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Jan
我为生者而哭泣——“512”纪念日的反思

我为生者而哭泣——“512”纪念日的反思

文/星光满天 一年过得真是太快,转眼已临近了那个悲伤的,也是爱的周年纪念日。回顾去年大地震後的各种反应,我感到这个对死亡的纪念日,其实更是为活人设立的。 “汶川是什麽地方我不知道。不过我知道中国大地上有太多像汶川那样穷困潦倒的地方,小孩子像猴子那样满山跑,有旅游观光团来了,就和他们要吃的┅┅现在好了,汶川出名了。死者固然值得可怜,但相信活著的人以後能过上稍微好一点的日子。以後去汶川旅游的人一定更多…

Read More
05 Jan
信仰是如何影响制度的

信仰是如何影响制度的

文/放羊人 当代知识分子有惟制度化或者是制度拜物教的倾向,而制度的形成离不开健全的个人,“自由的个人──自由的秩序──自由的制度”,这才是正确的路径。从前几年去世的世界著名经济学家杨小凯的宪政理论中,可以看到,他更把这一模式扩充为∶“自由的信仰──自由的个人──自由的秩序──自由的制度”。但是他还来不及对从“自由的信仰”到“自由的个人”的复杂性做深入的分析,就告别人世。本文欲对此做一点…

Read More
04 Jan
跑车的故事

跑车的故事

文/王人义 有一则小故事,非常耐人寻味。 有人在报纸上看到一则广告,一辆新的跑车,只卖一元钱。这个人看了之後当然不信,最後好奇心趋使,按照报纸上写的地址,找到了这家人。 卖车的是一位年轻的少妇,问明来意,就带他去看那部车。当他确定这是一辆合法拥有的好车之後,交出一元钱,签好合同。拿到车钥匙,走到车前,他仍然有点不敢置信,转过身来问女主人∶“太太,你能告诉我其中的原因吗?” 那位少妇很坦…

Read More
02 Jan
死亡之约

死亡之约

文/羊君 一 米勒牧师坐在林肯公墓半山坡的长椅上,像一尊雕塑。秋天的阳光照著他光秃的後脑勺和後背,在斜坡下投射出一绺残缺的影子。 日影西斜,公墓里十分空寂。自园中的高处向四下环顾,见不到一个人影。一群油光发亮的乌鸦,围在不远处那株橡树下,争抢一具被撕得七零八落的动物尸体。那尸体已经血肉模糊,完全分辨不出形状,大小像一苹中型德国牧羊犬,可能是苹小野鹿,或者大狐狸,也可能是豺狗,或者野狼。但它究竟是什…

Read More
31 Dec
稻草人

稻草人

文/程援恒 几年前回香港探亲,正值商务印书局一年一度书展。店正中央陈列了一部书,《李天命的思考艺术》。好枯燥的书名,但能发行39版,必有原因。我终於一破非大减价不买书的习惯,花了港币84元将它买下,并在回美旅途中,将全书囫囵吞下。 事缘1987年,哲学系讲师李天命,与学园传道会的韩那先生,在香港中文大学校园,进行了一场“有神论是否比无神论合理”的辩论。辩论之後更引发了很多笔战(尤其是李博士提出的“…

Read More
29 Dec
道之不存,德将焉附?──关於“道”与“德”的思考

道之不存,德将焉附?──关於“道”与“德”的思考

文/史耳山 礼仪之邦的尴尬 中国自古号称礼仪之邦。儒家追求的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的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的境界,成为千百年来中国人向往的道德理想国。 儒家学说里有一整套伦理道德教旨。中华历史上道德家之多、道德说教之盛行,世上无任何民族能望其项背。不论是孔子还是其他的儒学代表人物,都是言不离礼义廉耻、行不忘品德教育的道德家。 自从董仲舒提出“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以来,儒学更与政权相结合,从此统治者不仅…

Read More
23 Dec
圣诞小说∶王在哪里?

圣诞小说∶王在哪里?

文/楼健 一 亚瑟是东方最负盛名的博士之一。他的道德文章四海皆知,门人学生遍布天下,其中不少人甚至还出将入相,权倾朝野。 在亚瑟博士的时代,东方还有三位博士也是同样地声名远扬。 更难得的是,这四人居然志同道合,交谊甚厚。虽然不能经常聚在一起,却想出了一个极妙的点子,用飞鸽传书来彼此切磋、交流,一时传为学林的佳话。 表面上的风光热闹,并没有给亚瑟博士带来,常人以为本该有的满足和快乐。亚瑟常常在夜深人…

Read More
21 Dec
最美丽的东西是看不见的

最美丽的东西是看不见的

文/杜力 俗话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百闻不如一见”。这说明人们通常都认为,眼睛所见之事物,就可以完全相信了。 眼睛所见之事,真的一定可靠吗? 大家都知道“杯弓蛇影”这一故事。说的是从前有一位叫乐广的人,请一好朋友到家中喝酒。那位朋友喝酒後回家却生病了。看了医生,吃了药,都无用。乐广听到此消息,便去看望该朋友,问他为何生病。朋友吞吞吐吐地说∶“那天在你家喝酒时,我看见…

Read More
21 Dec
玻璃外的鸟

玻璃外的鸟

文/王晓丹 深圳大学的王晓华教授,在《寻找人类共同的上帝》一文中指出∶“全球化运动的结果是∶文明的冲突成为世界冲突的主要样式┅┅而文明的冲突,其核心是信仰的冲突。”这是很有见地的观点。接著他指出一条出路,即在“诸神相争的人类全球化时代”,寻找“人类共同的上帝”。 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靠人类自身的努力,能否找到一位共同的上帝?答案似乎是否定的。因为每个人都是不同的…

Read More
21 Dec
请叫我“阿拉丁”

请叫我“阿拉丁”

文/一雨 我出生在1970年代。我们这一代人,在20世纪80年代朴素的民风中长大,在90年代的新鲜开放中长成,在21世纪突飞猛进的发展中成熟。如果说60年代的人懂得他们人生的意义,80年代的人根本没有具体的“人生意义”,那麽我们70年代生的人,则是处在一个很尴尬的境地。 我们的父辈经历过一段很向上的岁月,我们在他们的讲述中得到过一个模糊的、关於人生意义的概念,但紧接著就被接踵而来的巨大变化搞得晕头…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