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青春(之一)∶我一直在路上

文/庄周梦蝶 有位先哲告诫我们∶人啊,认识你自己! 人之所以为人,或许就在於人能够调动自己的主观能动性,客观、公允地认识自我、剖析自我。看清自己,进而完善自己,也许就是人穷尽一生、努力探索的一门必修课吧。 然而,当局者迷,很多时候,我们并不能够从现实生活中跳出来,站在一个公允的高度,客观、明晰地洞察自我。人不是孤岛,人有社会属性,人总是处在人际关系的网路中,在不同的关系链中充当著不同的角色,在不同的场景中展现著人性的不同层面。人需要在社会认同中实现自我认同,认清自己到底是谁。有位社会学家说过,人的一生,就是被不断贴上标签的过程。人在被赋予的各种标签中认识自我,体现自我价值。 我曾经以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顺理成章的,所走的人生道路和选择的人生方向都是完全自愿的。高考以前,我只不过是一苹背负著一个大大包袱的蜗牛,艰难却坚定地慢慢摸索著。高考便是生活的中心、唯一的信仰,单一却义无返顾。不曾有闲暇考虑这些在当时看来根本不是问题、而今却时时困扰自己的问题。 上大学之後,一下子自由了许多,学习自由了,思想也自由了。加上北大未名湖那引人思考求索的绿柳扶堤、婆娑塔影,鸿儒哲人的春风化雨,学长侪辈的感化渲染,所想的,也不仅仅是学习了。我开始思考,我为什麽选择这样一条路,我到底是怎样一个人,我的选择是否明智┅┅ 鲤鱼跳龙门 我出生在一个偏远的山旮旯里,後来随勤劳的父母,辗转到了一个小城镇。也许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似乎比同龄的孩子成熟得早。很小的时候,我便有了“跳龙门”(通过高考改变农村身分)的念头,“知识改变命运”也在我的脑海中深深扎根了。 虽然父母从不给我压力,也并不计较我的名次,但我把学习看作我的第一要务,高分便是我自信心和力量的源泉,也是我对父母无声的慰藉和精神的回报。我放弃了童年时代的嬉戏,放弃了许多与学习无关的兴趣,只为换来“成绩第一”。 因为习惯了遥遥领先,且惧怕落後,我一再严格要求自己,不容许自己犯不该犯的错误。小心谨慎、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甚至有点过於强迫自己。 通过12年的艰辛付出,我终於换来了一张北京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所有的牺牲和汗水、辛酸和舍弃,在那一刻,都显得那样的微不足道。 直到现在,我依然不後悔当初的舍弃和付出,我依然不後悔有过那样一个学生时代;直到现在,那时的干劲和热情仍然激励著我。在我的青年时代,我能够为我的梦想奋斗、努力,并幸运地实现了我的梦想,我很满足。 选择中迷失 我想像中的北大,是一个自由、学术气氛浓烈的地方,可以真正让学生做自己喜欢且对社会有益的事。但是来到北大学习一年後,我的心比高中的时候更累。 高中的时候,心中只有一个目标──考上好大学。我可以不去理会任何事情,只要一心向著目标前进就好,而且,“付出总有回报”。所以,虽然学习很累,但是过得很充实。 现在,我和同学们虽然依然关注分数,甚至成了分数的奴隶,但是,努力和分数却似乎不再成正比。我们为了分数和绩点疲於奔命,还要顾及人际交往、社会实践、社团工作┅┅脱离了父母和老师的安排、关注,独自面对每一次选择,独自承担每一次选择带来的後果,不管是苦是甜都要自己吞┅┅心,装的东西真的多了好多。或许,这就是成长吧? 为了所谓的就业、保研(学校保送读研究生学位)亦或出国,我放下了许多、许多。我已经基本上不知道自己的兴趣何在,不知道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麽了。为了前途,为了分数,我可以强迫自己去学任何我不感兴趣、但是“将来”需要的东西。我可以骗自己,“兴趣是可以培养的”。 因此,我的选择很多,但实际上,我并没有选择的馀地;我的兴趣很多,但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我并没有兴趣;机会很多,但并不真正的属於我。在众多的选择、兴趣和机会面前,我觉得我正慢慢的迷失自我,找不到出口。 风雨志不移 从众多的博士、硕士自杀的案件中,我开始怀疑,是不是一个人懂得越多,看得越清楚,理想和现实的距离就会越显现,心就越不堪承受这些重量,进入迷途而不知归路? 我想,路还是要走的。人都是在一边受伤一边成长。既然选择现在的道路,就没有理由和资格去後悔。我要做的,只是风雨兼程。能来到这里,我已经是幸运的了。我也必须勇敢地承担起自己的责任和使命。 我是重要的∶我是父母生命的延续和生活的期望,我是为我的成功和未来打拼的老师的辛勤劳动的结晶,我是我的祖国未来的建设者。我没有理由消沉,更没有资格背弃我的责任。不要再优柔寡断!不要再多愁善感!提起勇气,找回自信,继续前行! 或许,在前进的征途中,我会慢慢发现,今天的失意和不解,是那麽的渺小和幼稚;或许,在前进的征途中,我会找到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和状态。 路,一直在延伸;我,一直在路上。
【青春心理辅导老师分析】∶ 在没有神的世界,人需要像神一样地活著。然而,人终究是人,而不是神,更何况是还在成长中的学生。本文作者是一位正要进入大二的女生,在她表现出来的种种理想与美好方面,我们看到神按他的形象造人的痕迹;在她的种种疲惫、挣扎中,在她反复使用的“或许”、“也许”中,我们也感受到她作为人的有限、无助与不确定。 然而,除了上帝,还有谁能给她确定性?还有谁能给她智慧与力量,摆脱疲惫与挣扎呢?是时间吗?是长辈吗?是学者吗?都不是!长辈世界的种种问题,已经显示时间并没有给他们以成熟;学者们呢?苏格拉底也只能告诉人“认识你自己”,而没有提供给人认识自己的良方。且如作者所言,社会学家也必须通过“贴标签”的方式认识人。 这些都显示,在没有上帝的世界,人类认识自己的困难,一方面是需要认识自己,另一方面是无从认识自己。事实也证明,没有上帝的世界,人并不“能够调动自己的主观能动性,客观、公允地认识自我、剖析自我”。 那麽,根据作者的逻辑,我们是否可以推断∶人将无所以为人呢? 心灵的残疾 从作者所描述的成长经历里,我们看到,她没有健康成长的环境。以高考为中心和唯一内容的生活,不是一种健康和全面成长的生活。她放弃了孩子成长所需要的童年,放弃了无忧无虑、嬉戏与兴趣。在获得名校录取通知书、达到“成功”的同时,她付上的是身心发展片面和自我成熟延迟的代价。她在通过考试证明智力的同时,输在了心灵发展的不平衡、甚至是心灵的稚嫩与残疾上。 如她一样,很多学生进入大学後,都会发现,除了学习与成绩,“还要顾及人际交往、社会实践、社团工作”。大学里初步显示出生活所要求的人,是全面发展的人]] >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