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Aug
一败涂地之后

一败涂地之后

        文╱高山       竟然真有其人   我到加拿大,马上就满四年了,收获很多:英语水平提高了,硕士学位拿到了,移民身份拿到了,自己喜欢的工作也找到了,更重要的是,找到了一位可爱的太太,建立了幸福的家庭。但是,所有的这些加在一起,也比不上我最大的收获。那就是,认识了耶稣。 和绝大多数从中国大陆到北美的人一…

Read More
28 Aug
孤雏泪始干

孤雏泪始干

  我大姐的小女儿,上学时成绩优异,英语统考成绩排吉林市第一名,却莫名其妙地得了精神病,已有廿多年。我三姐的女儿,一直是妈妈的乖女儿,几年前却忽然冲上了什么“仙”,闹得全家不得安宁。       文╱石家环      一门雏弱无所依   我在2002年1月27日,全家移民美国。记得我们到洛杉矶的那一天,时逢洛市罕见的暴雨。在由机…

Read More
08 Feb
每条路都有不同的风景

每条路都有不同的风景

    文/林谦柔     昨晚在MSN(微软的网络“实时通讯”)上,遇见了几个久未谋面的朋友,一个在加州,一个在加拿大,一个在澳洲。寒暄过后就问起,有什么大的变化吗?他们三个人都说没有什么变化,而我却说我有个很大很大的变化──我是基督徒了。我有一种迫切的欲望,想让他们知道我信了基督教。并且,我心底有一丝难言的喜悦,连我自己都觉得惊奇。   &nb…

Read More
22 Jan
从一句座右铭到一名基督徒

从一句座右铭到一名基督徒

    文/朱白阳   一句来自圣经的话   说到我信主的经历,要从我接触到的“第一句圣经的话”开始。 我从小就喜欢打篮球,也喜欢NBA。在我十一二岁的时候,我还不知道什么叫基督什么是圣经,也没人给我传过福音。某一天,我被NBA杂志上刊登的球星麦迪(Tracy Mc Grady)手臂纹身的文章吸引。他的手臂上纹了一段文字,出自圣经:“凡为攻击你造成的器械,必…

Read More
18 May
名医卡森的“恩赐妙手”

名医卡森的“恩赐妙手”

  他能够“化人生阻力为助力”,正是靠着他的信仰和上帝的恩典。   文/基甸   人容易对“非我族类”脸谱化(英文所谓stereotype)。好比一般人对美国黑人的印象,多半是受教育程度低、不勤奋、知识水平和社会地位相对低下;黑人的孩子在学校成绩差、长大了犯罪的比例高,等等。又好比非基督徒对基督徒的印象,大多数的时候都是负面的:虚伪、偏执、狂热、愚昧、反科学、不求上进…

Read More
01 May
一语惊醒梦中人

一语惊醒梦中人

邪灵让人看到浮世的短暂虚华,却用油蒙了人的心,让人耳朵发沈,远离生命的真道。   文/曾小小   我从中学时期开始,涉猎紫微斗数。那时只是觉得好玩,至于灵不灵验,并不放在心上。但是,我知道自己对许多事物都颇具灵感。工作后,因为我对很多人、事的预言十分准确,以至于被同事和朋友戏称为“半仙”,后来干脆叫“全仙”。 1995年9月,我在新加坡受洗(因我每次在新加坡都是短暂停留,虽然我…

Read More
26 Apr
我和女儿永不分离

我和女儿永不分离

她外表看上去依然阳光可爱,但我从她眼里看到的却是黯淡迷茫……   文/葡萄枝   我在很年轻的时候,就患上了心脏病。大夫说我这种情况是不能生小孩的,否则性命不保。后来,我连做梦都想要个孩子,就冒险生下了我的女儿。 女儿是我的宝贝,我视她为生命。她从小乖巧伶俐,人见人爱,而且从小学到高中,都是品学兼优。 当女儿慢慢长大,特别是进入大学以后,她变了,她变得迷茫、颓废、叛逆、爱顶撞、…

Read More
24 Apr
对着太阳绽放──画家白野夫自述

对着太阳绽放──画家白野夫自述

我心里被一种大民族主义心理支配,认为基督教是洋教,我们中国人应该信自己的宗教。   陈卫珍采访、记录   一   1963年,我出生于河北农村。在当地佛教文化的背景下,耳濡目染,我也成了一个所谓的“佛教徒”。 我苦苦地在佛里寻找人生的真理,寻找生命的目的、价值和意义。佛教认为人生的本质就是苦难,也就是“四圣缔”中的“苦缔”。而“苦缔”的根源是“无明”,即人心里的一切欲…

Read More
16 Dec
奥运金牌的荣耀与恩典

奥运金牌的荣耀与恩典

  是上帝使我跑得快。我跑的时候,可以感受到上帝的喜悦。   文/基甸   2016年在巴西里约举办的第31届奥运会已经落下帷幕,全世界数以亿计的观众通过电视或互联网观看了体育健儿们奋勇争夺奖牌的比赛。奥运的新闻里,也时有谈到一些体育明星、金牌得主的宗教信仰。 这届奥运期间,录像转播里有不少基督徒明星赛前祷告、获胜以后感谢赞美上帝的镜头,新闻里也有某明星因为读了基督教牧师写的畅…

Read More
25 Aug
上帝是我们家的信仰——专访基督徒演员张潇恒、杨梅夫妇

上帝是我们家的信仰——专访基督徒演员张潇恒、杨梅夫妇

许多以前的朋友不明白他们在干什么,又是见证又是祷告,以为是哗众取宠。     文/周波     “上帝是我们家的信仰!”——冬夜,年轻、英气的影坛新星张潇恒一字一句地说。 1月末的北京,夜黑风大,张潇恒、杨梅的家却被柔暖的灯光充盈着。 张潇恒目光笃定,神情明朗,他告诉我:“文艺界大部分人是以工作为先,要出名,不愿过早成家。特别是女演员,怕结婚生孩子,怕丧失机…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