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Mar
妈妈别哭,我去了天堂

妈妈别哭,我去了天堂

文/华姿 1 今晚收到XF老师发来的幻灯片,是用北岸的诗歌《妈妈别哭,我去了天堂》,配合一组母亲哀哭的图片做成的。 这段日子里,但凡看到孩子遇难,父母恸哭,都会眼泪直流。有时竟心疼到不能言语,甚至不能祈祷,彷佛宇宙也因此停滞,天堂也因此沉默。但是,这一次,我却没流泪。我睁大眼睛,盯著电脑显示屏,一遍,两遍,到第三遍的时候,我的心里突然响起一个声音∶ 你根据什麽确信他们去了天堂?你有什麽…

Read More
24 Feb
歌声中的故事

歌声中的故事

文/运生 凡是有基督徒的地方,就会有歌声。那歌是唱给神,也是唱给基督徒自己的。基督徒欢喜快乐的时候,要唱;痛苦忧伤的时候,要唱;聚会的时候,要唱;孤单的时候,也要唱。 基督徒的歌声有著一种神秘的力量,能超越音乐,超越人心。在这些歌声里,发生过多少动人心弦的故事,有多少个饥渴的灵魂循著这歌声,找到了永恒的平安! 我今天就要给大家讲一个歌声里的故事。 《耶稣爱你》 在接送孩子上学的路上,我认识了一位老…

Read More
29 Dec
道之不存,德将焉附?──关於“道”与“德”的思考

道之不存,德将焉附?──关於“道”与“德”的思考

文/史耳山 礼仪之邦的尴尬 中国自古号称礼仪之邦。儒家追求的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的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的境界,成为千百年来中国人向往的道德理想国。 儒家学说里有一整套伦理道德教旨。中华历史上道德家之多、道德说教之盛行,世上无任何民族能望其项背。不论是孔子还是其他的儒学代表人物,都是言不离礼义廉耻、行不忘品德教育的道德家。 自从董仲舒提出“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以来,儒学更与政权相结合,从此统治者不仅…

Read More
16 Dec
拥抱的能力

拥抱的能力

文/一雨 在一个基督教网站上,有一幅图的点击率颇高,就是一个人回天家时,主耶稣在云端中拥抱他。每每看到这幅图片,我心里就暖暖的。 我生长在一个相对传统的大家庭,父父子子君君臣臣的繁文缛节颇多。尤其到了过年的时候,座位的摆放,敬酒的次序,红包的交换,亲戚的走动,一条少不得,一条改不得。即便如此,因为一些遗产分配的陈年旧事,姑叔姨舅各家的关系一直有些古板,甚至冷淡。虽然表面上嘻嘻哈哈,但彼此心知肚明&…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