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Oct
13岁信主,大学时陷入困惑……心灵困境谁来解 / 晓心

13岁信主,大学时陷入困惑……心灵困境谁来解 / 晓心

文 / 晓心 新生与怜悯 我出生在中国南方的一个小乡村,祖上迷信。出于对未知的恐惧,及渴望得到超自然力量庇护的心理,我从小内心深处既希望又恐惧神灵的存在。 在我小升初时,父亲忽然生病,经医院治疗后还是一直卧病在床,呕吐不止。各种治疗和迷信活动耗尽了家里所有的积蓄。在我们走投无路时,一位听说过基督教的非基督徒舅妈建议我爸妈去信基督,因她同村的一个病人信基督得了医治。 有一天我放学回家,惊讶地发现家里…

Read More
11 Sep
从佛教徒,到基督徒 / 泉海

从佛教徒,到基督徒 / 泉海

只要信耶稣,就能让一切的罪孽消除,真有这么简单吗? 文/泉海 我出生在佛教家庭,父母亲笃信佛教,是虔诚的佛教徒。家中供有佛堂,每日的第一件事就是先礼佛,然后才做其他事。农历初一、十五到庙里去上香,积极参加各种法会活动、研习活动。小时候是看大人礼佛,稍大一些,父母带领我做,甚至在饭桌上,父母谈的也是佛教的种种。 慢慢皈依佛门 耳濡目染,我也慢慢融入了佛教,10岁时就开始读佛经,似懂非懂。后来求教于师…

Read More
28 Aug
一败涂地之后

一败涂地之后

        文╱高山       竟然真有其人   我到加拿大,马上就满四年了,收获很多:英语水平提高了,硕士学位拿到了,移民身份拿到了,自己喜欢的工作也找到了,更重要的是,找到了一位可爱的太太,建立了幸福的家庭。但是,所有的这些加在一起,也比不上我最大的收获。那就是,认识了耶稣。 和绝大多数从中国大陆到北美的人一…

Read More
28 Aug
孤雏泪始干

孤雏泪始干

  我大姐的小女儿,上学时成绩优异,英语统考成绩排吉林市第一名,却莫名其妙地得了精神病,已有廿多年。我三姐的女儿,一直是妈妈的乖女儿,几年前却忽然冲上了什么“仙”,闹得全家不得安宁。       文╱石家环      一门雏弱无所依   我在2002年1月27日,全家移民美国。记得我们到洛杉矶的那一天,时逢洛市罕见的暴雨。在由机…

Read More
08 Feb
每条路都有不同的风景

每条路都有不同的风景

    文/林谦柔     昨晚在MSN(微软的网络“实时通讯”)上,遇见了几个久未谋面的朋友,一个在加州,一个在加拿大,一个在澳洲。寒暄过后就问起,有什么大的变化吗?他们三个人都说没有什么变化,而我却说我有个很大很大的变化──我是基督徒了。我有一种迫切的欲望,想让他们知道我信了基督教。并且,我心底有一丝难言的喜悦,连我自己都觉得惊奇。   &nb…

Read More
22 Jan
从一句座右铭到一名基督徒

从一句座右铭到一名基督徒

    文/朱白阳   一句来自圣经的话   说到我信主的经历,要从我接触到的“第一句圣经的话”开始。 我从小就喜欢打篮球,也喜欢NBA。在我十一二岁的时候,我还不知道什么叫基督什么是圣经,也没人给我传过福音。某一天,我被NBA杂志上刊登的球星麦迪(Tracy Mc Grady)手臂纹身的文章吸引。他的手臂上纹了一段文字,出自圣经:“凡为攻击你造成的器械,必…

Read More
18 May
名医卡森的“恩赐妙手”

名医卡森的“恩赐妙手”

  他能够“化人生阻力为助力”,正是靠着他的信仰和上帝的恩典。   文/基甸   人容易对“非我族类”脸谱化(英文所谓stereotype)。好比一般人对美国黑人的印象,多半是受教育程度低、不勤奋、知识水平和社会地位相对低下;黑人的孩子在学校成绩差、长大了犯罪的比例高,等等。又好比非基督徒对基督徒的印象,大多数的时候都是负面的:虚伪、偏执、狂热、愚昧、反科学、不求上进…

Read More
01 May
一语惊醒梦中人

一语惊醒梦中人

邪灵让人看到浮世的短暂虚华,却用油蒙了人的心,让人耳朵发沈,远离生命的真道。   文/曾小小   我从中学时期开始,涉猎紫微斗数。那时只是觉得好玩,至于灵不灵验,并不放在心上。但是,我知道自己对许多事物都颇具灵感。工作后,因为我对很多人、事的预言十分准确,以至于被同事和朋友戏称为“半仙”,后来干脆叫“全仙”。 1995年9月,我在新加坡受洗(因我每次在新加坡都是短暂停留,虽然我…

Read More
26 Apr
我和女儿永不分离

我和女儿永不分离

她外表看上去依然阳光可爱,但我从她眼里看到的却是黯淡迷茫……   文/葡萄枝   我在很年轻的时候,就患上了心脏病。大夫说我这种情况是不能生小孩的,否则性命不保。后来,我连做梦都想要个孩子,就冒险生下了我的女儿。 女儿是我的宝贝,我视她为生命。她从小乖巧伶俐,人见人爱,而且从小学到高中,都是品学兼优。 当女儿慢慢长大,特别是进入大学以后,她变了,她变得迷茫、颓废、叛逆、爱顶撞、…

Read More
24 Apr
对着太阳绽放──画家白野夫自述

对着太阳绽放──画家白野夫自述

我心里被一种大民族主义心理支配,认为基督教是洋教,我们中国人应该信自己的宗教。   陈卫珍采访、记录   一   1963年,我出生于河北农村。在当地佛教文化的背景下,耳濡目染,我也成了一个所谓的“佛教徒”。 我苦苦地在佛里寻找人生的真理,寻找生命的目的、价值和意义。佛教认为人生的本质就是苦难,也就是“四圣缔”中的“苦缔”。而“苦缔”的根源是“无明”,即人心里的一切欲…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