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音乐就是正能量——专访基督徒歌手徐丽

一度写不出歌

 

徐丽,70后,甘肃人。8岁学习古典音乐,17岁组建第一支乐队。1997年,19岁的她为实现自己的音乐理想,独自来到北京。与所有的北漂族一样,她也经历过地下室的生活,也曾像许多闯荡北京的歌手一样,靠在酒吧唱歌赚钱为生。

2000年,一位老乡信主,向她传福音,但她始终无法相信。对方传了5年,她没信,也不肯信。

2003年,她与丈夫、贝斯手刘健以客串身份参与某教会的赞美演出活动,活动归来,他们把《游子吟》书转送给一位朋友。没想到,这位朋友读完书,竟然就信了。

2006年,有一天,徐丽梦见她死了,醒来后打电话,朋友说:“我的确是死了一回,但如今我又复活了!”这种表达让她大为惊奇。在朋友的邀请下,她第一次去教会,一边听赞美诗,一边流泪。

此后,她和丈夫一起去参加主日敬拜。对他们来说,周日早起并不容易,因为前一天他们要在酒吧唱歌、工作到很晚,才能回家休息。但偶尔有一两次没能早起做礼拜,他们却会感到损失很大。

先前,徐丽一直做原创音乐。到北京后,她一度无力创作。母亲去世,她沉浸在伤痛之中,很想为母亲写首歌,却写不出来。她每天都在唱着别人的歌,却没有一句属于自己的旋律。

那段日子,她感觉自己仿佛正在枯萎。

不久,她与丈夫一同受洗。但这并未让她的创作有根本的改变,反倒感觉内心有更多的挣扎。在一条微博中,她曾写道:“信主的日子,我想我并没有变得如期望中的高尚。心中一闪而过的念头,好的,坏的,我都记得。这让我自卑,让我鄙视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我愿意顺服上帝的安排,但碰到难以顺服的事,我还是会不断地问主,哭着问,埋怨着问,愤怒着问,因为我不明白。但我知道他会给我一个理由……”

照着圣经写歌

 

徐丽被邀请在教会做司琴,经常浸润在赞美诗的歌声里。她开始接受这种沉浸,并甘愿不断地在圣诗和布道中被“清洗”。

对她来说,成为基督徒和做音乐人之间并不完全相容,而是存在不少张力。多年的歌唱和创作生活让她养成了散漫、自由的习惯,而教会生活通常要遵章守纪、规矩分明,这让她感觉有时很难持续下去。

虽然在信仰与创作中有许多需要磨合调整的地方,但她仍然认为,无论如何,写出好歌来才是最重要的。那么,写什么?怎么写呢?她一时找不到方向。

正在这时,她听到一场海外赞美乐队的演唱会。在现场,她看到乐手们娴熟巧妙地运用各种器具演奏,聆听他们自然朴素又震动人心的歌曲。在回家的路上,她非常激动,突然意识到自己可以写歌了。有一句单纯的乐句不断地在她心里跳跃,她禁不住唱出来—“赞美,赞美,赞美我主!”

后来,把这首歌分享给乐队成员时,大家半开玩笑地说:“希望你以后能提供一些更成熟的作品。”不过,这丝毫没让徐丽感觉难堪,因为她知道自己可以写歌了,随时随地有灵感。她经常在口袋里或枕边放个小本子,以便时时记录。

读圣经时,她会有意识地照着圣经经文写歌。在写作中,她看到话语对人心灵的影响。她开始认定,好的音乐对听者应是造就和激励,要表达正能量。她逐渐从过去的审美观中走了出来。

2008年,她怀孕了。此时,再读《出埃及记》中摩西出生的片断,身为母亲的她,感觉全然不同。于是,她满怀疼惜,写下《小摩西》:“你的到来是要让我们学会爱,十月怀胎幸福漫长期待。……怎么忍心,任你顺河水漂,一路追赶,泪湿衣衫。”

 

徐丽作品视频:

我的歌,我的生活

 

