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Jan
活出善良

活出善良

活出善良–文/欢然   (图片来自网络) 信主前,我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善良的人,几乎没与人争吵、冲突、争斗过,少有的几次也是被迫还击。如果与人有矛盾,最多就是不再与他/她说话,但心里总想找机会和好。心想最好他/她有什麽难处或生什麽病,我可以帮上忙去关心一下,然後趁机和好。这样的想法一直持续到我23岁信主。

Read More
14 Dec
堪培拉来信

堪培拉来信

  堪培拉来信           图片来自网络   文/吉鸣 “堪培拉实行夏时制了。现在我和你时差15个小时!” 我的挚友林在电子邮件中宣告道。  堪培拉是澳大利亚的首都,与我所居住的洛杉矶相隔半个地球!我未曾到过那里,但从林的字里行间,我能分明感受到她对堪培拉的喜爱。她在那里安居乐业,我由衷地为她高兴。 

Read More
28 Nov
夕阳中的盼望

夕阳中的盼望

夕阳中的盼望-文/王兵(图片来自网络) 从新疆远道而来的马叔叔和王姨夫妇要走了,我因上班无法相送,错过了那场感人的告别宴会。

Read More
27 Nov
好人王正旺

好人王正旺

 好人王正旺–文/王菡 一辍学成为村子里的传道士;结婚後,为传福音携妻女移居哈尔滨。11年,尝试过13份工作∶宣教士、农民工、登三轮的、打工仔、店老板、“活雷锋”、董事长┅┅不同时期人们对他的称呼不同。

Read More
09 Aug
我也讲不清

我也讲不清

我也讲不清–文/百合(图片来自网络) 信主前,我听过很多基督徒讲信主的经历,每一次我都很失望,因为他们都讲不清楚他们到底为什麽信主,他们怎麽就信主了。既然是从不信到信,那一定有一个转捩点。在那个转捩点、信的那一瞬间,他们都想些什麽,我很想知道。可是,他们总讲不清楚。

Read More
09 Aug
身上再加一根羽毛

身上再加一根羽毛

身上再加一根羽毛—-文/飞 我对婚姻、爱情是不敢奢望的,是“得之我幸,失之我命”。信主已经5年多了,每每回忆过去,心里面就盈溢著感恩、喜乐。 我常常想∶如果我没信主,会是什麽样子?真是不敢想!

Read More
08 Aug
暖阳

暖阳

暖阳—-文/沐尔 阳光越过窗帘,在宋阳的身上晕染出毛茸茸的光圈。此刻,他正专注地熬一锅香浓的鸡汤。浓酽的香气弥散开来,我在桌边翕动著鼻翼,停下了手中的笔。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我满足地叹了口气,那是一种无法用语言形容、文字亦难以描述的安详和愉悦——亲爱的,我们终於成为了一体,互为彼此的良人和佳偶,在上帝慈爱的目光注视下,向世人传达“两个人总比一个人好”的佳美资讯。我们在圣坛前立下了一生…

Read More
18 Jul
不是宗教

不是宗教

不是宗教 文/李立群 在海外的中国学生和学者中间,不少人曾经是共产主义的信仰者。我们曾相信共产主义是人类唯一正义的事业。然而在过去的十几年中,这个信仰的幻象被现实打碎了。我们为此痛苦过。随後我们拼命地寻求,用理性和欲望为自己支搭新的精神依托。尽管我们为自己所设立的信仰替代物不能满足心底里的饥渴,却使我们为著一些目标而付出努力,诸如∶国家、民主、事业、前途、家庭。尽管从灵魂深层所发出的呼…

Read More
06 Jul
打开频道

打开频道

打开频道 图片来源网络 文/钧华 要问我从那时起信了上帝,我自己也讲不清,信主对我来说似乎是不知不觉的事。 记得刚来不久,一听到有关上帝的一些事,心中就会涌出一股莫名其妙的抵触情感;特别地,当与以前所听惯了的「主义」和「思想」联系起来时,脑子里还会油然产生一种警惕念头∶哦,当心啊,不要再被另一种广大的宣传所欺骗,这些「主义」、「思想」和上帝或许是类似物,没有可信性而言。 团契的活动有规…

Read More
22 Jun
“偶然”原來是必然

“偶然”原來是必然

偶然”原来是必然–文/百合花 爱面子的我,从来不愿在别人面前流泪,所以我顿觉非常尴尬,拼命想忍住泪水。 一个春寒料峭的夜晚,10岁的我午夜醒来,发现去村南王神婆家烧香求药的母亲还没有回来。听著远处传来的狗吠,想著不知爲何还没回家的母亲,我心里充满了恐惧。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