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Jun
我这一家

我这一家

  感恩节前夕,我感慨万千,终于决定写下自己一家在信仰之路上的故事。   文/陈伟平   太太   我太太一直受父母的影响信法轮功。我起初对法轮功的劝人为善、“不要执着”还有一点好感。但深入暸解后发现,法轮功实在是结合了佛教、道教、中国民间文化和科学幻想小说等等的一种宗教。 创始人李洪志宣称法轮功是“宇宙间最博大精深的科学”。他说,他有无数的法身保护他的信徒…

Read More
24 May
拥抱的能力

拥抱的能力

  文/一雨   在一个基督教网站上,有一幅图的点击率颇高,就是一个人回天家时,主耶稣在云端中拥抱他。每每看到这幅图片,我心里就暖暖的。 我生长在一个相对传统的大家庭,父父子子君君臣臣的繁文缛节颇多。尤其到了过年的时候,座位的摆放,敬酒的次序,红包的交换,亲戚的走动,一条少不得,一条改不得。即便如此,因为一些遗产分配的陈年旧事,姑叔姨舅各家的关系一直有些古板,甚至冷淡。虽然表面…

Read More
04 May
愿爱天下的人

愿爱天下的人

  爱,人皆有之,然对“爱”的认识或理解,则各有不同。   文/张国福   爱,人皆有之,然对“爱”的认识或理解,则各有不同。以我本人来说,是随着阅历的增广,而逐渐加深对“爱”的认识的。比如幼时只知父母的爱、长辈的爱;成人后懂得了朋友的爱、同胞的爱;立业成家后更懂得了对子女的爱、对晚辈的爱。 中国大陆自从50年代后,更用阶级划分“爱”。当时有句名言:世上从来没有无缘无…

Read More
23 Feb
当冷漠成为一种习惯……

当冷漠成为一种习惯……

一颗被上帝恩典之火点燃的心灵,怎么还会持续地冷漠呢?     文/惠苇     若是用某些词汇来描述当下社会或教会的情形,“冷漠”一词当属高频。     冷漠在盛行   笔者所在的教会是改革宗教会,一些人对改革宗基督徒的印象是 “神学多过了爱心”,意思是说,讲起教义来,我们都能头头是道,但在具体的生活中,却常常显得冷漠、无热情。…

Read More
22 Feb
冷漠何解?

冷漠何解?

你,是那个冷漠的人吗?怎样才能脱离冷漠的困境呢?     采访者/阿铮     题记   冷漠是让人与人产生隔绝的最有力的“杀器”。冷漠不只是一种个人体验,还可能成为一场群体事件,甚至变成一个民族乃至整个人类的群体事件。 在日常生活中,把别人的遭遇当成一场热闹或谈资,面对危难却不伸出援助之手,已经成司空见惯之势。“冷漠”作为一种时代病,已深植于当代…

Read More
21 Feb
有一种爱,我们不再陌生

有一种爱,我们不再陌生

我被爱,故我存在!     文/小约翰     大学时,我开始谈恋爱。 从谈恋爱的第一天,我就发现一个真相:我们其实没有真正去爱对方的能力。 当时,我写过一首叫《车站》的诗歌,来表达这种令人悲哀和无奈的感受,其中有一句:“走与走不出的/永远是自己……”     无能的爱   记得屠格涅夫读完列夫·托尔斯泰的《安娜·卡列尼娜》之后…

Read More
31 Jan
点亮灵魂,驱散冷漠

点亮灵魂,驱散冷漠

我们越是寻找,感受到的,却越是一片点赞过后的空虚,一种更无力的疏离。     文/郭文萌     当你走在街上,如果有位素不相识的陌生人,微笑着向你问好,不知你会做何反应?是毫不犹豫地回应,还是头脑里警铃大作:“此人到底是骗子,还是推销广告?”     微笑成为奢侈   在一个“信任感”犹如北京上空的蓝天一样稀缺的社会,“面无表…

Read More
16 Dec
哪里有完整的爱

哪里有完整的爱

回头望,只有眼泪……   文/范道丽   有句歌词说“没有爱的人很渺小”,当时听的时候,我特别有同感。一个不曾被爱过的人,心底总会闪现着渺小的自己。每个人都渴望被爱,以至于会对无数歌颂爱的诗词念念不忘,尤其是那些写给父母的。 然而,人的成长背景千差万别,当父母被放置在充满艰辛的日子里磨砺时,有限的父爱和母爱也可能成为难言的伤害。     幻想是我唯一的朋友 …

Read More
20 Sep
没有什么,能阻挡爱的奇迹

没有什么,能阻挡爱的奇迹

妈妈觉得我不对劲,问我最近怎么了,我告诉妈妈说:“我好像疯了。”     文/漠黎   我有父亲,没有父爱   我从小生活在一个破碎的家庭,妈妈辛苦劳作,爸爸早出晚归,回家时常常看到他的白衬衣领口有口红印。我那时小,不懂什么意思,妈妈含泪给我解释那是爸爸在车上不小心擦到别人了……爸爸总会破口大骂,开始暴打我妈妈,我哭,他又开始打我…… 有一天,我说我想学电子…

Read More
25 Aug
爱,并没有那么难

爱,并没有那么难

孩子们开心地对着天空大声喊着爸爸,这时我忽然看见阿亮斜倚在旁边的窗户上,泪流满面。     文/一雨     十多年前,我和两个姐妹去一家外省的孤儿院做义工。院方把所有小孩分成3个班,让我带2班。这个班里都是11到15岁的孩子,每一个都有一堆问题,十分叛逆难搞。我每天都被他们弄得晕头转向,但他们又极其可爱,每一个孩子都有着悲惨的身世和故事,让我无法对他们有任…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