走出最初的创作瓶颈后,徐丽的写作开始关注更广大,有时也更残酷的外面世界。

在徐丽看来,音乐不是一种生长在封闭空间中的独立艺术,它应当根植于大地,要“接地气”。她认为,基督徒音乐人固然可以创作那种温和、甜美、宁静的赞美诗,但也要看到,每个人都是独特的个体,都会在成长过程中面临许多冲突和选择,也都应当对这个世界发出声音,提出质疑与批评。

当独生子女的国策和性解放的洪流在中国大地上泛滥时,与杀人无异的堕胎行为在这个国度从未受过公开的谴责与阻止。面对每年高达上千万的堕胎数字,徐丽借着孩子的口唱出她的难过与无奈,也站在先知的立场喊出对这个世代的责备。

在《孩子不再回来》中,她唱道:“你可知道,我想活着,可这世界,对我是残酷的。……随便见面,随便拥抱,随便爱了,随便杀害。……这个随心所欲的世界,岂不知生命受造奇妙可畏?!”

徐丽说:“我的歌就是我的生活。我希望将我的上帝—我在生活中所遇到的那一位,如实地展现在众人的面前。”

2011年,似乎每时每刻都有让人窒息难耐的消息,身在苦难的废墟中,我们还需要停留多久?看着满目的疮夷,哪里是我们的目的地?带着这样的反思和期待,徐丽写下了《出走》:“从苦难出走,向着太阳的方向。只要向前走,光芒终将升起。只要向前走,黑暗只是影儿。决定不回头,灿烂的艳阳天。直到走进真相,直到走进救赎,直到走进喜乐,走进平安!直到走进恩典,直到走进自由,直到走进你,走近了!”

2013年3月1日,“彩虹来”乐队参加安徽卫视才艺竞技节目《势不可挡》,现场演唱《出走》,台上评委和台下听众激动回应。

 

把歌做到极致

 

徐丽在专访中不断提到希江姊妹。正是她,出于对基督音乐事工的热心,将许多基督徒音乐人召集起来,共同创作、共同排练,寻找突破的机会。此前,徐丽一直在问上帝“我有什么用?”,后来与大家一起写歌、唱歌,她感觉找到了方向,很渴望把每一首歌做到极致,达到专业水准。

2010年元旦,祷告时,她清楚地听见上帝要她为个人专辑代祷。她颇为惊讶,出专辑需要一大笔费用,而她和丈夫的收入仅够生存。一次,在酒吧演唱时,她突然听到上帝说:“你每天要为个人演唱会做准备!”对此,她却不敢抱奢望。

不久,一家主内音乐公司提出为她做两首歌,但最终未能成行;一位弟兄请她参与自己的个人演唱会,后因风格差异又被取消……一个又一个希望在让人兴奋之后,又陆续破灭。徐丽怀疑,也许她听到的,只是自己的心声。

6月,一家专为福音歌手提供演出场地的传媒公司向徐丽发出邀请;19日,“一束微光—白昼之子系列音乐会”在北京召开。徐丽终于如愿以偿,可以演唱自己作词作曲的原创音乐。每一句,都与信望爱相关;每一声,都是向着光的呼唤。

不久,希江将她的歌推荐给“后裔音乐”制作人柯臣。徐丽随后与该公司签约,并于年底录制完成首张个人专辑《微光徐徐》。让她尤为感恩的是,柯臣与后裔制作团队以精益求精的专业态度对待每一首歌的制作。这让她清楚地看到,为上帝做音乐事工,绝不是仅凭个人的能力,而需要众多团队的共同努力。

2012年元旦,《微光徐徐》正式发行,并入选华语金曲奖2012年3月十佳专辑。著名乐评人李皖评价说:“《微光徐徐》是一部信仰之歌,目盲的人都看出来了,这光来自天上。……在肮脏、窒息、丑恶、罪恶的污泥里扑腾,不见光亮,美好的事物尽被践踏,突然的,云破天开的光,会带来震惊和拯救的信息。”

回顾过去的创作生涯,徐丽说:“好音乐是能驱魔的,我希望我的音乐能够传递抵抗黑暗的力量!这个世界对每个人都一样,不同的是,我们知道有上帝,面对苦难时就会有勇气和盼望。我们希望通过音乐影响的,不仅是普通听众,还有那些不认识上帝的音乐人。因为好的音乐,就是正能量!”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