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Feb
短暂的幻想与永远的噩梦(下)——“乌托邦”与“反乌托邦”文学

短暂的幻想与永远的噩梦(下)——“乌托邦”与“反乌托邦”文学

  文/夏维东     美丽新世界   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比较了高度机械化的文明国,与蛮荒的野人国之间的差异。文明国里物质极度丰富,不过人变成了机械的奴隶,或者说是宠物,毫无自由和人性的尊严,生命的诞生再也不是爱情的结晶,而是孵育中心的一道工序。 书中第十章详细描写了试管里的受精、婴儿从瓶中“脱胎”、饲养以及催眠式教学的过程,这些叙述让我们不由自主想起…

Read More
22 Jan
真问真答 | 在上帝的眼里面,人的罪行有没有大小之分?

真问真答 | 在上帝的眼里面,人的罪行有没有大小之分?

    问:请问在上帝的眼里面,人的罪行有没有大小之分?   答:新旧约圣经中翻译成“罪”的那些字眼,原文意思是指射不中目标、达不到标准、或不服从权柄。而那些未达的标准、击不中的红心、被遗弃的正途、被触犯的律法、和挑战的权柄,都属乎上帝。上帝与他的旨意,是量度罪的标准。罪使我们偏离上帝所吩咐的道(参《出埃及记》32:8),随己意走上帝所禁止的道路(参《以赛亚书》53:…

Read More
07 Jul
为什么罪具有致命的吸引力?

为什么罪具有致命的吸引力?

  “到底是什么驱使自己去偷那个既不悦人也不好吃的梨子?罪到底有什么致命的魔力?”     文/刘伦飞     梨树有“魔力”?   “这棵梨树到底有什么魔力呢?” 在一棵大梨树下,站着一个少年,他歪着脑袋望着这棵并不起眼的梨树出神。少年人跑着追上他的小伙伴们。少年听到他们正在谈论昨天发生的事,其中一个个头稍高一点的男孩正眉飞色舞地讲述着…

Read More
01 Mar
我曾渴慕成为圣徒

我曾渴慕成为圣徒

属他的器皿,若不脱离卑贱,如何能被使用呢?     文/书拉密     信主后,在向一些知识分子慕道友传福音时,最让他们难以理解和接受的一句表达就是“我是罪人”,他们最常回应的一句话就是“我虽不好,但也不能算是罪人!” 于是,我便四处找证据和理由来向人传讲“我是罪人”与“我不算是罪人”之间的差别,我的逻辑清晰、表述流畅,让听的人不由得会反思。 可惜,这当中,…

Read More
15 Oct
谈病论罪

谈病论罪

谈病论罪 图片来自网络 文/徐扬 A.我有一个问题,请你给我解释解释。 B.凡我知道的都好说。 A.圣经记载人家找耶稣看的是病,可耶稣告诉人说罪给赦免,哎,病也就好了。那这病和罪是个什麽关系? B.哎哟!咱们改天再聊(欲走)。 A.那不成,下台也不是这麽下法儿。 B.得,没想到今天栽他手上了(自言自语)。那我说的不好,你不许笑话! A.连表情都不换。 B.那你问吧! A.嗨!我都问完了,这还┅┅我…

Read More
21 Sep
圣经的中心信息

圣经的中心信息

圣经的中心信息 图片来自网络 文/刘良淑 致元兄∶ 数年前偕母游北京,一周行程皆由您费心安排,令我对千年文化遗迹印象深刻,而您的谦谦君子之风,绝无苦怨之言,似乎几十年斗争浊流并未沾染内心的纯朴,令我倍觉钦佩。 曾郑重送您几本信仰小册,见您次晨即认真研读,并坦承惊异;你那份对真理以诚相视之心,更是弥足珍贵。 可惜未有机会赠您圣经,但或许以您探索的精神,已经设法亲睹此宝书。其实因圣经写作历…

Read More
16 Jun
给父亲的信

给父亲的信

给父亲的信—陆百加(图片来自网络) 爸∶ 很久以前就想给你写信了。有很多话想和你说,也只想和你说,因为你是我爸,我是你女儿。

Read More
02 Jul
逍遥与拯救

逍遥与拯救

逍遥与拯救(文/庄祖鲲) 很多中国人的人生观,乃是在追求那无所窒碍的“逍遥”之境,无论是陶渊明政坛失意後的“悠然见南山”,贾宝玉游戏人间後的“飘然而去”,或是武侠小说中侠客在腥风血雨後的“悄然隐退”,似乎都指向同一个方向。换句话说,“适性逍遥”似乎是中国人梦寐以求的境界。 庄子与《逍遥游》 当然论到“逍遥”,很多人会联想到战国时代的庄子,以及《庄子》一书中的《逍遥游》。在道家诸子中,庄子与老子齐名…

Read More
02 Mar
梦中迷途

梦中迷途

文/云生 我来自中国大陆,几十年来形成了唯物主义和无神论的世界观,认为客观的物质存在是第一性的,而思想意识和道德观念等上层建筑是第二性的,即所谓“存在决定意识”。而对宇宙万物则抱定自然主义,认为自然界无始无终,自动依照自然规律而运作。人只须努力去寻求、认识和掌握这些规律,就可以造福人类。然而,我还是隐约感觉到,冥冥之中有某种超然的力量,在掌控著人的命运。就如我,从小努力学习知识和技能,决心成为一个…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