应。因此,在她们忧伤时,我常常充当安慰者的角色。自己的语言进步也很快,在班上向中国同胞传福音,在生活中帮助他们,满有平安和喜乐,心里对自己也十分满意。

2012年底,外婆过74岁生日。我寄了200元钱到父亲的账号,请他转交给外婆,做生日礼物。没想到,父亲却私自扣留了100元。我得知后,心情十分低落,很多苦毒冒出来。我觉得,父亲辜负了我的信任,这实在无法容忍,我也责备自己为什么再一次信任他,实在是愚蠢。

于是,我多年来对父亲的抱怨如火山喷发,不可收拾。

我小时,父亲就常对母亲施暴。我和弟弟只能躲在墙角抽泣,不敢大声哭。记得有一年,春节前后,母亲被父亲毒打后,半夜起来,准备喝农药自尽。被弟弟发现,哭嚎着劝阻母亲。

我和弟弟从小就很怕父亲,却十分心疼母亲。母亲被打后,就去外婆家小住几日,但后来都因舍不得我们姐弟,又忍气吞声地回来。父亲嗜酒、好赌、有支气管炎,半夜常常咳醒。母亲侍候他,他常嫌母亲动作慢,恶语相向,甚至殴打母亲。

每年年底,父亲在外面欠下债,债主都会上门来向母亲讨要。从我开始工作,父亲就常以各种借口向我要钱,比如开摩托车撞到人了、要做检查了、要去哪个亲戚家吃酒了,等等。

弟妹年初生了第二个女儿,因与弟弟不和,弟妹丢下孩子赌气跑回娘家。妈妈先是照顾儿媳,然后又不得不照顾孩子,还得给全家人做饭。在电话中,妈妈向我抱怨,我心里又急又气,更为自己无力分担而深感无奈。

慢慢地,我开始对周围的人与事变得冷漠,进而心生绝望。

 

想从窗口跳下去

 

有一天,一个留学生对我讲她的郁闷,说:“我真想一觉睡下去,就被主接走,再也不要醒来。”我突然觉得,她讲出了我近来的心声。聚会结束后,我一路从教会哭回家。那时候只知道自己心情沮丧有一段时间了,却没意识到自己有了抑郁症。

随后,各种负面的自我评价接踵而至。因为没有了兴趣,我的意大利语再没有进展,中文教学的工作也没有起色;母亲在电话中对父亲的控诉从未停止过;在米兰的多数中国人也无法信任;天气始终阴雨绵绵,看不到太阳。此外,还有一个更大的忧虑是,如果自己一直这样,不但帮不了丈夫,恐怕还会拖累他,这迟早会威胁到我们的婚姻……

我越来越不想吃饭,心情始终灰蒙蒙的,这种情况持续了两三个月。

一天早上,刚睁开眼睛,我就觉得很累,不想做任何事。我起来,呆呆地看着窗外阳台上的桃花。春天,新叶、新芽正在外冒,朝气蓬勃,充满希望。我的心却出奇地往下沉。

突然,我脑袋里萌生出一个念头:试试从8楼跳下去吧?想着,我抬手想去摸门窗的把手。这时,传来丈夫的声音:“亲爱的,早餐好了,过来吃吧!”我应付他说:“我还不饿,你先吃吧!”

站在窗边,我开始自责;但又想,如果跳下去,就再也不用想这些事了,多省心。我犹豫着,心里充满惶恐。

这时,丈夫像往常一样,出门前向我道别:“我上班去了,愿你今天过得开心!”

我冷静下来,向他求助:“别走!我今天不能一个人待在家里。”丈夫决定把我先送到婆婆家。

在路上,我的眼泪流个不停。想到公婆对我的爱,想到无辜的老公,辛苦上班还要每天为我准备早餐和晚餐,想到远在中国的父母,我心中充满了自责,觉得对不起这些亲人。

下午回到家,我还是觉得没有力气。在房间的过道上,我失控地跪倒在地:“上帝啊!求你救我,救我走出这死荫的幽暗!”我顺势躺在地毯上,半天不想起来。

 

 

我居然会笑了

 

8月,我和丈夫一起回中国探亲,见到三姑。她很愁苦,她的心脏发病多次,却无法确诊;丈夫脑膜瘤两次手术还未康复;儿子关在看守所,半年多仍无音讯……

她告诉我:“我不能一个人待在家里,我必须待在人多的地方。”我听着,眼泪刷刷往外流。我理解她,因为我自己也正处在同样的状况中。看到她家里偶像林立,我心中更是忧患不已。

9月6号是周五,我在她家吃过晚餐,再次对她说:“姑姑,我们把这些假神清理掉吧,把真神耶稣接到你家里来!”

她这次与以往不同,非常干脆地回答道:“好!你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

我们就拿了铲子、小刀,姑父拿了木梯、改锥,开始行动。我们一起取下了神龛、电蜡烛,又把门窗上贴的符、观音和财神爷的十字绣、插在门上塑料瓶里的香,全都搬到屋外的禾场边,一把火点了,烧了好久。

在整个过程中,我心里满有平安,也似乎忘记了自己的愁苦。站在火堆旁,我带领姑姑,还有妈妈一起做了一个简短的祷告:“天父上帝,求你带领姑姑认识你。因为只有你才是独一的真神!求你洁净这间房子。奉主耶稣的名!”

晚上,我和妈妈一起开车回家。我发觉自己的抑郁和愁苦已烟消云散,心中仿佛燃起一盏灯,虽然微弱,却很坚定。我仿佛脱下穿了8个月、又黑又重的“丧服”,平安和喜乐如油一般,浇在我的心上,浓密深厚。

回到家,我独自坐在床边,没开灯,周围黑黑的,也静静的,我的心里却明亮而欢喜。我的嘴角微微上扬,我居然会笑了!这种久违的、安静的、发自内心的笑,既新鲜又亲切。我的心开始轻快起来,感觉浑身充满力量,重新找到了生命的意义!

原来,我是有用的,我可以带领姑姑认识福音。感谢主耶稣,哈利路亚!真没想到,在给姑姑传福音的过程中,主让我不知不觉地走出了抑郁!

时过一年,我觉得有必要将这段经历写下来。在这一年里,每当回忆起那8个月的经历,我都再一次提醒自己:原来我根本不认识自己,不晓得自己的软弱,从此我要紧紧地抓住上帝不放手,其实是上帝一直抓着我不放手。上帝爱我,他的恩典够我用!

 

 

 

作者现居米兰。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