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Jun
你的爱,和我的自由

你的爱,和我的自由

你的爱,和我的自由–文/沈承芳(图片来源网络) 沉睡了这麽多年,我终於再次从浑噩中醒来。从此,真正开始我新的人生,开始一段更为丰盛的生命。 果然,天变得更蓝,水变得更清,每一口呼吸中,都有著从天而来的慈爱。生命不再孤独,人生不再空虚!

Read More
08 Oct
解读青春(之二)∶上不得天,入不得地

解读青春(之二)∶上不得天,入不得地

文/莲子 逃开我的家 到北大读书,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确切地说,想离开家,是我一直的梦想。 我生在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有一个严格的爸爸,一个胆小的妈妈。此外,还有两个姐姐,一个弟弟。之所以有这麽多姊妹,是因为家里重男轻女,始终想要男孩。 爸爸总是不苟言笑。记忆中,他从没对我笑过,也很少和我讲话。我们一年说话不超过十句吧。妈妈大字不识,只是再普通不过的农村主妇。一年四季,爸爸、妈妈都面朝黄土背朝天,…

Read More
18 Jun
迟到的父亲节

迟到的父亲节

文/文文 深切思念 随著国门的打开,许多西方的节日也在中国流行起来,像什麽情人节,圣诞节之类的。但我从来不知道居然有个父亲节。 直到去年移民美国,在一个美国教会聚会,牧师祝福父亲节快乐,才知道有父亲节。因为是西方人的节日,也就很快淡忘了。 到8月8日那一天,我去远东广播公司参加短宣广播活动,有人大声喊∶“父亲节快乐!快到餐厅吃蛋糕!”我好惊讶,不是已经过了父亲节了吗?怎样又跑出个父亲节…

Read More
15 Mar
妈妈别哭,我去了天堂

妈妈别哭,我去了天堂

文/华姿 1 今晚收到XF老师发来的幻灯片,是用北岸的诗歌《妈妈别哭,我去了天堂》,配合一组母亲哀哭的图片做成的。 这段日子里,但凡看到孩子遇难,父母恸哭,都会眼泪直流。有时竟心疼到不能言语,甚至不能祈祷,彷佛宇宙也因此停滞,天堂也因此沉默。但是,这一次,我却没流泪。我睁大眼睛,盯著电脑显示屏,一遍,两遍,到第三遍的时候,我的心里突然响起一个声音∶ 你根据什麽确信他们去了天堂?你有什麽…

Read More
24 Feb
歌声中的故事

歌声中的故事

文/运生 凡是有基督徒的地方,就会有歌声。那歌是唱给神,也是唱给基督徒自己的。基督徒欢喜快乐的时候,要唱;痛苦忧伤的时候,要唱;聚会的时候,要唱;孤单的时候,也要唱。 基督徒的歌声有著一种神秘的力量,能超越音乐,超越人心。在这些歌声里,发生过多少动人心弦的故事,有多少个饥渴的灵魂循著这歌声,找到了永恒的平安! 我今天就要给大家讲一个歌声里的故事。 《耶稣爱你》 在接送孩子上学的路上,我认识了一位老…

Read More
29 Dec
道之不存,德将焉附?──关於“道”与“德”的思考

道之不存,德将焉附?──关於“道”与“德”的思考

文/史耳山 礼仪之邦的尴尬 中国自古号称礼仪之邦。儒家追求的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的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的境界,成为千百年来中国人向往的道德理想国。 儒家学说里有一整套伦理道德教旨。中华历史上道德家之多、道德说教之盛行,世上无任何民族能望其项背。不论是孔子还是其他的儒学代表人物,都是言不离礼义廉耻、行不忘品德教育的道德家。 自从董仲舒提出“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以来,儒学更与政权相结合,从此统治者不仅…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