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Jul
不是宗教

不是宗教

不是宗教 文/李立群 在海外的中国学生和学者中间,不少人曾经是共产主义的信仰者。我们曾相信共产主义是人类唯一正义的事业。然而在过去的十几年中,这个信仰的幻象被现实打碎了。我们为此痛苦过。随後我们拼命地寻求,用理性和欲望为自己支搭新的精神依托。尽管我们为自己所设立的信仰替代物不能满足心底里的饥渴,却使我们为著一些目标而付出努力,诸如∶国家、民主、事业、前途、家庭。尽管从灵魂深层所发出的呼…

Read More
14 Dec
敢问路在何方?

敢问路在何方?

文/王文锋这些天不知不觉地,我竟哼起了《西游记》的主题曲──《敢问路在何方?》你挑著担,我牵著马, 迎来日出,送走晚霞。 踏平坎坷成大道, 斗罢艰险又出发,又出发。你挑著担,我牵著马, 翻山涉水,两肩霜花。 风云雷电任叱咤, 一路豪歌向天涯,向天涯。

Read More
08 Dec
从开悟到启示

从开悟到启示

文/庄祖鲲 以宗教的分类来说,有正式经典又有严密教义者,被称为“高等宗教”(HighReligion);而那些没有正式经典,教义又像大杂烩者,则称为“民间宗教”(FolkReligion)。若进一步地划分,在高等宗教之中,又依宗教经典的性质,分为“非启示型宗教”与“启示型宗教”两大类。前者例如佛教,後者则以基督教及伊斯兰教为代表。基本上佛教对宗教经典的态度,与基督教、犹太教、伊斯兰教等启示型宗教是…

Read More
14 Jul
绚丽多姿的云彩

绚丽多姿的云彩

绚丽多姿的云彩(文/王晓丹) 年少时,喜欢在清晨或黄昏,跑到户外看云彩。那无穷变幻的美丽彩云,带给我许多如梦的遐想∶多年以後的自己,会在哪一片云下居住?自己将来的生命,会不会像云一样绚丽多彩? 多年以後,我移居到美国德克萨斯州的达拉斯市。在恩友堂,我找到了属灵的家。 在这个教会里,我发现自己像置身於一大片绚丽多姿的云彩当中,许许多多美好的生命见证,就像彩云一样环绕著我,让我惊羡、思考,更鼓励我努力…

Read More
07 May
爷爷的眼泪

爷爷的眼泪

文/周玮玮 念念祖孙情 出生以来,除了父母,这世界上最疼爱我的,就是爷爷。 人人都称我是爷爷的小跟班,他走到哪,我跟到哪。军旅出身的他,有种浑然天成的威严,虽然身型不算高大,但总叫人敬而生畏。和爷爷在一起,我就像是倚著大船的小帆,天塌下来都不怕。 然而外表威严的爷爷,却十足是个性情中人。举凡字画、戏曲、棋弈无不精通。 记忆中,爷爷床头边的收音机,总是播放著各种戏曲。爷爷兴之所至,无论是京剧、粤曲、…

Read More
02 May
他左我右

他左我右

文/林中贤士 在学校里,我是个很听老师话、遵守校规校纪的孩子。《小学生守则》中有一条∶“不参加封建迷信活动。”听老师讲,“相信有神”等诸如此类的东西就叫封建迷信,所以我对妈妈带我去做礼拜一直很反感。记得有一次,我妈妈往奉献箱里投了10元钱,我更是生气,因为她居然如此支援“封建迷信活动”。 後来,我又从书上看到不少无神论、唯物主义的理论,愈发觉得基督教跟书上说的东西格格不入。而从课外读物…

Read More
29 Apr
心驿动

心驿动

文/王国才 当成英语角 十年前,在广州闹市有一个私人教会。牧师是澳门人,在当地相当有名。他白天用粤语布道,晚上则用英语,专门对年轻人。 当时,国内流行“英语角”,就是许多人聚在一起练习英文。我想,到教会听纯正的英语,学习效果可能更好。而且,我还想顺便到教会探探秘∶大家到底在教会做些什麽?於是我就跟一位信教的朋友去了教会。 到了之後感到很惊讶,人很多,一百来人挤在两层的小楼房中。有白发苍…

Read More
05 Apr
短暂的幻想与永远的噩梦(上)

短暂的幻想与永远的噩梦(上)

短暂的幻想与永远的噩梦(上)──“乌托邦”与“反乌托邦”文学文/夏维东 福谷传奇 “乌托邦”思想的历史很悠久,可以追溯到柏拉图的《理想国》。柏拉图假想苏格拉底、阿德曼特和格罗康三人对话,从法律、体制、艺术等方方面面,虚构了一个理想国度的形态,以及理想国公民们的素质。统治者和被统治者都要各司其职,站在自己应站的位置,做一颗“闪闪发光的螺丝钉”。 “乌托邦”这个词,也源出希腊语,意即“实际上不存在的地…

Read More
31 Mar
未识之神

未识之神

文/吴家望《大英百科全书》综合1995年民意调查资料和联合国人口统计数据,称全世界57亿人口中,有11亿(19%)是无信仰者,包括无神论者和不可知论者(Secular/Nonreligious/Agnostic/Atheist)。其中无神论者(包括“反宗教者”,antireligious),仅占世界人口的3.8%。 到了2005年,《大英百科全书》的统计显得示,全世界人口增长到64.5亿,而无信仰…

Read More
18 Mar
飘篷

飘篷

文/张仰恩 1985年的春天,我刚满20岁。在那个晴雨不定的阴霾季节里,即将大学毕业的我,做出了一个豪迈抉择∶支援边疆,到大西北去! 我们学院的院长,问我为什麽要去新疆,我用八个字作答∶逃避现实,寻求出路。 这种莫名其妙、装腔作势的话语,怎麽会出自一个才20岁的少年人之口呢?我有什麽好逃避的,又究竟要寻求什麽呢? 浪迹只因愁 话要从头说起。我进入青春期後,女孩子对我而言,显…

Read More